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世家子 > 第036章

第036章

作者:呆萌呆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家子最新章节!

    因为有了动力,顾蕙宁这些日子显得特别的积极起来,原本给庄幼菡请安的时间是卯时整(五点),寻常的时候她总是要拖上几分钟,踩在点儿上到正屋去请安,那时候顾蕙蓁和顾蕙晚俱在,看起来就好像专等她一人似得。

    奶娘私底下说过她几次,却惹得她有些不耐烦,只好闭嘴不言了。心里却有些伤心,这是她奶大的孩子,如今好似换了一个人般,叫她陌生的紧。

    这个时候的早春,还带着些许寒意,寅时刚过,顾蕙宁便已经起身下地,唤醒了小厨房里的丫头婆子,开始忙碌起来。那些丫鬟婆子不敢多说什么,只得按照她的指示,开始打蛋揉面,烧火,蒸制。

    将一勺樱桃酱点在正中央,顾蕙宁松了一口气,成了。

    “取个大的莲纹白瓷盘子来。”吩咐了一声,侍女立刻就小心的将她新作的点心放进了食盒里。

    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寅时三刻,她连忙喝了两口侍女端上来的玫瑰藕粉填了填肚子,围上一件披风,便出了门,朝着正院走去。

    路上遇见了顾蕙晚,两人打了声招呼,便沉默下去,顾蕙晚目光掠过她旁边丫鬟手中拎着的食盒,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正屋里头,顾宣和也在,他正坐在庄幼菡的身边,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偏偏没有彻底睡着,只是半梦半醒,瞧得人心里头发笑。

    当听到守在门口的侍女禀报顾蕙宁和顾蕙晚来了的时候,有些意外的挑挑眉,吩咐让她们进来。

    才一进门,两人行了礼,顾蕙晚便乖乖的落了座,而顾蕙宁则从侍女手中接过食盒,上前两步,将食盒放在桌子上,脸上露出一点笑:“这是女儿闲暇时候琢磨出来的点心,味道吃起来倒也绵软香甜,我想着正合适弟弟吃,斗胆做了一份,还请母亲尝一尝。”

    顾宣和听到有人提起他,茫然的抬起头,就看到顾蕙宁从食盒里取出了一碟子蛋糕,一下子就惊醒了,抬起肉肉的小手来揉了揉眼睛,嗯,他没看错,确实是蛋糕。

    这蛋糕并不大,外面涂抹着一层淡黄色的奶油,正中央浇了一层红艳艳的樱桃酱,鲜红色的浓汁顺着边缘滴落下来,看起来还挺诱人的。

    “难为你有心了。”庄幼菡双眼露出了一点儿好奇,口中称赞到:“这点心看着倒也精致,来人,分一分,让大伙儿都尝尝。”

    侍女应了一声,取来了六个琉璃碟子,用刀子切开,又忍不住愣了一下,原来里面竟分为四层,每一层一个颜色,红色、绿色、黄色、蓝色,五彩缤纷的看着确实漂亮。

    顾蕙宁有些紧张的望着顾宣和的动作,只见他瞪圆了眼睛望着她做出来的彩虹蛋糕,犹豫了一下,才用勺子挖下一块来,塞进嘴巴里,鼓着腮帮子努力的咀嚼起来。

    味道真不错,虽然吃起来没有现代蛋糕的那么甜腻,却正合他的口味,绵软香甜,难为她能将蛋糕折腾出来。顾宣和将一整块蛋糕都吃得干干净净,嘴唇边儿沾了一圈白色的奶油,享受似得半眯着眼睛,像是一只餍足了的猫儿。

    庄幼菡见他胃口颇为不错,忍不住点了点他的小脑袋,取出帕子为他细细的擦干净嘴巴。

    顾宣和抬起头来望着顾蕙宁,一本正经的道谢:“点心很好吃,谢谢二姐姐。”

    心里头松了一口气,顾蕙宁脸上的笑容顿时就轻松了几分,忙摇着头说道:“不用跟姐姐客气,我将做法步骤都写下来了,既然弟弟喜欢吃,可以随时命厨房做出来。”

    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大大方方将做法送出去,果真就看到庄幼菡双眸中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命人收起顾蕙宁递过来的方子,顾蕙晚开口轻轻的问:“母亲,今儿怎不见大姐姐,可是身子不舒服?”

    听到她提起顾蕙蓁,顾蕙宁愣了一下,她不是傻子,总能感觉到顾蕙蓁隐隐约约似有似无的敌意,虽然面上也是客客气气的,但是待她总不如待顾蕙晚那么亲热。

    “蓁儿这两天身子骨不爽利,我便免了她请安,让她休息几日。”庄幼菡微微一笑,蓁儿这几天正是葵水来了,体寒的很,她舍不得女儿吹冷风,便免了她来请安。看晚儿这态度不论是真是假,起码明面上,这三姐妹看起来相处的都很不错。

    待顾蕙宁和顾蕙晚离去之后,庄幼菡轻轻皱起眉头,才淡淡的吩咐身边的侍女:“命宁儿、晚儿身边伺候的贴身丫鬟来见我,我有话要问。”

    顾宣和缩进庄幼菡的怀抱里,心里头一片清明,看起来问话的重点该是顾蕙宁身边的侍女才是,连伺候顾蕙晚的侍女也一并找来,一则怕是顾蕙宁多疑,二则却是为了对比看一看,两人的不同之处。

    “娘亲,两个姐姐身边的人有不好吗?”扯了扯庄幼菡的袖子,顾宣和抬着小脑袋,软软糯糯的开口问。

    哪怕儿子现在只有五岁,但是庄幼菡仍然细心的教导他:“昨天你二姐姐送给你望远镜,娘亲想要知道她平时是不是对制作这些东西感兴趣。”

    “哦。”顾宣和乖乖的答应了一声。

    “平安喜欢你二姐姐和三姐姐吗?”庄幼菡将他抱进怀里,柔声问。

    “唔,喜欢吧,她们对平安都很好,送了平安很多东西,不过最喜欢爹爹、娘亲、大哥和大姐姐,皇上也喜欢,还有太子哥哥。”顾宣和软绵绵的开口,直接就说明白,他之所以喜欢两个庶姐是因为她们平日对他不错而已,真正喜欢的还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哥哥姐姐。

    “好孩子。”庄幼菡微微一笑。

    没多时,顾蕙宁和顾蕙晚贴身伺候的侍女便等在了院子中,庄幼菡先将伺候顾蕙宁的侍女传了进来,细细的问话。

    问出的话语都很琐碎,不过是她平时吃些什么,做些什么,私下爱好是什么,又会些什么,与乔姨娘的关系怎么样。

    那四个侍女不敢有半点隐瞒,将顾蕙宁的日常都详详细细的告诉了庄幼菡,只听的庄幼菡双眸中掠过一丝光芒,这顾蕙宁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全然不像是精通格物之术的人。那她是怎么名匠人制造出望远镜的呢?

    “行了,我都知晓了,你们下去吧。”庄幼菡挥挥手,几个侍女退出了门之后,又被嬷嬷细细叮嘱,若小姐问起,只说是夫人将她们敲打了一番,大家小姐可以有几张拿手的菜谱,却不可以日日亲自守在厨房下厨,有失风度。

    几个侍女的卖身契都捏在夫人手中,她们自然不敢有半点的违背,待见到顾蕙宁之后,按照嬷嬷的吩咐说了,让顾蕙宁有些发愣。

    托腮坐在窗边,微风徐徐吹过,拂起她的几率发丝,她有些心情低落,明明她亲自下厨做的点心,怎么在夫人看起来却是失了身份呢?

    “奶娘,我不过是做些寻常吃食,这也值得说道?”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立在一旁的奶娘。

    “我的小主子,大户人家的闺中小姐哪有时时下厨的,即便是下厨,也不过是动动嘴皮子说一说做法,自有厨娘会将膳食做出来,若是传出谁家小姐天天待在厨房里头,会被人笑话的。”奶娘只好轻声的劝说起来,苦口婆心:“若是小姐想要孝顺夫人,只需过个十来天的吩咐下人做些吃食送去也就够了,可别亲自下厨了,做国公府里的小姐,该学会人际往来,协理管家方是正理。若是老爷夫人生辰,小姐亲自下厨倒叫人会称赞小姐孝顺。”

    这一番话听得顾蕙宁心烦意乱的,既然吃食这条路走不通,那她只能另换个法子来讨好庄幼菡,拉近关系了。只是她已经命人做出望远镜来,这已经够打眼了,若是将她知晓的火枪、大炮做出来,那可就真露出破绽了。

    她本来就只知道些原理,还是因为昔日恋人是一个军事兵器狂热爱好者,她耳濡目染的知晓几分,真要动手做出成品,她可不成。

    等傍晚的时候,顾嘉荣回来,顾宣和睡在软塌上,听见开门的动静,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将身上的小被子踢到了一旁。

    庄幼菡自然而然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哄了几句之后,将问询出来的消息告诉顾嘉荣:“我已经问过她身边贴身伺候的侍女,宁儿平日里喜欢作画下厨,有时候也会做些针线,格物方面却是半点不会。”

    顾嘉荣听罢,略点点头,沉声说:“今儿我特地去问过府里的工匠,那工匠只说是宁儿画了图纸,吩咐他们做出来的。那图纸我让教导她的先生分辨过,确实是她的笔迹!”

    庄幼菡捏着帕子的手一紧,这宁儿平日里是深藏不露的?可看她平日那冒冒失失的样子,却明显又没有那个城府。

    “荣郎,如此这般,该怎么办呢?”心里头既然有些怀疑,庄幼菡自然不想放任下去。

    “且先不动她,命人盯着她,我倒想看看,她身上还藏着多少谜团!”顾嘉荣的声音带着冷厉,心里头极为不高兴。

    在他心中,顾蕙宁与顾蕙晚虽也是他的女儿,到底是妾所生,本就不及嫡子嫡女,又加上平日相处的时间少的很,他极少关注,比起活泼大气以及进退得宜的长子长女而言,两个庶女很不被他放在心上。

    而现在顾蕙宁又明显有事情瞒着他,这番作为简直就像是挑战他作为大家长的权威一样。

    其实在顾嘉荣进来的时候,顾宣和已经醒了,闭着眼睛将两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心里头哀叹一声,这个老乡竟然这么快就引起了怀疑。

    听两人的口气,似乎开始提防那个姐姐了,多说多错,若是那个姐姐从今往后安分守己也就罢了,不然的话,日后被发现了,那下场可不太好。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得出现了一丝兔死狐悲物的伤感来。

    “爹爹,二姐姐做错了什么事情吗?”伸手扒拉开小被子,顾宣和努力的撅着屁股爬起来,站在软榻上,刚好有坐在一旁的庄幼菡那么高,搂着母亲的脖子,他佯装困惑的开口问。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收了别人一个望远镜,又吃了人家特意做的蛋糕,好歹也为她说上两句好话吧。

    听到顾宣和这么问,庄幼菡一怔,仔细的想来,宁儿确实并没有做错事儿,只不过,她瞒着的事儿,细想下来却叫人有些心惊。

    “你二姐姐没有做错什么事,只不过她对娘亲隐瞒了一些事情,娘亲不高兴,想要查出来。”庄幼菡摸了摸顾宣和的小脑袋,笑着解释。

    “娘亲不要生气,平安孝顺您。”顾宣和声音小小的有些底气不足,好像,他也是隐瞒了很多事情,而且还准备永远的隐瞒下去。想到这里,挺着的小胸脯便垮了下去,真是心虚的不能理直气壮的说他没有隐瞒任何事情。

    登时将庄幼菡逗得喜笑颜开,乐呵呵的将儿子揉搓了一通。

    待之后,庄幼菡对顾蕙宁的态度便有了不经意的转变,看起来似乎是二小姐得了夫人的青眼一般。顾蕙蓁的态度仍然不冷不热,而顾蕙宁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讨好顾宣和身上。

    庄幼菡细细的观察了许久,虽说顾蕙宁仍然做出不少小玩意儿,但是都不怎么起眼,叫她心中有些疑惑,莫非真是她草木皆兵不成?

    只是转眼春末夏初的时候,蛮族来犯,边关告急。

    下了朝,顾嘉荣的脸色都很难看,早上的朝堂吵吵嚷嚷,竟有大臣提出了遣公主和亲,且奉上粮食布匹金银等物,以安抚进犯的蛮族。

    可是皇宫中并没有适龄的公主,有人就将算盘打在定国公府的头上,顾嘉荣的长女顾蕙蓁可是岁数刚刚好。顾嘉荣当场就炸了,指着那大臣的鼻子臭骂了一顿,随即冷笑着若真要和亲,那好,陪嫁的侍女通通从大臣的嫡女中选,叫那些个大臣不敢再接口。

    庄幼菡自然也得到了风声,倒了一杯热茶给顾嘉荣,气得狠狠撕扯着手帕:“那些人,简直贪生怕死!”

    “我瞧着皇上的意思,这一次该有一场大战,大概没几日,圣旨就会下来。”喝了一口茶,将心中的怒火压下去了不少,顾嘉荣随即望着庄幼菡:“若真的出征,主将十有八~九会落在我头上。”

    “当真要去,咱们不去了行不行?我只想你平平安安的。”庄幼菡一听,立刻就急红了眼圈,当初顾嘉荣跟在乾元帝身边四处征战,她便整日整日的担惊受怕,没想到先在他又要领兵。

    “幼菡,你懂我的。”顾嘉荣看妻子这幅样子,心里一软,拉着她的手,低低的说了一句。

    呆立了很久之后,抹了抹眼泪,庄幼菡就不在劝说,亲自动手为顾嘉荣收拾起行囊来,叫顾嘉荣心里头一暖,每次出征,他最对不住的就是守在家中的妻子。

    “你记得,我等着你回来,若你敢不回来,我就抱着平安马上改嫁,连他的姓都改了。”庄幼菡眼圈红红的,说出的话却叫顾嘉荣哭笑不得。

    径自上前将人搂了,抱在怀里,紧紧的:“为了你还有孩子,就算是爬,我也会爬回来,你信我就是。”

    定国公府里的花园中,顾蕙蓁心烦意乱,她前世虽见过那些个火枪和大炮,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制作,早知道就上点心,也不用现在什么忙都帮不上。

    前世的时候,这一次战争却是兵败,只是领兵的并不是父亲,而是严将军,只是她没有想到,圣旨一下,父亲竟然成了主将。

    完全与预计的不一样,让顾蕙蓁方寸大乱。

    负气将手中的鱼食都撒入湖中,引得锦鲤尽相争食,这活蹦乱跳的样子,叫她越发的火气十足,立刻吩咐了一句:“今儿中午做一道珍珠荷花鱼。”

    转眼看到顾宣和正捏着一块奶油松酿卷酥不停的啃啊啃,顿时气笑了,狠狠的戳了好几下他白白嫩嫩的脸庞,直戳的顾宣和哀哀叫起来,双眼泪汪汪的,敢怒不敢言才觉得心情舒畅了些。

    捧着被戳的红彤彤的小脸蛋,顾宣和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算了,不跟她计较,听说大姨妈期间的女孩子心情会比较起伏不定,他就顺着姐姐些好了。

    心里大度的原谅了顾蕙蓁的反复无常。

    “姐姐今儿倒是悠闲。”不远处传来了顾蕙宁的嗓音,她娉娉婷婷的走了过来,看到顾宣和满脸的红印子,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有些心疼,看起来顾蕙蓁又欺负弟弟了。

    刚开始她却是抱着讨好顾宣和以达到讨好庄幼菡的目的,只是相处的时间长了,她渐渐的喜欢上这个乖乖巧巧的小弟弟,又听话又贴心不过。

    “现在府里的情形,我哪儿悠闲得起来。”顾蕙蓁心情不好,说话也是直接的很,眉头一挑,“妹妹大概还不知道吧,估摸着几天之后父亲便会领兵出征。”

    “父亲英明神武,定能打败蛮族,平安凯旋。”顾蕙宁想了想,还是对这个父亲挺有信心的。

    顾蕙蓁微微眯起眼来,才哀哀一叹,瞪了顾蕙宁一眼,才慢慢的说道:“你自是不知晓,七年前,蛮族进犯,神武将军兵败,他竟领兵投降,皇上咬牙赔了大笔的粮食钱财,甚至还收了一个义女,封为公主,和亲蛮族。至于那神武将军,他被斩首示众,将军府上上下下被流放三千里,女眷则被贬入了教坊。”

    这些话说的轻声细语,却叫顾蕙宁瑟缩了一下,嗫嚅着没敢回答,顾蕙蓁见状,才漫不经心的说:“不过,据说这一次去的世家公子还蛮多,镇国公世子,武安侯世子……”

    一边说一边将顾蕙宁的表情收入眼底,果然当听到武安侯世子的时候,她眼神瞬间就变了,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担忧来。

    “最可恨的是,那些蛮族进犯时候,不论平民或是将士,只要成为他们的俘虏,就会被砍掉头颅,削掉耳朵。将头盖骨制成酒杯,嵌上金边,饮酒作乐。”顾蕙蓁目光闪动,深深的叹息一句:“若是那些世家公子不幸被俘的话,唯一的下场便是成为一个头骨酒杯。”

    这些话轻轻柔柔的说出来,叫顾蕙宁听的不寒而栗,一下子就乱了方寸,心里头茫然一片,竟是连笑都挂不住,慌慌张张的想顾蕙蓁告辞,步履匆忙,竟好似有洪水猛兽在追赶她一样。

    “姐姐,你刚才那些话,是在吓唬二姐姐吗?”顾宣和咽下了口中的点心,抬着手,让一旁的谷雨替他擦干净手指,声音软软的问。

    “是的,大约这就叫做兵不厌诈吧。”顾蕙蓁嘴角噙着一抹笑,才有些奇怪的望着自己的弟弟:“小平安怎么不害怕呢?”

    “因为哥哥已经吓唬过我了,说的比姐姐的还可怕。”顾宣和扁扁嘴,活该哥哥被爹爹揍了一顿。

    傍晚的时候,顾宣和正在喝着牛乳,他不得不承认,新鲜的牛乳味道实在太腥了,哪怕用银杏粉一起煮过也一样,为了长高,他也只能捏着鼻子硬灌下去。

    顾嘉荣大步走了进来,手里还捏着一卷纸,皱着眉说:“都快要出征了,二丫头还来添乱,硬塞了这图纸给我,说是一种武器。”

    边说边将图纸展开,顾宣和偏过头一看,一口牛奶立刻就呛进了气管里头,咳得惊天动地。

    那图纸画出来的武器样式,分明真的是火枪和炸弹,那火枪的样式虽然与现代的手枪有些差异,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个二姐姐为什么要这样作死呢?虽然心底里在吐槽,但是顾宣和真的是又心酸又高兴,他知道,真的做出来这些武器,那么领兵出征的顾嘉荣定然能够平安回来。

    只是,这下子,顾蕙宁真的危险了,顾宣和开始烦恼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