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欢喜记 > 第17章 日子

第17章 日子

作者:石头与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欢喜记最新章节!

    楚家的午餐很丰盛,或者是因为要待客,格外的丰盛些吧。

    总之,赵长卿吃的很满足。

    吃过午饭,又玩儿了大半日,赵长卿才告辞回家。

    她先去见过老太太,老太太笑,“这会儿才回来,看来是玩儿的很好。”

    赵长卿笑,“我跟楚姐姐很投缘。”

    “这就好。”老太太道,“今天小梨花儿还来找你玩儿了。”

    赵长卿忙道,“那我这就去找她。”

    “急什么。”老太太笑,“先去见过你娘,她也惦记着你呢。”

    赵长卿应了。

    凌氏的确惦记赵长卿,毕竟是将军门第,赵长卿说是懂事吧,在家里常有些小脾气,如今赵长卿一个人出门,楚氏倒不怕她吃亏啥的,是担心赵长卿没个轻重分寸,得罪了人家将军府的姑娘,这岂不是要得罪将军一家子么?如今见赵长卿回来,且赵长卿脸色还不错,凌氏才堪堪的放下一颗心,笑道,“可回来了。”拉过她问长问短,“都做什么了,楚姑娘可喜欢你?头上的铃铛呢,怎么换成绢花了。”

    赵长卿道,“母亲担心什么啊,楚姐姐怎么会不喜欢我,要是不喜欢我,她就不会请我去玩儿了。绢花也是楚姐姐送我的,她说我戴铃铛不如这样弄一圈小绢花儿好看,后头还给我把碎头发编了两个小辫子。”

    凌氏大惊小怪,“你怎么能叫人家给你理头发?柳儿跟去做什么的?这样的不懂事!”

    “又不是我说要弄的,是她非要给我梳,我还怕楚姐姐给我梳疼了呢。她也没大我几岁。”赵长卿道。

    凌氏笑着点她眉心,“你莫得了便宜还卖乖,谁还伺候你有瘾了?人家是客气,以后可不准这样了。这眉间心的大红点也是楚姑娘给你点的。”

    “嗯,楚姐姐说我这样打扮好看。”赵长卿点点头,问,“母亲,你看我这样打扮好看不?”

    凌氏笑,“好看,你最好看了。”

    赵长卿摸摸自己的脸道,“我也觉着挺好看的,母亲,以后你得多给我买花儿戴,我出去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凌氏见赵长卿并没有闯祸,遂安了心,笑,“你才多大,还知道美丑了?”

    “当然知道,以后我都要美美的。”赵长卿随口就扯了个让凌氏心动的理由,道,“楚姐姐也很会打扮,我都要跟楚姐姐学。”

    凌氏笑,“你争气,有规矩,好好的跟朋友相处,就给你做新衣裳,买漂亮的花儿,好不好?”如果以后赵长卿交往都是高门闺秀,自然打扮上得经心一些了。

    赵长卿笑而不言。

    凌氏又问,“中午吃了些什么?”

    赵长卿掰着手指道,“口蘑炖小鸡,烤兔子,烧羊肉,醋溜菜心,拔丝山药,干豆角烧排骨,还有一条很大的鲤鱼,说是今天新打上来的,很好吃。还有一道酸笋汤也好喝,其他还有点心什么的,就记不清了。”其实也都是寻常菜,无非就是将军府做的更考究一些。

    凌氏含笑听了,叮嘱她道,“好吃你也不要露出贪吃的样子,知道不?”

    “能怎么贪吃啊,我本来吃的也不多。”赵长卿有些不高兴,楚渝才能吃呢,大半的菜都是给楚渝扫荡到了肚子里,胃口大的惊人。

    凌氏道,“我听你三表姐说,那天去朱家,你就只知道坐在角落里吃东西。”

    赵长卿机伶的问,“三表姐今天来了?”

    凌氏点头,“本来是找你玩儿的,结果你不在,吃过午饭就走了。”

    赵长卿问,“那母亲有没有把楚姐姐是将军府姑娘的事告诉她?”

    凌氏笑,“你就莫兴灾乐祸了,你三表姐实在才有啥说啥的。你也不许在楚姑娘面前露出口风来,知道不?”

    赵长卿撇撇嘴,“我才不理她呢。怎么大表姐、二表姐、四表妹不来,偏她来?她既是来找我玩儿的,怎么我那么多好处不说,偏挑我的毛病跟母亲讲!别说我不在家,我在家也不理她。”

    “胡说什么,是你二舅舅给咱家送年礼来,你三表姐和你腾表哥才跟着来的。”凌氏道,“过两日你爹爹也要给你外祖父外祖母送年礼的,你跟着一道去,知道不?”

    “嗯。”赵长卿道,“母亲没事,我就先回去换衣裳了。”

    凌氏笑,“这衣裳挺好看的,穿着吧。”

    “好看才要省着穿呢,我留着过年穿。”赵长卿并不喜欢凌氏问东问西,还一个劲儿的说凌三姐的好话,她急着去找小梨花儿呢。

    凌氏笑,“要这儿要那是你,省衣裳也是你,今日朝东,明日朝西的,去吧。”

    赵长卿本来要去找小梨花儿,刚到小梨花儿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打骂的声音,赵长卿便没有进去,悄悄的回了家。

    待第二日她带了些点心去看小梨花儿,杏大娘的额上缠着白布,隐隐透出血迹,坐在床上笑,“没什么大碍,就是梨花儿,非要我躺躺。”

    小梨花儿道,“什么叫没大碍,昨天流了那么多血,我叫梨子买了只老母鸡,已经褪了毛炖在灶火上了,中午娘你狠狠的喝上几碗鸡汤,多吃些肉。卿妹妹也不要走,在我家吃鸡肉。”

    赵长卿笑,“好。”又给杏大娘宽心,“我们同龄的女孩儿,再没有比梨花儿姐姐更能干的。梨子也很懂事,大娘你凡事往宽处想,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杏大娘摸摸赵长卿的头,眼圈儿微红。

    小梨花儿见她娘这样,便有几分上火,道,“娘你还是别流那些没用的眼泪了!当初你嫁的就是这样的混人,有什么法子!好在如今卫所里管的紧,不到天黑他回不来!什么日子不是过,好歹现在有吃有喝,比先前饿肚子的时候好多了!你总是哭,有什么用!赶紧把伤养好吧!本来就修来这么个死鬼爹,娘你整日流泪,日子也变不成甜的!把小弟弟照看好才是正经。”

    杏大娘强笑,摸摸放在她身边眨着眼睛四下乱看的小儿子,“是啊是啊。”

    小梨花家里就这么一间屋里笼了炭火,她就跟赵长卿在这屋里说话,一面手里不停的编着篮子,连带着一嗓子把梨子喊进来,对赵长卿笑,“这小子还算争气,妹妹你断断续续的教咱们些个三字经,这小子都背会了,我这就叫这小子背给妹妹听。”

    赵长卿笑,“好啊!”

    赵梨子闻声跑进屋,抽抽鼻子,脑袋东西扫望转了半圈便炕桌上放着的点心包。赵梨子欢呼一声,就扑了过去,“卿妹妹带点心来啦!”结果给小梨花当横一脚踹飞,小梨花儿板着脸,“给我先背书!”

    赵梨子扫下身上的浮土,哭丧着脸,“姐,先让我吃点心啦!我吃过点心才有力气背书!”

    小梨花儿只板着脸不应,赵梨子改个主意,说好话,“姐,我就吃一块儿!可好!吃一块儿,我脑子灵光,就背的格外快,不会给姐你丢脸!”

    小梨花骂,“你已经把我脸丢光了!”这么贪嘴,真叫她在赵长卿面前没面子啊!幸而赵长卿是个好人,才不会笑话她!

    杏大娘笑着递了块核桃糕给儿子,“吃吧,吃完了就好好背啊!也不枉长卿辛苦教你一场。”

    “娘你又惯着他!”小梨花儿不满。

    赵梨子已经抢过核桃糕,狼吞虎咽的吃了,因吃得急,又噎了一下子,灌下口粗茶,这才昂首挺胸扯着嗓子背了遍《三字经》。

    赵梨子上身穿了件碎花小袄,看模样就知道应该是小梨花儿的旧衣,这并不稀奇,贫寒人家都这样。孩子多,一件衣裳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过,轮老三,一直到衣裳实在破的穿不得了,还能把破衣裳拆开,留下略好些的碎料子省着做补丁。

    赵梨子上在是个姐姐,衣裳的颜色便多是粉啊红啊什么的,男孩子又淘气,身上不若小梨花儿那般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赵梨子还时不时的吸着流出来鼻涕,看着就跟街上总是疯跑泥里打滚的小子们一个模样。可是,他又这样聪明,那双眼睛明亮极了。

    赵梨子背完之后立刻问,“卿妹妹,我背的可对?”

    赵长卿笑,“对啊,一个字不差。”

    赵梨子笑嘻嘻的问她姐,“姐,你看,卿妹妹都夸我背的好,我能不能再吃块点心?”

    小梨花儿怒,“赵梨子,你是猪投的胎吧!”

    “姐——姐——”赵梨子不停的嚎,小梨花儿黑着脸,“再给你吃一块儿!”

    赵梨子撅着嘴,不服气,“明明有那么一大包,难道只给我吃两块儿!”

    “屁话!难道娘不用吃,我不用吃,梨果不用吃么?”小梨花儿问。

    “梨果那么小,吃奶吃蒸鸡蛋就够了,哪里吃得动点心,他牙才长了丁点儿大。”赵梨子道,“咱们赶紧分着吃了!不然等爹回来必然都得进他的嘴!”

    小梨花儿道,“先一人吃两块,剩下的明天再给你吃,你不要有点好东西就恨不能一口气吃光成不成!也不怕撑死!”小梨花儿自来会盘算。

    赵梨子哈哈大笑,对赵长卿道,“上回卿妹妹给我们的点心,我姐也是省起来搁着,本来想吃个下顿的,结果没想到都喂了耗子。哈哈哈——唉哟——”挨了一柳条子,赵梨子又去拿了两块点心就跑了。

    小梨花儿骂,“这没脸没皮的小子!”

    赵梨子在窗外大喊,“我叫赵梨子,别总在卿妹妹面前左一个小子右一个小子叫我,哼!”

    小梨花儿隔穿教训赵梨子,“你给我看好了鸡汤,敢少一块儿鸡肉,看我不揍扁你!”

    待吃饭的时候,不是少了一块儿鸡肉,而是直接少了个大鸡腿,赵梨子满嘴油光死不承认是自己吃的,非说是耗子偷的,结果给小梨花儿抓去一顿打,鬼哭狼嚎的帮着端菜盛粥。

    柳儿来了一趟,被赵长卿打发回去了。

    小梨花儿很高兴赵长卿留下来吃饭,请赵长卿炕上守着自己母亲坐了,笑道,“炕上暖和。我家是粗茶淡饭,卿妹妹别嫌弃。”

    赵长卿笑,“嫌弃就不留下来吃了。”

    赵梨子撇嘴,小声跟赵长卿说,“我姐自从开始编篮子就学了一套外头的本领回来,反正说的那些话儿就甭提了,我听着都能酸掉牙。唉哟——”后脑勺挨了一下,赵梨子抗议,“姐,你能不能别打我脑袋!看把我打笨了,以后背书就背不快了!说!你是不是嫉妒自己背书没我快啊!”赵梨子得意洋洋的跟赵长卿宣布,“其实我一老早就背下这三字,哦,三字经啦,就是我姐背不会,她一定得等自己背会了才去找你。”说着,对他姐撅撅嘴,筷子眼疾手快的又夹了块鸡肉,搁在嘴里烫的嗷嗷叫。

    小梨花儿嘲笑,“这就是贪嘴的下场。”把剩下的一个鸡腿给赵长卿吃。

    赵长卿忙道,“给大娘吃,补补身子。”

    杏大娘笑,“我这不吃呢。”

    小梨花儿给她娘夹了几块鸡肉,道,“娘,你别省着舍不得吃,吃不掉剩下的我就去喂狗。”

    杏大娘连忙道,“可别糟蹋东西。”

    “你多吃点就糟蹋不了,不然给那浑人知道还有吃鸡的银子,说不得又来勒肯你要银子去赌。”小梨花儿淡淡道,“那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呢。”转头问赵长卿,“是不是这个意思,卿妹妹。”

    赵长卿纠正,“得不偿失。”

    “啊,对对对,是有这么个词,得不偿失。就是说得到的还如失去的多,赔本买卖。”小梨花儿教育赵梨子,“得不偿失,又学个新词,给我记牢了,明天就问你。”

    赵梨子咬口粗面饼子,甩开腮帮子吃得巴唧巴唧响,头都不抬道,“小爷过耳不忘的,还是你记牢吧。别明天考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小梨花儿骂他,“你就没一回能老实听我说话的!”

    赵梨子笑着还嘴,“那是你没一回说的对的!嗷——”又挨了记掐。

    小梨花儿终于把赵梨子掐闭了嘴,跟赵长卿道,“卿妹妹,我买了些文房四宝,一会儿你教我写写字吧!”

    “好啊!”赵长卿笑,“梨子也跟着一道学吧。我还有以前写的大字,一会儿我叫柳儿送过来。其实都是我照着书抄的,虽然不大好,刚学的时候比对着也没事。”

    小梨花儿喜道,“那可是太好了。”

    梨子连连点头,“卿妹妹,你是送给我们的吧。”

    赵长卿点头,赵梨子欢喜的一扬头,心直口快的说到小梨花儿心底,道,“这样姐你又能省下买纸的钱了!咱们用背面写字是一样的。”

    小梨花儿毕竟年纪小,脸上发窘,曲指敲梨子的头,“就你精,关键还是能比对着卿妹妹的字写,知道不?笨蛋!”

    赵长卿含笑的看着他们,用过午饭教赵梨子写了半日的字,至晚方回。

    凌氏说她,“别总去人家,一去一天不说,就隔壁邻居,中午还要在人家吃饭。你杏大娘他们家紧巴,你去了,难免要拿出钱来招待你,这样可不好。”

    赵长卿道,“是梨花儿姐要留我,我们常一起玩儿的,吃一顿饭可怎么了。”

    “你这不知客套劲儿,也不知道像谁?”

    “可能是像我爹,母亲你前儿不是还念叨爹总是瞎交往人,交往的那些人红白喜事就要随礼,又害你多出了一两银子么。”

    赵勇大笑出声,凌氏气笑,“你这点儿伶牙俐齿又用在你娘身上了。”

    赵长卿倚在老太太怀里,老太太摸着她的脸,笑眯眯的,“眼瞅就要过年了,随她玩儿几日吧。你身子越发沉重了,大夫说是正月的日子,若是想回娘家,年前就去瞧一瞧,正月里就莫动弹了。产婆子还是请的赵生家的,她手艺好,你看如何?”

    凌氏笑,“母亲处处为我着想,媳妇觉着都好。昨儿我兄弟过来,我已经跟他说了,年前我也不回了,叫老爷送年礼的时候带长卿过去瞧瞧老人家便罢了。说来,外祖母家的年礼也预备妥当了,母亲觉着哪日过去好?”

    赵老太太笑,“不拘哪一日,都好。”

    赵勇道,“后儿个我休沐,不如就那天我随母亲带着长卿去外祖母家走一趟。”

    说着此事便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