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欢喜记 > 第193章

第193章

作者:石头与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欢喜记最新章节!

    赵长卿第一次近赏蜀中山水,王老夫子的书院就在他自己家,坐落在青城山脚的一处极精致的园林。青城山上盛景颇多,传说中的神仙修行之处,亦为权贵所喜,多有人家在山上修建消暑别院之类。故此,辟出宽阔的山路,竟可供马车行驶。

    赵长宁问夏武,“阿武,你们蜀中的山路都这样好走啊。”

    夏武笑,“这是山脚的路,你看这边上的别院都是官员修的,夏天凉快,用来消暑。真正的道观都在上头,往上爬的话可都是山路了,也没这许多别院,那上头才是山呢。三清宫、财神观、青云观、紫霞宫,还有别的小道观,多了去,起码有几十处,都在山上面,若是赏玩青城山的风景,一个月都不够。”

    赵长宁问,“这么多观啊宫的,哪个最有名?我听说青城山有许多习武的道观。”

    夏武笑,“那就太多了,最有名的自然是神仙宫和三清宫。若说武功最出名的,青云观、青城观、青山观、青羊观、青峰观、青明观,这六大观是最出众的。”

    赵长宁道,“看来,这挂青字头的都是习武的道观。”

    夏武笑,“也不一样,不过最有名的教授武功的道观,就是这几个了。”

    赵长宁道,“阿白,咱们去见过王老夫子后,顺道多往青云山逛一逛。”

    苏白笑,“固所愿也。”

    王老夫子的住所坐落在一处山美水美之地,先看到一弯曲水,曲水畔是上千株茂竹的竹林,一条笔直宽阔的大道直通王老夫子的府邸——王府。这俩字摆在一起真的有太多误会,不知道的还得以为是王爷的府邸呢。许多长衫学子就在竹林中或念书或谈诗,或徜徉或构思,反正就是一股逼人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以至于赵五叔几个很有些不适应,心说,俄的乖乖,俺们边城也不是没有书院,只是也不似到这儿来这般浑身叫人各种别扭。赵五叔已经心下决定,以后若再去什么秀才住的地方,咱也弄两件长衫穿一穿才好。

    赵长卿问丈夫,“这都是先生的学生吗?”

    夏文摇摇头,“都是等着见先生求一指点的学子。”

    赵长卿平生第一遭见到这种事,好奇的问,“我看林子里人不少,这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先生?再者,这许多人,谁先谁后呢?”

    夏文道,“有号牌。”

    赵长卿问,“当时你初次拜访王老先生排了几天?”

    夏文道,“五天。”说着着平安上前叫门递帖子,赵长卿觉着既然有号牌,每天见几个,大约什么时候轮得到,给书生们个准信儿。夏文却说,“发了号牌大家也不能走,天天来,心诚。”

    赵长卿顿时无语。

    苏白简单的整理下仪容,心下深觉庆幸,不然他要见王老夫子,估计也要等上五天的,随夏文风度翩翩的进了府。甫一进门,没多久就远远的听到一丝无比动听的琴声。随着小厮穿曲廊、过月门、度花圃、越竹桥,琴声越发清晰美妙,一行人七转八折的到了一处敞亭。赵长卿原以为王老夫子应该是胡子一大把满脸皱纹,然后每根皱眉里深藏着世间的奥秘,不想就是个衣着简单的青衫男子,王老夫子并不算老,当然,绝对也不年轻。面容清正,鬓间几缕银丝,身量不高不矮,腰板笔直,略带一丝瘦削,眼神清宁平和。

    王老夫子身边坐着个长裙高髻、身披锦帛的秀丽妇人,另外还有一人在弹琴,一人站在亭畔,那站在亭畔之人见到夏文时微微一笑。

    当他们到敞亭时,琴声依旧未停,如流水淙淙,秋高气爽,令人顿生心旷神怡之感。琴声多悲凉,赵长卿第一次听这样旷达绝伦之声,遂不着痕迹的瞧了弹琴的男子一眼。

    王老夫子笑,“世间再没有久别重逢更令人欣喜的了。”

    那秀丽女人望着夏文、赵长卿笑,“人间四喜,阿文已得一喜,可喜可贺。”

    夏文忙给赵长卿介绍,夫妻两个给王老夫子和夫人穆氏见礼,再奉上自家备的礼物。穆氏亦已备好见面礼,赵长卿道谢接了。接着夏文又介绍了赵长宁、苏白和夏武夏玉,那位在听琴的男子亦是夏文的朋友,姓冯,单名一个殷字。

    王老夫子对夏文道,“因你师娘也在,便请你们直接过来了。”

    穆氏笑,“他倒不是惦记你,是惦记西平关的事,已念叨两日了。”

    说到西平关,连弹琴的男子都停了琴声,穆氏招呼他过来,笑着引见,“这是我家里的小弟弟,十五。”

    赵长卿立刻便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琴技绝伦的蜀王家的十五公子了,说到今代蜀王也是一能人,尤其在生育上,儿子就有十八个,女儿也有十来位。夏文早对赵长卿说过,王老先生娶的便是蜀王的女儿,蜀王虽是藩王,嫡长子早被封了世子,嫡出的女儿也被封了郡主,可蜀王家儿女实在太多,今上继位时要拉拢藩王,且蜀王是王叔之身,便又挑了两个儿子封了国公爵,余者,便舍不得太多爵位分封蜀王其他儿女了,譬如这位师娘,因无爵位,只能算普通宗室女。

    当时夏老爷的官司,走上层路线时,穆氏还帮忙说了话,只可惜当时面儿上并不干蜀王世子的事,夏老爷依旧被流放了。

    夏文并非没有城府之人,连忙与穆十五见礼,穆十五还了半礼,笑道,“我无官无爵的,夏兄莫要如此。我也是前两天过来听姐夫说起夏兄在西平关做军医,十分佩服。”此人非但琴弹的好,容貌行止亦是上品人物。

    夏文温声道,“我身无长物,只是少时学了些医术,但能学有所用,总算不负先生教导之恩。”

    王老夫子一摆手,笑,“行了,别瞎客套了,西平关到底如何了?咱们这里离西北远,我也只听得些只言片语,语焉不详的一些零散消息。”

    夏文笑,“先生莫担心,西平关安稳的很。镇守西平关的陈将军并非无能之辈,西平关粮草药材都极充足的。”夏文相当了解王老夫子,别看年纪大了,其实是个急性子,已非官身,却是心怀家国天下,慷慨激昂,满腔热血!夏文便事无巨细的同王老夫子说起边城的事来。

    王老夫子听到粮食的价格涨了两到三成时,不禁叹道,“有钱人觉着两三成不多,其实,有钱的根本不缺粮吃,苦的还是边城百姓啊。”当听到有商家恶意散播战败消息,致使城内物价飞涨时,王老夫子高声大骂,“这等无良小人!小人!竟比蛮子还叫人恨!”

    赵长卿幸而有定力,如赵长宁直率的人,忍不住附和王老夫子道,“陈将军和知府大人抓了几个无良商贾,再加上陈将军打了大大的胜仗,如今已经太平了。不然,将士们血染疆场,还不是为了保家卫国,让百姓太平的过日子。有人趁战时反欺诈百姓,城里人心戚惶,将士们的血都白流了。现在卫所也天天带着手下的兵在街上巡逻,我跟着去过几回。以往边城何等繁华,如今百业都凋敝了。”

    王老夫子跟着一叹,忧国忧民,“只盼咱们东穆能尽快击退西蛮,百姓也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啊。”

    大家说起西平关,自然而言的说到赵长卿立的战功,其实战功什么的倒不稀奇,除了世袭之外,哪个武将身上没战功呢。大家主要是想见识见识,拉开轩辕弓的牛人长什么样。

    赵长卿从不知道,原来她竟成了个名人。

    赵长卿对这些谈话没有什么兴趣,在她看来,不论是义愤填膺,还是忧国忧民,都是表面上的话。这些话,对于西平关的战事没有任何帮助。

    穆氏见赵长卿无甚兴致,便请她与夏玉去园中游玩。

    穆氏笑,“男人们见了面都是这些国之大事,吵吵嚷嚷的,我听的都头疼。这青城山你是头一遭来,也赏一赏青城山的景致。”

    赵长卿笑,“蜀中地气湿润,花木也多,我听说青城山上也有许多名胜之地。”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穆氏笑,“先生久不在朝中,对于国之大事依旧极为关心。我估量着,你们是要住上几日的。过来看看,你们的屋子我都安排好了。”

    “来时相公已交待我多带衣裳行礼,就是打算向先生请教学问。家中两个弟弟对先生亦仰慕非常。”赵长卿笑,“我听闻先生开办女学,亦敬仰先生为人,敢开天下之先。”

    穆氏笑,“当年大凤朝时,女学随处可见,并不稀奇。前朝视女子为私产,便生出许多可叹可笑之事,如今不过是还天性于自然。就是女孩子不能科举做官,多知道一些事总没坏事。”

    赵长卿笑,“师娘这话很是。都说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三从之内,有哪个父亲、丈夫、子孙希望自己的女儿、妻子、母亲是个无知愚昧之人呢。”别信那些“女子无才便是德”与什么“荆衣布钗为美德”的鬼话,人皆是逐美恶丑的,男人更是如此。

    穆氏听赵长卿的话有见地,不禁与她说起女学的事来,两人说着话就到了给夏文赵长卿夫妻安排的院子,笑,“两天前我便叫丫环整理好了,小夏玉跟你们一起住。阿宁阿白我另行安排。”

    院中的几株海棠花已锦簇簇的开出胭脂色的花来,赵长卿心下喜欢,笑,“麻烦师娘了。他们两个臭小子,不拘哪里都好。”

    院中的丫环婆子过来见礼,赵长卿虽自有丫环服侍,只是在王家园子里,自然要有王家下人,方才事事便宜。赵长卿真没料到夏文在王老夫子面前这样有面子。

    赵长卿还同穆氏去看了女学生上课的地方,去了之后赵长卿方知道,掌坛女学的人并不是王老夫子,而是穆氏。

    穆氏笑,“学问上我远不及先生深厚,有时会请先生来授课。”

    赵长卿有些不明白穆氏为何要借丈夫的名义,只是心中疑惑一过,并不问出口。穆氏仿似看出她的心思,与她解惑一笑,“宗室有许多便宜,也有许多不便。”赵长卿便隐隐有些明白了。

    晚间同夏文说起此事,夏文道,“若非先生是豁达之人,也不会支持师娘办女学的。”

    赵长卿笑,“这话是。只是以往怎么没听你说起拜老先生为师的事?”

    夏文沉默片刻,揽了赵长卿的肩道,“先生学究天人,却从不收徒。当时父亲出了事,起先并不知是蜀王世子手下的人所为。寻了好些门路、托了好些关系,方知是出自蜀王世子的授意。我病急乱投医,想到师娘是蜀王府出身,便上门相求。师娘并不经常回蜀王府,且说我与先生无亲无故,以什么名义去说情呢。先生便道,就说我是他的学生。其实并没有行拜师礼,刚刚我提及拜师礼的事,先生也拒绝了。”

    赵长卿不明白,“先生的性子倒有些奇怪,你又不是带不出的人。”

    “哎,我也想不通这里头的缘故。”

    “想不通便暂且不要想,你以师父之礼尊敬先生,先生亦指点你功课学问,只要你心里敬重先生,就是师生了,原也不必太过计较名分。”赵长卿宽慰夏文一句,笑问,“我听说先生是状元出身,这样的大才,怎么没做官呢?”

    夏文叹道,“先生脾气耿介,与官场不大相和,只做了三年翰林便回乡了,一心一意研习学问。”

    赵长卿想着,王老先生实在是怪脾气,一世无子无女,亦不收徒,只一心钻研经史之学,文名享誉文坛。赵长卿道,“世上有几多官员能青史留名呢,反是那些诗人、才子、大学问家为后人敬仰。先生虽不为官,诗、书、画皆是当世屈指可数,经史之道,更无人出其右,将来少不得名留青史。”

    夏文笑,“我若是能科举取得好名次,将来咱们也回青城山,如先生这般盖一所别院。我不是研究学问的料,咱们仍如边城那般,行医救人,多好。”

    赵长卿笑,“要是能在这般美景中住一辈子,不是神仙也仿似神仙了。”

    夏文大笑,握住妻子尖尖十指,“所以才说,只羡鸳鸯不羡仙。”

    夏文苏白赵长宁夏武都在跟王老夫子请教学问,赵长卿带着夏玉去女学中玩儿。这所女学的课程并不局限于诗书学问,还有胭脂水粉、衣裳首饰的审美课,夏玉跟着苏先生念过几个月的书,便也跟着听。

    女学念书的时间并不长,每日上午一个时辰而已。而且,能来念书的,都是有些家资人家的闺秀,最大也不过十三岁。有些年纪小的比夏玉还小一些,夏玉本就是个活泼的性子,天天都来听,还认识了几个朋友。

    穆氏听闻赵长卿亦是自幼念书,两人谈及史实,还让赵长卿教了几日史书。

    夏文苏白一行一直在王府住了小半个月,方告辞。

    夏玉很有些不舍,跟她大哥嘀咕,“我也想来念书。”有很多同龄的朋友可以一起玩儿。

    夏文道,“嗯,回家跟爹娘商量商量,来念书也没什么不好的。”

    夏玉高兴起来,眉开眼笑,“哥,咱们去神仙宫玩儿吧,大嫂还没去过呢。”

    夏文正有此意,一行人便去了神仙宫,此地香火极旺,听说占卜是极灵的。赵长卿早在书中知道神仙宫的名声,来回转转,也不觉着与其他的宫啊观的庙啊寺的有什么差别,无非是更加气派些罢了。赵长卿只是有一样不解,问夏文,“不知唐神仙是道家,还是佛家?”里头的人都披绣满星辰的玄底大氅,比佛道的衣裳多了一分贵气。

    夏文笑,“既非道,亦非佛,唐神仙是有名的阴阳家,这神仙宫供的是阴阳。”

    赵长宁进正殿一看,大为惊叹,咋舌道,“二郎神也才三只眼,这神仙好生厉害,竟有四只眼睛。”彩色泥塑上面,眼睛上面的脑门儿上还有两只眼睛。

    “是啊,传闻唐神仙一眼看世间万象,一眼看前尘别恨,一眼看后世离情,还有一眼看星空奥秘。”夏文拈了香,笑与赵长卿道,“咱们拜一拜,这神仙宫是极灵的。”

    赵长卿同夏文拜过神仙,夏玉又叫着赵长卿去占卜,赵长卿笑,“你去卜一卦吧,我就不卜了。”

    夏玉再三道,“嫂子,灵的很,非常灵。”

    赵长卿笑,“走吧,我看着你卜。”赵长卿不知别人如何看待命运,但据她前生今世所感,命运之莫测,恐怕就是占卜出来亦是无可更变的可能的。若能轻易改变命运,便也不是命运了。

    大家自神仙宫分道,赵长宁苏白还要在青城山拜访道观,有赵五叔几人和一位王老夫子府上的管事跟着,夏武也不想回家,便与赵长宁苏白一道。夏文带着赵长卿、夏玉到神仙泉接了两罐子上上好的山泉水方回家,夏文笑,“这是青城山上最好的泉水,回家咱们煮茶吃。”

    夏玉听个正着,冲兄长做个鬼脸。赵长卿一笑,“好。”

    夏太太听说赵长宁等继续在青城山赏玩风景后不禁埋怨儿子几句,“阿武才多大,就是阿宁阿白,也不过十几岁,叫人不放心。赵五叔老成,只可惜不是咱们本地人,你做姐夫的该跟着一道去。”

    夏文笑,“我借了先生府上的管事陪阿宁他们一道,这青城山上,有几个不认得先生的?就算我亲自跟着也不比先生府上的管事更可靠。”

    夏太太点头,“这还罢了。”

    夏玉嘴快,便与母亲说了想去王老夫子那里随穆先生念书的事。夏太太有些犹豫,夏玉道,“以前我都是跟着苏先生念书的,自回来也没书念了,穆师娘那里有许多年纪相仿的姐姐妹妹,我也想去。娘,让我去吧。我都问过了,一月二两银子。”

    自回了家乡,夏老爷弄了盐引,家里渐有了些进项。何况,夏太太回娘家时,母亲给了她些银两,她本不想要,老太太很是不高兴,硬塞给了她。娘家兄长也私下给了她些银子。夏太太并不是舍不得一月二两银子,她见识了纪大太太、苏先生、赵长卿这样的人品,也很愿意闺女念些书,只是犹豫道,“你祖母最讨厌王老夫子,你就是想念书,也寻个别人家。”

    “别人家哪里让我去念书呢。”夏玉道,“不要跟祖母说是穆师娘家就是了。”

    夏太太心说,你祖母既不聋又不瞎,不告诉她,叫她知道内情更得生气。夏太太道,“待你爹爹回来,我跟你爹爹商量商量再说。”

    夏玉有些不愿意,对夏文眨眨眼使眼色,夏文笑,“阿玉多认几个字也好,起码以后看账本子也便宜。不然,若大字不识一个,账本子都不会看,给人一个糊弄一个准。就是先生那里,主要也是师娘在授课,”

    长子的意见比当事人夏玉的意见更有说服力,就是夏太太,别看出身商贾,当初也念过几本书,大家小姐一样的长大。想着女儿现在年纪还小,念两年书以后说亲也好听。夏太太笑,“这也有理。”说闺女,“这也别急,你去上女学,王家离咱们家也得大半个时辰的路,车马上也得想法子呢。”

    夏玉笑,“我不急,娘放在心上就是了。我可不想当睁眼瞎。”

    夏太太掩住女儿的嘴,轻斥,“你这张嘴,在你祖母屋里可不敢这么说。”夏太太、夏姑妈、赵莲都是没念过书的。

    夏玉吐吐舌头,笑了。

    果不其然,甭管夏老爷、夏太太如何说,夏老太太一就是一句话,“不行!”她还别有高论,“好端端的女孩子,学论女红针指倒罢了,可不能去学那些阴阳怪气。”末了自己阴阳怪气的加了句,“我管不了别人,这是我亲孙女,我总管得了!”

    赵长卿根本没理会夏老太太,夏太太很是生了几场气,夏玉也哭哭啼啼,还是夏文道,“我要准备明年秋闱,想着早些去成都府,叫小玉跟我们去成都府吧。家里也能清静些。”到时在成都府里给妹妹寻个女先生也便宜。

    夏太太吓一跳,“要去成都府?咱们家里离成都府也近的,大半日的马程罢了,怎么要去成都府呢?”

    夏文道,“这也是先生的意思。咱家离成都府虽近,还是成都府的消息来得全面,还有一些时文,这几年恐怕也有变化,我得去成都府打听打听这次提学大人是哪位,喜欢什么样的文风,这些都不是一时半刻能办好的。何况咱们蜀中秀才都要去成都府的,与人文章切磋也便宜。这次在先生家见着了冯殷,他也打算过去的。我们一道做个伴。”

    夏太太道,“那也得先给你小姑妈送信儿才好。”

    夏文道,“若我一人还罢了,如今拖家带口,还有同窗一道,显得累赘,也太麻烦小姑妈了,待到了另寻房屋租赁着住下就是。”

    夏太太不同意儿子的话,道,“麻烦可怎么了,这是你亲姑妈,你这娶了媳妇头一遭上门,本就该去的。你要是另外租了房子,才叫你小姑妈不高兴。你小姑妈不是那等小气嫌琐碎的人,再说,你小姑丈也是翰林出身,你考举人,跟你小姑丈请教文章功课的也便宜。”

    夏文道,“那我先写了信,托人给小姑妈捎去。待阿宁他们回来,我再安排着去成都府的事。”

    夏太太笑,“这是应该的。”

    夏文与赵长卿说去成都府住在小姑妈家里的事,赵长卿笑,“亲戚间,原该多来往,只要小姑妈家便宜,很该去打扰一二。别的不说,你是娘家的亲侄儿,到了成都府不去小姑妈家,叫小姑妈知道了也不好。还有,因我与你一道去,还要与小姑妈说明才是,咱们丫环小厮的也有几个,又有你的至交同窗,提前给小姑妈个准信儿,也叫长辈心里分明。”

    夏文笑,“一会儿我就写信。”

    此事与夏老太太一说,夏老太太也知孙子前程要紧,只是道,“去念书,专心攻读文章是正经事,何必这样拖家带口的,倒叫文哥儿分心。”

    夏太太理由充分,道,“上次文哥儿秋举,就因身边没个可靠的细心人,考试的秀才凭证都没带,结果误了一科。他这个粗心大意的毛病,非得他媳妇跟着,我才放心。再者,他们回乡也有些日子了,还没去小姑子家问过安呢,正好一道过去。”

    夏老太太想到长孙那丢三落四的性子,便不说话了。

    因赵长卿不在,夏姑妈是极敢说话的,道,“既然小玉过去,也叫莲姐儿跟着一并去吧,这孩子这些日子总有几分不开心,我正想叫她去她姨妈家散散心。”

    夏太太笑,“姑太太就这一个宝贝丫头,别的倒好,我就是担心莲姐儿跟她表嫂合不来。”

    夏姑妈道,“看大嫂说的,又不是叫文哥儿媳妇照看阿莲,到了妹妹家,自有她小姨妈照看她。”

    夏太太笑,“有姑太太这句话,我也好交待儿媳妇。”

    夏姑妈讽刺,“大嫂如今说话,越发硬气了。”

    夏太太笑,“有儿子的人,难免硬气些,我也是跟老太太学的。”

    夏姑妈气煞。

    夏老太太脸色一冷,夏太太依旧安安静静的坐着,只当没看到,夏老太太没好气道,“行了,都什么年纪了还姑嫂拌嘴,没事就散了吧,吵得我头疼。”

    夏太太行一礼,起身走了。夏姑妈直嚷嚷,“娘,你看大嫂,完全忘了当时大哥在狱中咱们母女怎么给大哥凑银子的恩情了,如今娶了个好媳妇再不把咱们放在眼里。”

    夏老太太道,“你大嫂跟你大哥去西北吃了这好几年的苦,原就是咱们老夏家的大功臣,你说话是要客气些才好,这不是以前了。”

    “什么不是以前?”

    夏老太太叹道,“我都这把年纪,还有几年的活头。你大哥是你亲大哥,他总不会亏待了你。可你能活多久,你大哥能活多久,你得为莲姐儿考虑考虑,以后还不得指着表哥表弟给她撑腰。你又不是没见文哥儿现在,娶了媳妇还认得谁?你别总跟你大嫂较劲,咱家可有谁呢。莲姐儿眼看着到了说亲的年纪,文哥儿前程上好,莲姐儿是他亲表妹,托赖着文哥儿也能说一门好亲,你怎么倒笨了?”

    说到独生女儿,夏姑妈便是满腹的心事,只是有些事,纵使亲娘,时机不到也不好说的。夏姑妈只管笑道,“我知道了,这不是一时没想到么。娘尽管放心,我定叫莲姐儿听话,半丝麻烦都不会给文哥儿媳妇添的。”

    这话说的,夏老太太都替闺女脸红,不要说外孙女,恐怕就是闺女和外孙女母女两个绑一起也要不了赵长卿的强。每每想到赵长卿的厉害,夏老太太便忍不住叹气。拿捏惯了儿媳妇,耍惯了婆婆的威风,如今一时竟不能逞一逞太婆婆的威风,夏老太太分外遗憾。

    夏太太将赵莲一起去的事同赵长卿说了,道,“她不听话,你只管管教她。”

    赵长卿笑,“婆婆放心,我心里有数。”

    倒是夏老爷私下对妻子道,“莲姐儿脾气不好,叫文哥儿媳妇多包涵她表妹才好。”夏太太似笑非笑,“家里谁不知莲姐儿脾气不好,这也不必谁刻意去说,文哥儿她媳妇什么人没见过,哪里还会真与莲姐儿计较。无非是能管的管几句,管不了也有姑太太、老太太做主,媳妇不是没分寸的人。我跟老爷说一句,老爷别多心。莲姐儿在咱家怎么样都没事,亲大舅家,谁不让着她?小玉小她三岁都让着她呢。只是女孩儿家大了,难道一辈子能在娘家呆着。如今这个脾气,以后到了婆家谁让她?我自己闺女我都不会这样惯着,这话,我也只有在老爷跟前说,若是在老太太、姑太太跟前儿说了,不免叫老太太、姑太太多心。”

    夏老爷道,“这是哪里话。”

    “哪里话?实话。”说完,夏太太就扭过身子,径自睡了。

    夏文都觉着有些对不住妻子,原是想去成都府一心一意的过些清净日子,夏玉倒没啥,年纪小,好哄,肯听话。赵莲可素来不是什么清静人……赵长卿却笑了,“真是书呆子,这都看不出来。大姑太太不是不心疼闺女的人,这样叫赵表妹同我们去,难道是为了叫赵表妹跟你我捣乱?赵表妹的性子,客气点说,叫娇憨。不客气的说,就是窝里横。单看她这样的人,在家无非仗着老太太、大姑太太的面子跋扈罢了。出去试试?这样的人,在外头是最无能的。她敢找麻烦,你真是抬举她。”

    “再者,难不成她一个十三的小姑娘还真能在我面前要了我的强?若果真如此,我也算白活了这几十年。大姑太太原也不是让她找我麻烦的。你想一想,赵表妹今年十三了,你不是说,小姑太太家的长子也十二了。大姑太太这是打着亲上加亲的主意,真正与咱们不相干。”

    夏姑妈连母亲都不肯说的心思,被赵长卿一语点破。夏文吓一跳,“这如何使得?”

    赵长卿不以为意,道,“两姨做亲、姑舅做亲,原也寻常。”

    “虽是寻常,也得看两家门第,人物是否般配。”夏文叹道,“莲表妹说是跋扈,心机却浅。姑妈若有这心,我是不能带她去的。”

    赵长卿给夏文提个醒,“这事,辞是不好辞的。”

    夏文念了声佛,道,“你放心,我自有法子。”

    待赵长宁一行归来,也将将一个月的时光过去了,赵长宁便说了要回边城的话,赵长卿也惦记着家里,问他道,“来时住的驿战,你们回家,要走哪条路?”

    赵长宁道,“经三峡,走水路。”

    赵长卿道,“暂且等一等吧,这也不急,待人卜个上等日子再走不迟。”

    赵长宁任由他姐安排,赵长卿问他,“那是弄了一车什么东西回来?”

    赵长宁笑,“这出来一趟,我们顺道去成都府转了一圈,给家里买了些东西,到时带回去,亲戚们走动,也体面。”

    赵长卿笑,“如今愈发周全了。”又问他青城山上的事。

    及至到了出发吉日,夏家也备了两车远路易携带的土物给赵长宁带走,夏太太笑,“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贵在心意,且是西北不常见的。只管带回去,是我们和你姐姐、姐夫的心意。替我跟亲家老太太、亲家老爷、亲家太太问好。”

    赵长宁客气道,“亲家太太实在太客气了。”接了夏太太的礼单。

    夏老太太也和颜悦色,“有空只管来转转,咱们这里,也有些好景致可赏。”

    赵长宁笑,“后年便可在帝都与姐夫春闱相见了。”赵长宁不是说自己春闱,他是说苏白春闱。

    夏老太太听到这话极是高兴,笑,“我就盼着这天哪。”虽有前事,如今瞧着赵长宁、苏白一个英俊、一个俊美,都是上品人物,不禁暗怨赵莲当初无礼,好端端的得罪了赵家。夏老太太又叮嘱他们,“路上宁可行的缓些,也不要急,到了家里,若是便宜捎个信儿来,也叫咱们放心。”

    赵长宁皆一一应了,心说,若不是当初,真看不出您那般刁钻来。赵长宁便道,“老太太放心吧,来回送信还是方便的,咱家有的是闲人。”

    大家说了些话,赵长宁苏白便要起程了。

    蜀中水道方便,赵长卿夏文一直送他们到了码头,赵长宁还拉着夏文到僻静处说了几句话,方与苏白登了船。赵长宁对赵长卿道,“姐,你回吧,等有空我来看你。”

    赵长卿眼底酸涩,点点头,“好,路上小心,到了家里先送个信来。”赵长卿拭泪道,“五叔,您多照看他们。”

    赵五叔笑,“大侄女放心,都包在我身上!”赵长卿手面大方,向来不肯委屈手下人,赵五叔一行出来这一趟,顶得上别时一年了。何况赵长卿赵长宁苏白都对他们很有礼数,因是族人,故此并不视为仆下雇属。赵五叔思量着,他是走惯了远路的人,待回去寻梨子谋个差使也不赖。此乃后话,暂可不提。

    赵长卿见惯了生死别离,原本也不觉着如何。此际见赵长宁苏白扬帆远去,方知送别是天下第一等心酸之事。赵长卿一时伤感,夏文很是安慰了她一番,赵长卿眼眶微红,笑,“我无事,也耽搁了这许久,咱们该准备着去成都府的事了。”

    夏文笑,“这急什么。”

    大家说好出发的日子,夏玉虽不乐意同赵莲一起,也提前把衣裳什么的都收拾好了。不想一大早赵莲就生了病,身上脸上无故生出许多红疹来,夏姑妈担心的哭成个泪人。自然惊动了家中上下人等,连夏二老爷夏二太太夫妻也闻信过来了。夏老爷道,“阿文过来给你妹妹诊一诊。”

    夏姑妈是信不过侄子医术的,泣道,“阿文可学过几日医,这怎么成呢?还是请刘家药堂的刘老大夫过来的好。”

    家里便是一通忙乱。

    夏文赵长卿也没好说走的事,一时冯殷也带着小厮来了。夏太太方想起来,皱眉道,“这可怎么办,莲姐儿这样,是再不敢移动的。”没有生着病去亲戚家的道理。

    夏老爷叹道,“让阿文他们先去吧,莲姐儿先把病医好再说。”他儿子当初在边城一月六两银子的坐堂大夫,妹妹还要去请别家大夫。夏老爷也懒得叫儿子因外甥女耽搁行程。

    夏文道,“我看刘老大夫开的方子,莲表妹的病并不重。冯兄还在外头等着,那我就先带着媳妇、妹妹过去了。”

    夏老太太点点头,叮嘱孙子,“记着把信交给你小姑妈,看你小姑妈可好,代我问候他家老太太。”又点赵长卿一句,“好生服侍你男人,他要念书,别叫他分心。”说夏玉,“听你哥哥嫂子的话。”赵莲忽然病了,夏老太太也没什么心思说话,便打发他们去了。

    事后,赵长卿问其原由,夏文笑,“只是些小手段罢了,不值一提。若不是姑妈存了这样的心思,莲姐儿去便去了。”附耳悄悄告诉赵长卿缘故。

    赵长卿微微一笑,能少个讨厌鬼相随,赵长卿的心情,自然也是极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从五点一直睡到九点,这是什么作息哪~~~~~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