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欢喜记 > 第219章

第219章

作者:石头与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欢喜记最新章节!

    中元节给祖宗做过法事,赵长卿也出银子给朱太爷朱老太太做了场法事。

    转眼便是皇帝陛下的万寿节,夏文官小职微,连送礼的资格都没有,夏家只是瞎凑热闹罢了。因为昭文帝出城祭陵,一家子到朱雀大街瞧了回盛大排场。

    五公主早想好了给父亲的礼物,她捏了一家四口的泥人送给昭文帝,胖胖的手指着泥人介绍,“这个最大的是父皇,这个小一点的是娘亲。这个是哥哥,这个是我。”她还千叮万嘱,“父皇,你可得收好啊。”

    昭文帝就着小女儿的手一个个瞧过,笑,“我家五儿送的,父皇一定好生收着。”

    五公主显摆了一回,问太子殿下,“哥,你送父皇什么寿礼啊?”

    太子殿下很有派头儿的命内侍拿上来,道,“我写了一幅百寿图献给父皇。”

    “给我看看。”五公主认得几个字,还不大会写,问,“什么叫百寿图,写一百个寿字吗?”

    太子殿下自内侍手里接过,给妹妹看,五公主凑近了细瞧,皱着小眉毛半日,道,“这是寿字吗?我怎么瞧着不大像啊。”胖胖的小手一指,“我就认得这个。”

    太子殿下道,“你才认识几个字,知道什么?”

    五公主不服气道,“我认识的字可多了,你写的不好看,不如娘亲写的字好看。”

    “好像你多会写似的,你会写字吗?”太子殿下非常想把他妹的嘴缝上,宋皇后笑,“你哥哥到我这个年纪肯定写的比我好,拿过来我瞧瞧。”

    太子殿下拿去给他娘瞧,宋皇后与昭文帝同看,宋皇后笑,“上大半年学,果然写得齐整多了。”

    昭文帝点头,“这就很好。”

    太子殿下道,“李师父说我笔力有些稚嫩,以后会写得更好。”

    看着小豆丁一板一眼的说自己笔力稚嫩,宋皇后强忍才没笑出声来,昭文帝一本正经,“比以前大有长进。”儿女要送什么东西,昭文帝心里都有数,譬如小太子这幅百寿图写了许多篇,这是挑的最好的一篇。

    五公主显然另有意见,她对她哥道,“因为你不好好吃饭,力气才小的。你看我,力气就大。”

    太子殿下道,“谁像你,天天就知道吃。”

    五公主使劲儿站在哥哥身边,包包头扬的老高,得意洋洋,“你没我力气大,个子也没我高,以后叫姐姐吧。”

    太子殿下低头瞅一眼,“你又穿这厚底靴。”

    五公主立刻把脚缩回裙子底下,死不承认,“哪里有哪里有,快叫姐姐!”

    太子殿下臭着小脸儿,问他妹,“你是屁股痒了吗?”

    五公主捏着小胖拳头,“要打架么?”她哥现在成天念书,打架的空也没了,五公主好怀念两人打架的日子。

    五公主成心找茬打架,不想太子殿下今非昔比,鄙视的瞅了小胖妞一眼,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五公主央求,“哥,你跟我打一架吧。”

    宋皇后道,“你别没事找事,明天就是你父皇大寿,老实呆着。”

    五公主翘着嘴巴道,“我想跟哥哥玩儿么。”

    太子殿下拿捏着臭架子,“我可不爱跟小丫头玩儿。”

    “跟我玩儿跟我玩儿吧。”五公主拉她哥的手,道,“哥,你过来,我给你看我的小笛子。我新得的,你还没见过。”

    太子殿下自从进学始便自觉是个大人了,无奈他的龙凤胎妹妹完全没此自觉,宋皇后笑,“去吧,做事劳逸结合,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学习呢。”太子殿下便同小胖妞儿玩儿去了。

    宋皇后对昭文帝偷笑,“自从进学,九儿不知跟谁学了一幅小老头儿的模样,每次见都想笑。”

    昭文帝平日里不觉着如何,只是经宋皇后一说,也笑了,道,“太子当然稳重些好。”

    宋皇后道,“兄妹两个的性子平均一下就好了。”

    外面传来时断时续的笛声,昭文帝笑,“现在也挺好。”

    昭文帝万寿,热闹自不消提。外头昭文帝带着太子与诸皇子大宴群臣,内宫由宋皇后主持,公主贵妇们衣香鬓影,说笑奉承。

    大臣们献上各式奇珍异宝,昭文帝笑呵呵的看了,他生于皇室,天底下能入眼的东西着实不多,倒是永安侯献上的一管玉笛令昭文帝笑了,道,“这莫不是卿家传世的紫玉青云?”

    永安侯恭声道,“是。”

    昭文帝自沉香匣中取出,这笛子是用一整块完整的紫玉雕琢而成,传世已有千年。永安侯李家显身于大凤王朝,这管玉笛传闻是凤武帝赐于唐神仙,唐神仙赠予李家祖先,由此传世。昭文帝轻轻转动笛身,果然笛子尾端镌刻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赠惜春,惜春是唐神仙的俗家名讳。落款一个湛字,正是凤武帝的名讳。

    笛子握在掌中,丝丝凉意入骨,昭文帝道,“听说当年唐神仙用此笛吹一曲祝青云,笛声响彻九霄,天地变色,因果流转,不知是不是真的。”

    永安侯道,“臣不通笛曲,只是臣想着,既是仙物,该归于仙家,就此献予陛下,以贺陛下万寿。”

    昭文帝笑,“卿之忠心,朕知道。”

    昭文帝是个节俭的皇帝,万寿节也只庆祝了一日便罢。第二日将这管笛子给宋皇后一并赏鉴,宋皇后执在手中道,“倒真是好玉。说来,这紫玉笛,有一管算一管,不知多少造了来冒充的,原来真的竟藏于永安侯府么?不都说永安侯府早便遗失了么。”

    昭文帝笑,“这是永安侯府至宝,怎会轻易遗失?前朝末帝曾强夺此笛,后来太|祖立国,这笛子再未见踪影,传闻就多了去。若不是今日永安侯献上,朕也想不到竟仍在永安侯府。”

    宋皇后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永安侯将传世的宝物献于陛下,想是有事的。”

    昭文帝道,“侯府世子之事吧。”臣子的心事,昭文帝心里有数,永安侯眼瞅着年纪不轻了,前些天内宅不宁,郑伯岩狠狠参了永安侯府一本。永安侯自己就是过继的,自然想早早立了世子,将爵位传承板上钉钉的定下来。

    宋皇后抚摸着玉笛,笑,“我给陛下吹一曲。”

    昭文帝笑,“就吹祝青云。”此笛亦因此曲为名。

    “祝青云难吹的很,我乐理平平,还是简单一些吧。”宋皇后吹了一曲欢快小调,昭文帝笑,“这笛子给五儿使吧,我看她喜欢吹笛子。”

    宋皇后用丝帕擦拭笛身,道,“这等宝物,她毛手毛脚的,别再弄坏了。”

    昭文帝笑,“朕的公主,才配使这管笛子。”

    宋皇后笑,“你就宠着她吧。”

    “女孩儿家,可不就是要宠着些的。”昭文帝对女儿要求不高,何况五公主是幼女,素日又很得他心意。

    永安侯回了府,对妻子道,“放心,请封世子的事已十之八|九。”

    夏氏道,“璿哥儿年纪还小,侯爷也不用急。”这件事夏氏并不担心,三个儿子都是她亲生,反正世子长子的帽子落不到别人头上去。

    永安侯拍拍妻子的手,低声道,“我是过继的,此事,早些定下来,这心才能安。”

    夏氏便不再多言了。

    一时管事媳妇过来回禀,“老太太请侯爷过去,有事与侯爷商量。”

    夏氏道,“哪家的老太太,我竟不知谁家老太太要请咱们侯爷过去理事。亏你还是管事的媳妇,竟连话都不会回的。交了你的差使回家去吧。”既翻了脸,夏氏就是要翻到底的。永安侯脸上有些难看,夏氏道,“帝都这些人,只怕没笑话看,侯爷若再过去,给御史瞧见,那个郑大人可不是好相与的。”

    永安侯叹,“我知道。好了,家里的事你料理就是。”转身去书房了。

    夏氏冷冷一笑,又赏了那管事媳妇二十板子。

    宁安侯回府,悄悄将此事对妻子讲了,叹,“将来到了地下,如何对祖宗交待呢。”紫玉青云,原是李氏宗族至宝,这些年藏得紧紧的,永安侯一朝献于陛下,宁安侯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儿。

    宁安侯夫人道,“这也是没法子,又不是在咱家藏着。永安侯想是有苦衷,一件东西毕竟比不得爵位实在。”

    “那可不是普通的宝物。”

    宁安侯夫人笑,“就算是仙家宝物,也得在神仙手里才有功用,在咱们这些凡夫俗子手里,就沦为凡品了。就是九泉之下,也不必你跟祖宗交待,又不是你献出去的,有永安侯呢。”

    宁安侯长嘘短叹,仍是放不开。

    宁安侯夫人笑,“都说是宝贝,我也没见过,到底生得什么样?”

    宁安侯道,“冰澈晶莹,宝光流转,世所罕见。反正我活了这几十年,再未见到那样的玉笛。”

    宁安侯夫人好奇,“笛声格外好听么?”

    宁安侯道,“宝物岂可轻动。”

    宁安侯夫人道,“既是宝物,就当试一试,看可有神通。”

    宁安侯笑,“像你说的,便是宝物,也得在神仙手里,方有神通呢。”

    宁安侯夫人一笑,“什么时候进宫,我央了皇后娘娘瞧一眼,也开开眼界。”

    不必宁安侯夫人特地的去央皇后娘娘瞧宝贝,五公主得了宝贝笛子,逢人显摆,没几日,帝都便都知道皇帝陛下将那管紫玉青云笛赏赐给了五公主。

    永安侯府将祖传宝贝献上,也直接导致市面上许多紫玉笛要改一改名字了,人家正主一出,他们便不好再叫青云了,于是纷纷改名青松、青鸟、青蛇、青团、青梅啥的,反正大家都是青字辈的。更有霸气者,直接改名青龙偃月,就不知关公大人在地下如何作想了。

    赵长卿也见到了五公主那管紫玉青云,她赏鉴了一番,什么都没说。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