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欢喜记 > 第236章

第236章

作者:石头与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欢喜记最新章节!

    苏白正在张罗给他爹做道场的事,又得了他娘的吩咐,苏先生道,“听说皇后娘娘西山有块地皮,建别院正好,你去宋家打听打听,价钱合适就买下来。若是遇着永安侯想买,你也别争,让他买就是。”

    苏白不禁问,“娘,你怎么知道永安侯要买那块地啊?”

    苏先生道,“那地方说来有些历史了。原是苏文肃公在世时,大苏探花看那儿风景好,便建了一处别院。后来这处别院成了永安侯元配夫人的陪嫁,只是很可惜别院失火,应该是失火后才被皇后娘娘的生母纪夫人购得,之后重建了别院。纪夫人过逝后,这别院就成了皇后娘娘的陪嫁,皇后娘娘未进宫前在别院住过一段时间,别院不慎失火,如今就剩块地皮了。”

    “既然永安侯要归还嫁妆,这别院应在嫁妆之内的。又正巧赶上皇后娘娘要卖那块地皮,所得银两给阿澎用来义诊,永安侯高价买回别院,一举两得。”苏先生一手支着头,望向苏白,“所以我说,他若是要买,你就让他买,反正还是会回到咱们手里。”

    苏白道,“娘,就是还回来也不是咱们的,那是澎叔的东西,咱们不能要的。”

    “行了,你看你澎叔像是会打理产业的人么。”苏先生道,“你记着把这事办了。”

    苏白生怕他娘对人家苏澎的东西动了心,就算他娘动了心,将来一码归一码,可不能仗着是族人就占人家苏澎的便宜,银子也要给人家的。苏白先给他娘泼冷水,“娘,我觉着那地方可能风水有问题,要不怎么总失火。”

    “知道什么?那是最好的风水院,房屋地势正对朱雀七星象,你看皇后娘娘,住了没多少,一把火烧到凤仪宫。”苏先生道,“绝好的地方。”

    苏白问,“那怎么苏姑姑早早过逝了呢?”这位苏夫人当真歹命,早死就算了,人都有一死,关键,死的还特别惨,听说是别院失火时烧死的。故此,永安侯不做什么与苏神医修好的白日梦,还主动提出归还嫁妆,这真是永安侯明智。

    苏先生唇角抽了抽,“旺过头,给烧成灰了呗。”

    苏白对于他娘的解释实在无语,不过,他娘的事,不论大小他向来是放在头一位的。苏白早早去宋家,跟宋嘉让打听地皮的事,宋嘉让问,“好端端的,你怎么想起买地了?”

    苏白道,“我娘说,那原本是苏姑姑的嫁妆,后来苏姑姑过逝,就到了令慈手上。我娘想着买回来缅怀故人。”

    宋嘉让并不知这里头的事,笑,“我竟不知有这渊源。只剩地皮了,就是买了也要重建的。而且,皇后娘娘的地方,不好太便宜的。”

    苏白早有心里准备,道,“这无妨,反正得了银子也是给苏叔叔义诊。阿让哥你给我个价码,我家就要了。”

    宋嘉让也不知他爹要卖多少银两,暂应了苏白,因他爹不在家,准备问了他爹再着人给苏白答案。

    宋侯爷今天是有些外务,永安侯要归还苏家陪嫁,那不是随便东西抬给苏神医就可以的,自然要有见证人。永安侯找了原本同宗的宁安侯,又请了宋荣一并做见证。宋荣觉着,永安侯也算光明磊落之人。

    永安侯把正事说完,便与宋荣打听起皇后要卖地的事。这事,在宋荣面前没什么不好说的,只看永安侯能将苏夫人的嫁妆保存的周全,他就不是那等短见之人,更做不出卖元配嫁妆的事。当初那地之所以会落到宋家手上,实在不是永安侯卖给大纪氏的,是永安侯白送的。

    当然,也不是永安侯善心值爆表忽然白送大纪氏一块地。之所以会白送,其原因相当憋屈,永安侯与宋侯爷都不想提起。

    但,再怎么说这地也是人家永安侯府白送的。

    永安侯道,“兜兜转转,真似因果流转。皇后娘娘为苏神医义诊才打算卖那块地,子敏,你可不能应了别人。”

    宋荣偌厚脸皮,对着永安侯说个卖字实在有些不好意思,道,“本就是慎兮你家的地方,我真不知要怎么说了。”这地方若还是宋家的,原地奉还,方是宋荣的作派。只是,当初大纪氏的产业,宋荣一分为二,宋嘉让宋皇后兄妹各得一半,这处别院就此归了宋皇后。如今宋皇后说了,房子烧了,把地卖了吧。宋荣也没办法去跟他的皇后女儿说,这地方原是你娘抢来的,咱还给人家吧。

    永安侯笑,“所得银两亦是义诊所用,积得善事,于我也是一举双得了。咱们不是外人,原就不必外道。”

    宋荣笑,“这也是。”

    宁安侯道,“苏家自大苏探花后,虽仍有族中子弟做官,皆不如大苏探花时的名声了。苏金针脾气古怪,等闲人交往不得。倒是小苏探花,为人和气,翰林院考试,他得了头等,比去岁的状元更有文采。”不要以为翰林院好混,这些新进的小翰林,进了翰林还有种种考试,何等悲催。

    永安侯笑,“苏家人念书上本就极有灵性,阿白脾气不错,不似苏家人清傲耿介。”

    宋荣不置可否。

    三人都有些年纪,喝酒也不是酒场交际那般推杯换盏,略尝了美酒,说些话,便散了。

    宋荣回家没多久,宋嘉让就跟他打听地的事,宋荣道,“怎么了?还有谁要买不成?晚啦,已经卖出去了。”

    宋嘉让道,“不是外人,是阿白来跟我打听。说那里原是苏夫人的陪嫁,苏家想买回去。”

    宋荣摆摆手,“行了,让他等着吧。永安侯买回地皮就是要还给他家的。”

    宋嘉让平日里觉着永安侯还不错,此时倒有了些意见,跟他爹道,“永安侯不会把苏夫人的嫁妆都卖了吧?”如今人家娘家哥哥回了帝都又一样样的往回买……这种事,也够丢脸的。

    宋荣喝口梅子茶,斥道,“别胡说,永安侯岂是那等会私卖发妻嫁妆的人。这处地方本就不是永安侯卖的,当初是人家送给你母亲的。”

    宋嘉让都听出不对了,问,“好端端的,送母亲别院做甚?”

    宋荣揉揉眉心,叹道,“不是别院。说来也是一桩惨事,苏夫人当初在别院修养,别院失火,苏夫人葬身别院。苏金针也是为此事与永安侯翻脸,你母亲活着时与苏夫人交好,她非要这地方来怀缅闺中挚友,永安侯只得将地送给她。后来,别院重新建起来,这算是你母亲的私产,就给了皇后娘娘做嫁妆。”

    宋嘉让道,“好端端的,苏夫人怎么会烧死在别院呢?”

    “这谁知道。”宋荣皱眉,瞥儿子一眼,“你别瞎寻思,永安侯断不是那等样人。苏家书香传世,徽州大族,你知道翰林多少人对大苏探花的才名念念不忘。如今这位苏神医师承夏青城,是大苏探花过继的儿子。苏夫人那人虽有些不招人喜欢,却也不是无能之辈,如今夏氏夫人根本不能与苏夫人相提并论。永安侯又不是傻瓜,苏夫人这等出身,求神拜佛保佑她长命百岁管家理事还来不及,断不能下那个黑手!”

    感叹一番别人家的悲催事,宋荣道,“要我说,就是苏夫人福薄。那别院可是再好不过的风水,那座山就叫栖凤山,听说大苏探花深通风水,别院建时正对南方朱雀星,风水大旺。要我说,兴许是旺过了头,苏夫人福气压不住,才着了火。后来你妹妹也住了,虽着了把火,却是母仪天下。”(由此言语可得知,苏先生的知音原来是。。。)

    宋嘉让道,“不是说苏夫人时就烧完了吗?母亲再建难道跟原来一样?”

    宋荣点点头,“你母亲就有这耐心,她寻来了当初的园子图,就照着以往的图样,一模一样重建的。”说着,宋荣越发忆起发妻当初的好处来,叹道,“你跟皇后娘娘平平安安长大,遇难呈祥,逢凶化吉,都是你们母亲在天上保佑你们呢。”

    宋嘉让忽然问,“爹,按理母亲与苏夫人关系这般好,怎么苏神医跟你似有旧怨似的?”苏神医倒是对他很不错,但,对他爹就那个了。想到苏神医对他父子二人冰火两重天的态度,宋嘉让感叹,“苏神医还真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宋荣险把茶盅飞到宋嘉让脑袋上,怒道,“屁个恩怨分明!除了会看病,他懂个屁!”

    宋嘉让道,“爹,要不我帮你跟苏神医说和说和。”

    宋荣白眼,“我用得着跟他去说和,像我多爱理他似的!滚吧滚吧,跟你说话就来气。”

    宋嘉让劝他爹,“爹,你得改一改脾气,要不然会没朋友的。”

    宋荣茶盅真飞过去了,宋嘉让啥都不如他爹,但唯有一样,宋荣是不及儿子的,他不会武功。宋嘉让轻松的避开茶盅,一笑跑了。

    宋荣给这不孝子气笑。

    苏嘉让与苏白关系不错,在边城时,苏先生给福姐儿做先生,母子两个在宋家住好几年。宋嘉让将永安侯已将地皮买走的事同苏白说了,听说苏白要给父亲做道场,宋嘉让问了日子,当天还打发人送了一份祭礼。

    苏白祭过父亲,顺道去那块地皮看了看,地方不小,只是如今只余大火后的一些野树花枝杂草瓦砾堆积,让这地方看起来有些荒颓。

    荒颓的景致令人心生怅然,苏白感叹了一阵,做了两首小酸诗。小厮禄儿劝他,“时辰不早了,大爷还是早些回家,太太定等着大爷回去才能用晚饭。”

    苏白转身要走,忽觉着哪里光芒一闪,他眯眼细看,指了指一处,“那儿是有什么东西呢。”

    禄儿伸长脖子看半日,“没什么啊,大爷晒得久了,中了暑气吧。”

    苏白轻斥,“那么亮都看不到,你跟个瞎子有什么差别。”拽起衣摆掖在腰间,举步踩着野草野花过去,苏白扒开一些破碎不全的砖头瓦砾,焦黑的地上一块大石,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禄儿道,“我说大爷看错了吧。”

    苏白细瞧了那石头片刻,指一指这石头,“搬回去。”

    禄儿觉着他家大爷大概是得了失心疯,刨半日没刨见宝贝,弄块老沉的石头回去做甚。不过,苏白吩咐了,禄儿也唯有听命行事。

    苏白欢天喜地的回了家,命人将石头搬到他娘的屋里去,苏先生笑,“这是什么?”

    苏白打发了下人下去,拽着他娘到石头前,道,“娘,这可不是寻常的石头。”苏白围着石头找了半日方到了一处头发丝细的裂纹上,那裂纹乍一看也没什么稀奇,苏白取他娘雕玉的刀挫一挫裂纹处,立刻显出一抹水绿。

    苏先生问,“你去别院了?”

    “不是咱家的地方么,我顺道去瞧了瞧,看到有……”话没说完,苏白敏锐的问,“娘,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别院抬回来的。”

    “告诉你也无妨,只是嘴给我把严些。”苏先生笑,“玉石不算什么珍贵的东西,大苏探花精于雕琢,并不是一朝练成的本事。他年轻时去过南越,南越这东西多的是,人家洗脚盆都是玉的。大苏探花那会儿对雕玉什么的来了兴致,他便带了一些在身边练手使,路上雕啊雕的练出不错的雕工来。后来建了那别院,便留在别院了,嗯,这块玉也不小,待明天我解开,也拿来练练手。”

    苏白道,“还是跟澎叔说一声。”

    “等永安侯府把当年的嫁妆交割清楚再跟他说,他存不住事。”

    苏白道,“永安侯府肯定不知道这事。”

    苏先生冷笑,“他们知道还能留到现在?”

    苏白才想到一事,道,“娘,那天永安侯说,做道场时叫我去。你说,我去不去啊?”

    苏先生道,“怎么不去?去吧,陪着阿澎一道去。交割嫁妆什么,你去帮阿澎看着些,他糊里糊涂的,账都不会算的人,别给人蒙骗了。”

    苏白问,“娘,你去不去?”

    “我懒得见那一窝子贱人。”

    苏白自来很孝顺,安慰他娘,“娘,你有不想见的人,就不要去见。我去就成了。”

    苏先生摸摸儿子的脸,微微一笑,眼角竟有微微湿意,“好。”

    ******

    自苏夫人过逝,永安侯府只在族中大祭时顺道祭一祭苏夫人,这般大作道场还是头一遭。永安侯带着家小都来了,亲近的族人也跟着来了,一些与永安侯交好的人家皆送了祭礼,总之是做足了排场。

    苏家在帝都没啥人,来的就是苏澎苏白两个。苏澎脸臭的很,理都不理永安侯,道场结束直接道,“赶紧交割了嫁妆,我明天得义诊,还有许多事要忙。”

    永安侯同苏澎也无话可说,道,“也好。”他也懒得看苏澎的臭脸。

    苏澎带着苏白一道去了永安侯府,交割嫁妆并非小事,永安侯已请了宁安侯与宋侯爷做见证,另外还有帝都府尹是官方证人,交割清楚后,双方用过印,还要有帝都府尹的行印。

    永安侯极是光明磊落,道,“当年内子过身,舅兄负气南下,内子的东西,我当时便已清点封存,另辟库房存放。上面封条虽有些黄旧发脆,还是完整的。”

    苏澎虽极厌永安侯,素来就事论事,将手里的嫁妆单子递给苏白,“对着一一点清楚。”他干不来这事。

    苏白接了,先与永安侯对过嫁妆单,将封条揭了,一样样清点明白,点清一箱便重新上了贴上苏家的封条。永安侯在这上面颇是清明,连带着陪嫁的现银、田亩地契,皆分毫未动。唯一一样送给大纪夫人的地皮也买回来了,清点过后,两家各用了印,宋侯爷、宁安侯还有帝都府尹皆用过印,这事便算清楚了。

    苏澎脾气臭,永安侯也不乐意搭理他,与苏白道,“阿澎不擅外务,这些嫁妆还得你看着拉回去收放起来方妥当。今天就不留你吃饭了,待哪日闲了,只管过来与我一并品茶。咱们不是外处,多亲近才好。”

    苏白客气的应了,就要告辞。

    有个坏臭气的苏澎比衬着,苏白简直就是温文尔雅的典范,宁安侯拍拍他的肩,“长辈的事都过去了,是是非非,你自有判断。苏神医伤心妹妹早亡,慎兮一样伤心发妻亡故,苏神医还有个可迁怒的人,慎兮连这样的人都没有。”永安侯,字慎兮。

    苏白还要在朝中混的人,对着三位侯爷实在有些压力,他轻声道,“我娘说,伤心是因为放不开,待放开了,就不会伤心了。”

    宁安侯感叹,“你娘说的很有道理。”

    苏白一揖,“侯爷,那我先告辞了。”

    宁安侯笑,“去吧。”

    苏白跟着苏澎要走,就听外头一阵兵荒马乱脚步声响,接着进来一位前呼后拥、满头珠翠的老妇人。那老妇人面貌难以形容,倒不是生得丑或怪,实在是脸上抹的太多脂粉,一时叫人看不出形容相貌,倒是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令人印象深刻。老妇人那比精闪闪的眼睛掠过院中的红漆箱笼上,陡然平地一声嚎啕,接着一屁股坐在进出的门口,挡住苏白等人的去路,怒吼吼道,“谁敢扣走我家的东西,除非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苏白大吃一惊,心道,莫非这就是永安侯的亲娘?转头看向永安侯,天哪,永安侯上辈子这是造了什么孽,竟修来这样的生母!

    永安侯皱眉,吩咐左右,“还不搀老太太起来,扶老太太回府!”

    李老太太绝非等闲之辈啊,稳居帝都泼妇界魁首多年,她自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的主。她刷刷两把就把上前搀她的丫环挠了走,尖声道,“这都是我们李家的东西!当初老夫人把多少侯府的产业都算给了苏家做陪嫁!敢这样抬东西!我立刻死在这儿!”

    苏澎眼里已经往外喷火,他大怒,“滚你娘的老婊|子,你再说一句试试!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说苏家!”

    苏澎绝对是行动派了,他是口手并用,一面言语大骂,一面直扑过去,压住李老太太便是正反两记耳光,直抽得李老太太尖声惨叫。宁安侯是武将出身,忙过去将苏澎拉开来。李老太太也不好惹,她一个懒驴打滚自地上蹿起来,对着苏澎就是一对顿挠,还大叫,“杀人啦杀人啦!”

    苏白武功寻常,也是自小练剑煅炼身体来着,何况正当年轻,力气是有的。他一见苏澎要吃亏,跳过去抱住李老太太的腰往个一扯再一推,直接将人推到永安侯跟前。

    宁安侯放开苏澎,苏白见苏澎脸上给李老太太挠出血来,怒道,“你是哪家哪户的老太太,焉敢妨碍苏李两家事务!”

    这会儿已不是讲理的时候,亲娘被抽耳光,永安侯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宋荣道,“送老太太回府!”除了丢脸、添乱,这老婆子还有别的用处吗?

    李老太太高声道,“我不走!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死都不走!”

    苏澎脸若寒冰,他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血痕,高声道,“你要说法!好!我就给你!”说着,上前一步。宁安侯以为他又要打架,忙拉住他,“阿澎,有话好好说!”

    苏澎指着永安侯,怒道,“李慎兮!你今天只知道给阿未做道场!你怎么不给你未能出世的嫡长子做个道场啊!”

    苏澎忽爆猛料,这话一出口,大家都傻了。

    永安侯并不是笨人,高大的身量微微一晃,苏澎倒没让永安侯猜测下文,他怒发冲冠,“你以为当年阿未为什么要去别院休养!因为她有了身孕,这个老婊|子日日来府里寻她的不痛快,她是去别院安胎!你们李家一把火,烧死的不只是我的妹妹,你也烧死了自己的嫡长子!”

    “起火的那天,我给她把过脉,是个儿子!若活着,就是你的嫡长子!”苏澎怒到极至,反是大笑,那笑声悲怆至极,真是闻着伤心,见着落泪。苏澎一阵大笑,眼泪顺着通红的眼睛滚下,他状若癫狂,高声质问,“李慎兮!你难道不担心你的儿子将来在地下问你,他为什么没能出世就被烧死了吗!”

    “苍天哪!你若有灵,报应在何处!如何让这等小人安享侯府尊荣!”

    不说别人,苏白已伤感的了不得,他觉着似是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心酸让他眼睛火辣辣的疼,他不由得泪流满面,还得扶着苏澎,哽咽劝道,“澎叔,我们回家吧。”

    苏澎撕心裂肺的痛哭。

    永安侯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到苏澎面前,轻声道,“我知道了。阿澎……”话还未完,永安侯陡然喷出一口血来。

    宁安侯忙扶住他,李老太太也回了神,尖叫,“胡说!胡说八道!哪里来的孩子!根本没孩子!”反正她是绝不相信的!

    永安侯都忍无可忍,对李老太太道,“您老人家闭嘴吧!”

    永安侯坐在院中一处石凳上,看都没看李老太太一眼,只是拭去唇角的血,轻轻的闭目调吸。一时,他起身对着宋荣几人一揖,沉声道,“治家不严,诸位见笑了。”

    永安侯面色雪白,眼睛却如同新粹出的刀锋,亮的逼人,他对身边的大总管道,“未经回禀,侯府不是随意乱闯的地方,你个奴才是怎么当的差!如何让族婶进来吵闹,没的丢了阖族的脸!”

    大总管跪下认错,永安侯道,“族婶年纪大了,好生请她出去。她身边这些奴才却是不能轻饶,论规矩该如何处置,翻倍。”

    李老太太尖叫,“老大!老大!”

    永安侯淡淡道,“实在太吵了,没的叫人笑话,只当咱们侯府没有规矩。”

    大总管最司察颜观色,翻手将一方干净帕子团了团塞李老太太嘴里,挥手命人将李老太太送了出去。

    永安侯先理清了家里的事,客客气气的对苏澎道,“阿澎,多谢你,我知道了。我对不住阿未,身为丈夫,当初我竟不知她有身孕的事,多谢你告诉我。但,你说的我放火的事,如果有证据,你拿出来,我立刻自裁谢罪。如果你没有证据,府尹大人在这里,你胡乱诬蔑我的名声,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澎情绪已经稍稍缓和,仍是愤怒的模样,讥诮道,“好啊,你干脆再放把火把我也烧死。”

    永安侯心平气和,“阿澎,你实在怀疑,不如就让帝都府立案,重查当年之事,如何?我们不是小时候了,说话做事不能随心所欲,我能为我说过的负责,阿澎,你能吗?纵使你现在是陛下的御医,我不追究你,是看在阿未的面子上。你看,以前就是她照顾你,现在仍是她的余荫在照拂你。”

    “阿澎,不论你是信还是不信,将来有朝一日,咱们到了地下,对着阿未当面锣对面鼓的问个明白就是。”

    苏澎气得要命,偏生斗嘴不在行。苏白拦了他,对永安侯道,“别人信不信侯爷,我是信的。虎毒尚且不食子,我相信侯爷不是那样的人。侯爷与我说起过苏姑姑,我对苏家的事,也知晓一二。苏家在徽州是书香大族,论富贵远不及公门侯府,不过族中出过不少大学问家,说声清贵还是有的。论门第,不是我小瞧夏氏夫人,徽州苏家不比青城夏家差。苏姑姑虽失怙失恃,只要人们还记得苏文肃公,还记得大苏探花,待她总要有几分客气的。何况澎叔是夏青城的亲传弟子,有一个夏青城的传人做舅兄,说出去也是有面子的事。侯爷与苏姑姑没有矛盾,你们唯一的矛盾就在李老太太身上。李老太太自恃生养了侯爷,如今侯爷富贵,她想得些好处,人之常情。苏家人并不小气,如果只是合理的好处,苏姑姑不会不给,她不是个笨人,哪怕为了全侯爷的面子,也会给。但,如果李老太太太过火,她也不会姑息李老太太的。世上没有这个道理,名不正言不顺,她想当侯府的家,凭什么呢?”

    “不过,哪怕因李老太太,你们夫妻失和,侯爷也并不是糊涂人。苏姑姑过逝,哪怕澎叔远走,你也当即查封了苏姑姑的嫁妆,二十年来未动分毫。这不只是光明磊落的问题,更是一种远见。侯爷这样的明白人,即使因生母与苏姑姑不和,你顶多是冷一冷她,想叫她服软罢了。”苏白道,“哪怕当初你不知道她有身孕,你也不会有杀妻的念头。您知道她有身孕,伤心的吐血,你肯定很期待那个孩子吧?”

    永安侯眼中泪光闪过,“我们成亲五年,名字我不知取了多少。后来我们商量定,如果将来有了孩子,儿子叫李珩,女儿就叫李瑶。”

    “没有什么比伴在自己母亲身边更幸运的事了,尤其苏姑姑不似李老太太,做她的儿子肯定是一件幸事。那孩子,纵使没能出世,也比侯爷幸运百倍。”苏白和颜正色的刻薄了李老太太一句,道,“有个孩子在地下相伴,苏姑姑不至寂寞。”

    苏澎气道,“你听他花言巧语。”

    苏白道,“澎叔,起火的事不必提了,我猜测,的确不与侯爷相干。”

    苏澎怒,“若你猜错了呢?”

    苏白望着永安侯,“猜错了也没关系,如果真是侯爷所为,夫杀妻,父弑子,有这样的丈夫和父亲,我想,苏姑姑宁可死了,也还干净。不然,若侥幸未死,跟着这样的人过一辈子,是什么下场?早死,也能早些投胎。”

    苏澎死咬着不松口,“不是他,也是那老婊|子!”

    苏白道,“如果是李老太太,一则,侯爷知晓此事;二则,侯爷事后查出此事;三则,侯爷完全不知;四则,与李老太太无关。不论是哪种,澎叔,如果你恨侯爷,你该感谢李老太太。你看,她把侯爷的日子糟蹋成什么样了。在今天之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妇人。澎叔,你看这侯府,无规无矩,她一介妇人就可到客人面前撒泼打滚,定不是头一遭了。你再看侯爷夫妻,但凡体谅侯爷的难处,但凡为侯爷真心着想,夏夫人便不该私放李老太太过来胡闹。我不信,她做家中主母的会对此毫不知情。可见,苏姑姑过逝后,侯爷没能娶一个匹配得上他的女人。而李老太太没人弹压,更加得寸进尺、变本加厉的丢人现眼。侯爷把日子过成这样,已是报应。”

    苏白诚恳的对永安侯道,“侯爷,你安心吧。不论苏姑姑因何缘故过逝,我想,她已经不怨你了。她只是早一步解脱了不大愉快的做侯府女主人的生活,她在地下,有儿子相陪,也不用见不喜欢的人,想来地下的日子比在地上时还舒坦呢。”

    苏白的口才远不如他娘,但,显然在凡人当中也是一等一。永安侯一声苦笑,又吐了一口血,“是啊,依她的性子……”

    苏白觉着自己不过是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随便说了几句,不想永安侯就又开始吐血,他吓了一跳,连忙劝道,“侯爷,你放开些吧。你也没什么错,你只是运道不好,有这样的生母。偏生苏姑姑命短,她若是病死,没人会说你的不是。偏生她不是病死,了解你的人知道你不会做这样的事。但,不了解的人,妻子忽然横死,第一个被怀疑的总是丈夫。这种推测没道理可讲,不过,大部分人都会这样想。侯爷传胪出身,高居侯爵之位,苏姑姑过身之后,结果只娶了一个这样的继室,未尝不与苏姑姑过身之事有关。李老太太名声在外,结发夫妻横遭不测,真正心疼女儿的人家,哪怕欣羡侯府富贵,恐怕也轻易不敢把女儿嫁给你。若那场火是人为,看来,此人不单是恨苏姑姑,更恨侯爷你哪。苏姑姑一死百了,侯爷活着,一则污名难去;二则继室平庸。我娘说,一场事故发生,有人失利,有人得利。侯爷被害至此,不知得利之人是谁了?唉,唉,这真是的……唉……”

    多少未尽之意,均在一声叹息。

    苏白这一叹,又把永安侯叹出一口血。

    苏白吓得不敢说话了,他,他就是随便说几句而已。苏澎反是转悲为喜,他手舞足蹈哈哈大笑,上前拍拍永安侯的肩膀,兴灾乐祸,笑,“是啊,李慎兮!我想通啦!不怪你了!哈哈哈!我还得谢谢你老娘诶!”

    他还想再放两句厥词,苏白担心把永安侯刺激死要尝命,连忙将苏澎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