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欢喜记 > 第257章 呸

第257章 呸

作者:石头与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欢喜记最新章节!

    就是寻常人家和离,也没三五天内就和离成的,对于夏家的反应,赵长卿早有心里准备。听说夏文自捅一刀的事情后,赵长卿眉毛都未动一根,“哦”了一声问,“死了?”

    苏白道,“那倒没有。”

    赵长卿轻叹,“读书人哪……”

    苏白:俺也是读书人好不好……

    感受到苏白怨念,赵长卿好笑,“没说你,不过,你也不要跟夏文学。”

    苏白道,“我可是大好人一个。”等他家闺女满了周岁,他就要跟老婆努力生儿子了。这次,他跟赵长宁打个平手,赵长宁也是生了女儿,还晚他闺女几天。倒是梨果,后来居上,王氏生得最晚,一举得男。

    看赵长卿心情不错,苏白也便放心了。

    赵长卿接着将院子出手了。

    别人还没怎么着,得了信儿的夏家人先慌了,夏太太还不敢叫儿子知道,生怕儿子一时再想不开,再给自己来一刀什么的,那可就要夏太太命了。如今,夏太太早悔青了肠子。早知赵长卿这样难缠,实不该这样为儿子纳妾。

    夏太太与夏老爷商量,夏老爷也没什么好法子,自赵长卿的宅子里搬出来,他倒是没什么意见。但,赵长卿卖了宅子这就不一样了。只要宅子不卖,以后还是夏家的,如今宅子卖了……夏老爷这会儿也顾不上挑剔赵长卿了,对夏太太道,“要不,你去找文哥儿媳妇好生说一说,她要实在容不下李氏,待李氏生子后打发李氏出门便是,孩子与她亲生的能有什么分别?”他真是想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赵长卿这样的女人。平日里瞧着样样都不错,要是她自己能生,夏家求之不得。这不是她不能生,才想的法子么。夏家没嫌弃她不能生子,她倒先闹得满城风雨,丢人现眼。

    夏太太道,“看她这个样子,正在气头上,只怕不好劝。”

    夏老爷道,“先前在边城时,她不是与陈少将军的那个外室,叫什么瑶姑娘挺好的么。李氏与瑶姑娘是表姐妹,这也不算外人。”

    夏太太叹,“人哪,事情不到自己头上,谁不会做些宽厚大度的模样。要我说,她先时与瑶姑娘交好,说不得是为了做药材生意,听说边城药材军供的生意里,她都有份子,兴许就是那会儿给瑶姑娘做大夫时拉上的关系。”只看赵长卿这样有钱,夏太太也舍不得这个儿媳妇。何况,没有赵长卿,夏家的生活水准一降千丈。当然了,这种想法,夏太太也只是想想便罢,断然不会说出口的,

    “还说这个做什么。她是文哥儿正妻,什么样的妾也比不上她。”

    夏太太实在不乐意去跟赵长卿面对面,尽管不想承认,夏太太面对赵长卿时,心里总有几分挺不直腰板的感觉的。

    但,如今家里这个样子,赵长卿连宅子都卖了,夏太太便是不想去也得去了。

    赵长卿还是老样子,她在山上住着,清泉石流、鸟语花香、身心清静,气色上也大有改观。相比于病中憔悴的夏文,赵长卿的模样颇是令人嫉妒。

    夏太太想,真正没心肝的人哪,但凡有半点心在夏家也不能养得这样白晳红润。如今赵长卿离开夏家,夏太太自然也没神仙养容丸好吃了,再加上家事操劳,真是一天老十岁。赵长卿连一句话都不说,夏太太只得自己开口,软了身好言劝道,“都是我想抱孙子想得发狂了,那事,文哥儿是半点不知道的,他是中了药,身不由己。你就是生气,气我就是了,若与文哥儿生分,置你们这几年的情分于何地呢?”

    赵长卿不语,夏太太思量着,赵长卿大概是等她开条件呢。夏太太对李氏倒没什么不舍,何况,城中关于李氏肚子血统不正的传言颇多,夏太太也私下审问了李氏几遭。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放弃李氏,她这做婆婆的又得低赵长卿一头。但,如今人在屋檐下……夏太太温声和气地表示,“就是李氏,原我想着,她也不算外人,你在边城时不就与李氏的表姐,那位陈少将军的外室瑶姑娘交好么?你若实在不喜她,待她生产后,我打发她离去便是。咱们就是为的孩子,别的啥都不图。你说如何?”

    赵长卿听夏太太将话说到无话可说,方道,“我还以为太太是给我送和离书来了。”

    夏太太一噎,赵长卿淡淡道,“太太马上就可以抱孙子了,心愿得偿。其他事,就不必再说了。世上没有两全其美,我与夏大的情分,夏家人尚且弃之如敝履,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如今把话说开了吧,我与瑶瑶是交好,所以我才不可能去做陈少夫人那样的女人!太太让我去做现成的娘,还养着夏家这一大家子人,以后再将手里的产业私房传出夏家子孙,对不对?”

    “我是有钱,也不吝于花钱,但,我花出去的钱,最不济别人也得知我的情。我知道,你用我的钱,吃喝用度自然是舒服,只是心里不舒服,会想着,你做媳妇时受得那些搓磨,凭什么我做媳妇就过得这般自在?这些心事,不说,心里也是有的。以前顾忌太太的面子,不好与太太解释,怕您面儿上过不去,今天我就与太太直说了吧。您一辈子也不过了我的日子,是因为你没我的本事!”

    夏太太被赵长卿刺的脸上通红,恼羞成怒,“你这个忤逆……”

    赵长卿抬手一个茶盅砸在夏太太脚下摔个粉碎,夏太太一声惊呼,跳脚起身,赵长卿冷冷的望着她,“别以为谁是傻子!以前我不愿意计较是看着夏文的面子!自己无能,且不知安分,反嫉妒他人,不把这个家搅得鸡飞狗跳你是不能遂心如意的!怪道夏老爷被发配西北,但凡有你这样的败家破业的‘贤妻’,男人有一条命在就是万幸!如今更好,把我与夏文搅散了,你总算心安了!这么喜欢纳小,怎么不给夏老爷纳他个三房五妾!我不计较,你就当我好欺负!成天明里暗里嘲笑夏老太太刁钻,要我说,夏老太太刁在明处也比你这种阴在心底的强一千倍!抱着你夏家的孙子滚吧!我卖个院子你就急了,我告诉你,我为夏家花的钱,一笔一笔都在账上!你以为我真是傻大方拿钱哄着你们玩儿呢,你们哄了我高兴,我只当拿钱买个乐。夏家既然养不熟,吃了我的穿了我的用了我的,一样样,你们夏家都要给我吐出来!”

    夏太太一辈子也没几次这样的感受,既气且怒,更兼心惊肉跳,羞恼恐惧之下,她尖声道,“你真是疯了……”

    赵长卿猛然起身,向夏太太走去。惊惧之下,夏太太连连后退,恨不能转身逃跑。不过,她毕竟这把年纪,心知赵长卿总不在这里杀了她。夏太太站定不退了,赵长卿面前,凑到夏太太涂脂抹粉的脸上,狠狠的——啐了一口。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