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6章

第6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次日早上,豆芽儿见街面上的客流散得差不多了,习惯性的挎起了篮子数了铜子儿,抬腿刚要走时又想起来什么。

    转头对妹妹豆苗儿说:“苗儿,昨儿你不是答应荣婶子给她留些脑儿的么,正好你去送脑儿,顺便把今天的汤底料也一起备回来!”

    不说这还好,一提这话豆苗儿就气不打一出来,刚有那么点小心思,可人正主娘不待见她不说,现在还被姐姐给窥视到内心的秘密了,让她有点挂不住脸面了。

    其实只是一面之缘,不过是合了眼缘的人,要放平常也不算什么大事。这人来人往的,总有那么两个合了眼的人物。可人这心里都那样,总有种自己抓不住也不能留给别人的想法,特别还是自己身边的人。况且两姐妹一卵双生,荣家的却偏偏中意豆芽儿,这让豆苗儿的自尊心可不太好受。

    “我可不去自讨那没趣,人家中意的可你这个温婉和善的大孝女!还不趁热赶紧端去,这样才更能讨人欢心。那么个好人家,姐姐以后享福可别忘了拉拔拉拔我这个妹妹啊。就是得当心些,那可不是什么和善的主,菜市口儿上杀人不眨眼的。”

    摊子上也有那么三三两两的食客,豆苗儿这不阴不阳的话也叫她们听出了两分意思,东西也不吃了,都在那巴巴的瞪着眼睛看热闹。

    豆芽儿属面窄脸小的人,又不会跟人多做计较,这么多人看热闹一样的围观,登时让她有点挂不住脸面了,拿了东西低头快步走远了。

    豆苗儿口头上占了上风,心里痛快了不少,见那几个食客又将好奇的目光转向她,让她挨个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姐俩的小矛盾都入了一旁在秤豆腐的李菊花眼里,这个家里除了被卖了的老大,李菊花心里就最心疼豆芽儿了。这大女儿孝顺父母礼让弟妹,一口豆花儿野菜都会先紧着弟妹的主,豆苗儿惯是拔尖要强的性子,不如意就时不时的总挤兑她,李菊花很看不过去。

    “豆苗儿你话到嘴边时能不能咽回去三分,你姐和娘一样都是个嘴笨的,哪经得住你这顿刮刺。”

    豆苗儿哪是那个意思,她就是心直口快说过就罢的性子,可母亲也说她不是,荣大婶也没由来的不待见她,让她更觉得委曲。

    解了腰间的围裙,团了一下扔在案上,豆苗儿扔了句:“就她好,我哪都不对,行了吧。”说完就跑远了,李菊花叫了几声也没叫住。

    来摊子上吃东西的不是熟人也基本都是熟客,对两姐妹的脾气秉性多少都有些了解,说道:“大姐,你家这二丫头性子可够烈的,姑娘家的可惯不得这个。这在娘家还好,亲爹亲娘亲兄妹的能让着,等以后成亲嫁人了谁还能日日哄着媳妇赔小心的。”

    李菊花尴尬一笑,心中认同可也惭愧,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没尽到责任。

    也有和黄家比较好的人说:“孩子还小,哪有不耍小性子的,真等为□□母那一天,也自然就定性了。”

    先前说话那妇人,平日里最好攀扯人家长短,可知道黄家人缘不错,现在又有人帮着圆乎,也只小声和旁人嘟囔一句:“嫁人都使得了,还小呢,可见人心都是偏的了。那大姑娘最是任劳任怨孝心无比的,伺候完老的还得听小的刮刺,可见是太老实了,不如那嘴巧的得人心。”

    虽然说她们扒扯的不是实情,可李菊花从来不会跟人拉扯嘴上官司,虽然被扒扯的是她,可还是让她觉得面上*辣的。

    之前说圆乎话那人虽看不惯扯碎老婆舌的,可也不爱她这样面团样的窝囊性子,‘啪唧’把铜子儿摔到了桌上抹嘴走人了。别人家的破事,跟他们咸吃萝卜淡操心呢!

    李菊花默默的收了铜钱又抹了桌子,那碎嘴妇人冲那人后背啐了两口,又攀扯起人家儿子媳妇的不是来。还想扯着李菊花一起说闲,李菊花借着有买豆腐的赶紧躲了,上门是客,她不想得罪但也不爱跟着瞎扯那老婆舌。

    -----------------------------------------------

    再说豆芽儿,拎着篮子走远后也长叹了一口气,虽然她现在年龄不大,但两世为人的经历,让她看弟妹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跟她们豆芽儿惯性的谦让顺从,没想到让豆苗儿长出这么副掐尖要强的性子来。

    豆芽儿虽对什么事都看得很淡,也很在乎亲情,可那却是站在对方也同样付出的立场上。豆苗儿小的时候虽然也有些小心眼,家里没钱买米时就会姐姐长姐姐短的,哄着自己给她省口吃的,可对她却是百分百的依赖。

    现在长大了,心思也多了,却让她觉得什么都应当应分的了。要知这世间上,又有谁该应当应分的为另一个人无私付出呢?!父母?不也有孩子多了偏心的时候么。所以豆芽儿这个度掌握的很好,大概是前世独惯了的原因,不愿欠谁,别人对她付出一份情她还十分心,若是没有一分情谊,那她就会直接视作路人,不管何事都不会伤心。

    而豆苗儿这一出一景儿的,正在慢慢的失了豆芽儿的心。你付出,她会回报更多,你越索取,只会换来她的心门紧闭。

    不过到底是一同生活多年的姐妹,只要豆苗儿没什么原则上的错误,豆芽儿都会对她关心照拂的。

    ----------------------------------------

    “荣婶子!前儿来家不说要吃豆腐脑么,正好顺路给你捎了些。”豆芽儿从挎着的篮子里取出一咸一甜两碗豆花儿,都是换了大个儿的海碗,足有平日里两碗的份量。

    这一路走过来连篮子带碗带汤水的,压得她胳膊这个麻,篮子一卸下来胳膊都虚飘了,真怀念白色垃圾塑料袋啊,便携快捷又方便啊。

    荣家的也正送走了几个买肉的散客,把刚切了猪肉满是油光的手往身下系着围裙一抹,赶紧伸手接过碗来,乐呵呵的瞅着豆芽儿说:“哎呀,也就你最念着婶子我了,才叨咕两句你就给我送家来了。还得说是姑娘啊,会心疼人,就是贴心!哪像我家里那俩熊犊子,指使到头顶上了都假装听不见呢。”

    豆芽儿腼腆一笑,心说再懒也是亲儿好,况且荣婶子是出了名的娇惯孩子,不然能养出荣大那样敢上刑砍头、捉奸杀人的儿子么。

    刽子手这个职业虽然只是小吏,在现在社会地位也不高,但在这个民风愚昧迷信的时代还是很让人畏敬的。不管有钱没钱的都不会去得罪他,因为大家潜意识里,对掌握人生死的人总是特别心有畏惧。

    豆芽儿取了骨头就要走,荣婶子心里有本自己的小帐,哪肯轻易放她家去。这孩子可不像那些奸猾的,会邪门歪道的替自己打算,和那些看重自己这份家业,三不五时和自己套近乎和她俩儿子瞎黏糊的那些姑娘不一样。

    “着啥急走,都散市的当口了,你家那摊铺也没啥可忙活的,正好顺便把碗洗刷下拿走。”

    “碗不着急。”走时和豆苗儿闹了不愉快,估计这丫头不会出来帮忙收拾摊铺了,豆芽儿怕忙不过来急着回去帮忙。

    荣婶子哪容得她拒绝啊,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挎着豆芽儿的胳膊就把她拐院儿里去了。

    “婶子这正好有几针活计总也鼓捣不好,你手巧,帮婶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