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16章

第16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就这么又憋了两天,荣大婶倒自己上门来了,一进屋也没扯别的,直接掏了两个十两一锭的雪花儿白银摆在黄姜两口子面前。

    “黄家兄弟,弟妹!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咋也没去找我,也太见外了!”

    两口子看见银子好悬被闪瞎狗眼,可哪敢接啊,就怕这么稀里糊涂再把闺女后半辈子卖了,一个劲儿的让黄大婶收回去。

    黄大婶人精儿,哪能不知道他们两口子想啥怕啥又为啥不拿这银子!看这俩人可嘴的燎泡就知道心有多急了,但就这么的都没说收下她的银子,可见心里为闺女打算多少,不偏不倚是对好父母。

    “黄家兄弟,弟妹,你们先别忙着推这银子,先听我把话说完!”

    黄姜两口子见她有话要说,也不撕吧了,但还是把银子推到荣婶子跟前,才听她细说。

    荣婶子又把银子推回去,按住李菊花欲让的手,说:“大妹子,我今天送这钱就是为了让你们把大侄子赶紧抠回来,没别的意思!

    别以为你们收下这钱就等于我给豆芽儿下聘了,这是两码子事!我们荣家要是娶豆芽儿,那肯定是风光大聘八抬大轿,二十两银子娶媳妇,我们荣家可不干那丢人事儿。这银子你们拿着抓紧去办正事,现在最主要的是赶紧接孩子回家,说亲的事咱们另提,就算以后咱们不做亲家,这银子我该借也得借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没亲没故的谁会平白拿出二十两银子借给个邻居!这钱一拿,受了人这么大的人情,哪还有脸皮回绝人家提亲了,况且豆皮儿回来之后还要找人家销奴籍呢。

    不过荣大婶这话说的好,看的是邻居间的人情,不是为了要做姻亲才借,不然传出去就得有人说老黄家卖女儿换银子。

    豆皮儿拿着银子直接找管事换了卖身契,收妥后才去给主子们磕头,豆皮儿的少爷压根没见他,豆皮儿就在院子里冲着少爷的屋子磕了三个响头。

    说实话豆皮儿的少爷对他没有多好,当初豆皮儿还没少跟他受罪,辛苦在厨房扒拉点吃食得先可着少爷,自己救人挨了一刀他却去顶替,就因为人家是主子他是奴隶,占着应该应分给也是天经地义,若是反过来有一丝怨言就是天诛地灭。回忆种种,豆皮儿都恨不得揣上两脚都不解气,可谁叫他是奴才人家是主子呢。所以不管是吃苦还是受罪,豆皮儿都愿意销奴还民,苦点累点却不再如泥土一样低贱。

    私人的物品豆皮儿没两样,那些府里统一发放的衣服他直接送人了,都已经脱出这个笼子了,他可不愿再穿这么低人一等的皮了。偶尔得些好东西或者是银钱也早就送回家了,提个小包袱也都是交好的一些小哥们儿给的临别赠礼,在大家或羡慕或嘲讽的目光中,豆皮儿假意留恋,依依不舍的回家了。

    -------------------------------------

    黄家所在的这几条胡同,因已然形成固定街市,所以附近房产见年的涨。早年黄家还穷,也没有余富趁早买些相邻的房子扩下门面,就是最早祖上传下来的那么一正两厢,带上院子也不过八十坪开外。又得腾出做豆腐的,还有出买卖的家伙什儿也是一大摊,这两年孩子还大了又男女有别,这祖孙三代住在一起着实紧吧。

    豆皮儿回来只能和爷爷弟弟挤在一铺小炕上,还得和弟弟扯一条被子,不过他在那个府里头也是什么苦都吃过的。柴房大灶通铺到他走时的独立房间,一步步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家里虽然简陋,可他却觉得比什么高床暖枕绫罗绸缎睡得都香甜。

    豆皮儿回来后就把家里出力的活儿揽过来了,黄姜想家业以后肯定要儿子继承,早晚是得挑起家里的大梁,也就给他打打下手传授下点磨豆腐,进货筛选的经验。李菊花自从儿子回家后也放下了心里那块最重的石头,倒是日渐瞅着容光焕发了,本来年轻时长的就出众,这些年虽然缠绵病榻,但比那些日夜操劳苦累早衰的妇女们也要显得少气。

    豆芽儿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反正都是盲婚哑嫁,这样能换来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有什么不好的。豆粒儿现在有哥哥撑腰,成天也是围着他转悠,不是说以前谁谁欺负过他,就是谁谁抢过他吃的,豆皮儿每每听了都会同仇敌忾的说要为弟弟报仇。

    豆苗儿也爱听他说些宅子里的事,可豆皮儿却总是三缄其口,有时被她缠的紧了,才会说些里面的龌龊事。这些豆苗儿却不爱听,若是这么不好那么不好的,为啥大家都要削尖了脑袋往富贵人家里投奔呢。也就家里这几口子脑子有病,穷家破屋的哪里好了,他家父母就是爱把孩子都拴裤腰带上,搁手里把着看着才放心。

    不过她的婚事她得自己拿主意,就家跟前儿这一亩三分地儿哪有啥好人家,不是起五更爬半夜的劳累命,就是衙门啰啰铺子管事替人数钱的命。她没说非要挣吧成啥官太太富奶奶的,可咋也要家底丰厚有一定资产的人家啊。

    咋也得比隔壁王家强,他家条件倒也可以,祖传的手艺这不可多得,可两个儿子,就那么一处小买卖一分能有啥了。分出去那个人也开个王家烧饼,买卖一分薄了就不像现在独一份这么赚钱了。

    荣家倒不错,那是个殷实人家,就算不干啥买卖,光几处房产租赁就够两个儿子分的了,□□二也结婚了,荣大鳏夫更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

    她没说心多大,最起码得有自己的家底儿,别孩子一闹分家一掏底儿就精光,咋也得有个好买卖有处好房产才行。他们说什么找个肯干的以后啥都有了,就她这条件找个殷实的也容易,为啥非要找个肯干的嫁出去还要跟着吃苦啊,这些年家里活儿早就干够够的了。谁家女孩子成亲不是往出奔啊,都是往好了处奔,没听说往沟里奔的。

    黄姜夫妇当然也希望闺女找个好人家,也让媒人给多多留意着,幸亏豆苗儿长了副好面皮儿,不然媒婆非啐他们一脸灰笑他们不自量力。自古道门当户对,差距大了人不图你点什么根本不可能的。

    媒婆手里倒真有个好人家,城外五十里铺王员外家,别看不是在城里,可人家确是实打实的地主。能在皇城附近有良田百亩,那真不是一般人家了,要知道附近良田多是掌握在官员大户的手里,没点传承的砸多钱都甭想摸到一块土地。

    王家就是祖上积德了,据说帮助过开国皇帝,所以赏赐了良田百亩,现在王家祠堂还有开国皇帝亲笔御赐的匾额呢。要是没有这么个典故,皇城周边的土地寸土寸金,王家一个小小的白身怎么可能坐拥百亩良田无人觊觎呢。普通人家开块半亩的院子,光是供应城里人果蔬都够一家人的嚼用了,可想繁城的土地有多金贵了。

    而人王家找媳妇也是有要求的,不求你是什么闺秀碧玉,但必须长的漂亮还能把持住家业才行。王家的土地就是下金蛋的金鸡了,所以不求子孙能挣多少银子有多富贵,但几代传承下来的基业也不能败坏掉。

    王员外家一根独苗,平常娇宠了些,哥儿爱俏,要找个漂亮媳妇儿,长辈们也只得满足。

    黄家豆苗儿长的出挑,本身也是能干利落,王家又说不挑家世,媒婆觉得有望拿下那个金光闪闪圆圆鼓鼓的大红包。

    搭桥后王家却是有意豆苗儿,主要是王家小少爷偷看了豆苗儿的长相,回来便魂牵梦绕了。王家祖奶奶心疼孙子,打听豆苗儿也是家里家外的一把好手,便也打算顺着孙子的意。王家也就是农耕之家,孙子又娇惯的太小性儿了,不找个能干又把家的媳妇以后肯定守不住家业。也就媳妇那种眼皮子浅腚沟子深的无脑蠢妇,被人奉承几句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觉着自己是个夫人了,竟然想找个官家媳妇。

    呸吧!泥腿子洗的再干净也去不了那股土腥味儿,就算遍地是官的皇城里,人家官家小姐也不会嫁个农户自降身份的。当初她怎么就猪油蒙了心,认为这么个蠢妇实在难得了呢,所以这次孙儿娶妻她必须把好关,其余什么都不重要,本人必须能拎得清儿事儿才行。

    不然她死了把家交给那么个二百五的手里,她连眼睛都闭不上,王家估计就得毁到个娘们儿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