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23章 改乱码

第23章 改乱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三朝回门,石燕子这顿张喽!

    高兴啊,这媳妇娶的美,这三天吃的一家上下是肠满肚圆,连她那不是玩意儿的大儿也是一脸的餮足。

    私下里她还问过大儿,这媳妇中不中,大儿竟然还和她瞪眼。幸亏这几天她天天晚上去贴墙角,那动静那个大,腿都站麻了屋里都不消停,不然她还得以为他这是不满意呢。

    石燕子还偷摸塞给豆芽儿一个小银元宝,说是想再给娘家添点啥也行,自己想买点啥也中。因为俩媳妇明面上她得不偏不倚,可人哪有不偏心的,她就是中意芽儿。

    豆芽儿才没像一般人那样推三阻四又说什么不好的,而是搂着石燕子的胳膊腻歪的说:“娘真好!”

    老人偏爱你,为什么要往出推,难道非要做那个被冷落的才能显出贤惠能干来?不相信谁愿意做那个被冷落的,看着老人喜欢别的自己在一边干看,反正豆芽儿就喜欢被人疼。

    石燕子这辈子都没闺女,两个媳妇都不贴心,好容易娶了个自己得意又和自己近乎的能不喜欢么。一出门跟左邻右舍说的都是大儿媳这样乖,大儿媳那样好的。

    都是一条街住着,这边荣家一开门有啥事,那边黄家就能知道,晓得闺女得长辈欢心日子过的好,黄家几人心里妥帖不少。期间豆芽儿成亲第二天,豆皮儿不适应,还跑荣家腻了大半天。豆皮儿长的好嘴又甜,哄去石燕子不少好吃的,邹婷兰又酸酸的说什么娘家现在就开始来打秋风了。

    荣家三天没杀猪,怕见血犯忌讳,荣大也只属于一个小吏,有个三天婚嫁已经算上头给面子了。而且小户人家哪说能闲下来,闲下来就等于没了进项,第四天开始就一切归于正常了。

    三天回门那天豆芽儿还是没见到那个妹夫,不是没来,而是送豆苗儿来后,只在门口和长辈们打个招呼。豆苗说就算是结婚这三天,夫君也是勤学不坠,说起来还与有荣焉。

    豆芽儿就想,每回一沾上到岳家那那王继祖就勤学不坠,估计每逢这种日子学习都跟开了挂似的得分加倍吧。

    不过豆苗儿这回回门可赚足了面子,小青轿坐着,丫鬟伺候着。还说什么家里长辈说了,路走多了脚大,活干多了手粗,她们王家奶奶只要拨得了算盘珠子掌得了家就行。那小情儿傲的,就跟从山沟沟一下飞到中南海一样。

    还亲切的抓着豆芽儿的手,说好歹咱们姐俩是嫡嫡亲的双生子,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去找她。后来好像想到什么,又说自己现在又学管家又学管账,还得孝敬长辈督促夫君,怕是忙得狠。

    豆芽儿也很识趣的说出嫁女有事也是找父兄,不会麻烦同样出嫁的姐妹,这丫头才暗暗舒了口气,只是豆芽儿这心却凉了一大半。

    好在父母兄弟和她一样亲昵,就连不善言辞的爷爷都殷殷嘱咐了不少,又让豆芽儿这心里满满的,热热的。

    荣大也是人精儿,估计也看出来点,从来也不提小姨子的事,倒是和豆皮儿现在处的哥俩好,和豆粒儿也能闹到一起,有时候还把豆粒儿抗起来闹腾。

    他那个前面留下的大儿子听说也比豆粒儿小不了几岁,只是一直没见过,李菊花还偷摸问过她,但豆芽儿也不太知道。荣家谁也没提过这事,她也乐得装糊涂,她才不乐意当什么现成的妈呢。记得以前看书时,好多女主穿过去当后妈当的风生水起,也可能是她凉薄吧,总觉得怎么也不如亲生的。听说那小子和外家还亲,指不定怎么回事呢,要是以后都不回来的更好。不然以后自己有孩子了,家里人对那个比自己的孩子好,或者荣大更看重长子,那她都得气死。

    她是不太在乎少吃一口多干一点,但条件必须得是看重她关心她喜爱她才行。

    缺爱的孩子你不懂。

    -------------------------------------------

    荣家几日不杀猪,大家也都知道东家有喜,连黄家这几日的汤底料也是在别家买的,算着三日过去了熟客们又都聚回来了。

    大早上的大家个忙个的,公公出去收猪,小叔子和婆婆忙着杀猪,邹婷兰也帮着收拾下水摆摆档口。荣大和老爷子更是甩手掌柜的,不是忙不过来根本不可能伸手。

    就豆芽儿一个闲人只能洗手做饭,早知道荣家对饭伙不精心,没想到却是饿着肚子干活。想着都是出力的活计,也没做稀的,一锅二米干饭,照例几样小咸菜,红烧豆腐,肉片干豆腐炒尖椒。

    抽空大家伙吃了饭,荣大就去上差了,邹婷兰看看饭桌撇撇嘴,心想真够照顾娘家买卖的。其实这豆腐和干豆腐都没花钱,豆腐是卖剩的李菊花让豆粒儿送来的,干豆腐也是豆皮儿研究怎么做时做坏的,薄厚掌握的不太好,想着都是亲戚不挑理,又都是干净的好东西,送来让尝尝。

    石燕子觉得豆芽儿和她亲,现在婆媳俩跟娘俩似的,又一贯觉得黄家好乐意和黄家近乎来往也多。不像儿媳妇娘家清高,一副不占你便宜少来凑合的嘴脸,她觉得亲家就得和络才对。所以每回黄家送点什么东西她都大方的收着,也不特意回啥礼,有时卖不出去的心肝肚肺血肠骨肉什么的就送点,这不刻意,有来有往的两家处的更近乎了,现在这一片谁不羡慕他们亲家亲香。

    要是像二儿媳娘家那样,说是不占你便宜,其实是怕人家占自己大便宜,也处不到一起去。太刻意或者每回都是重礼也不是咱们这样人家能承受得起的,就跟人黄家似的,干点啥都想着你,那才叫人心里妥帖呢。

    荣家院子大,想着家里俩儿子,又有眼光,早期就买了隔壁院子通成一处。铺子上一早起来就得杀两头猪,放血剃毛后就得拆骨分肉了,豆芽儿也在院子里洗衣服,跟石燕子逗趣的说:“娘,给我娘家留的骨棒要肉厚的啊!。”

    豆芽儿长的娇气又会撒娇,特别招人稀罕,石燕子嗔她‘事儿丫头’。

    “哪回不是厚厚的肉啊,你这丫头还挑理,看我一会儿上你娘那不嫌你家碗小的,一碗根本喝不饱。”

    豆芽儿又回道:“哪还用上我娘那啊,一会儿就给娘炖上一锅,喝个够。”

    “那不成啊,那是喝你们黄家的,你炖一锅不得喝咱们自家的了,不行,喝自家的没滋味!”石燕子本就市井出身,做买卖又练的圆滑,嘴上最好插科打诨。以前和二儿媳说不到一块,不是她娘说就是规矩怎么样的,就跟娘家哥哥多读两本书都读她肚子里一样,他们荣家怎样还轮不到邹家的规矩来管。

    芽儿就不一样了,哪句话都能说到她心坎里,还愿意陪她唠嗑,整的她现在整天笑脸盈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