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47章

第47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荣家现在两处房产,一摊买卖和一些存银,一处房产是现在他们住的这个院子,是以前两所小院子打通的。有一正两厢,一个厨房一个仓房,院子也挺大,差不多有二百坪。

    另一处就是这条街口的一处两层小门面,上下加起来也差不多这么大小,但占着地形好。老爷子把这处两层楼分给了荣大,现在家里人住的这处分给了荣二,买卖也一并给了他。家里的现银一分为三,荣二一份,荣父老两口一份,老爷子自己一份。

    买卖上荣大虽然也出了力,但当初他进衙门上下打点也花了不少钱,所以这份没他的。其实老爷子也是知道大孙有点私货,加上之前他还娶过一房,分的太平均了怕老二心里不舒服。而且大孙有能耐,多这点家当也就是锦上添花,他自己就能挣出一份家业。

    两兄弟俩都认可这么分,要说荣家人在外人眼里看着都挺牲口的,实际却比一般人少了份斤斤计较。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难免要磕磕绊绊的,不那么在意鸡毛蒜皮的小事,家里就能和谐不少。

    邹婷兰算是羊群里的骆驼,总是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以前的事就不提了,分家大事男人都已经定议了,再不满意也没她插嘴的地方啊。标准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事后石燕子都叨叨她,眼看没后的人了,就算争到手了以后给谁留着,给那个丫头生的啊?!

    “爷爷,这么分我觉得不公平!街口那间铺面值多钱,肉铺这间又值多钱,看着买卖是给我们了,这起早贪黑的哪有人把铺面一租来钱那么痛快的!”

    老爷子也也不跟她说什么价值不价值的,只道:“那你们二房要街口的铺面,他们大房要买卖!”

    邹婷兰一讪,那她哪能干,她这买卖是做熟了的,可是日日进钱的,咋不比干吃租要强多了。再说这摊子一直是她男人张罗的,她进门后也说这买卖以后是她们的,她这可是一直兢兢业业的经营这,合该分给他们。可肉铺的院子又哪能和街口的铺面相比,这么一算就亏得慌了,她有点不是心思了。

    “这起早贪黑的,大哥大嫂哪能吃这份辛苦!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黑蛋之前不也分了一处院子么,不管他现在在哪,终归不还是大哥的儿子么。”

    “分出去就是分出去的,和现在没关系,这事你还是回去问问你男人!再说你刚才不是还要过继黑蛋呢么,那要这样的话你们就多了,是该重分分了。”荣老爷子说道。

    之前邹婷兰出头争取荣二没吱声,想着能多争取些自然是好,不能的话爷爷也不会跟孙媳妇一般见识。但是再说下去就有点下道了,自家有吃亏的危险,他赶忙把话圆回来,道:“你个妇道人家跟着掺合什么,长辈男人们决定的事有你插嘴的份么!再说什么过继,不管怎么的那都是咱家的长子嫡孙,你心倒是挺大。”

    当初虽然分了黑蛋一处房产,可大哥也补偿了他一座金佛,那价值可是远远要高于那座房子的。就是荣二一直留着后手,私房神马的都是自己藏着,这事邹婷兰根本不知道。

    分家之事也就算这么定下了,荣二又说:“爷爷,爹,娘,其实我更想让你们跟着我过,可有大哥在,我越不过去他们。你们看这样好不好,我的孝敬钱该怎么给还怎么给,但是你们两边儿住着。毕竟这里你们住了半辈子了,老伙计老姐们都在这里,生活上也更方便。”

    老爷子觉得无所谓,他那帮哥们儿住这头的少,但这话却说到荣耀和石燕子的心坎里了。大儿子孝顺啥的肯定没的说,但要是跟他走这买卖就得放下,就是去养老了。他们这才多大岁数啊,正觉得干劲十足呢,这要是一天天闲着能把他们憋屈死。

    “娘,豆芽儿没几月份就要生了,我还要上差,没个人时时看着怎么能行。况且每天还要给食楼送卤味,她那身子越沉怕是越力不从心,还得要你帮衬呢。”荣大说道。

    就荣二那点心眼,都是他从小教给他的,无非就是怕爹娘这两个主力走了,肉摊子这一块儿忙活不开呗。爹娘正值壮龄,不让他们干也闲不住,这人一闲反倒容易找病,忙活起来更充实一些。他愿意俩人有点事情干,但是不想让他们继续弄这一摊子,风雨不误贪黑起早的收猪杀猪,整日造的油渍麻花血迹斑斑,一年到头也穿不出一件好衣服。

    爹娘是能干,但当儿子的也长大有能力了,看他们这么遭罪能不心疼么,就想着等媳妇儿生了孩子,就再给他们支个轻省的买卖。平常忙乎忙乎,还能有个空闲逗弄逗弄孙子,捯饬捯饬美美,再串串门喝喝茶的那种。

    现在在石燕子的心里,谁也越不过她未来的孙孙,为了孩子就是搬个家还能算个事儿啊。荣二见留不下他们,只得道苦水,说:“爹娘你们就这么走了,外人一看我买卖拿到手,爹娘撵出门,不定得怎么戳我脊梁骨呢。再说这一大摊子一直都是你们掌舵的,这冷不丁的都压在我身上哪能忙的过来啊,都走了那不等于看儿子笑话一样么。”

    这一摊子原先人老两口俩人也忙过来了,但他们知道其中的辛苦,当然不愿意儿子遭他们受过的那份罪。但是老大那边也走不开,于是石燕子就说道:“那就暂时让你爹留下帮衬你们吧!不过买卖是越干越大的,你爹却越来越老,还是需要你自己多出力,不行就再雇个伙计带带。”

    荣二本意也是要留下他爹的,荣父相猪的本事极高,宰猪卸肉的能耐他也比不了,若是一下子走了这么个成手,那他明天也就可以关门歇业了。本来一家人,挣钱出力不分谁帮谁,但现在分家了就不一样了,老人是大哥的了,若是再给他帮忙那就是他在占大哥的便宜、。

    所以荣二说道:“爹这么大岁数来给我帮忙我不能让他白干,一年给他老人家二十两银子留着自己打酒喝。”

    -----------------------------

    现在这个年代分家是大事,是要告知亲戚长辈的。荣老爷子小时候是孤儿,被个老刀斧手收养后来来到繁城扎根。娶的也是老刀斧手唯一的闺女,老丈人和媳妇一死,他那头根本就没什么亲戚了。加上他只有荣父一个孩子,石燕子前阵子又因为侄女的事和娘家正闹腾着,这么一算除了黄家和邹家还真没啥亲近的人了。人邹家还摆明了无事勿扰的姿态,石燕子这一腔热情就都倾注到了本就得意的黄家。

    这次回娘家也算比较正式,姑爷陪着姑娘回娘家告知小两口要自立门户了,黄家离的近,早就收到信了。给小两口准备了双铺盖,双碗碟,还有开门喜,也就是大红包。

    男人们有自己的话题,李菊花就拉了豆芽儿回屋说体己私话,这阵子荣家动静不小,好些事她这心里也划魂儿呢。

    “这好好的咋说分家就分家?还把你们大房分出去了,有没有吃亏?还听说荣二小子他们那房买了个丫头?咱们这样的门户哪是蓄奴养婢的,现在外面都说荣二把持住家里的买卖,挣了几两银子就抖擞开了。”

    “我们家那几个长辈心里清亮着呢,分家这么大的事哪可能不一碗水端平,落人埋怨呢。家里那个买卖本来就是二房管着,夫君身上又有官差,给我们也没人能撑起来,就把街口那栋两层的门面给我们了。

    看着是我们吃点亏,其实老人家偏着心呢,三个长辈的私房一点没提,他们跟着我们那以后还能是谁的。这些年夫君自己也攒了不少,我们家底厚实着呢,娘你不用操心这个。至于那个丫头,来历可复杂着呢,我不传这闲话,免得娘你说漏了嘴,到时候咱们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就算这些事告诉李菊花,她也是肯定不会出去传老婆舌的,只是她娘这属性不是菊花而是莲花,一跟她说弟妹不孕,那小丫头是借腹生子的,不吓她个好歹,也得替人担心又上火的。而且这也不是啥好事,她一想到二房三口人住在一间房里,就有股孕吐要重新发作的感觉。她也不是爱说人长短,爱看人热闹的性子,一些*就算被她知道也不会去外传。

    李菊花一听就觉得挺严重的一件事,只猜测就够她心慌的了,但她一贯温顺,人家说不说她从来不会强求,只道:“那姑爷前面留的那个孩子呢?就真放外面不管了?你也该劝劝,毕竟是个孩子,不管怎么闹就这样被撵出去,于你的名声也不好。”

    “这事是家里长辈做的主,我哪能插上话!现在说是撵了,打断骨头连着筋,好歹是人荣家的骨血,早晚还得有回来的那一天。现在我肚子里怀着,不回来我正好也闹一清静,娘你没看那孩子对我有多恨,他在家我这肚子保不保得住还两说呢。”

    这话是对李菊花这么说,其实豆芽儿心里也厌恶当这个后娘,可嫁的就是这个人家,她早做了这个心里准备,好吃好和好照顾,无非多费点心力。没想到的是这孩子那么排斥她,用不着她纠结人自己就自动消失了,冲他这么贴心的份上,以后大了就算要再掏点银子给他她也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