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49章

第49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中间传话的几个婆子媳妇除了嘴快没啥别的坏心眼子,就因为几句话弄的人母子反目,一个个脸上都臊的不行。有那家里家规严的,当场就有汉子打婆娘快嘴的,还有婆婆训斥媳妇长舌的,场面简直比刚才荣家母子对峙还热闹。

    豆芽儿一大早上吃晚饭收拾完就出去溜达了,一是现在医疗不发达,作为一个孕妇,勤运动是非常必要的。二一个是家里总杀猪,以前天冷一关门没啥关系,现在天暖和在屋里也圈不住。

    这两天她正好可以去南城收拾收拾屋子,对外对人说这房子是暂租的,但老爷子来看房子的时候对荣大说:“乖孙孙,比爷当年有手段。”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荣大憨厚的挠挠头,笑着说都是爷爷教的好,老爷子笑着给他一烟袋锅子,道:“我教你做人教你手艺,何时教过你收人贿赂了!你爷我当年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荣大腆着脸说:“爷你教我做人太成功了呗!有些时候我不收,家属心里不托底,我也也是为了他们着想。”

    老爷子骂他滑头,但却对院子非常满意,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既是贪心,就要打气十二万分的小心莫要让人抓到把柄。”

    荣大打了个千儿,嬉笑道:“谢爷的教导。”

    新宅子是二进的小院子,占地面积不大,青砖绿瓦雪白的墙面,精雕宅兽与滴雨铜铃,还有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无不处处透着精致。

    二进院子就是四合院延展而成的,在门口加出了一条前院,可以安置门房。正房后面也加出了一条后院,可供主人种植花草树木或者改成下人住房。院里正北是三间正房,中堂两屋,正好东屋住家长,西屋住长子。三间正房的两侧各有一间厢房,现在一间荣大夫妻俩住,一间闲置。正房对面有座南房,一般都用来安置杂物和用作灶台。

    “这是一个贩盐的给外室置办的宅子,盐贩出事后,他的妻子发卖了所有侍妾和外室倾尽家财想保他一命,所以说到啥时候还得是正经夫妻,旁人是不会为你这么着想的。”荣大说道。

    “你能这么想,家里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你是看惯世间百态的,要自己把握好一个度,别让家里人有机会证明对你是否在乎。”

    他们这种灰色人物和灰色收入,上面看不上,下面管不了,但也不能太嚣张,免得惹了人恨。

    “孙儿省得”荣大受教的说道。

    之后老爷子早上也不出去喝早茶了,每天护着孙媳妇俩人一起来新宅子拾掇拾掇,当中午时分再回去。今儿还没等到家门口呢,就发现院子外面人挤人热闹得不行,挤进去才发现石燕子在那哭天抹泪的。

    一问怎么回事后,老爷子阴沉着脸对荣二说道:“你跟我进来!大伙都散了吧,都晌午头了,该给回家给孩子老人做饭的做饭,该回去忙买卖的回去忙买卖,都杵这望什么望,没银子可领!”

    老爷子余威常在,众人‘哄’一下就鸟兽作散了,他握着烟杆子背着手,阴沉沉的回到堂屋。荣二在后面磨蹭着,心中忐忑的不行,伸手打了一下自己嘴巴,让你没个把门儿的。

    那边豆芽儿进来见婆婆哭的伤心,哄着她去了自己屋里,石燕子难得表现出软弱的一面,抽涕的说道:“芽儿,娘的私房没法留给你们了,你弟弟一家挑理了。”

    “娘,一家人和和美美开开心心最重要,什么钱不钱的,我们不在意这个。小叔子要是觉得不公,那就都留给他们也成,不管有没有私房,娘都是我的娘!”豆芽儿一边给她拭泪一边温柔的安慰着。

    她不是什么是金钱如粪土的清高人,也不是什么不介意别人想法的小白莲,只是有些事有些人要比这些身外物更重要,做人要懂得取舍。

    一面是市侩的逼问,一面是重情重义,都说偏心,换谁这心不偏。她还自问够不亏心的,对待两个儿子虽然感情上有所偏颇,但其余的皆是一碗水端平。二儿就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对她发难,她这心啊,拔凉拔凉的。

    “娘自问从没亏待他们二房,连这家业也顶着外人的嘲笑分给了他们,他们不谅解反过来说我不公。他咋就不说说我把买卖留给他们时外面笑我老糊涂的事呢,哪个不议论说我偏心,说我看着你们大房好说话偏颇老儿子。其实我承认,我是偏颇,老二没能耐,我只能从他你们手里多抠出来点留给他。你们这个吃了亏的没站出说话,他个占便宜的反倒贪心不足了!同是儿子,我希望哪个过的都好,哪可能说因为喜欢偏向就不管另一个的死活呢。”

    豆芽儿看她太激动,劝她宽心,之前就厥过去一回,虽然不是啥大毛病,但她胖,总这样动大气可不是什么好事。

    “娘,你说这些当儿女的哪能不明白,哪个父母不都是为了儿女煞费苦心的。估计也就是话说到这了,别看小叔子已经成家立业了,但也还是个半大孩子,还没懂事呢,没准这会儿也正后悔着呢。”

    石燕子囔着鼻子‘呸’了一声,道:“他后悔,后悔我也不待见,你没看刚才他和他媳妇联手挤兑我那样,就差恨我不死了。”

    “娘,你说什么呢!”豆芽儿在她说完后赶紧‘呸呸呸’三下,合起手掌叨咕着‘有怪莫怪,大人大量’。

    “他们不得意,还有我们稀罕呢!还有我肚子里的这个,还等着出来后让奶奶哄着抱着呢!”

    豆芽儿对她的重视,石燕子觉得瞬间被治愈了,终于破涕为笑的说道:“中,我以后就一门心思哄好我孙子了,还给老二干什么活啊,我也不指他啥。反正该给的也都给他了,我这当娘的自问也没啥对不起他的,以后我就一门心思靠我大儿大儿媳养老送终了!”

    另一边荣二挪到堂屋,老爷子已经燃起烟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看见他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轻飘飘的说了俩字。

    “跪下。”

    荣二一时不敢耽搁,‘咕咚’一声实实在在就把俩膝盖拍青砖上了,懊悔不已的说道:“爷,我知道错了!”

    老爷子没吱声,继续吧嗒烟袋,可他越是这样不打不骂不理不睬的,荣二就越是心慌没底。

    “爷,我真知道错了!我不该听信外面的胡言乱语,相信家里有什么传家宝,不分青红皂白的伤了娘的心。”

    老爷子把烟袋杆子在铜盂上磕了几下,duangduang的响声每一下都好像响在荣二的心里,这种无形的压力让他瑟缩害怕。老爷子看他端端着肩膀耷拉着脑袋,一副畏惧的熊样,心里气更不打一处来,欺软怕硬的玩意儿,就会家里横。。

    “传家宝?家里有!就是旁边供着的这把千人斩!前朝圣帝赐给荣家的,精钢打造嵌极品驱邪红宝,这柄刀拿出去,别说一个荣家了,十个荣家也能换得。

    可你有这个能力和胆量接这把刀么?

    多大锅配多大盖,作为家里的二小子,你说分家有没有亏待你?媳妇都给你娶好了,还给了你安身立命的买卖,院子恒产还有现银,就这还不识足,还非得把我们这把老骨头皮扒了才算完么!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看人旁边的杨七郎,被家族赶出来的时候就背着个要死不活的老娘,现在人家什么都置办上了。就你这样只会刮刺自己家人的熊蛋,给你个金山银山也是完犊子货。”

    荣二被老爷子的责骂和气势上的压迫都要缩缩成一团了,邹婷兰和邹华一直在堂屋门外徘徊,看见男人被损成这样都心疼不已。邹婷兰看见邹华担心的样子,冲她‘嗤’笑一下,一个丫头而已,家里的事用得着你操心么。

    也许是为了表现她的不同,也许是为了在自家男人面前刷些好感,邹婷兰抬腿走进堂屋,并排跪在荣二身边,道:“爷爷,这事儿不怪夫君,是我轻信了那些三姑六婆的闲话,他这才误会了娘,爷要怪就怪孙媳吧。”

    得,现在又得给荣二加个耳根子软,听信妇人之言的标签了。老爷子再怎么霸道,也没到和孙媳妇斤斤计较的地步,况且他对这个孙子也实在失望透顶,这么大了再教也是这样,他们自己的日子过的好也行啊。

    “罢了,罢了!你们回去吧。”

    邹婷兰搀着已经跪的两腿酸软的荣二起身,把他送回屋后就去灶房烧热水给他敷腿,她端起水盆时还特意照了下自己,抿了抿鬓发又解开了领口的盘扣。可当她端着水盆进屋时,就见邹华红着眼眶把她夫君的两条腿搂在她敞开衣襟的怀里,而荣二还不知在安慰她什么,一脸温柔宠溺的帮她擦拭眼角的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