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52章

第52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石燕子这私房大概是藏的有点偏,过了挺长时间,大家饭都吃的差不多了,还没见荣二两口子回来。

    “他俩怎么这么半天还没掏完,不行,我得去看看。”石燕子说道。

    她那私房藏的虽然有点深,可也不至于小半个时辰了还没掏完,这俩人到底是干啥呢?!

    一桌子一品楼的席面,这么好的菜码老爷子让荣大陪着喝了两盅,他‘滋溜’一口酒,这酒烈的很,冲得他皱眉眯眼砸吧两下嘴。见石燕子要走,老爷子冲她‘哼’了一声,抬手示意她不许去。

    老爷子半天才解了这口酒劲儿,先道:“好酒,够烈,大孙这是哪买来的?”

    荣大刚才也跟着碰杯,正夹菜吃压压那股辣劲,道:“这是我大舅哥儿送来的,听说是塞北那头的密酿。”

    这年头远道来的东西可不得了,运输和道路都不畅通,不起眼儿一个玩意儿从南到北都会身价倍增,更别提是有地域特色的东西了。

    老爷子一听是好东西,稀罕巴拉的闻了又闻,小口抿抿,道:“恩,黄家大小子是个茬子,以后错不了。”说完他才对石燕子说道:“你去看他们干啥?你还有啥怕翻的啊!既然让他们自己去拿了,你就别管了,省的那俩四六不懂的玩意儿又以为你揣啥心眼子了。”

    又过了不大一会儿,荣二两口子回来了,但俩人手里都没拿啥东西,但一脸的喜色是藏也藏不住。见大家伙儿看他们,荣二说道:“东西挺琐碎的,左右说是都给我,我怕散落了,就直接收回屋子了。”

    其他人看看他但都没吱声,豆芽儿吃完最后一口饭放下碗筷,邹婷兰端坐着身板儿,拿起筷子扫了下桌面儿,道:“大嫂你这胃口够好的,你吃完之后,别人也就不用吃了。”

    这顿饭豆芽儿确实没少吃,饭菜香胃口好,她跟前儿放着的两样菜她还特别爱吃,三鲜瑶柱和莲花卷,真是鲜香的她差点把舌头都吞了。看她爱吃,别人基本没动过朝这俩菜动过筷子,自己家她也没必要装假,两个盘子里就只剩点汤渣了。

    “不吃你们就下去,谁也没让你们不吃饭去拿私房,你那意思一大家子人还得等你们俩藏完银子以后再吃饭呗。”

    石燕子正来气呢,二儿这一出出小家子样到底跟谁学的,已经都说给他们的东西了,这是恐怕别人分一杯羹啊。这才说分家,他们俩人这点心眼子就不背人了,一个两个不是挑毛就是拣刺,说不得碰不得的,不然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好好一个家,就被这么三闹两闹的给折腾散了,她能不生气么。

    这话听到荣二耳朵里,就是觉得他娘这是私房都给了他们,心里不高兴了。刚拿起筷子一口菜还没吃呢,就又放下了,说:“成天呛呛,连吃个饭都不让消停,我不吃了,谁能吃得香谁吃吧。”

    说完一厥哒就走了,邹婷兰见丈夫走了,虽然挺可惜一桌子一品楼的席面,但夫唱妇随她总要捧着来,也转身跟着走了。

    得,这想开开心心的分家是没戏了,特别是石燕子回到自己屋里一看后,气得直接躺地下了。

    她的私房是藏在炕洞的隔层里,这还是当初荣二帮她弄的,平时只要是炕里熄了火,从洞口把手往里一探就能摸到东西。也不知道荣二两口子是咋想的,是摸不着还是怕落下啥,现在炕侧面顺着火洞整个被扒开一大片。

    当初为了安全,石燕子确实把一些有份量的东西特意往里面塞塞,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番小心没有用到贼身上,反倒叫儿子给扒了。她生气倒不是因为财物都被拿了,而是因为儿子的这番作为,你说你要是不知道都有啥直接跟她说啊,亲儿子张口要她能说不给么,至于连炕都给扒了么。就算是分家了要搬走了,但她当娘的以后就不能来二儿家住住么,现在连她窝都拆了,这是容不下她啊。

    外面人听见屋里‘咕咚’一声,还以为怎么了赶紧进屋来看,看到石燕子躺在地上,七手八脚的把她抬到炕上。

    石燕子刚才是一股气上头身子有些虚,虽然是倒了但没晕过去,大家在一旁又掐人中又着急的,心里这委曲一来,眼泪就哗哗出来了,半天才嚎出声音,道:“老2这是往出撵我啊!炕都给我拆了!”

    刚才进屋大家光顾着忙乎她了,才看到屋里的狼狈,老娘被气成这样,荣大的眼睛都竖起来了。随手掂起一块炕砖,声儿都没吱转头就出去了,大家伙儿的视线都在石燕子身上,谁都没注意他去干啥了。

    还是豆芽儿细心,发现一贯孝顺的荣大今儿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就多看了两眼。这一下就坏菜了,他那狠戾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灭谁满门呢,她忙喊道:“爷爷,爹你们快出去看看,相公拿了砖头出去不知道要干啥。”

    老爷子赶紧撵出去,但貌似不是去拉架,有点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意思,因为他叨叨着:“老2那小兔崽子,就该让他哥好好管治管治他,眼里没谁了。”

    石燕子一听也躺不住了,不过刚才真是把她气着了,这会儿浑身没劲儿,刚要起来‘咕咚’又躺回去了。她心里着急,就对丈夫和儿媳说道:“你们快出去看看,别让老大把老2再打坏哪,我没事,别让他们兄弟俩成仇儿。”

    荣耀却好像没听见一样,还去给她倒了杯水,石燕子急的直搓搓脚,气的骂道:“你懂不懂人语啊?!家里是事儿你都不管,俩孩子要闹掰了你能得啥好啊。”

    豆芽儿连忙安慰她说道:“娘,爹也是心疼你被气成这样,你别着急,我出去看看。”

    石燕子拉着她不让她走,说:“你可不许去,他们都在火头上没轻没重的,再把你碰着我才是真没活路了。死老头子你还不出去看看,非得让儿媳妇挺着大肚子去咋的?!”

    “给你娘喝点水。”荣耀把水杯递给豆芽儿,这才不紧不慢的出去了。

    “芽儿你推娘一把,我趴窗户看看。”石燕子道。

    “娘你别看了,真撕巴起来你这样了还能去拉架咋的,顾好你自己得了。大夫都说不让你动气不让你动气,非得躺炕上你才知道后悔咋的。他们兄弟俩再打打闹闹也有好的那一天,你要是真给气出好歹来,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豆芽儿是真心疼婆婆,又想到奶奶临去那两年躺在炕上的遭罪劲儿,那么善良的一个老太太最后一把骨头走的,想想这心里就不是滋味,眼泪也跟着下来了。

    石燕子是属于女汉子那种属性,看见人家哭就不会了,而且这还是因为心疼她,她就更麻爪了。一时也顾不上旁的了,反倒安慰起豆芽儿来。

    “芽儿不哭了,娘不跟他们生气,娘把身体养的棒棒的,以后还得给你们看孩子呢,跟他们置气犯不上。”

    她自己还鼻涕一把泪一把呢,就反过来哄别人,豆芽儿被她的狼狈样逗的破涕为笑,道:“娘你这么想就对了,跟儿女生气不值当的,谁惹你生气了你吱唤一声,让他们主动跪到你跟前儿来打他们出气。你自己瞎想把自己气得够呛,没准他也不知道这样会惹你生气,人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劝了半天,石燕子总算宽宽心了,也一直没听到院子里闹啥动静,以为这事也就算这么过去了。本来想今天就搬走的,她现在躺炕上了,怕哪有个不好,还是歇一歇明天再说吧。

    再说荣大掂着砖头出来,直接就要去二房找荣二,一推房门里面竟然还上了锁,他心里更如火上浇油了。自己家里还上锁,你这是防着谁呢,他抬脚就要踹门,却听见里面有个陌生女子说话。

    “谁啊?老爷太太有事儿,你一会儿再过来吧。”

    荣大愣了半天,才反映过来可能是邹家送来那个生孩子的,腻歪的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道:“你叫荣二出来。”

    隔了一会儿里面的女音才又似嗔非怨,黏糊婉转的说道:“老爷刚才吩咐了谁也不行扰他,妾可不敢去触霉头。是大老爷吧,您还是先回吧,一会儿妾替你转达一下。”

    两口子说句悄悄话左邻右舍的都能听到,他在外面这么呼哈荣二都不出来,摆明了是想躲啊。

    去,我这暴脾气的,还跟他整这套,他是惯孩子主么。

    荣大懒得和她一个小妇纠缠,屋里听他走了刚松口气,就见紧闭的窗棂‘呼咚’被凿开一个大口子,屋里还飞进来一个东西‘咣当’直接落到了炕上。荣二蹑手蹑脚的过去探头一看,后背一下就起了一层白毛汗,这可是整块的实心大青砖啊。幸亏他们两口子刚才都贴在中门那听动静,不然这一下准不知道得拍谁身上,看这力度,不死也得半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