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61章

第61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怀胎十月,瓜熟蒂落,上六个月的时候医女已经很肯定的摸出来是双胎了,所以家里准备的小被子衣服什么的都是双份。这期间豆苗儿也终于有信了,在豆芽儿生产的前几天,她送了催生礼,豆苗儿的产期预计比她晚一个多月,顺便告诉娘家人要去送催生礼和姨娘的栓脚袜。

    除了李菊花一个人兴高采烈的备礼,其余人都没啥好心情,但是至亲,没法去和她较这个真。

    而且她怀的也是双胎,据说有经验的大夫和有神通的和尚都说了,是俩小子。豆芽儿本人倒是更喜欢闺女一点,但想到现在社会这种闺女嫁出去,就跟肉包子打了狗一样的社会现象,她也觉得还是生儿子好些,省的以后操心惦念。但她也没去特意问到底是男是女,b超都有走眼的时候,更何况现在只凭大夫摸脉,再说男女已然成型,生啥都好。

    有时候豆芽儿也透荣大的意思,候六送来两匹细棉布,都是淡粉色印花,她扯着布围在身上,问道:“这颜色好看!你说我要给你生俩小闺女,都包着这个颜色的小被子放到一起,该多好看啊!”

    荣大不止没反驳,反倒拉过布料细端详端详,说:“再给她娘做件袄,咱家就开了三朵花了,可不美死个人。”

    “那我万一真生俩闺女,你不生气啊?”豆芽儿问。

    “你吃苦受累给我生儿育女,我再生气那还够人字那两撇了么,你当我是老2那个王八犊子呢!这次生闺女下次再生呗,生闺女不也是我的种么,我一样稀罕,再说就哥这能力不信不能把你鼓捣出个儿子来。”

    荣大猥琐的拍了拍自己的重武,豆芽儿瞬间黑线了,刚才那的那点感动瞬间消散了。

    不过他能这么说,豆芽儿就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了,反正现在也没啥避孕措施,她也早做好多生的准备了。她也年轻,生育年龄还长,不管是想要男孩还是女孩也都是早晚的事。

    至于家里老人就不用考虑了,荣大自己完全能当得起家,更何况老人更开明,早早就已经安慰过她了。

    生产前几天,黄家就送来催生礼,按风俗应该是舅的银盆姨的彩盆,里面装满彩蛋花生、大枣、栗子和孩子的襁褓,姨家就换成袜子。

    一般人家的银盆是普通盆子包锡纸,豆皮儿送来的却是包的银箔,就这他还惭愧的说:“哥现在没能力,等妹子你下回生孩子,哥给打个纯银的。”

    不为别的,为这个孩子也得接着生啊,呵呵。

    就这荣家人已经很满意了,前前后后扫听扫听,还没哪家姻亲这么贴乎外嫁的女儿呢。只能说黄家人性好,儿女都一样,两兄妹也感情好,女儿嫁出去到人家也让人高看一眼。

    豆苗儿送的彩盆也不错,白瓷的童子嬉戏图,里面的彩蛋也画着各色胖娃娃,精致的让人根本不舍得吃。什么善财童子、童子闹春、童子浴牛等等,小袜子也是精致喜人绣工不凡,就是有点好看不好穿。别看豆苗儿自私点,但是事关她的体面,真是一点叫人挑不出错来。

    但到底还是年纪小,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体面不是有多少钱有多少地位就能衡量的。也要看这个人的心性,是否值得人尊重爱护。

    没过几日,豆芽儿就动产了,给她接生的不止有产婆,还有她一直比较信赖的医女。医女从前一个月就请回了,一直会用到她出月子,现在的妇女是没这么娇气,荣大也没这个觉悟,是她自己提出来了。她还想含饴弄孙长命百岁多活几年呢,婆婆那么忙哪有时间照看她,自己要对自己好点不用指望别人。荣家人倒没觉得有什么,反倒还更放心了,不然她挺个双胎肚子自己瞎晃悠,确实怪惦记的。有个懂医的贴身照顾,他们是上差还是做买卖出去,都不那么提心吊胆的了。

    反倒是李菊花反对,说是谁家媳妇生孩子也没她这么娇气的,怕荣家挑理说她不会过日子。豆芽儿可不怕说,自己的身体不能指着别人心疼,况且婆家挺开明。荣大更是支持她,说是得好好调养,壮成小老虎才好呢,他还指着她给生十窝八窝的崽子呢。

    人家婆家都支持,娘家还装啥啊,李菊花特意亲手给亲家母做了身衣裳,感谢人家心疼自己闺女。

    豆芽儿这肚皮特别争气,一朝分娩生了对龙凤胎,这下不用纠结到底该生什么了,一下都全和了。但是出乎意料的,反倒是姐姐更得大家喜欢,小丫头简直太会长了,尽是挑父母的优点,白胖可爱还会耍故事,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弟弟也不差,但随了荣家人长的黑,平日里吃饱了就睡乖巧得紧,就不如会哭的姐姐得大家关注。

    豆芽儿吃的好保养得好,生产所耗的精气神儿没两天就养回来了,第二天这奶水就如泉涌般的止不住,吃的俩孩子都直打饱嗝。俩小玩意儿更是一天一个样,跟吹气球一样眼见着往起起膘儿。

    孩子在肚子里时的营养和状态就好,生下来健康活跃特别讨人喜欢,老爷子直喊大孙媳妇是功臣,他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见过这么体面的婴孩儿呢。自从孩子生下来,老爷子是棋也不下了,鸟也不溜了,要不是碍着孙媳妇做月子,恨不得成天耗俩孩子跟前儿。

    有时候豆芽儿要喂奶,或者和孩子睡了,看不着孩子了,就把他急的直在院子里转磨磨。用石燕子的话说就是,院子里的青砖这几天都让他磨掉一层了,兴许用不了多久院子就要多两道沟了!

    荣家男人好像都稀罕孩子,就连平日不声不语的荣耀,最近去二儿那帮忙也不如以往勤快。有时孩子醒来要是他能抱上,孩子啥时候不干他才会依依不舍的放下。

    荣二来给下奶,瞅着俩孩子也酸了吧唧的不是滋味,说:“没准婷兰和小华也能生对双胞胎呢!”

    石燕子最近就看他不顺眼,毫不客气的把他撅的喀吧喀吧响,道:“人你大嫂家有生双胎的根儿,你上哪生双胎去,俩放一起凑成一对还行!真要给你生个双胎,你就得琢磨琢磨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种了。”

    荣二被气得直瞪眼,还是老爷子觉得她这话太过了,皱着眉道:“耀媳妇,有你这么说孩子的么,嘴上也没个把门的,让人听见笑不笑话,当老的没个当老的样。”

    被骂了,石燕子不敢再造次,但同样没去搭理荣二。这次她是真被气着了,当爹娘的多干点多付出点应该的,可看他恨不得给邹家人舔腚,自己爹娘就不当回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爹成日撅屁股给他出力死干,真是一个汗珠掉地下摔八瓣,也没见他有啥表示的。邹寡妇不过去邹家老家上坟顺便意思意思看看他媳妇,荣二就屁颠屁颠送这送那关心感谢的,同样当长辈,她亲爹亲娘能不生气。

    得了,儿大不由娘,看看不过说两句,就吹胡子瞪眼的,哪怕她说的再难听,但她也是亲娘啊。他要是顶两句,她还不至于跟亲儿子置气,但看他瞪大眼苦大仇深那样,不是亲娘估计他都敢上手了,换谁不心寒。

    算了不想他,自己的路自己走去吧,他觉得日子那么过得劲,那么大人了谁也挡不住他,还是哄她的孙孙正经。

    看这俩孩子多爱人,人家孩子顶多包个新被子,豆芽儿把孩子打扮的跟朵花一样。闺女头上扎着发带,上面布捏的五色小花娇嫩娇嫩的,衬得小东西小脸儿稀罕死个人儿。小小儿没啥花样,但架不住他那襁褓好看,又有树又有字儿的,看着就雅致。稀罕稀罕这个,逗弄逗弄那个,怎么看都不够。

    洗三儿过后,两口子算是小发一笔,有下面徒弟小吏孝敬的,又有这么多年关系人脉,当天在面馆儿开的是流水席才将吧把人答对好。

    之后荣家男人们就陷入了没完没了的起名怪圈里,荣家老爷子那辈是个头,再无上溯。但老爷子当初当个小官,见过点世面,就找人排了本家谱。荣大那辈犯长,再来就是犯泽,黑蛋当初是老爷子起的名,叫泽雨,看来这名字起的不好,孩子长歪了。

    除了荣二肚子里有点墨水,其他荣家男人狗屁不通,不过这样人家讲究也少,知道豆芽儿有些学识,干脆就让她起名了。这要换一般人家是万万不能的,宁愿随便给孩子糊弄一个,这事也必须是长辈拿主意才行。

    豆芽儿觉得这点小事没什么可纠结的,男孩子直接叫泽民,就算在她上辈子,这也是个响当当的好名字。施恩惠于民,希望他以后有大志能为民服务,现在要是能考上个公务员吃上皇粮,那是绝对的光宗耀祖,大家也觉得好。

    女孩不用跟着家谱走,就起名叫双瑛,又有双子的意义,瑛也是如玉美石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