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62章

第62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荣大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洗手擦脸之后去看孩子,也不管孩子是睡着还是醒着,必须得亲亲小脸小手,稀罕巴拉的喊大闺儿大儿。

    刚开始叫石燕子听到一回,好像感觉挺不是心思的,说:“民哥儿在咱家论得排老2!”

    那意思是老大是黑蛋,但也不知道荣大是听没听见,反正他继续继续在那‘大儿大儿’的逗孩子。石燕子挺无奈的看了看豆芽儿,想说啥又没张开嘴,豆芽儿只笑笑,便把头撇过去看荣大逗孩子。不是她不善解人意,可这意如果她解了,那憋屈的就是她自己,她为啥要放着消停日子不过去自找麻烦。如果说那孩子一直在,或者是荣大要往回找那没招,愿不愿意她都得受着。现在是小的也不想回,大的也不想接,她为啥要冲上去瞎得瑟啊,消停一天是一天。

    最后石燕子叹了口气走了,等她出去了,豆芽儿才道:“不然咱们把黑蛋接回来?”

    刚才不说是不想婆婆以后把这事指给她,现在说是可怜一个孩子离家不容易,就算黑蛋当初对她有敌意,回来大不了拿他当客待呗。但荣大怎么想,她绝对不会干涉,爷俩的事她这个后娘怎么掺合怎么错。

    荣大道:“看你的孩子得了,医女不是告诉你月子里别操心么,我看是把你闲着了吧。”

    “看娘那样心里怪不落忍的,你抽空还是去郭家看一看吧,就当全了一场父子情份了。”豆芽儿说。

    倒没看出荣大是是否意动,只问:“黑蛋要回来了他可是咱家老大了,这家业以后大部分都要归他,你乐意么?”

    要说不介意,那他娘的是傻子,自己辛苦干出来的,最后让别人孩子捡现成的,她没那么圣母。但这个家不是她一个人拼出来的,黑蛋也姓荣,就算继承财产也是天经地义的。

    豆芽儿从荣大手中接过孩子喂奶,温柔的拭去孩子额头上的薄汗,抬头冲他莞尔一笑,说:“只要你和孩子们好好的,什么钱不钱的都不重要!再说你的孩儿你没信心么?我相信民哥儿长大后不是会靠祖业吃饭的孩子,他会是我们的骄傲的。”

    一向比较刚硬狠戾的荣大难得温柔而笑,一手拦着豆芽儿肩头,轻轻把她带进怀里,另一手安抚的轻拍着还没轮到吃奶的闺女。

    他说道:“我这好媳妇太通情达理了,再没谁了!不过我是下死心让那小犊子出去单过了,当初没一把掐死让他跟他娘一起走,还养这么大又给房的就算够意思了。不过去郭家看看倒是有必要,那小崽子咋也姓荣,我活着一天,就不能叫人熊了他给我丢份儿。”

    豆芽儿轻点头,将身体重量都靠在他的身上,别看小东西一点点,天天这么抱着哄着也很累人。她又还在月子里,身子还虚,坐着喂奶也觉得累。

    “孩子要是过得不好,就领回来吧!不用顾及我和孩子,石头都有焐热的时候,时间长了他自然知道哪头好哪头坏了。”

    “行了,你看好孩子就行,这事不用你管。回来是指定不可能,不行就让他自己回给他那房子单过,娘要不放心就让她跟去,我是再不想看那张要债的脸了。”

    他能说他最惊心的噩梦,就是黑蛋她娘一身红裙回来掏他心肺么!抱着鬼头刀晚上都感觉渗得慌,他杀人无数了,还头一次碰见这么邪门的事。偏偏黑蛋越大越像他那不要脸的娘,真是让他白天看了堵心,晚上看了惊心。

    只是孩子接回来却不让进家门,外面肯定得议论后娘不是人,容不下前面孩子什么的。但豆芽儿不在乎这个,说两句又不掉肉,自己日子过得舒坦就行。

    “就算不回来,接回来小住几天也行,你愿意不愿意不提,娘想孩子,只当为她着想吧。”

    “嗯,知道了。”荣大低沉的应下,接过吃饱了的儿子小心把他竖起来轻拍他的后背,孩子吃的有点饱,打嗝时漾出一口奶,荣大拿起洗晒干净的细纱布给儿子擦擦嘴。

    见孩子睡着了,轻轻的将他放进摇篮,手指捏着被角把孩子盖严。大概是民哥儿更像豆芽儿的缘故,荣大对这个儿子总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呵护,虽知道这样对个男孩子不好,但就是稀罕他的小模样,忍不住想疼爱他。

    等闺女吃完奶,荣大也接了过来,两个孩子不一起哭闹,一个孩子豆芽儿还是哄得过来的。但是荣大还是接过孩子,让她赶紧闭眼躺下养养神,老人可都是说了,月子做不好那是一辈子的事。他可不想他娇俏玲珑的媳妇以后病歪的,杨七郎媳妇就是个例子,生孩子正赶上两口子刚干买卖,第二天就下地干活了。咋就那么差她挣的那份钱了,看看现在,三伏天都得穿着棉裤,人也赖薅薅的,之后生那两个孩子体格子也不行,这不是得不偿失么。

    豆芽儿刚才睡了半天了,这会儿睡不着,但是坐着哄半天孩子,这腰有点吃不住劲,就歪躺下看荣大哄孩子。

    孩子刚生那两天他还不敢碰不敢摸的,现在这抱孩子的架势也熟练得不行,很有超级奶爹的架势。他把孩子搭在肩膀头趴着,一手托着屁屁一手成碗状轻拍后背,还边走边颠儿嘴里‘哦哦’的轻哄着。

    荣大声音好听,低哑磁性很迷人,这俩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就特别认他的动静。荣大一拍一哄就睡觉,别人是抱是悠人该咋耍咋闹一点都不买账。

    换了一般当爹的,在外面当差应酬回家还要听孩子哭闹,可能会觉得不耐烦。荣大不得,他还会推掉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早回来陪孩子,他在的话是抱是哄,连换尿布都不假他人之手。犹记得当初他跟医女学习怎么给孩子拍奶嗝换尿布,他健壮的身躯,结实的双手虚空笨拙的比划学习着,那一刻让豆芽儿觉得无比的幸福。

    也许是豆芽儿的眼神太炙热,让哄孩子的荣大无法忽略了,他小心的托着瑛姐儿的头和腰放进摇篮,手脚利落轻柔的重复刚才哄民哥儿时的那套动作。还侧过脸冲豆芽儿似笑非笑的一撇嘴,就着昏暗的烛火,本就一脸戾气的荣大看起来邪气十足。

    有道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一下就让豆芽儿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他的刚强对孩子们的稚嫩,这种铁汉柔情的强烈对比真他娘的太性感了。

    “怎么?也要我哄你睡么?”荣大戏谑的问道。

    豆芽儿蹭蹭枕头求抱抱的伸出双手,两条美腿耍赖的蹬了两蹬,嘟着嘴撒娇的说:“嗯哪,我也要爹爹抱抱拍拍睡!”

    荣大幸福又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小的刚消停,大的又撒上娇了!而这大的也明显事多,拍着还不行,还得唱歌,荣大哪会唱什么歌,就给她哼了一首小调。悠长的小调用他沙哑低沉的嗓音来演绎,透人心魄直达心灵。

    不一会儿豆芽儿还真来了困意,把脑袋紧贴着荣大,甜甜得睡去了。

    待到她睡熟,荣大也如刚才端详孩子那般爱意满满的盯着她看,听见她轻声打着小呼噜,还被逗得轻声一笑。

    孩子晚上很好哄,只半夜喝次奶撒泼尿,之后就一觉天明。荣大起来时豆芽儿睡的正香,俩孩子却不知啥时候醒了,正卡巴着小眼睛迷茫的四处乱忘。他把孩子放到豆芽儿身边,豆芽儿迷糊的掀起衣服侧身给他喂奶,荣大看差不多时辰要上差了,就把孙家大妞二妞叫进来看孩子。

    俩孩子一个八岁一个六岁,不管是洗衣做饭收拾卫生都特别应用,正应了那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话。之前俩孩子面黄肌瘦,就是一张皮包副骨头架子,自从到荣家好吃好喝的养着,现在也看出小孩子的机灵劲儿了。

    喂完孩子,豆芽儿也精神透了,这阵子大妞也都伺候习惯了,先给她上了竹盐洗牙擦脸后,二妞也端着燕窝进来了。这燕窝营养价值高,生产前两个月一直到现在,她每天清晨都要空腹食用一盏燕窝。看她双胎的孩子都一点没有弱症,她自己也没因为怀孕生子而编的难看或者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