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刽子手与豆腐西施 > 第72章 +番外(全完结了,大家不要再催更了)

第72章 +番外(全完结了,大家不要再催更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刽子手与豆腐西施最新章节!

    站笼这个刑罚,最怕衙役们对你好,不打你,不骂你,说不准就得多熬出几天去。 超快稳定更新小说,一样是死,谁愿意这么活遭罪啊,不如‘咔嚓’一下来个痛快。

    大煌的这个皇帝也是个恶趣味的,平平常常没太大错处的平民,他可能会给你个痛快。但只要是罔顾国法的官员,不管是贪枉,舞弊还是奸淫,那绝对是不能让你好死了。严重的可能诛九族夷三族,更有甚的还会刨祖坟,给你祖宗鞭尸,谁让你当老的没树立好家风。

    在这种高压统治下,敢于顶风作案的官员只在少数,那种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说法在大煌是不存在的。正因为各地官员都算务实,大煌一时鼎盛富强,周边蛮夷尽都归顺臣服,百姓安居乐业。

    像荣大这样胆大心细要钱不要命的小吏,这样处以贪墨官员站笼之刑,不也算是杀鸡敬他这个猴么。偏人就有这个定力,不管你多骇人,他该怎样行事还怎么样做。

    豆芽儿胆小,平日里也没少劝他,像血馒头收尸送行什么的这是人之常情,又不触犯国法的银子收收无可厚非。那些要掉脑袋的偷龙转凤之事,以后还是不要做了,现在家里有房有业,孩子还都小,真要是东窗事发,那都得连带进去。

    要不怎么说妻贤夫祸少呢,荣大是混不吝胆大包天的主,总觉得有银子不收是傻子。虽然知道危险,但总受不住金钱的诱惑,现在豆芽儿天天在耳根子叨念,他还真听进去不少。特别是自从那个知府给了一箱珠宝后,他这家底儿横起来了,像媳妇说的那样,那种掉脑袋的银子就可收可不收了。

    刚开始还有人想走他的人情,他不进油盐几回,慢慢就传出他不近人情的风声了。最近两年除了请他执刀送银子的,其余别的事就再没找上他门口的了,他手下的那帮小徒弟倒是慢慢都起来了。逢年过节收收他们的孝敬,家里又有买卖的进账,日子过得也是相当的滋润。

    享清福的日子比想象中滋润,荣大就有封刀的打算了,以后只带带徒弟。干他们这行有这个讲究和说法,杀人满几或者到了什么年龄,以后只要带新人坐坐镇就可以吃饷,只要在必要或者特殊情况时出手就可以。

    封刀在他们行当里是大事,是要办席请酒让大家伙来做个见证的,老爷子听说荣大要封刀,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小天也没出来。

    当初老爷子是在荣大入行后,又挺起来才封的刀,荣大这么年轻就封刀,摆明是不打算给自家娃子铺这条路。这也就是说,他们荣家的这手活计要断了传承了,老人家思想比较传统,一时有些接受不了祖宗的东西在他眼皮子底下断了香火。

    荣大明白他们上岁数人的念想,站在窗根儿下面隔着窗户劝了半天,道:“爷,你看民哥儿拜了举人做先生,以后的路只会越走越宽,他一读书郎哪可能转回来做拿刀匠。瑞哥儿还是奶娃子,现在倒是看不出来啥,但是老大人当他是福运星,民哥儿又是他亲哥哥,以后哪个带他一把都错不了的。

    刀斧手看着没人敢惹,但说出去不过是个下九流的行当,讲究的人家都绕着咱们走。咱家只要出了一个读书人,那才真是扬眉吐气光宗耀祖了,孙儿想要好好培养孩子们,这才想早早封刀,希望爷你能谅解孙儿。”

    老爷子哪能不知道读书比拎刀强,就是绕不过心里那个坎儿,他这可是独门绝活儿啊。在这六扇门里,谁不知道他们老荣家是御赐的天下第一刀,现在就要这么断了。不过孩子们的前途要紧,如果当初儿子和孙子们能有这份出息和机运,他也一样能舍得放手的。

    老爷子亲自主持了孙子的封刀仪式,更是拿出压箱子底的物件,融了一个金盆给他洗手。很多年过去后,豆芽儿还记得二房两口子看见那分量十足大金盆,吸气又心疼的招乐模样呢。

    荣大在衙门里也算个人物,人缘好办事还地道,就连刑部和府衙里的官员都在封刀这天派人来包了贺礼。还有他三教九流的朋友,下面的徒子徒孙,席面都是流水的,吃一拨走一拨还直忙到后半晌。

    回家算算礼金,估计后半辈子的养老金差不多了,不过最让人想不到的是,民哥儿新拜的先生也派小童送了礼。虽不重,但能让这些做学问的特别还是读的不错的读书人和你交往,可见他是觉得民哥儿资质不错,两家以后要常往来才会走动的。

    高兴的荣大抱起儿子扔了几个高,又细细问他在学堂先生是怎么说的,又是如何教导的。知道儿子每每回来那么晚,竟然是先生独自留下他一人开小灶后,他对先生的敬仰之情更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了。

    在豆芽儿眼里看来,现在人对学子的态度就如那些高三家长一样,恨不得别人咳嗽一声都是罪过。其实小孩子读书不用这样,平常心一些压力小一些反而效果会更好,幸亏民哥儿学东西不觉得吃力,不然这么点个孩子,那太叫人心疼了。

    而就荣大和家里人那副望子成龙的样子,显然又不可能接受她的放养政策,要不是孩子聪明,这么高强度的学习四五岁的孩子得多累啊。

    没过几月,豆苗儿又生了第三胎,还是一对男孩儿,王家这真是乐坏了。王家老太太还做主在族谱上多添了一笔,黄氏育六子,功臣也。

    现在豆芽儿有奶娘和丫头看孩子,也能倒出手去给她添盆儿,两个孩子很壮实,只是豆苗儿状态不太好。原先在家做姑娘时很是健康活泼,现在是达到她喜欢的苗条细瘦了,不止这样,脸色也苍白无力的。

    她们说这是做月子虚,豆芽儿知道这是接连生孩子,又都是二胎损了身子。要不是王家给她补得好,还不定得出啥大事呢,她心疼的多了句嘴,道:“苗儿,听姐的别再生了,坏了身子就完了。”

    这句话不管怎么听,都是自家姐妹间掏心窝子的话,若换了旁人,你是死是活谁会在乎啊。就算觉得不好听,也得领这个情儿,偏豆苗儿这两年被捧惯了,也是豆芽儿不知道一些详情,说到了她的痛处,豆苗儿这脸子一下就撂了下来。

    “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么,这么咒我,看人日子过的好,你眼热么?我就算以后再不能生孩子,便宜也落不到你身上,就算范那红眼病也是白搭。”

    豆苗儿这次生产坏了身子,以后也难生育,偏偏这时相公又纳了贵妾。还许诺说,只要给他生个香喷喷的闺女,就抬她做平妻,那她拼死拼活的给王家生这些儿子又成了什么!

    豆芽儿就算不记仇,也没软和的被人这么打脸也不生气的地步,不过这些年她早就有心里准备,只对她说了句‘好自为之’便走了。

    说完那些话豆苗儿也后悔,可夫家这么欺负她,娘家人又撑不起她的腰,她是憋气窝火实在是窝囊。有心叫她,却又怕丢了面子,两姐妹从此就越走越远了。

    其实不管是黄家,还是豆芽儿的夫家荣家,都是一直在慢慢向上的。豆皮儿生意越做越大,荣家正要改门换庭,两家合起来加上豆苗儿给王家生了这么多孩子的底气,王家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但豆苗儿一直还用老眼光看待别人,固步自封,导致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明明那么多资源不会用,偏偏自怨自怜,这种可怜人的可恨,不知让人说什么是好。

    ********************************

    番外

    豆芽儿这阵子不让荣大进房门,原因都要羞死人了,当婆婆的竟然和儿媳妇一起大肚子。在这个年代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她这心里就是抹不开弯来,而且这么多年没开过怀,这个惊喜实在来的太突然了。

    “那有啥抹不开的,你这肚子争气,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荣大是喜得不行啊,四十开外了,竟然又要喜得贵子。还有老爷子,这两年连年喜事,真是越活越年轻。

    确实,她这日子过的,就没有不羡慕的,包括一直自视甚高的豆苗儿。自从儿子带着媳妇去边陲上任那年,因为不放心,她们两口子也跟过去看了看。荣大见她喜爱山水,这两年一直带她四处游玩,这要不是怀孕了,俩人还商量着要过雪山呢。

    之前俩人在最南边的一个少数民族,那里民风比较开放,女子穿的服饰艳丽多情,清爽俏丽。滇地多闷热,豆芽儿又不是原装古人,便也入乡随俗的穿起当地女子的服饰。又因语言不通加上长的面嫩,虽然已经生了四个孩子,还均已成人,老板卖她的却是年轻女子穿的服饰。

    就因为这件衣服,还闹出了不大不小的笑话,估计这个孩子也是那时候来的。

    当天晚上,有个当地的小节日,俩人本着有热闹就凑的心思,跟着人群载歌载舞。本来还玩的挺高兴,不知道咋的就有个当地的年轻小伙子来对豆芽儿大献殷勤,好在这几天豆芽儿他们学了点简单的当地语言,那小伙子也会点残破的中原话。

    沟通了一番后,知道她已经嫁人的身份他竟然也不在意,滇地地大人稀又属蛮夷未开化,只要你情我愿,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只要丈夫同意,就算不同意也可以决斗,幸亏荣大这些年功夫一直勤练不缀,不然旅个游媳妇还得搭进去呢。

    那小伙子也有些来头,是当地一个比较大寨子的王子,若是荣大不能叫他信服,在这个族人无比团结的地域,他们夫妻俩是很难逃脱的。

    之后俩人没敢大意,连夜就走了,因为这个后来还长了个心眼,在外行走豆芽儿要不就扮成男装,要不就藏拙。哎,谁叫她年过三十依旧青春如花,果然太美了也是种罪过。

    一大把年龄了,还被人这么追求,哪个女人能不虚荣啊。就算是没换男人的想法,得意得意也是免不了的,可荣大这飞醋是吃了一坛偷一坛。

    他本就是独占欲特强的男人,如今有人窥视他的老婆,还只能点到为止不能教训教训那轻狂之徒,他真如王八进灶坑憋气又窝火。

    偏偏豆芽儿还在那因为魅力不减而洋洋自得,荣大见四周荒郊野岭的也没个人烟,便起了好好教训教训这婆娘的心思。

    俩人出外行走全靠一马一车,累了便赶车而行,错过宿头也可以住在车上,不累便下车慢慢行走赏欣沿途风景。家里孩子该娶该嫁已不用操心,老人们身体也硬朗,俩人有得是时间。

    出了滇地,风景依旧绚丽,加上心情愉悦,豆芽儿脚上也轻盈起来,摇曳着柔软娇美的酮体,行走在林间小路上。足下轻快两臂轻摆,犹如一朵在林间飘舞的清莲。

    也许是在这不似凡俗的林间清灵的景致下,此时的豆芽儿周身散发出一股美魅之感,比平时少了几分烟火之气,更添许多的妖娆。

    因为贪图凉爽又没出滇地多久,豆芽儿还穿着清爽凉快的夷女服饰,林间破碎的阳光下,她走动中轻扬的修长的美腿,让荣大为之神往。

    豆芽儿注意到荣大投来的炙热目光,他就如一头林间豺狼一样扫视着她雪白的大腿,和若隐若现的腰肢。被这样一番打量,她的心中也慢慢升起一股悸动,如在胸口抱着一个大火球般。

    就这样,俩人从林间到马车,赶到山下的客栈,足足缠绵了五六天。后果除了好些天的腰膝酸软精力不济,再就是肚里多了块肉了。要不老话怎么总劝人莫要贪欢呢,看吧,后果多尴尬。

    ---------------------------------

    民哥儿17岁中了状元,鲜衣怒马,撒花游街,真可谓年少得志意气风发。像他这样没有什么根基又有出息的学子,婚姻一般会落到老师的身上,可惜民哥儿老师一个适龄的闺女也没有,把他悔的不行。

    待民哥儿高中之后,老师便把他推荐给了自己的恩师,是当朝的二品大员。他家有两个适龄的闺女,一个是嫡出,一个是庶出。

    别看民哥儿现在是状元,但他无根无基,就算是娶得二品官员家的庶女,那也是高攀了。反过来说,就算是二品官员家的女儿,但是个庶女,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民哥儿年少有为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不过这个庶女在家一贯得宠,就连嫡女都要避其锋芒,这个婚事本来是二品大员的夫人给自己的嫡女看好的,但庶女也觉得不错,这婚事一时就有些僵持。

    二品官员是偏向庶女的,但夫人掌管后院,强硬起来也不是吃素的,到最后俩人达成一致,让三个孩子先凑到一起看看眼缘儿。之后就是各种理由,摆宴席办花会,民哥儿到底是有现代思想的豆芽儿教导长大的,骨子里还是很不羁的。对于两姐妹的当面选婿,他表示赞同,还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当官,就是为了能让家人更好的生活,没什么大志向。他只打算为朝廷服务二十年,之后就隐退,学父母亲那样纵情山水。

    两女考虑后,嫡女同意下嫁,而庶女选择了和她同样是庶出,但志向远大的探花郎。一样的姐妹,一样的起点,不一样的价值观与选择。最后得到的会是什么,就如人饮水,冷暖只自知。

    二十年后,在民哥儿的儿子入仕后,只做到正四品官儿的他果然辞官不做了。不是不能再往上走一走,而是志不在此,中庸即可。那时夫君已经是正三品的庶女,还讥讽嘲笑了一番,专房独宠又能怎样,夫君不争气,怎么能带给妻子荣耀。

    可是又过了二十年后,庶女面对着一大屋子各怀鬼胎的庶子庶女们,想着白发苍苍却依旧恩爱的姐姐姐夫,叹息的逝去。

    人这一辈子,到底该追求什么,才会不悔?!

    番外就这些了,大家关注我的新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