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硕鼠猛于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皇后,朕是你的真桃花最新章节!

    太昌十一年秋,建威将军卢膳佣兵二十万,联合若干少数名族发动叛乱。仅一个多月时间,潼关失守,长安失陷在即。太昌帝携太后、贵妃林氏,仓皇出逃。

    “秋敏,快醒醒……醒醒……”栾安哭丧着脸摇晃着秋敏,“叛军就快来了,快醒醒!”

    名叫秋敏的女孩双目紧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额头上一个鲜红的血口子正往外流着血,气息微弱得几不可闻。

    栾安将衣摆撕成布条,在秋敏的额头上缠了几圈将血止住,接着将秋敏背上,跌跌撞撞跟着大群逃难的宫人出了宫门。

    他早年得罪过得宠的大太监,被打残了一条腿,本来就走得不利索,再背上一个人逃命,不过走了半里路,就已挥汗如雨,气喘如狗。

    好在这时候他背上的小丫头悠悠转醒了。

    “这是哪?”邱敏感觉自己被人背在背上颠簸,下意识问道。

    栾安见秋敏醒来,松了一口气,气喘吁吁地回道:“快、快出长安城了,咱们得快点,不然就追不上陛下的车队了。秋敏,你既然醒了,就、就自己走吧,我、我可实在是……不行了……”

    栾安刚说完,脚下绊到一块石砖,立刻连人带己跌坐在地。邱敏哎呀一声,冷不防半边身子磕在干硬的地面上,疼痛感直入大脑,倒是让她清醒了过来。她瞪大眼睛四下观望,到处都是穿着长袍的古人,四周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古代建筑——她到了影视拍摄基地了吗?可是怎么连一架摄影机都没看到?

    栾安急急忙忙从地上捡起行李,拉上邱敏一瘸一拐继续逃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数落邱敏:“我说小姑奶奶,你就别发呆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邱敏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一时之间六神无主,也就糊里糊涂地跟着栾安走,直到傍晚两人才找了地方露宿下来。

    栾安是个话多的,尤其在紧张的时候话更多,说话或许是他舒缓情绪的一种手段。所以一路上,邱敏从栾安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拼凑出了事情的大概。

    总得来说,就是北边一个叫卢膳的将军造反,皇帝的兵打不过卢膳,眼见首都长安都要沦陷了,于是皇帝收拾收拾包袱,带上老娘,心爱的小老婆,及小老婆生的孩子跑了。

    不过这个皇帝不地道,因为他逃跑的时候,没通知众人,只多带了身边得宠的宫人和关系亲近的大臣,悄悄出了西门,当然他还带走了一支御林军保护自己。其他的妃子、皇子、甚至皇后,皆被抛下。等其他人知道的时候,皇帝已经跑了老远,不见踪影。

    没有皇帝主持大局,皇城里乱作一团,官员百姓也纷纷争相逃命去也,有不少人趁火打劫偷盗宫中之物。栾安和秋敏两人也跟着顺了些金器银器,本想带到宫外去用,不想碰到尚方司的两个太监来抢东西,栾安气不过,和他们争了几句,结果反被对方打了一顿,连累秋敏也被敲破了脑袋,让这个现代来的邱敏顶替了肉身。

    邱敏暗想好巧,两人都叫邱敏,倒是省了她重新适应新名字,直到过了一些时日,她才知道此秋非彼邱。她瞧这个栾安为人似乎还不错,至少他逃命的时候没丢下自己,她刚穿越来不久,对一切都不熟悉,只好跟着栾安,万事由着他安排。

    “栾安,咱们接下来去哪啊?”邱敏帮着栾安升好火,学着他的样子拿了一个窝头在火上煨热,就着凉水咽下肚。栾安倒是机灵,逃跑时还记得带上干粮,还有一把匕首防身。

    栾安道:“咱们跟着皇爷的车走。”他想过了,自己和秋敏两个从小就入了宫,根本没有在外面生存过,特别他还是个残废,若是身上有银子还好,可值钱的东西不是在出宫前被抢了么?这样一来,他只好跟着皇帝的车走,等皇帝到了新的地方建都,总还要招太监宫女伺候的吧?

    邱敏听完栾安的分析,也觉得他说得有理,只是……

    “你知道皇帝的车往哪走了?”太昌帝比他们先出宫,等他们这些宫人得到消息的时候,恐怕都已经出了长安城,现在又怎么跟得上?

    “这你放心,出城的时候,我发现了陛下御驾的车轮印。我爹是马夫,我入宫前跟他学过一些,陛下的御驾,车轮比旁的车都要更宽,我绝对不会认错。”栾安自信满满地说道。

    邱敏点点头,心安了不少,她在现代大都市中生活久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到了这种荒山野岭,更是两眼一抹黑,好在还有栾安这个当地人做向导。听栾安说,自己和他既是老乡又是同一批入宫的小孩,从小一块长大,感情自然比旁人好。

    入了夜,栾安将先前燃着的火堆移到一旁,寻了两片大树叶铺在被烤过的土地上当床,被火烤过的地面还有余热,睡在上面倒是十分暖和,邱敏赶了一天的路,脑袋上的伤口还一阵一阵地疼,没多久便昏睡过去。

    这一夜,邱敏噩梦不断,一会儿她梦到自己过世时那白惨惨的病房,一会儿她又梦到在古代遇到兵祸,最后梦到栾安指着她大骂她不是秋敏,而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妖孽。邱敏拉着栾安想解释,不想手上抓了个空,她也跟着醒了。

    此时天刚蒙蒙亮,身边的栾安却不见踪影,邱敏心下慌乱,疑心栾安是不是丢下她一个人自己走了。这里她人生地不熟地,离了栾安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着急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女人的哭喊声,邱敏寻声而去,发现前方树丛旁蹲着一个人,可不正是她要找的栾安!

    邱敏蹑手蹑脚地走到栾安身边,栾安急忙拉着她蹲下,两人透过树丛枝叶间的缝隙,看到前方空地上,两个男人骂骂咧咧,合力从一辆马车上拖下一个老年妇女和一个十岁大的男孩。那马车旁的地面上还躺着一个男人,看模样像是个车夫,他身上被扎了一个窟窿,血流了一地,显然已经死透了!

    邱敏害怕地捂住嘴,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便是遇上劫匪杀人,也没官府管的。却听栾安低声咒骂了一句:“又是这两个尚方司的龟儿子!”

    邱敏听“尚方司”这三个字觉得耳熟,再仔细一想,昨儿真正的秋敏不就是被尚方司的太监敲破了脑袋死了么?栾安说“又”,莫不是害死秋敏的人就是这两个?

    她再仔细看那两个男人,发现他们的声音有些尖锐,果然也是宫里出来的太监,只是不知为何同样是太监,栾安一脸和气,这两人却凶悍如匪。

    她却不知道,尚方司专门掌管皇宫内的刑罚,但凡有犯事的太监宫女,都会被送往尚方司,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太监宫女死在里面,尚方司里的太监个个孔武有力,还都是见过血的屠夫,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战斗力比栾安这种杂役太监高了不知凡几。

    那两个太监自从出了宫,便一路结伴打劫,他们也不抢别人,专门抢跟他们一样从宫里逃出来的人。谁都知道皇宫内油水多,宫里出来的太监宫女,身上都藏着不少好东西,加上太监宫女身份低微,杀了也不打紧。他们一路跑一路抢,身上的行李多得拿不动,可巧碰到一辆马车,顿时眼前一亮:这马车可是赶路的好东西。不用说,抢了!

    被拖出车的老妇紧紧抱住手边的男孩,厉声嘶喊:“你们两个杀千刀的,知不知他是谁?这位可是当今陛下的皇长子,你们胆敢以下犯上!?”

    “皇长子?”邱敏和栾安面面相觑,邱敏是刚穿来的,自然不认识什么皇长子,栾安从前不过是个低等的杂役太监,也没见过皇长子。不过栾安认得那名老妇,知道那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余嬷嬷,所以那男孩应该是皇长子无疑了。

    那两个尚方司的太监听到“皇长子”三个字,一开始也有些惊慌,但转念一想,这车也抢了,人也杀了,这个时候再道歉也来不及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没人发现先杀人灭口!

    其中一个面相凶恶的太监甚至冷笑道:“谁不知道当今陛下宠爱林贵妃生的皇次子,讨厌宫女生的皇长子,就连这次逃难,陛下也没带上皇长子,我们哥几个便是犯上,又有谁会管?”

    “你们敢!”余嬷嬷瞠目欲裂,她仗着身后的主子是皇后娘娘,平日在宫里也是个威风八面的人物,没想到这两个狗奴才竟然敢犯上。

    “等老身回禀皇后娘娘,你们两个……”她话还没说完,便被那带头的太监拧断了脖子。

    那太监杀了余嬷嬷,又朝另一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尽快解决掉皇长子。

    皇长子年不过十岁,眼见余嬷嬷被杀,他自己也不能幸免,情急之下低头朝抓着他的太监手上狠狠咬了一口,那太监吃痛,肥厚的肉掌朝着皇长子脸上重重甩了一巴掌,将他清瘦的小脸扇出血。皇长子朝旁踉跄了几步,借着这股力道顺势逃蹿出去。

    两个太监立即去追。邱敏和栾安,一个弱女加一个残废,遇到这种事当然不敢管,两人本想偷偷离开当没看见,不想那皇长子却朝着他们的方向跑来,眼见就要连累他们被那两个恶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