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大道须弥 > 第四十九章 七天之后

第四十九章 七天之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大道须弥最新章节!

    天快亮了,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

    大殿上,紫金老者看着烛火,还在冥想。孤竹国真的难逃此大劫吗?三十年了,就没有一个人能打败他吗?或许有,只是这些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逃,逃到哪里才是个头呢?”老者苦笑。

    诺大的孤竹国,人口不下百万,此时都还在一片熟睡中。是将事实公布于众,让他们各自逃命去?还是继续等待神兵的消息,看能否发生奇迹?可以撑到洲长到来。

    “我到底该怎么办,谁可以告诉我?”老者满脸痛楚,犹豫不定。

    如果将事实公布于众的话,势必连锁反应,引起全国动荡。可这么多的难民,到底要逃到哪里才是个头。邻国会让你入境吗?大敌当前,自乱阵脚。

    “不妥!”想到这儿,老者沉吟道。

    如果不公布,万一创世盟也抵挡不住。恐怕洲长来之前,狼城已经完了。

    是啊!无论是谁。面对这样的情况,都很难下个决定。何况是一国之君呢?

    “没关系,十分之一已经不少了,只要将那些有钱的、有实力的、有地位的人,带走就可以了,剩下的那些人,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死了倒还干净。”

    欧阳邵飞的话在老者的脑海里久久回荡。“难道真要那么做吗?”老者犹豫。

    “不,绝对不能那么做。”老者眼里突然又闪现一股决然之色。

    “大敌当前,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如果非要分个高低,只会凉了所有人的心,最后败的一败涂地。”他此时就是这么想的。

    天已亮了。

    远处传来几声鸡啼。

    老者躺在龙椅上,精神却有点萎靡。

    突然他睁开双眼,淡淡道:“左相,有什么事?”他不是在说梦话,因为门口此时确实已经站着一个人。

    紫金老者全名南宫断,年轻时,武功不弱,也是江湖上的响当当的人物,所以这么大年纪了,耳不聋,眼不花。

    说话间,左相两步并三步,已经到了殿里。

    “国国主”,他的声音,竟在颤抖。

    南宫断从龙椅上站起,长叹一口气, 苦笑道:“创世盟还是没有阻挡他片刻,看来狼城这次真的不保了。”

    他活动活动了筋骨,接着道:“左相,你我好像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并肩作战了,今天到是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左相问道。

    南宫断道:“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

    “三千死士,准备的”,南宫又继续说道,可是他只说了半句就停下了,因为他发现左相在笑他。

    他的笑,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南宫断看了不仅没有发火,反而感觉很舒服,舒服的就像夏天黄昏拂过大地的微风。

    “左相你?”南宫断不解。

    “国主,您不必担心了。”对于这个为国家心力交瘁的国主,左相是打心里尊敬。

    他们从小就认识,将近已经有六十年了。六十年来他们的关系一直就保持的很微妙。在朝廷上,他们是会为了各自的观点争个面红耳赤的君臣;在下面,他们又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而到了战场,他们却又成了配合的天衣无缝,甘愿为对方牺牲的战友。

    他很佩服他,因为也只有他敢顶着这么大的压力,退出创世盟。现在没有哪个国家的君主会有这么大的魄力。

    “您不必担心了!”想着想着,他又忍不住说了一遍,不一样的是,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眼泪七分高兴,三分痛楚。为什么高兴,为什么痛楚,他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只知道,他们这个年龄,本不用活这么累的。

    “怎么??难道?”南宫断身体一震颤动,他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忽然他又摇了摇头道:“这么可能呢?我一定是想多了。”

    左相擦了擦眼泪,道:“危机消除了,飞天夜叉已经被人打败了!”

    “真的?”南宫断差点跳起来,哽咽道。

    “真的。”左相尽他最大的声音喊道,他生怕南宫断听不到。

    南宫断怔住。

    “国主请看!”左相从怀里颤抖地掏出一块玉符,奉上。南宫断颤巍巍的接过玉符。一看,只见上面金光闪动,工工整整的书写着几行小字。

    “南宫国主,今日狼城之危,现已解除,您不必再担心。如果您想倾全国之力论功行赏,您大可不必。您只要记住这所有功劳,都在于一位少年,就行了。而我现在正快马加鞭赶往您的宫殿,希望能赶上您准备的丰富酒宴。

    驻溪国将领  任天熠奉上。”

    南宫断看完后,早已热泪盈眶,他颤抖的手紧紧握住左相的手。不能言语。

    “国主您现在可以歇息一下了吧!”左相激动道。

    南宫断摆了摆手,他明白,左相又何尝不是呢?他不是一晚上都没有合眼吗。

    “左相,你可知道那少年是何人?”南宫断忽然道。

    左相道:“不知道,只知道他也伤得很重,是拼了命了。”

    “如此大恩,无论如何,我们定不能忘!”南宫断挺直腰板,一字字道。

    左相望着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沉吟道:“定不能忘!”

    五天后。

    天狼堡。

    床榻边,若紫正俯身擦着戈登额头上的汗水。

    “紫儿啊,那小子这么样了?”此时房间里响起了天元子的声音。若紫扭头忧郁地摇了摇头,道:“还是老样子,一点反应也没有!”

    天元子摇着轮椅来到戈登床榻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希望他早点醒过来!我们还没有好好谢谢他呢!”

    若紫望着戈登消瘦的脸,心痛地说道:“大夫说了,让我们不要担心,他身体壮的很,迟早会醒过”她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自己底气都不足了,只是空流泪。

    没人能不吃不喝,熬过七天。就是神仙,他也得吃饭。

    天元子心里并不是不知道若紫的心思。他已经决定了,等戈登醒后,他定要招戈登为女婿。

    是啊!无论谁有这样一个女婿,都会值得骄傲的。

    天元子正在思考间。忽然门口有人喊道:“堡主,国主亲自来探望您了,现在正在大殿呢。”

    天元子苦笑一声道:“我马上就来!”

    南宫断这已经是第七次亲自来天狼堡了,期间不知多少次派人打听这里的情况。天元子明白,他哪里是来探望自己的,他明明是来探望戈登的病情的。南宫断要打他这未来女婿的注意,他能不着急吗?

    想着,想着。外面的人已经推着天元子向大殿的方向走去。

    七天后。

    湛蓝的天空。

    无垠的大海。

    极目四望,海鸥翱翔。只见一头巨大蓝鲸在无垠的大海上翻腾戏耍,卷起千层浪花。

    蓝鲸上面站在一个*少年,高兴的欢呼雀跃。忽然一只大鸟从他头顶掠过,一个人影从鸟背上落了下来,出现在了少年的声旁。

    “爷爷?”少年忍不住叫道。

    “戈登,不要再玩了,该回去了,不然你的两个姐姐又要担心了。”

    “不,我不回去,我还没有玩够呢?”戈登说道。

    老头顿时火冒三丈,大声道:“混账小子,你说什么?”

    只见他一发怒,天空已经变成墨色,大海也翻滚不跌。

    “爷爷,不要,不要!”

    “不要?”

    突然戈登睁开了双眼。他两眼一望,只见精美的床幔,柔软的被单。他顿时长长的喘了一口去,道:“吓死我了,还好我在做梦。”

    他晃了晃脑袋,忽然想起来了。自己经过一场大战,最后虽然将飞天夜叉打败了,但自己也受了严重的伤,最后倒下了。

    他看着周围,迷惑不解,不知道自己在哪?

    “这是?”突然他看到床榻边,趴着个人,惊的差点叫出声来。

    “若紫!”戈登脑袋里顿时浮现一道倩影,和榻前女子一般无二。若紫小鸟依人般趴在榻前,微微打鼾。竟已睡熟了。

    “真好啊!”戈登看着若紫,懒懒的伸了一腰。因为他已经知道若紫没事,她还活的好好的。他现在很舒畅,舒畅的想喝一大桶牛奶。

    是啊!有时候答应别人的事情自己做到了,何尝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呢?

    月光的清辉透过薄薄的窗纱洒在床幔上。戈登知道,现在还是深夜,所有的人都还在睡觉。

    可他现在却睡不着了,因为他自己不知道已经睡了多久,他现在只想起来活动一下。

    若紫忽然打了一个盹,向他身边靠了靠。戈登怔住,他差点忘记若紫还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他轻轻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他这才发现自己浑身缠着绷带,上面还有斑斑血迹,走起路来很不方便。他猛地俯身,将若紫抱在了怀里。

    若紫身上只穿着薄衫,戈登已经感到她身上很冷。他动作尽量很轻,怕将她吵醒。

    他小心翼翼的将若紫放在了床上,为她轻轻地盖上了被子。

    当他做完这些,准备要出去透透风时,却发现若紫正泪眼模糊的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