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太平血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虚张声势

第六百四十七章 虚张声势

作者:不开心的橘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太平血最新章节!

    “洋大人和你们一起守在通州一个晚上,然后大家就可以跟上来,到天津去吃洋米洋面,还有大把的鹰洋赏赐等着你们……”绵愉手下的一万五千余锐健营清军在军官巧如簧舌鼓动下,开始向通州城进发,绵愉在不远处的官道旁默然的注视着,心中并无半点惋惜。

    锐健营这支八旗部队从乾隆年间开始设立,经过百余年的时间,编制不断扩大,此刻的编制大部分都是养育兵,锐健营里的男人是世世代代当兵的,当孩子长到十周岁时就到了当养育兵的年龄了,也就是说,这孩子开始可以去挣自己应得的那份俸银了。而这些俸禄是从哪里来?锐健营的旗兵不事生产,完全就是靠着收取百姓赋税在养活。但锐健营这支旗兵自从乾隆年间之后,就再也没有经历过大的战事,武备废弛,兵将都不懂打仗,大多数人甚至都不明白他们现在要去的通州是个死地。

    当天下午六点十五分,锐健营清军进驻了通州,在通州内他们见到了一队队整装待发的英法联军,装备精锐、人高马大的洋兵给这些旗兵吃了颗定心丸,有这么强大的友军,他们还担心什么呢?

    格兰特和蒙托邦看着这支萎靡不振的军队,心头不由得提了起来,两名绅士没想到狡猾的清国叛军会派这样的兵来前线送死,蒙托邦当场就爆发了,他怒不可遏的想要去找荣禄算账。但侦察兵带回来的消息让他们目瞪口呆。

    “那支清国叛军在接收了武器装备后,已经开拔朝北面去了。”格兰特听完之后也是瞪大了眼睛,他也没想到清国叛军过河拆桥会这么快。而且招呼都不打一声,荣禄的花言巧语将两位绅士给骗了。这也说明一个问题,洋人在这个时候非常重视信誉而国人却很不在乎,况且商谈派兵的时候,双方也没有明确兵员素质问题。

    无可奈何之下,格兰特和蒙托邦只得商议等到夜幕降临之后,联军大队往北渡过北运河撤到徐辛庄。冉曼撤到北运河岸边守住最后的渡口,假若太平军攻势凶猛。冉曼将军就率领殿后部队从这里撤退。这个计划也是完全将那一万五千余名锐健营清军抛弃了。然后联军全军朝天津直扑过去,和米启尔少将、柯利诺将军的部队会师,因为下午收到米启尔少将的军情,他们被太平军阻击在河西务镇。无法支援天津,所以联军需要尽快打通退回天津的道路。

    而太平军这边却因为判断的失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计划。白天两场大战之后,太平军休整了几个小时,在这个时候得到前方的侦察情报,说清国叛军开始增援通州。鉴于通州北面清国叛军有五万余众,太平军参谋部还是谨慎的制定了一个夜间作战计划,而不是马上贴上去继续攻击通州。参谋部的理由也很充分,经过白天的战斗,士兵们的枪弹消耗很大。需要等待后方大营送来补给,清国叛军虽然很烂,但就算是几万头猪放在那里让你杀。你也要有充足的弹药不是?而且下午继续攻坚通州,伤亡会很大,同时敌人有了援军,防御力量也会提高,清军给人的印象就是打野战不行,但防守城池还是有一手的。更何况叛军中还有荣禄编练的那支新军一部,所以参谋部制定了夜战计划。

    萧云贵本来想再冒险一次。继续进攻的,但白天的伤亡也给了他很大的警示,正面和英法联军交战,太平军并没有太多的优势,白天攻坚通州的确会有很大的伤亡。人或许就是这样,当你家大业大之后就会有些缩手缩脚,最后萧云贵犹豫再三还是采用了参谋部的意见。

    但到了晚上七点三十分的时候,萧云贵得到前方最新的侦察情报,清国叛军并没有全部南下增援通州,而是有一部南下,其余的全部往北跑了,这个时候萧云贵和参谋部的军官才明白过来,他们被清国叛军的虚张声势给欺骗了。而此时距离夜战发起只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萧云贵黑着脸当即下令调整部署,马上发起攻击。

    太平军调整部署虽然迅速,但上万人的会战部署调整还是浪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最后战斗在夜里九点正式打响。

    太平军发起攻击的时间对冉曼将军来说也很难受,他的部队刚刚从八里桥撤下来,那边只留下一个工兵连准备炸毁八里桥,其余部队在通州北面运河浮桥岸边驻守。格兰特和蒙托邦带领大队倒是已经渡过了北运河,所以冉曼将军就是留在运河南岸的最后一支联军部队了。当八里桥对面的太平军发起敢死队冲锋的时候,工兵们慌乱间没能顺利的引爆炸药。就如同后世那支长征部队飞夺泸定桥一样,太平军忽然发起了攻击,成功的夺回了八里桥,没让联军将它炸毁。

    法军工兵连最后被数倍于己的敌人包围全歼,最后只逃出几个人回去报信,浮桥桥头堡的冉曼将军所部还在构筑临时的防御工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冉曼将军只能希望通州的清军能抵挡一阵,为他再争取一些时间。

    而通州的清军在做什么呢?格兰特和蒙托邦大队开拔出城的时候,随军翻译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说辞告诉这支清军的指挥官,他们到更前沿去守御外围阵地,通州城就交给清军了,并且告诉他们,联军留下来的物资和粮食清军可以随意使用。清军指挥官不明就里,还非常高兴,当下清军军官们就忙着开始分赃。联军在通州囤积了不少粮食和物资,腊肉和火腿都有不少,还有不少的酒类,这些都是联军带不走的东西。

    于是联军前脚才走,清军后脚就开始稿赏三军,酒肉随便豪吃海喝,不少联军抢来的布匹财物也成了清军士兵们抢夺的对象,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联军出城后就向北而去,根本没有南下去对抗太平军。

    所以,当太平军马驹桥的第三师赶到和八里桥的部队汇合之后,迅速兵临通州城下时,通州城里还热闹非凡。太平军几乎没话费一枪一弹就攻陷了通州城。清军守城门的士兵喝得烂醉如泥,就连城门都没关。

    虽然抓到了一万五千余名俘虏,但萧云贵却暴跳如雷,他要这些酒囊饭袋来做什么?还要分出宝贵的兵力来看守他们,简直就是得不偿失。萧云贵也想过将这些俘虏全部杀掉,但目前追击联军要紧,哪里还有时间去杀俘虏?最后被逼无奈之下,萧云贵命令一部太平军押着这群俘虏前去北京城下,将他们赶往北京城放了了事,然后萧云贵命令太平军向联军逃窜的方向进行继续追击。

    从通州留下来的东西来看,联军撤退得很仓促,太平军的哨骑还抓获了几名龙骑兵,他们格兰特派出去准备向还在北京城的巴夏礼送去最新命令的,从格兰特和额尔金亲笔签名的这份命令上看出,联军是准备与米启尔少将的部队汇合然后打回天津,最后从塘沽口撤退回南方去。信上额尔金爵士让巴夏礼先留在京城,毕竟他是外交人员,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洋人一贯认为外交使节受到保护的),等战事平静再寻机南下汇合。

    萧云贵看完之后暴跳如雷,大骂英法联军毫无骑士风度,居然放着通州城不守,就这么灰溜溜的逃跑了,连很多物资和抢来的东西都不要了,真是无胆匪类!

    盛怒之下,西王命令太平军连夜攻打冉曼将军所部,打算追上去缠住他们,同时命令一部太平军渡过八里桥后在运河南岸平行追击联军。

    于是,冉曼将军可怜的一千多名殿后部队成了太平军发泄怒火的地方,太平军炮兵在黑夜里不管看不看得到,对着冉曼将军临时构筑的工事就是一顿炮火猛轰,虽然很多炮弹没能击中目标,但少数炮弹击中目标后还是给临时阵地造成了严重的破坏,然后还有一个倒霉的事情,那就是几枚炮弹摧毁了北运河的浮桥,冉曼将军这支部队的退路被打断了。

    虽然冉曼将军手下的法军猎兵非常英勇,但也经不住太平军数倍于己的连续冲锋,而且夜战向来是联军的短板,而太平军却是夜战惯了的。第一军的大多数军官骨干都是当年西王起家的部队里走出来的,这些人都习惯了夜战,他们带出来的部队也习惯了夜战,于是冉曼将军的部队在开战半个小时后就已经坚持不住,伤亡惨重了。

    看到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冉曼将军平静的将身边携带的军事文件统统烧毁,然后整理了着装,向自己的士兵们下达了放下武器投降的命令。当夜,太平军成功收复通州,冉曼将军以下三百余名法军猎兵投降,太平军的伤亡并不大。

    虽然攻占了通州,但运河浮桥被击毁,重新搭建浮桥浪费了时间,萧云贵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但好在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天津方面的李秀成部传回来消息,天津城已经拿下,天津城的部队开始向河西务镇增援。看到这个消息,萧云贵总算松了紧绷的脸皮,天津顺利收复,那么太平军剩下要做的就是追上去,与河西务镇、天津的太平军合围英法联军剩下的部队,最后将他们歼灭即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