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将军家的小娘子 > 第100章

第100章

作者:烟波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将军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第一百章

    郑良的话一出,众人都皱了眉头,心中一沉,楚修明倒是问道,“活人也是照顾,尸体也是照顾,你说的是哪一种?”

    “自然是活人。”郑良毫不犹豫地开口道。

    楚修明放下了茶杯,面色平静地看着郑良,不知为何郑良竟然觉得心中一寒,就像是脖子后面被架了把刀似得,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狠狠掐了一下自己,这才强忍着恐惧开口道,“莫非永宁侯不希望自己的三哥活着?”

    听到郑良的话,楚修明微微垂眸并没说话,倒是郑良只觉得心中激荡,接着开口道,“说来也是,长幼有序,若是楚修曜这位三哥还活着,怕是永宁侯这个爵位也轮不到你坐。”

    这话一出,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了,楚修远冷笑道,“莫非英王世子当初就是这般坐上世子位的?”

    赵管事也开口道,“在下倒是听说,英王还活着的时候,有三子的,现在怎么没听说另外两位的消息?”

    郑良面色一变,只是说道,“两位公子是被诚帝迫害而死的。”

    “在下记得那时候有位公子才三四岁吧?”赵管事像是不敢肯定似得,仔细思索了一下说道,“诚帝放着一个已经年长的世子不动,去动三四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郑良沉声说道,“小公子自幼身子弱,若是好好养着自然能平安长大,只是那时候诚帝追击的紧,一路奔波,这才不幸早夭了。”

    “那另外一位呢?”王总管问道。

    郑良眼睛眯了一下,也反应了过来说道,“几位倒是对英王的家事很有兴趣,若是永宁侯愿意和英王合作,到时候几位亲自问英王即可。”

    楚修明开口道,“岳文,把人拖下去。”

    郑良听见岳文的名字脸色大变说道,“永宁侯……”

    岳文却没有再让他说出剩下的,直接捂着嘴给拖了下去,等人下去了,林将军才说道,“将军,莫要听信小人所言,恐英王世子另有阴谋。”

    楚修远沉声说道,“不管是三哥还是三哥的尸首,都必须抢回来。”

    金将军缓缓吐出口气,说道,“谈何容易。”他们现在甚至连楚修曜是死是活都没办法确定。

    赵管事看着楚修明问道,“将军有何想法?”

    楚修明端着茶杯一口饮尽,就连里面的茶叶都嚼了嚼咽下去,说道,“也不差这会功夫。”

    不管楚修曜是死是活,既然已经在英王世子手上这么久,那么也不急这会的功夫,因为他们再急也没有用,英王世子就等着他们着急。

    赵端虽然在,可是一直没有开口,毕竟这更多的是将军府的家事,可是如今楚修明的决定,却让他心生佩服,楚修明真的不急吗?不,他比谁都急,可是他不能急,也不敢急,因为他不能急。

    是的,是不能,虽然楚修远才是太子嫡孙,可是说到底,这一脉中楚修明才是决策者,谁都可以急,谁都可以心乱,只有楚修明不可以,因为他的每一个决定都不仅仅关系着自己。

    若是没有楚修远没有这些责任的话,怕是楚修明早就忍不下去了。

    易地而处,换成了他的话,赵端心中一颤,觉得自己恐怕是忍不住的,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的话……就算只是尸骨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的。

    明白过来的不仅是赵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楚修明的挣扎,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楚修明,才使得他们甘心臣服,楚修远红了眼睛,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谁都有立场说话,就是他没有,若不是因为他……若是没有他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如此。

    楚修远只感觉到一个微凉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楚修远扭头看去,就看见楚修明的侧脸,和众人不同的是,楚修明的神色很平静,甚至平静的让人觉得恐怖,却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楚修明开口道,“既然英王世子把这些一件件抛了出来,意味着他有什么重要的计划是绕不开边城的。”

    众人心中一凛,刚刚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修曜的身上,楚修明起身指着山河图说道,“边城位处京城西北方,而这边是……”

    随着楚修明的声音,几个人都看向了山河图,林将军猛地明白了楚修明的意思,“这就意味着英王世子是有办法让蛮夷绕过边城这边到天启,可是这个地方想来很难走或者只能供少数人通过,人数若是多了的话,就容易被发现或者……”

    “根本过不去。”吴将军也沉声说道。

    金将军忽然想到,“我好像知道他们是从哪里通过的了。”

    不仅是金将军,就是楚修明也猜到了,手指点着一处,那里山势险要,还需要通过一处湍急的河流,甚至因为地形的原因,不能造桥,只能用绳索通过,就算是用绳索,也只能选择每个月中旬的时候,河水较平缓的那日。

    当初楚修明的祖父就发现了这处地方,最后因为能利用的价值不高,只是标注了下来,楚修明后来也去看过,确实如此那处地方只是供给一些山里的百姓来使用,不过就算如此,楚修明也派人去守着那里,如果真的是从这里的话,也就意味着……

    “费安背叛了。”金将军沉声说道。

    王总管开口道,“不仅是费安。”

    山里的百姓,每隔几个月就要选了身强力壮的青年来背着东西到市集交换所需的生活用品的,边城这边虽不让他们进城,却也不会拒绝,一直相处的也愉快,若是蛮夷真从哪里走的,不仅意味着守将费安投靠了英王世子从而欺瞒楚修明,山里的百姓恐怕也投靠了英王世子。

    几个人面色都有些难看,吴将军怒道,“狼心狗肺的东西,将军属下去把费安拿下。”就在前段时间,费安还和他们一起喝酒,

    楚修明开口道,“金将军你带兵去。”

    “是。”金将军恭声说道。

    楚修明抿了抿唇说道,“生死不论,注意封锁消息。”若是费安没有背叛,那么他见到金将军带着人过去,并不会反抗,可是若真的背叛,绝对不愿意束手就擒的,难免会发生一些摩擦,若是金将军还估计这想要活抓的话,怕是难免束手束脚的,这样反而容易属于下风,增加士兵的伤亡。

    金将军面色一肃说道,“是。”见楚修明没有别的吩咐了,就起身出去点兵了。

    众人心中沉甸甸的,费安虽然不如他们几个关系这么好,可是说到底也是认识许多年的,也一起经历过不少战争,这样过命交情的兄弟,可能的背叛让人格外无法接受。

    吴将军见楚修明让金将军去,也没有说什么,当初费安是救过吴将军命的,所以他才格外的愤怒,让他去难免控制不住情绪。

    楚修明接着说道,“林将军你也准备一下,恐怕那山中还藏着蛮夷和英王世子的人。”

    等费安那一伙人抓来,若是能问出一些山里的消息固然好,也可以减少伤亡,若是问不出……楚修明心中明白,在山中的话,自己的士兵固然能胜利,恐怕会有不少伤亡,毕竟那边的地形他们不熟悉,还有那个索道。

    “到时候封山。”楚修明冷声说道,“派兵把那给围着,给他们三日的时间,愿意出来的就出来,不出来的话就封山,五日内烧山。”

    这样的话,造成的杀孽太重,有伤天和,楚修明一直不愿意如此,可是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心慈手软了。

    林将军开口道,“将军放心吧。”

    楚修远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开口道,“将军,那徐源的任务……是不是要暂缓一下?”

    就怕到时候英王世子损失惨重,狗急跳墙伤害了楚修曜,楚修明开口道,“照旧。”

    赵端此时才开口道,“将军,其实在下也觉得可以稍缓一下。”

    楚修明摇了摇头,“机不可失。”

    赵管事和王总管心中有些担忧,他们几个是知道将军的挣扎,可是别人不知道,万一有点将士知道楚修曜的事情后,觉得楚修明不近人情……楚修曜当初在边城,和那些将士的关系极佳的。

    林将军也说道,“那军中要不要先……”

    楚修明开口道,“人多口杂。”

    一时间众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事情商量完了,他们也没有离开,反而都坐在议事厅中。

    沈锦带人拎着食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众人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情况,楚修明早就有吩咐,将军府所有的地方都不对沈锦设防,就算是议事厅也是如此,所以直到她到了门口才惊动了众人。

    进来后沈锦就笑道,“想来大家也饿了,我就让人做了些东西送来。”

    “嫂子。”楚修远开口道。

    沈锦笑盈盈地点了点头,让开了位置,就见身后的小厮开始抬着东西进来摆放了起来,就在议事厅的中间空地上摆了桌椅,除此之外还有小炉子和小锅,把一只拎的壶里乳白色的汤底倒进去后,一盘盘肉片也被摆放了出来,荤菜多素菜少,零零散散摆了一大桌,就是旁边小桌上还摆着不少牛肉片羊肉片。

    他们虽然在议事厅用过饭,每个人面前都有小火锅,可以自己选了喜欢的下着吃。

    楚修明一直看着沈锦,若是仔细瞧着,还能发现他眼中露出的几分伤感和无奈,

    楚修远见都准备妥当了,而楚修明一直沉默着,就说道,“正巧也饿了,谢谢嫂子了。”

    沈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众人净手后,坐了下来,林将军开口道,“老金倒是少了一顿口福。”

    沈锦也没有问金将军去哪里了,因为是个圆桌,众人都是围着坐的,而沈锦就坐在楚修明的身边,虽是武将,可是众人用饭的时候并不粗鲁,只是也没那些食不言的习惯。

    其实沈锦喜欢吃这种锅子,而且她习惯在吃之前先用一些汤,所以就盛了碗汤慢慢喝了起来,还时不时从楚修明的小锅中夹点涮好的肉来沾着赵嬷嬷特质的调料来吃。

    几口热汤热菜下去,众人情绪缓和了许多,一盘盘的肉下去,多亏沈锦提前和厨房打了招呼,早早就开始准备,这才没出现众人没肉吃的情况,等吃过瘾了,众人才开始稍稍动了动素菜,然后等着下面。

    赵管事索性就重提了刚刚的事情,那时候众人都心绪不宁,所以也没讨论出个什么,现在都缓和了下来,想来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沈锦正在吃楚修明放在她碗中的白菜,听着赵端说着担忧,王总管也说道,“确实如此,这样容易埋下隐患,那些将军倒是不会只因别人的一句话就怀疑将军,可是心中难免有了疑虑,还不知道英王世子接下来要做什么,积少成多下来怕容易军心不稳。”

    楚修明并没有说完,而是用筷子搅了一下锅中的面,楚修远开口道,“不如我们先一步说出这样的事情?”

    沈锦咬着冻豆腐点头,她觉得自己吃完这块,等面条熟了还可以再吃几口。

    赵管事问道,“夫人有什么想法?”

    沈锦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赵管事,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正在努力蠕动着嘴,显得有些呆呆的,楚修明给沈锦倒了杯水说道,“慢慢吃。”

    “恩。”沈锦点了点头,继续吃了起来。

    楚修明看向了赵管事,眼神中带着几许警告,楚修远低着头默默地不吭声,沈锦吃完以后,又喝了一口水这才说道,“赵管事你问的是什么?”

    “在下瞧着刚刚夫人因为少将军的话点头了。”赵管事开口道。

    沈锦应了一声,桌子下面的手轻轻捏了捏楚修明的手指,说道,“因为我觉得修远说的对啊。”

    楚修明把煮好的面条都给夹了出来,放在自己的碗中,加了点调料,神色缓和了一些,沈锦愿意说和别人让她说,在楚修明心中是两回事,所以此时楚修明才不开口了。

    林将军其实挺喜欢沈锦这个将军夫人的,想来老将军在的话,也会喜欢这么个儿媳妇的,“夫人为何会赞同?”

    沈锦双手捧着杯子,眼神却落在楚修明刚拌好的那碗面上,说道,“英王世子的话和将军府的话,他们肯定更相信将军府的话啊。”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只要说当初诚帝和英王世子联手,然后三哥在英王世子手上,不知情况如何,然后英王世子以此威胁将军府放蛮夷进天启。”

    其实楚修明想过,只是担心那些将士会因为顾忌到楚修曜在英王世子手中,等真遇上了难免有些束手束脚的,而且万一英王世子得了消息,楚修曜的处境就更危险了几分,所以难免有些犹豫,众人也是如此,沈锦真的不知道吗?

    沈锦是知道的,正是因为知道,沈锦才不愿意让楚修明说,这样对楚修明太过残忍了,楚修明何尝不知道沈锦的心思,伸手紧紧握了她的手一下,不再犹豫说道,“只要让英王世子有所顾忌,那么他为了退路,就不会动三哥。”

    楚修远看向楚修明说道,“哥,你尽管吩咐!”

    刚刚议事厅是众人在讨论公事,楚修远自然称呼楚修明为将军,而此时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楚修远对楚修明的称呼自然改了。

    楚修明开口道,“等金将军回来后,林将军你马上带兵去禹城,给席云景写信做好准备,等瑞王一到边城,那边就开始行动,以沈轩的名义质问诚帝为何逼迫瑞王离京,然后带人……”

    随着楚修明的话,众人都记下了自己的职责,沈锦忽然说道,“我进京。”

    “不行。”楚修远说道,“嫂子你若是进京了……”

    沈锦开口道,“总要给诚帝颗定心丸。”

    楚修明伸手握着沈锦的手说道,“不用。”

    沈锦其实早就想好了,“夫君,你知道的这样是最好的,因为沈轩一方面质问诚帝,可是却带兵与英王世子发生冲突,诚帝对于父王是不是来边城了心中也不敢肯定,太后会护着我的。”

    楚修远说道,“嫂子,不该你去冒险。”

    沈锦笑了起来,因为脸上的酒窝,使得她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她伸手揉了揉楚修远的头,“又不是为了你。”

    其实沈锦说的是实话,就算楚修远是太子嫡孙,沈锦会如此选择也不是为了他,兔子的胆子很小,又很小心狡兔三窟,就像是沈锦在瑞王府中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藏到所有人的后面,让人根本注意不到,所以也无法伤害到她。

    如今沈锦愿意站出来,为的只是楚修明,在最开始沈锦听到郑良的话后,其实就在犹豫,她也会害怕,沈锦从来不是英雄,那种能以天下先的人,她在乎的是自己的亲人,在乎的是自己的小家。

    那时候的沈锦犹豫了,心中是在挣扎着,那时候楚修明也看出来了,恐怕陈侧妃都不如楚修明了解沈锦,所以楚修明说不让沈锦再插手,沈锦同意了下来,可是在沈锦亲自带着人来送饭的时候,楚修明就知道沈锦有了决定。

    因为英王世子手中有楚修曜父子的缘故,使得楚修明最早的计划有变,开始的时候楚修明是打算在诚帝和英王世子中间寻求一个平衡的,现在的情况,和英王世子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那么就不好与诚帝那边撕破脸,当然也可以选择把瑞王送回去,可是如此一来对下面的计划却不好进行了。

    而现在又不能与诚帝那边撕破脸,让沈锦到京城为质是最好的选择,不仅能让诚帝相信瑞王不在边城,而是在英王世子手中,也会让诚帝产生顾忌,不说和楚修明联手对付英王世子,起码不会在楚修明对付英王世子的同时,在背后捅刀子。

    好处还不仅这些,英王世子也会顾忌楚修明和诚帝联手,所以也不敢全部兵力对付楚修明,还要防备着诚帝渔翁得利,那么楚修明这边也可以分出大半的兵力来防备蛮夷。

    其实这也是众人开始没有提起那个办法的原因,那是最好的选择,却也要有善后的份工作,他们谁也不好提出让沈锦去当人质的事情,更不可能说让东东去,所以众人沉默而心中烦闷暴躁。

    若是在最早的时候,他们早就提出来了,可是如今虽然沈锦嫁过来只有短短几年时间,众人对沈锦还是有感情的。

    所以就算此时沈锦自己提出来,众人也是沉默。

    沈锦何尝不明白,众人此时也吃不下去了,这件事最终是要交给楚修明和沈锦自己决定的,楚修明没再说什么,只是牵着沈锦的手先离开了,楚修远并非第一次看见这般的兄长,那时候在三哥代替他离开后,楚修明醒来后就是这般,众人都以为楚修明会发怒或者发泄,可是他只是静静地坐着,带着无奈和痛苦,楚修远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一刻的楚修明,那种感觉只是让人看着都觉得无法承受。

    “夫君背背我吧。”出了院子,沈锦忽然说道。

    楚修明咬了咬牙,松开了沈锦的手,走到了沈锦的前面背对着她蹲了下来,沈锦熟练的趴在了楚修明的背上,感叹道,“刚刚吃的有些饱了,都不愿意动了呢。”

    “那就不动。”楚修明开口道,“我背着你走。”

    沈锦眼睛红了,小声说道,“不行啊。”她听出了楚修明话里面的意思,“夫君,我等着你来接我。”

    楚修明脚步顿了一下,“听话。”

    沈锦鼻子一酸说道,“你听话才对,东东就交给我母亲照顾,你一定要早点去接我。”

    楚修明摇了摇头,沈锦张口咬了下他的耳朵说道,“还有不许再有什么表妹了!”

    “不会。”楚修明的声音有些黯哑,“就你一个人。”

    沈锦这才满意地说道,“夫君,你如果帮我安排的话,那么更安全一些,若是我自己偷偷跑的话……”

    “不许。”楚修明开口道,“我知道了,在京城等着我。”

    沈锦恩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