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将军家的小娘子 > 第101章

第101章

作者:烟波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将军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

    虽说楚修明答应了下来,可也不是直接就给沈锦收拾东西,让她去京城的,楚修明先上了奏折,这封奏折楚修明整整写了一夜,竟然也没写出来,他不知道要如何下笔。

    直到天微微亮,楚修明才放下笔,有些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缓缓叹了一口气,这才起身朝着内室走去,沈锦还在床上睡得正香,楚修明坐在床边,手指轻轻从她睡得红润的脸上划下,这样一个娇娘子,他如何舍得让她去那种豺狼之地。

    看了许久楚修明才收回手指,闭了闭眼睛,心中却已经知道沈锦此次京城之行是避无可避了,转身重新回了书房,铺好纸后,略一思索就拿着笔写了起来,一气呵成,写完后楚修明直接把笔摔在了地上,紧紧握着拳头,微微仰着头,连眼睛都闭上了。

    沈锦披着外衣过来的时候,楚修明才睁开眼睛,看着楚修明眼底的血丝,沈锦只觉心中一颤,她缓步走了过来,伸手去握楚修明的手,她的手太小,根本没办法把楚修明的手给包起来,倒是楚修明松开了拳头,反手把沈锦的手给握住。

    “夫君。”沈锦依到了楚修明的身边,“别怕。”

    楚修明的身子一颤,紧紧把沈锦搂在怀里,只是一份奏折,他都有些忍受不住,他们两个不是没有分离过,可是这次却截然不同。

    “傻丫头。”楚修明的声音有些沙哑,“我的傻娘子。”

    “胡说。”沈锦反驳道。“我可聪明了。”

    楚修明把沈锦按在怀里,下颌压在她的头顶说道,“聪明的话,怎么会嫁给我。”就算沈锦不主动提出,甚至在别人提出时拒绝,谁也无法说这是沈锦的错。

    “又不是我自己选的。”沈锦也觉得委屈啊,“我又不能抗旨。”

    楚修明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如果说诚帝做过什么好事的话,就是把沈锦指给自己当妻了。

    “不过,若是有选择的话,我也是愿意嫁给你的。”沈锦的声音里面带着笑意,“当时在京城听说你喜欢吃生肉,我可发愁了呢。”

    “发愁什么?”楚修明见沈锦穿的有些少,就把她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

    沈锦勾着楚修明的脖子,悠闲的晃动着脚,“我不喜欢吃生肉啊,那可怎么办好。”

    “最后想到办法了?”楚修明不知为何,就想到娇娇弱弱的小娘子坐在窗户边发愁的样子,那时候的沈锦肯定鼓着腮帮子,漂亮的眼中满是惆怅。

    沈锦有些得意地说道,“鱼脍啊,就按照鱼脍的方法来。”

    楚修明闻言只是笑道,“那最后发现我也不吃生肉,是不是很失望?”

    “才没有呢。”沈锦想也不想的反驳道,等坐到了床上,就把鞋子给蹬掉,然后把外衣脱了递给了楚修明,楚修明把沈锦的衣服挂好,然后自己也去了衣服躺上了床,沈锦舒服地趴在楚修明的身上,楚修明伸手拉好了被子,才听到沈锦接着说,“其实有点,鱼脍很好吃,其实我想了想,觉得应该牛肉味道还行,羊肉和猪肉应该不太好吃……”

    沈锦把自己当时想的告诉了楚修明,“羊肉有些膻,熟的时候味道比较好,猪肉会有些腻。”

    楚修明轻轻揉着沈锦的腰说道,“除此之外呢?”

    沈锦哈哈笑着把自己那时候的想法都与楚修明说了,不知不觉天已经大亮了,而今日楚修明甚至没有出门习武,陪着沈锦用了早饭,沈锦就去陈侧妃那里接东东了,而楚修明回书房拿了写好的奏折往议事厅走去。

    楚修明到的时候,除了金将军外,议事厅的人已经来齐了,楚修远看向楚修明的眼神中带着担忧,可是楚修明整个人已经恢复了平静,把写好的奏折交给了赵管事,然后自己坐在了主位上,赵管事和王总管看过以后,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有些不知说什么才好。

    倒是楚修明说道,“这几日把这个折子送上去。”

    “是。”赵管事开口道,“昨日……”

    费安被带到将军府的时候,身上并没有锁链一类的,他在见到金将军带兵过来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明白了,甚至没有丝毫的反抗,金将军让手下人接管了这里的防卫,自己押着费安一伙人回来了。

    一路上费安都一言不发,金将军的神色也难看,倒也没为难费安,费安的亲卫也不是都知道的,有些人格外茫然,心中也是惶惶不安的,而有些面如死灰,金将军仔细把人都记下来了。

    被带到议事厅的时候,费安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楚修明,两个人对视了许久,倒是吴将军没忍住怒道,“费安!那些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是。”费安很冷静,听见武将军的声音,才移开了视线,开口道,“我家里人并不知道。”

    “将军就没让人动你家里人。”林将军也难掩失望,说道,“为什么?”

    费安开口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楚修远问道,“你是为了名利?”

    费安看向楚修远,开口道,“算是吧。”

    楚修远不知道说什么好,楚修明其实明白,费安说的不是实话,其实更多的是为了一口气。

    “你对的起老将军吗?”吴将军眼睛都红了,紧紧握着拳头说道,“你忘了是谁把你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吗?是谁为了救你……”

    费安闭了闭眼,情绪激动地说道,“记得,我都记得!可是你们忘了,是谁害得我们落到如此地步?是谁害死了老将军吗?是谁为了那点狗屁的私心,害死了那么多兄弟吗?”费安指着他们所有人,“不是我忘记了,是你们忘记了!”

    “没有忘记。”楚修明看着脖子上都爆出青筋,面目狰狞的费安,说道,“没有忘记,一刻都不曾忘记。”

    费安喘着粗气,他年纪已经不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楚修明。

    楚修明开口道,“是你忘记了。”

    “放你娘的屁。”费安怒骂道。

    楚修明倒是没有动怒,平静地说道,“你觉得诚帝如此对边疆的将士,所以愤怒觉得不公。”

    费安没有反驳,楚修明接着说道,“可是你忘了,我们镇守边疆,为的从来不是诚帝。”自从诚帝上位,做了哪些事情后,费安就不止一次提过造反的事情,从最开始含蓄的暗示到后来的直言,特别是楚修明的父兄一个接一个人的战死,费安的情绪也越发激动,最终无奈,楚修明才安排费安领了那样一个命令。

    “我们为的是天启的百姓。”楚修明何尝没有这般仇恨过,他也是恨不得杀了诚帝,“固然边城的将士可以起兵进京,那么谁来镇守边疆?谁来保护百姓的安危?”

    费安没有回答,只是站在议事厅的中间。

    楚修明接着说道,“不管是我祖父、父亲甚至兄长、我,效忠的从来不是诚帝,而是天下百姓。”

    林将军开口道,“费安,你忘记我们当初的誓言了吗?决不让蛮夷踏足天启一步。”

    费安依旧没有说话,楚修远忽然问道,“费将军,你觉得英王世子会是明君吗?”

    “不会。”这次费安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

    吴将军问道,“你觉得英王世子会成功?”

    “不知道。”费安开口道,“就算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

    不管怎么说,费安都是背叛了,可是如何处置费安也成了难题,正是因为费安太过急躁,所以楚修明的父亲才选择瞒着了太子嫡孙的时候,可是如今想来,若是早早告诉了费安,说不得费安就不会如此了。

    对诚帝的仇恨已经成了费安的执念,甚至已经有些疯魔了,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错事。

    如今怎么处置费安,倒是成了难题了,按照边城以往的规矩,只要做出了这般的行为就是背叛,绝不能轻饶的,可是费安的情况就有些复杂了,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好,倒是费安嗤笑了一声说道,“怎么了?还有什么难题?”

    “费将军,请坐。”楚修明开口道。

    费安倒是大大方方选了吴将军身边的位置坐下,吴将军恨不得狠狠打醒费安,他当初给了费安那么多的暗示,为什么他就不明白,到了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办法收拾。

    楚修明问道,“不知道费将军对英王世子那边的了解……”

    费安并没有隐瞒,一一说了出来,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不仅说了打探到的事情,还说了一些自己的推测,“老吴倒茶。”

    “喝,喝怎么不噎死你。”吴将军咬牙切齿地说道,虽然这么说,还是给他倒了一杯茶。

    费安端着喝了以后接着说道,“英王世子这两年的动作更急切了一些,在去年的六月份曾……”

    吴将军的眼睛越来越红,随着费安的诉说,终于没忍住双手握拳狠狠捶在了桌子上,“费安!你既然有这般的心思,为什么还要放那些蛮夷过去?”

    费安回答不上来了,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同意英王世子的要求,放了那些人从他镇守的地方进入天启,每次看见那些蛮夷的时候,他都恨不得把人给杀了,可是却又因为对诚帝的仇恨,选择了一次次的纵容。

    同时还会费尽心思收集这些对边城有用的消息,费安自己也知道,很矛盾……可是偏偏他这般做了。

    金将军叹了口气,拍了拍吴将军的肩膀,看向了楚修明说道,“将军,费将军也算是戴罪立功,将功补过了……”

    求情的话竟然也说不下去,林将军开口道,“将军,费将军确实做了糊涂事,却罪不至死。”

    楚修明微微垂眸说道,“费将军,你想过被发现后的结果吗?”

    “哈哈哈。”费安笑道,“当然想过,老子就想把这些和你们说了,然后也别让老子死在牢里了,太窝囊。”

    楚修明摇了摇头,其实费安在放郑良到边城的时候,恐怕就想过暴露的事情,可是他没有选择逃走或者做别的事情,而是在等着楚修明派人过去,像是在等待一个解脱似得,他看向楚修明说道,“将军,我用这些消息,就换这样一个要求,可以吗?”

    “费将军。”楚修明起身,走向了费安,说道,“我以茶代酒,向费将军赔罪。”

    楚修明的举动让费安整个人都愣住了,倒是赵管事和王总管明白了过来,看了楚修远一眼,楚修远愣了一下也点了点头,起身走了过去,“哥,是我该向费将军赔罪。”

    费安被弄糊涂了,林将军摸了摸胡子没有说什么,金将军和吴将军对视一眼,心中叹息。

    等楚修明刚过来,费安就站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刚到议事厅那时候的疯魔,只是说道,“不行吗?”他不想死在牢里,他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并非这件事。”楚修明开口道。

    费安皱眉,楚修明看向了楚修远,然后微微后退了一步,楚修远开口道,“其实是我们一直瞒着费将军,我生父是太子嫡次子,正是因为这点,所以才牵累了众人。”

    “什么?”费安看向了楚修远,满脸惊讶。

    吴将军说道,“我多少次提醒你,暗示你让你不要着急,事情需要名正言顺才好,只求一个两全的方法……”

    听着吴将军的话,费安想到了不仅是吴将军、就是楚老将军、林将军甚至楚修明都说过类似的话,可是那时候的他根本听不进去,只以为众人是在安抚他的情绪,费安看向楚修远,许久才说道,“怪不得……”怪不得什么他却没有说,只是接过楚修远双手端着的茶一口饮尽,然后又接了楚修明手中的,连喝了两杯以后,沉默了许久,“若是你们还信得过我费安,我愿意去英王世子那边当内应。”

    “太危险了。”楚修明开口道,“而且对费将军名声有碍。”

    “哈哈哈。”费安大笑道,“这有什么关系。”他虽然不如林将军他们那般和楚修远关系亲近,却也相信被楚修明一手带出来的孩子。

    楚修明和楚修远坐回了位置上,楚修明说道,“此事不用再提,是我楚家有负费将军,费将军也许久没有回家享受天伦了。”虽然费安的所作所为众人能理解,可是说到底还是做错了事情,因为费安的一时糊涂,到底造成了很多不好的后果,所以费安死罪可免,却决不能再带兵了。

    可是这般的惩罚,让连死都不怕的费安脸色都变了,“将军……”

    楚修明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吴将军害怕费安心中再有怨恨,就说道,“你知道英王世子那个混蛋做了什么吗?”

    费安看向了吴将军,吴将军把楚修曜父子的事情说了,费安是真的不知道这些,闻言说道,“将军,让我再做个马前卒也好啊。”

    楚修明摇了摇头,“我会派人守着费将军的宅院的,费将军暂时在家中休养吧。”

    费安没再说什么,楚修明看向了吴将军,吴将军点了点头,伸手把费安拽了起来说道,“走吧,回去让我揍你一顿。”

    金将军他们也没有再多留,跟着一起走了,赵管事说道,“将军,这两日安排茹阳公主回京的事情吧。”

    “恩。”楚修明应了一声,“择丙组四人和茹阳公主一起上京。”

    “是。”赵管事恭声说道。

    王总管说道,“夫人上京时候身边的人选,将军可有考虑过?”

    “选安字组的三人并安宁。”楚修明沉声说道,安字组是沈锦嫁过来后,楚修明才规整出来的,都是从别的组中选出合适的组成的,为的就是保护沈锦,他们去京城那年才刚刚组建,如今算是独立在甲乙丙丁四组之外了。

    安宁其实也是安字组的人,会定下这个名字,也是因为沈锦给身边的丫环都起名安平、安宁这类的。

    楚修明说道,“这件事不用你们管。”

    楚修远开口道,“哥,嫂子下定决心了吗?”

    楚修明点了下头,看向了楚修远说道,“你无需觉得愧疚,她并非为了你。”

    楚修远闻言脸一红说道,“哥,我没有这样想。”

    楚修明笑了一下说道,“好了,你这几日该去军营了。”

    楚修远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楚修明见没有事情就离开了。

    沈锦这几日楚修明忙的时候,就抱着东东去找陈侧妃,看着东东和晴哥、宝珠他们一起在床上玩,自己就陪着陈侧妃说话,陈侧妃开始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可是她们到底是母女,在沈锦去的第四日,陈侧妃忽然问道,“你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

    “是啊。”沈锦一边戳着儿子小脚丫,一边说道,“我还想着怎么和母亲说呢。”

    陈侧妃抿了抿唇问道,“是什么事情?”

    “我要回京城了,母亲有什么喜欢的吗?我给母亲买了送回来。”沈锦扭头,笑盈盈地说道。

    陈侧妃脸色大变说道,“为什么?”

    “啊。”沈锦本想轻轻松松说出来,也不让母亲这般担心,可是看见陈侧妃的样子,也不再逗儿子,说道,“因为有些事情啊。”

    陈侧妃只是看着沈锦,沈锦把这段时间的事情与陈侧妃说了一遍,陈侧妃的唇微微颤抖着,“非要你去吗?”

    “是啊。”沈锦走到了陈侧妃的身边,伸手搂着陈侧妃,低声说道,“母亲放心吧,夫君很快就会把我接回来的。”

    “把瑞王送回去不行吗?”陈侧妃紧紧搂着女儿低声问道。

    沈锦有些难受,吸了吸鼻子说道,“不行啊,还要借着父皇的名头去打英王世子呢。”

    陈侧妃并不知道楚修远的身份,所以有些似懂非懂,可是她却知道女儿,若不是真的别无他法了,女儿怎么也不会去冒险的,“女婿同意了?”

    “他不同意也没办法的。”沈锦蹲了下来,仰头看着母亲,说道,“他听我的呢。”

    陈侧妃眼睛红了,泪水忍不住的落下说道,“那我陪你回去。”

    “东东怎么办呢?”沈锦问道,“交给夫君我不放心啊,毕竟夫君要带兵出去呢。”

    陈侧妃说道,“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去。”

    “不是我一个人呢。”沈锦握着陈侧妃的手,“夫君会安排人陪着我,太后和茹阳公主也要护着我的。”

    陈侧妃摇了摇头说道,“不行。”

    沈锦就知道会如此,才一直犹豫怎么与陈侧妃说,“真的,母亲你相信我好不好?”

    陈侧妃摸着女儿的脸,好像一瞬间女儿就长大了,“你舍得东东吗?”

    “不舍得呢。”沈锦娇声说道,“所以才把东东交给母亲,别人我都不放心,不过等母妃来了,母亲多抱着东东去母妃那边坐坐,千万不要让父王和东东太亲近,总觉得父王有点笨啊。”

    沈锦有些担忧地说着,万一东东和父王呆久了,变得笨笨的就不好了。

    陈侧妃见女儿的样子,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明明她们在很严肃的讨论去京城的事情好不好,不过女儿说的也是个问题,以后还是多注意点不要让东东和瑞王亲近比较好,那些坏毛病可别传染给她的乖乖外孙,就是晴哥也要远着瑞王点,倒是瑞王妃……其实陈侧妃是有些害怕瑞王妃的,却不得不承认,瑞王妃这样的女人很聪明,若是东东和晴哥能学到七八分,就足够了。

    “母亲,我会回来的。”沈锦保证道,“你放心吧。”

    陈侧妃给女儿整理了一下碎发,就算不放心又能怎么样?孩子都长大了,她也帮不到孩子什么,“我会照顾好东东的。”

    沈锦笑着点头。

    楚修明来接沈锦和东东的时候,就发现了沈锦眼睛有些发红,心中一思量就明白过来了,陈侧妃知道这是女儿的决定,也不是楚修明逼着她的,心中对楚修明倒是没什么怨恨的情绪,只是说道,“你会把锦丫头平安接回来吗?”

    “我发誓。”楚修明开口道,“竭尽全力,若是夫人有个万一,等东东能独当一面后,我就去陪她。”

    楚修明并没有保证沈锦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可是他后面的话却比再多的保证更让人安心。

    沈锦抱着东东,满脸笑意地和楚修明并肩而站说道,“母亲,你放心吧。”

    陈侧妃不知为何想起了少年时候读过的一本诗,其中有两句正是如此,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