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掌家娘子 > 第三百零三章 要钱

第三百零三章 要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掌家娘子最新章节!

    蒋静瑜想了想,“这也不关我的事,原本我也是顺水推舟,崔家四爷本就不想要那门亲,想着法子也要将婚事退了。”

    董妈妈忙道:“本就和小姐无关,不过是下人私底下嚼舌头。”

    蒋静瑜微微一笑,也是凑巧,就让她知道谭家那位小姐要嫁给崔奕征,她正愁找不到法子说服外祖母退掉谭家的婚事,等到谭家闹出丑事,谭家小姐坏了名声,她就义正言辞地外祖母面前求不嫁。

    蒋静瑜道:“就怕那姚氏察觉……”

    “不会,不会,”董妈妈低声道,“人人都知道姚宜闻大人家的公子走失了,毕竟是亲姐弟,那姚氏怎么能不管,再说崔家四爷和谭家的婚事,姚氏也不一定放在心上,都说崔二爷是个忤逆子,说不定姚氏和崔二爷都向看崔家四爷的笑话。”

    听到董妈妈说忤逆子这几个字,蒋静瑜心中不快,“什么忤逆子,是崔老爷太迂腐,没有崔奕廷,崔家哪有现在的风光。”

    想想崔奕廷端坐在马上那俾睨天下倨傲的模样,她的心就忍不住慌乱地跳动。

    董妈妈急忙赔笑,“小姐说得是。”

    正说着话,下人来禀告,“五小姐来了。”

    蒋静瑜看了一眼董妈妈,董妈妈忙换了张脸孔去迎妍姐,帘子掀开,妍姐走进屋子还没有说话,蒋静瑜看了看外面,“也没有太阳,你戴着个幂离做什么?”

    蒋静妍没有说话,只是笑吟吟地将幂离递给下人,“姐姐的气色好多了。方才我从外祖母屋子里过来,外祖母还夸赞姐姐医术又高明了许多,这样下去将来定然会承舅舅衣钵。”

    听得这话,蒋静瑜藏不住脸上的笑容,嗔怪妹妹道:“不要乱说。”

    “怎么是乱说。外祖母早就说,贺家没有成才的后辈,家中的药方,将来不知要托付给谁。”

    不知要托付给谁。

    如同一根针狠狠地扎了蒋静瑜一下,她立即变了脸看向妹妹,“你在外祖母面前说了些什么?”

    蒋静妍被吓了一跳。“我……没有说什么。”

    蒋静瑜“忽”地一下站起身,睁大了眼睛看着蒋静妍,“我才是你亲姐姐,那个姚氏不过就给你做了几盘点心就将你收买了,在长辈面前你处处替姚氏说话。是不是还想要怂恿外祖母将贺家的药方给那姚氏。”

    蒋静妍脸色苍白,站起身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哪里会这样说,我都说姐姐最好,姐姐……”蒋静妍辩驳着,额头上满是汗珠。

    蒋静瑜坐在椅子上。看着妹妹瘦弱的身子,“我们姐妹早早就没了父母,若不是互相照应哪有今日。外面那些人照应你不过是没事施舍,有多少是真心,你怎么就不明白。”

    蒋静妍张开嘴刚要说话,蒋静瑜却撩开帘子走了出去。

    望着姐姐的背影,蒋静瑜看向身边的珠儿,“我又说错了什么才惹了姐姐生气。”

    “五小姐没说错什么。是四小姐太欺负人了,”珠儿说着眼睛一红。泪水几乎掉下来,“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贺家俨然就是由她做主了,在老太太面前五小姐仿佛已经悔改,其实……那都是装出来的。”

    说到这里珠儿道:“小姐,四老爷和四太太不是要您回去住一阵子,不如眼不见心不烦,您就回去蒋家,和四小姐分开。”

    蒋静妍颌首,“我知道四叔有个庄子,改日我们去庄子上看看,眼见就是外祖母的寿辰,我想绣个屏风给外祖母。”不让外祖母知晓,也好给外祖母一个惊喜。

    ……

    姚宜闻在家里来来回回打转,父亲见到他就让他将欢哥领过去,他不敢说欢哥走失了,只能支支吾吾地遮掩。

    母亲哭得眼睛红肿,让程姨娘将刚刚生下来的媛姐抱过去,看到媛姐又流眼泪,“可怜我就那么一个孙儿,如今却不知到了谁手上。”

    姚宜闻战战兢兢地等着消息,同僚听说欢哥的事,表面上安抚他,背地里却在议论,先皇时翰林院侍读家三岁的孩子被强盗掳去了,写了封书信让拿一万两银子去赎,银子拿出去了,结果孩子却被强盗杀了。

    他听到这些话,生怕欢哥也是如此,只要有生人从他面前经过,他都会吓出一身冷汗,生怕是强盗遣来传信的。

    这样过了些日子,他如今又盼着有书信送上来,就算是被强盗绑了,也好过没有任何消息,没有消息就没了希望。

    “老爷,老爷,”管家惊慌的声音传来,“有书信了,有封书信丢在了胡同口,上面写着您的名字。”

    是强盗的书信。

    姚宜闻的手也抖起来,从管事手里拿过信封,打开一看,眼前顿时阵阵发黑,管事低头看过去,上面写着十万两银子,要小额通兑的银票,不要汇票。

    汇票是有标记的,可见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强盗。

    十万两银子,姚家现在没有那么多的银票啊,可是上面偏又写着,不准他告诉任何人,否则欢哥性命不保。

    这可怎么办?

    姚宜闻顿时慌了神。

    现在姚家能拿出十万两银子的人也就是七姑奶奶,管事看向姚宜闻,“要不然我悄悄地去崔家,让姑奶奶给拿个主意,怎么也要将八爷救出来。”

    十万两银子,姚宜闻浑身颤抖。

    手上的信封一倒,又从里面掉出一片衣角来,姚宜闻睁大眼睛,“这……是不是欢哥的衣服?”

    管事也不敢相认,却冷汗也湿透了衣服。

    姚宜闻拿起衣角和书信径直去了张氏屋里。

    张氏正在灯下做针线,看到姚宜闻顿时诧异,姚宜闻面色苍白,拿着书信的手在灯下颤抖。“你瞧瞧这是什么。”

    张氏将书信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就一脸惊奇,“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氏草草地将书信看了一遍,强盗是怎么回事?张氏恐怕自己看错了,又将书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假的。定然是假的,”张氏说完话抬起头,看到了姚宜闻诧异的神情,这才发现自己失言,她立即做出恐惧的模样,“欢哥怎么可能会落入强盗手里。这……这可怎么办啊!”

    张氏用帕子遮住眼睛,放声痛哭。

    姚宜闻垂头丧气地坐下来,“先皇时翰林院侍读家的公子被强盗捉去,要了一万两银子……早知道如此,我就不带欢哥出门。也就不会被强盗看上。”

    张氏听得这话站起身到了姚宜闻跟前,伸出手来捶打姚宜闻,“我说了你不肯听,你还我的欢哥,你还我的欢哥。”

    张氏哭闹了一阵。

    姚宜闻也冷静了几分,“现在该怎么办?强盗三日之内就要银票,家中能凑出多少来?若是不够,就将京郊的几个庄子都卖掉。”

    京郊的庄子那是她的嫁妆。欢哥去了哪里她再清楚不过,哪里来的强盗,怎么能这样就相信。让她为这没影的事卖了嫁妆,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她怎么能同意。

    张氏摇了摇头,“老爷就这样给银票?也不让人去查一查这信到底是真是假。”

    姚宜闻指着张氏手中的布条,“那是不是欢哥的衣服?”

    张氏仿佛镇定下来,“虽说都是宝蓝色暗花锦缎。可这种料子又不是我们家才有……”

    姚宜闻看着张氏,仿佛要从她的神情中看出几分端倪来。“你莫不是不想拿十万两银子去换欢哥吧?”

    张氏被姚宜闻看得心虚,忙道:“我……怎么会……只要欢哥能回来……哪怕要了我这条命……只是万一是假的。我们要怎么办才好?”

    “若是真的呢?”姚宜闻面色阴沉,“如今欢哥不在我们身边,你怎知真假?除非亲眼看到,否则我断然不能放心,”说着冷笑一声,“你也想想,别为了十万两银子,失了欢哥的性命。”

    张氏从来都将欢哥视作心头肉,他尚且失了理智,张氏却还能冷静分析,这到底是怎么了。

    姚宜闻道:“三日之内,家中的东西不好变卖,只有京郊的庄子能立时找到买家……”

    听到这话张氏不自觉的吞咽一口。

    姚宜闻拿定了主意。

    定然要卖庄子。

    她总不能捂着自己的嫁妆不让姚宜闻去动。

    “只要欢哥回来,动用了你多少嫁妆……我都还给……”

    姚宜闻话没说完,从外面传来声音道:“还什么?你们是夫妻一体,欢哥是你们两个的亲生骨肉,为了救欢哥还谈什么还不还,若是我老婆子手里的有银钱,我二话不说就拿出来给你们,只可惜……有些田地也在泰兴,哪里能拿得出来,你父亲又是这个模样。”

    不等张氏说话。

    姚老太太看过去,“还愣着做什么?快将地契拿出来,让宜闻去办,误了时间,欢哥可就……”

    姚宜闻和姚老太太都看着她。

    张氏怔愣在那里。

    真的要拿出自己的庄子去卖?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本是她设的局,怎么能自己钻进去。

    这两日母亲还跟她说,崔奕廷紧抓着父亲不放,除了被夺爵恐怕还会找出由头来抄家,到时候就要由她来接济。

    明知道可能会让人起疑心,她也不能将嫁妆交出去,张氏摇头,“不,不行……”

    *******************

    教主上本书《吉时医到》简体版已经出版,喜欢这本书想要拿到手里再温习一遍的同学可以去当当网上购买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