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脚踏实地 > 第一百〇四章 :努力

第一百〇四章 :努力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脚踏实地最新章节!

    高考结束,儿子杨晖却闷闷不乐。

    杨文明很忙,不过还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儿子的问题。

    你郁闷啥啊,今年高考特别难,好几个跟你水平差不多的都发挥失常了,你已经是准准的京都科技大的学生了,你还郁闷?杨文明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儿子好好谈谈。

    同时对迷恋上麻将的老婆很不满,儿子不高兴成这样,你这个天天在家不上班的女人居然完全不知道。

    殊不知她老婆忙着打麻将收钱呢,知道她是副市长夫人,基本只有放水的分,正愁没有地方给钱呢,好在李眉也算是有分寸的,每次赢一小笔就够了,胃口很小,当然如果对方是自家亲戚,李眉会略松松手,比如跟马天奇打麻将的时候,随便赢个十万八万也不算多。

    杨文明也知道老婆,虽然贪心了点,分寸是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靠他的工资要维持这样的生活水平还要往上爬,基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眼下看着儿子蔫头蔫脑的模样,就有气,原本害怕儿子学的纨绔子弟的习性,把他送英华去上学,现在看人倒是乖,但是有点乖过头了,女孩子这样就算了,可是一个男孩,站在自己面前,头都抬不起来,顶着眼镜,顶来顶去的,这要是自己的手下,杨文明绝对会立马赶人,好好站着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自己还能指望你干啥。

    可是这人是自己的儿子,就头疼了。

    “说吧,什么事?”杨文明点了一根烟,语调跟审犯人一样,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调,平日在外头,杨市长是出了名的好人,笑容温和,尤其是这两天他还接待了杨梵天,名义上的亲戚,把自己当奴才一样使唤,杨文明脸都笑僵了,心里怒骂,不就是一个捡来的养子,姓都是舅舅给你改的,你牛什么,当然杨文明觉悟那么高,这种话只会在最心底抱怨一下,不会说出来,可是气是有的,眼下看儿子这样,明明是想谈心的,结果开口就一副不耐烦的语气。

    杨晖上次目睹祝军求婚的过程,深深被打击到了,他的人生第一段初恋加暗恋,还没有来得及告白就结束了。

    他以前每天只读书,兴趣爱好是看球,从来不会想这以外的事情,第一次对一个女孩感兴趣,那就如同开窍了一般,那种感觉浓郁的炙热的,要把他自己都燃烧起来。

    第一天在医院看到秦心,回家那晚杨晖做梦了,做了一个很羞涩的梦,醒来发现自己尿床,吓一跳,还以为自己大小便失禁了,然后清醒了一点才想起来那是什么,其实梦里就抱抱,亲亲了了她,没有更进一步,可是身体如同坠入海绵一般,舒服的不得了。

    再以后,他一个人躺床上的时候,想起秦心的模样,就会很激动,身体某处也会自然的就起来了,如同他的思念一般,坚硬的不可撼动,这种思念既甜蜜又刺激,只要想一遍她,想到她穿着白色病号服,坐的离自己那么近,声音有些沙哑的抚过他的耳边,他的耳朵也红了起来,她的手指细白的抓着课本,离自己的手好近好近,他全身颤栗起来……

    “我没事。”这一切杨晖是绝对不敢跟父亲说的,如果父亲温和的问他,可能作为一个内心苦闷的少年半推半就的就说了,可是父亲这么严肃,杨晖敏感的觉得自己一说就会被父亲当作出气筒,揍一顿都是轻的,虽说老爸从来不会揍自己,可是他发脾气比揍人可怕多了。

    杨文明还是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还解释了就算说了他也不会怎么样的,有问题说出来解决。

    杨晖不是那种会被老爸三两句哄骗的人,说了肯定挨骂,打死我都不说。

    最终果然杨文明耐不住性子,大骂:“你一个男孩子整天黏糊糊的像什么样,能不能给我出息点,有事说事,痛快点。”

    杨晖就干脆抿嘴不说话了,把杨文明气的够呛,顺手抄起手边的东西都想砸过去了,可是看到儿子拧着脖子仰着头望着自己,眼睛有泪花,却还是一副,你砸啊,我就站这里让你砸的模样。

    杨文明的手又垂了下去,只能换个角度想,儿子能在自己各种威逼利诱下,都不说,也算是一种勇气和执着了。

    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杨文明准备自己去查,挥了挥手让儿子出去了。

    杨晖侥幸过了老爸这一关,也不想呆家里,出门散心不知道去哪,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秦华家的板栗店里,果然秦华在店里帮忙,想到原本秦心也会在的,可是她去京都了,他叹了一口气,她不在也好,自己就不会手忙脚乱慌张了。

    对秦华考了这么高分,杨晖很敬佩他,干脆杨晖就赖店里,跟秦华一块帮忙了,秦华看杨晖这样子,似乎有心事,也不说破,就当不知道杨晖的身份,指使他干活一点都不心虚,从来连碗都没有洗过的杨晖哪里会干活,手忙脚乱的,不过少年爱面子,还是坚持了下来,这样一忙碌,倒是把心中的痛苦缓解不少,注意力也转移了。

    秦华也不能专门指使他干活,做了一会看他已经吃力了,开始是新鲜,久了就怨念了,他拉着杨晖去打篮球了,这个杨晖会,打篮球运动一下出出汗,一块去吃饭,一下子感情就增进了许多,除了自己喜欢他妹妹的事情,杨晖基本都原意跟秦华交流,而且觉得秦华真是个妙人,跟他相处很轻松,当然估计这里也有现在的秦华身上还挂着一个高考状元的光环,平日秦华也这样笑,杨晖就觉得理所应当,现在秦华还是这样笑,杨晖就觉得秦华十分谦逊……

    杨文明收到手下调查,自己儿子最近老跟他同学秦华,今年的高考状元一起玩,倒是玩的很开心,自以为知道了儿子的心情不好的原因,不就是高考没有考好,不开心,不过儿子跟秦华交好,杨文明是比较满意的,在杨文明眼里秦华是个不错的苗子,这样的人交好总没有坏处。

    余露回盐城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除了修理自己老弟,每天都去健身房,同时还去江术仁公司詹梅那里报道,让公司给她报学习班。

    去的健身房是五星级酒店的健身房,办了会员卡。

    她知道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虽然没有上学,她觉得自己要学的也很多。

    运动使人健康,运动让人心情好。

    余露原本很喜欢自己比较丰满的身体,她的身体曲线非常好,肚子上也没有赘肉,臀部挺翘,胸部浑圆,不过她个子不高,这种丰满的身材在镜头里看有些吃亏,一上镜胖十几,现实生活中,她也不算胖,但是在镜头上,总觉得有些偏胖。

    而她的体质不像秦心基本大吃大喝都没有关系,以前在上学的时候她就比较注意,每次买吃的,都是把多卡路里的给秦心,自己吃的比较健康,闺蜜的小心机,结果秦心一点没胖,自己却也一点没瘦。

    如今既然从事这一行,不得不更加节食减肥。秦心个子那样高挑,严老都有点不满意,到余露这里简直就是不及格。

    余露各种看不起秦心,觉得她没脑子,但是却很羡慕秦心的身材,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的时候,余露看到了电视上播放今年高考的消息,还放出了高考状元的照片,余露本来在跑步,跑的挺高兴的,可是不经意抬头看到那照片,她就愣住了。

    电视里,秦华微笑的模样,跟秦心慢慢重叠起来。

    余露觉得自己今天的好心情全没了。

    草草的洗了澡,去练歌,却又因为粗心被老师批评了一顿,郁闷的回到家,就在家楼下被弟弟拦了下来。

    看到老弟一脸心虚的模样,余露就觉得不太好。

    “姐,老师叫家长,你帮我去吧……”余冠上来就抱着余露的胳膊猛摇。

    “你做了什么?” 余露板着脸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就是学校有领导来视察,我在一边踢球,然后领导的脑袋不小心撞到了我的球……”余冠很委屈的道。

    余露看着自己弟弟,想到刚刚看到电视上的秦华,一口血含在了嘴中……

    等余露从学校领导办公室里出来,看到在外面等自己的蠢弟弟,一脸激动,笑嘻嘻的,余露的手握着拳,松开了又握紧,真很想揍他,怎么可以这么没心没肺,学校让余冠退学,当然说的不是砸领导的事情,而是把余冠平日一堆小毛病,各种捣蛋,考试不及格之类的列在一起,不说都不算毛病,九中这么乱,这样的同学多的是,可是要较真,就没有办法了。

    “我就知道老姐出马,一个顶两,姐我打球去了,回去别跟妈说。”丝毫不知情的余冠还乐呵呵的,手里居然还拿着一个球,抛来抛去的。

    等余露还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余冠已经拿着球跑了。

    余露强忍着冲动才没有从路边捡一块板砖朝老弟头上砸过去。

    他怎么就会是自己弟弟呢?

    她站在操场边上,看着球场里无忧无虑打球的老弟,手里握着一张烫金的名片。

    杨梵天看着只身前来的余露,实际上他第二天的飞机就准备走了。

    当时给了名片给了这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他以为她不会来找他,结果她来了。

    还是晚上时间。

    杨梵天住在一个比较偏的别墅区。

    余露过来的时候,很是麻烦。

    等到了别墅门口,天已经黑了,别墅门口亮着灯,周围房子不多,隐隐错错的,这别墅像一个绝大的怪兽一般。

    余露深吸一口气,敲门走了进去,如同走进一个巨兽的嘴里。

    上辈子余露是成功人士,自己创办学校,成为校长,不知道她是如何走到那一步的。

    眼下,她才18岁,敲开了在飞机上有一面之缘的老男人家的门。

    她穿了一条裙子,火红的颜色的裙子,抹胸,整个肩膀都露在外面,摸胸的边缘是花瓣齿状的,把她发育很好的胸完整的勾勒出来,坚持锻炼的腰非常细,手可盈握,裙子的质地是蕾丝花纹,下半身是长裙,搭配黑色高跟鞋,显得她身材比例很好,□很长,蕾丝花纹拼接的布料基本是全透明的,不过在裙子里面有一条真丝底衬,正好包住胸部臀部的长度,虽然穿的是长裙,可是整条晕润的大腿都可以看清楚。

    她进屋,看到了杨梵天,杨梵天穿的很正式,黑色西裤,白色衬衫,西装,靠在沙发上。

    屋里冷气很足,余露进来居然觉得有些冷。

    杨梵天上下打量了一下余露,看着她这一身打扮,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找我有事吗?”杨梵天并不起身,这里不是京都,而这一刻他不是领导,不是养子,不是父亲,不是丈夫。他只是一个男人,他欣赏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孩,如同新鲜的水果一般,包装的很好,让人很有口腹之欲。

    “我想请你帮个忙。”余露看着杨梵天,很清楚的从他眼中看出那种感觉。

    余露并没有视死如归一般的表情,从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好听点是为了弟弟,说难听点,她想要这个借口,她有一种感觉,错过了这一次,去京都的话,这个男人是不会再搭理自己的。

    她步履轻盈的走到了杨梵天跟前,张开双腿,坐到了穿着西装笔挺的杨梵天腿上,杨梵天立刻感觉到自己被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包围着,而自己黑色笔挺的西装裤上,堆着轻柔的红色的蕾丝裙摆。

    自己的腿上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柔软的接触。

    她很主动的张开嘴,伸出小舌头轻轻的舔着他那早上刮过胡须,又有刚硬胡须渣子的脸颊,从脸颊一直舔到嘴唇,杨梵天喜欢她的直接,他的手放在了女孩的腿上,感触着手中的嫩滑,轻轻的抚摸着。

    他感触着她小心翼翼的给他把西装衬衫一件一件的解开,她把他脱的精光,她却始终穿着裙子,甚至连内裤都没有脱,他就进去了,属于少女的身体,湿润,幽窄,紧紧的桎梏着他。

    这是疯狂的一夜,这是让杨梵天绝对不会忘记的一夜,第二天余露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床头有一把钥匙,和一张卡片:

    卡片上写着“我帮你处理好事情。”

    看到这句话,余露的脸上挂着笑容,只是看到下一句,她就笑不出来了。

    “不要找我。”

    余露是聪明人,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此刻杨梵天已经在京都,下了飞机,回到家里,他习惯的给妻子带了一束花,他的妻子是养父安排的对象,姓陆。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