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福泽有余重生 > 第79章

第79章

作者:月下蝶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福泽有余重生最新章节!

    陆承余确实用黑客手段调查了不少有关盛荣企业的秘密资料,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说,这些无法证明真实性的资料根本起不了作用,普通人拿在手上也没有多大用,除非有权势的人在后面帮着推一把。他给曹京申那些资料的本意也只是为了不让华鼎在与盛荣竞争中吃亏,但是没有想到严穆直接下了这么大的狠手。

    “到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喜欢抱大腿了,”陆承余用毛巾擦着下巴上的水珠,“这种不用自己动手就让对方倒霉的事情,确实省心又解气。”

    “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盛家的势力在S市很强大,现在的你还不是他们的对手。我担心盛家还会不死心的向你下手,所以……”严穆虽然不是“天凉王破”这种邪魅狷狂总裁,但是深知要把危险掐死在篮子里的道理。他不是电视剧里那些非要等到反派搞完所有破坏才反击的主角,也不是慈善家,有人想要伤害自己重要的人,他就会让这个人永远伤害不了。

    “你想什么呢,”陆承余见严穆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上前抱住他道,“你为了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很高兴。”

    严穆定了心,反手环住他的腰,叹了口气:“你不嫌我随意插手你的事情就好。”

    “我又不是不识好歹的神经病,我们两个感情都到这份上了,还矫情这些不是有病是什么,”陆承余无奈的笑了笑,“你的心意我明白。”

    严穆环着陆承余,看着窗外飘落的积雪,心情却无比的好。这辈子遇到这么一个特别的人,就是他此生最大的幸运。

    春节过后,本来就该是到各家拜访,不过因为严穆的身份以及陆承余那些淡漠的亲戚,两人除了初二去给穆老爷子拜年外,就没有心思去其他人家里了,偶尔有两个推不过去的酒会,两人也是以情侣身份参加,这副光明正大的样倒是让不少人歇了背后议论的心思。

    正月初五的晚上,张泽云家里办晚会,严穆与陆承余作为张泽云的好友,自然会给张泽云这个面子,一同在张家亮相。

    跟在场的一些长辈招呼过后,陆承余与庄裕就躲在一边沙发上闲聊,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说到娱乐圈的事情了。

    “对了,前段时间你不是说到刘琦颜吗,你不知道这位是后台的?”庄裕摇着手里的香槟,压低声音道:“早前就有传闻说,这位与夏家某个少爷走得很近,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自从知道夏家有可能是陆承余的母家后,庄裕对夏家的消息就关注起来。

    陆承余与他碰了一下杯:“既然我父母没有认回夏家,那么夏家与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很忙,忙得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不重要的事情。”

    庄裕砸吧了一下嘴,想说夏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可是又想到夏家那些子子孙孙,还有陆承余如今不缺吃不缺穿还有不少小钱钱,确实不用认回夏家去掺合那一大堆糟心的家族斗争,于是赞同般的点了点头:“对,认回去也没啥意思。”就跟他家那堆糟心事一样,他是懒得管,靠着他妈留给他的财产也混成了影视城的大老板,比庄家那些勾心斗角的玩意儿们活得顺心多了

    。

    陆承余笑了笑,喝了一口香槟没有说话,时有一些人过来跟他打招呼,陆承余一直抱着礼貌却不卑微的姿态,他不会因为自己出生不如这些人而自卑,也不会因为有严穆保驾护航而自傲。在人情往来中,有时候连一个扫地阿姨都能帮助你,那么又何必以地为来衡量一个人是否可以来往呢?

    严穆应付完一些人的刻意讨好,等找到陆承余时,他已经在与庄裕吃美味的蛋糕了,看起来两人聊得很开心。

    严穆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几个朋友中,陆承余与庄裕关系最近,平时聊天玩乐也喜欢凑在一堆,毒舌起来时,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看到严穆过来,庄裕很识趣的找了个接口离开了,不去做招人讨厌的电灯泡,等他重新挑个角落坐下后,回头望了一眼两人待的地方,就见到严穆正在给陆承余剥虾壳,明明两人举止间都没有刻意的亲昵,但就是让他觉得,这两个人是相爱的。

    大概穆家老爷子不愿意为难他们,也是因为如此吧。

    春节过去后,不管大家愿不愿意,该上班的都要去上班,该上学的都要去上学,《秋风》的票房也快近一亿,《乾坤》的票房更是过了十二亿大关,并且还引起了不少年轻人的爱国情怀。

    而陆承余这个圈外人在两部戏里的表演却得到了影评人的好评,几乎所有的影评人都为陆承余不是主职演员而可惜。

    陆承余志不在此,所有看到这些言论也只是一笑而过,平时在外面遇到粉丝,如果有合照或者签名的要求,也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倒是赢得了不少粉丝的好印象。

    “小陆啊,网上有人叫你爸爸呢,”中午吃饭的时候,曹京申把手机拿出来,点一条微博,下面确实有粉丝叫他爸爸,“老实交代,这是你跟谁生的?”

    “曹哥,你这就不厚道了啊,”陆承余擦着嘴,“拿网上的话来挑拨我跟穆哥的感情,忒缺德了。”

    “谁让你是人生赢家,”曹京申看了眼四周,“要不是你与老板公开了恋情,光是咱们公司都会有不少人对你春心大动。”

    一直沉默不言的严穆听到这句话后挑了挑眉,淡淡道:“你这么喜欢八卦,公司这个月的市场调查就由你负责吧,记得别向小余要资料。”

    曹京申:“……”嘴贱是病,要改。

    陆承余朝他露出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起身拿起餐盘,对严穆道:“穆哥,咱们走。”

    曹京申:……

    下午陆承余与严穆处理好工作后,刚走下楼,就在盛韶元带着秘书坐在外面大厅里,姿态看起来格外的优雅,仿佛一点都没有受到盛荣被调查的影响。

    “严总,陆特助,”盛韶元仿佛才看到两人般,笑眯眯的朝他们走来,陆承余扫视了他全身一眼,回了一个笑,“这不是盛大总裁吗,怎么坐在这,要知道您来了,我定早早下来迎接你。”

    “陆特助客气了,”盛韶元脱下手上的手套,“今日来,是想请二位吃个晚饭,不知道两人能否赏脸?”

    严穆没有说话,陆承余却在心里冷笑,盛韶元也算得上是能屈能伸了,堂堂总裁能撇下脸面做出在大厅堵人的举动,可见此人心性。

    “难得见一次面,二位一起跟在下吃个饭,聊聊过往,不是挺有意思的事情,”盛韶元微笑道,“还是说两位不愿意给盛某这个面子?”

    “盛总到京城做客,怎么能让你破费,还是我们做主人的来行待客之道吧,”陆承余扬了扬嘴角,“请。”

    盛韶元的秘书闻言多看了陆承余几眼,这话可真是往人心头上插刀子,明知道盛荣企业进入京城市场失败,还说这种话,忒毒了。

    不过盛韶元还是把这口气忍了下来,反而一脸笑道:“那就让两位破费了。”

    陆承余笑了笑,“不必客气,请。”

    一行人到了百味轩的包间,等菜上桌后,陆承余让服务员退了出去,脸上的笑意稍淡:“我们二人与盛总不过是几面之缘,不知盛总有什么过往可以谈的。”

    盛韶元喝了一口茶,笑呵呵道:“陆特助何必着急,饭要一口口吃,话也要一句句说,不如就从陆特助你的血型说起?”

    陆承余挑了挑眉,拿起茶壶给自己与严穆的杯子里满上:“盛总竟然知道陆某的血型,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陆特助与我三叔血型相同,并不是一件很难知道的事情,”盛韶元摇了摇头,“都说A血型的人性格偏激又冷静理智,不知道是真是假。”

    陆承余喝了一口茶,笑而不语。

    “这跟令尊令堂的O型血恰恰相反,O型血的人往往是急性子,做什么时都很冲动”盛韶元放下茶杯,语气格外柔和道,“你说对不对呢?”

    一边的秘书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父母都是O型血,生的孩子却是AB血型,这好像有哪里不对?

    “呵,没有想到堂堂盛总也信血型这种东西,”陆承余拿起筷子,把一只鸡的翅膀夹了下来,“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盛韶元闻言大笑:“哈哈,世界上有很多让人不敢相信的东西,就是有很多人不愿意接受罢了。”

    “不知道盛总听过一句话没有?”严穆用勺子舀了豆腐花到陆承余碗里。

    “什么话?”盛韶元笑问。

    “有时候话太多,可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