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 > 第163章 试炼·剑冢祭(五)

第163章 试炼·剑冢祭(五)

作者:中二隐修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最新章节!

    在一群人闹作一团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一口三尺来长的淡淡剑影隐藏在云层中,几乎“围观”了整个过程。然后,它掉转头,向剑湖宫山门的方向飞去。

    中央主殿内,洛商睁开眼睛,嘴角露出无可奈何的笑意。

    “洛师叔又遇上了什么好事?”一旁的陶慕剑问道。

    洛商容貌苍白消瘦,下巴上微微有些胡茬,眼神略带忧郁之相,看起来像个穷困潦倒的狂生。虽然貌不惊人,不过他在六十年前已度过一劫,是剑湖宫排的上号的高手,加上辈分较高,所以连陶慕剑和他说话时也是以相当恭敬的态度。

    洛商这一脉因情入剑,一般为人也比较情绪化,有些疯疯癫癫的,但不同于魏晋名士那种消极感,多了种豪爽苍凉的任侠气。他亡妻是凡人之身,千多年前就已经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妪病故了,洛商本来就话不多,在那之后连笑脸都少见,今天能露出点无奈又忍俊不禁的笑意,实属罕见。

    “见到了你从昆仑邀请来的小丫头,有几分意思。不过似乎本门有些弟子打算向她师门提亲,原来陶师侄是想挖薛景纯的墙角?我该预祝陶师侄大仇得报吗?”洛商少有地调侃道。

    从弈剑阁时候就知道,这小姑娘可是薛景纯费了大功夫教出来的,如果有谁思慕于她,估计除了当上门女婿嫁到昆仑外别无二路,况且对方同不同意还未必可知,处理不好两家反伤了和气。陶慕剑急道:“提亲?我绝对没这么打算!不知哪名弟子看上了玄玑?”

    “太多,不记得了。大概不下二十个吧,似乎还为了人选问题发生了争执……”

    陶慕剑心中一阵寒风吹过,难道这丫头改学魅惑的魔功了?不应该啊!就算是一般天魔本尊降临,凭剑湖宫弟子的心性,沦陷的比例也万不该高到这程度。

    “哈哈哈……陶师侄不要惊慌,他们只是希望这女娃娃多留些时日,和他们切磋个够而已。你修书一封向薛景纯解释,借用她一段时间即可。”洛商见戏耍够了,才向陶慕剑道出实情。

    吓我一跳……陶慕剑惊魂稍定,洛商又抛出一个疑问:“你想用她来鞭策楚明逸?”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洛师叔。不错,明逸在同年龄同阶段的师兄弟当中已经找不到敌手,其他门派中心性纯良,水平修为相当的,也只有这个小姑娘。”

    “可是剑湖试炼几千年来从未有外人参加。”

    “弟子知道,以前曾有过其他门派交好的剑修被特别批准进入,可惜非我门派弟子,湖中宝剑也不会回应,只得空手而返,玄微他应该是清楚的。”其实陶慕剑也纳闷,为什么薛景纯当初要立下这个赌约。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不然若是被他们误解我们做了什么手脚妨碍,反而不美。”

    ……

    剑修性格干脆直爽,这剑冢祭也么什么太多的花巧,只要去摘取几朵花型饱满、半开半闭的火鹤花,在花蕊处摆放上特制的蜡烛,再将它放进水中,随波飘入湖心即可。

    临近剑冢祭的时间,大家都跑到原野上摘花,裴征鸿一眼就看到闲逛的夏元熙,于是叫住她:“小夏姑娘来这边!”

    “啊?”

    还不等她过去,裴征鸿就兴冲冲跑来了:“小夏姑娘也会参加剑冢祭,并且入湖试炼吧?却不知小夏姑娘看中哪口神兵前辈讨教?我这边有好多师兄弟们的目标,小夏姑娘可以照着对比看看,如果和他们选了一样的,那就要两人竞争了。这湖中剑挺多,反倒不如选择那些没人看中的。”

    “那是什么?”夏元熙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楚明逸从陶慕剑那听说了历届没有兵刃指教过别派弟子,所以没告诉她,以免她期待落空。

    “剑湖湖底全是昔年的前辈们留下的本命飞剑哦!可以说他们关于剑道的心得体会都在这些随身兵器上,每百年满月大潮,湖中积攒的天地元气就足够让它们本体意识出现。”裴征鸿对于剑湖也是一知半解,所以他以为夏元熙同样可以得到飞剑前辈的指点,于是兴致勃勃地给她出谋划策:“只有知道剑与主人生前的故事、剑意特点,才能挑选出最适合自己的目标,同时也能让飞剑前辈产生好感,倾囊相授,这可是个学问!不过小夏姑娘问我的话,那是问对人了!我这有份《剑湖列仙传》是记载昔年本派前辈们闯荡天下的奇闻异事的,另一本《刀剑录》则是关于知名神兵利器的秉性、喜好,以及亲切程度,万万不可选择那些不太乐意搭理人的目标!很多飞剑前辈从来就没传授过人,选了也白搭。”

    说罢,裴征鸿从储物囊中取出两枚玉简,一把塞给她:“喏,就是这两件。对了,要是小夏姑娘用了有效果,别忘了和我多切磋两把!记得不要告诉其他人!”然后他就风风火火地跑不见了。

    ……

    在夏元熙闷头突击了几天资料后,百年一现的满月大潮终于在夜晚出现。剑湖的湖底和湖岸都生长着成千上万的水晶簇,那是火上喷发带出来的矿石,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才成了这如冰晶丛林一般的风貌。本来横跨湖上的水晶桥也被上涨的水势淹没,沉入水面下一寸左右的位置,与澄净和湖水融为一体,让走上去的人如踏波而行。

    这届的剑冢祭不见宫主剑狂歌,据说是去十方大结界轮值了,所以由洛商代为主持。伴随着庄严肃穆的祭文,所有人都半跪在湖边,取出一个一个的火鹤花灯飘入湖中。

    在淡蓝的月色光华与胭脂色花灯交相辉映下,湖底的水晶簇也随之折射出钻石般七色的光芒,让沉寂在其中的雪亮刀剑们宛如重获新生!它们不断游离出一些星星点点,如萤火虫的光团,让宁静的湖泊几乎化为星夜。

    “时间到了,上去吧。”洛商一声令下,参加剑湖试炼的弟子们纷纷按照记忆,走上沉入湖中的水晶桥。

    “路过目标的飞剑前,就下水游过去吧。触碰它们产生的光团,进入一段幻境,要是表现的让飞剑前辈满意,它们就会将自己知道的传授给你。”一旁的黄双卿讲解道。

    “我这次打算试试能不能蒙吹雪剑前辈青眼,黄双卿好像选的万里黄沙,楚师弟和小夏姑娘有什么打算?”姚孤雁问。

    “幻剑师祖的元磁极光剑。”楚明逸这次选了个难度很高的。

    “哟,有志气。据我所知,元磁极光前辈一向挑剔,不过楚师弟也是走的变化一道,想来它应该会特别青睐才是,就预祝楚师弟旗开得胜了。”姚孤雁笑道。

    飞剑传法也是要求很高的,如果在幻境中表现的不讨它喜欢,结束后就什么也没有。姚孤雁说的“挑剔”和裴征鸿说的“不大爱搭理人”都是这类脾气古怪的飞剑,总是一声不响把人送出幻境,让人除了大梦一场外学不到什么。

    “那小夏姑娘呢?”

    “我?刑德剑或者紫气干星吧,暂时还在纠结中。”

    夏元熙犹豫的两口剑口碑都不错,刑德虽是杀道之剑,但原主人是个很有原则的谦谦君子,剑固然以杀生为号,不过一直以来行的是除暴安良之事,据说剑灵也是嫉恶如仇,心性直爽的脾气,跟夏元熙本人接近;而紫气干星则暗含紫薇斗数之理,夏元熙的心法同样源自南斗北斗——紫微斗数的十四颗主星。

    “哦,既然小夏姑娘心中有了打算,我就不妄加指点了。暂别片刻,在下去找吹雪前辈。”姚孤雁一拱手,转身投入水中,向湖底一口透明如冰晶,其中凝结雪花的纤细飞剑游去。

    楚明逸欲言又止,他开始也想向见多识广的陶慕剑询问,帮夏元熙打听应该选择什么飞剑,却不想被告知她很可能就没有机会,也不知该怎么和她说,只能满腹心事地先宽慰道:“你就按心意选吧,就算没得到传授也不要紧,毕竟你们昆仑是万仙祖庭……”

    “还没开始就咒我不行?很有胆量嘛!喏,你的元磁极光在那,我送你过去。”说罢一把将楚明逸推入水中。

    不过这次楚明逸却没有发作,只是在水下向她挥舞了拳头,就向下方的元磁极光沉去。

    夏元熙在桥上一阵观望,总算找到了刑德淡红的剑刃和其上的血色光团,还有玄黑剑身、透出紫芒的紫气干星。

    抛了颗铜板,决定先选择紫气干星。

    但意想不到的是,当她向目标游去的时候,却发现那抹紫色的光团在避开她!

    我去,要不要这么嫌弃?据说不讨飞剑喜欢的在幻境结束后就没有然后了,但她连被婉拒的机会都没有,这简直是红果果的仇恨啊!

    夏元熙不信邪,转而游向刑德,结果一路上遇到的光团都视她如瘟疫,也包括刑德!

    她不知道,这些剑能感应人身上的功法气息,她学的剑经根本不是剑湖宫的,自然飞剑们不会考虑她。

    果然,一旁的陶慕剑叹了口气。虽然薛景纯一向算无遗策,始终还是太过自信了。这玄玑的确是天赋与秉性都上佳,但毕竟是外来者的身份,不足以构成让高傲的剑们另眼相看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