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 > 第19章 陷阱·战狼蛛(一)

第19章 陷阱·战狼蛛(一)

作者:中二隐修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最新章节!

    或许是堆积太多,几枚拳头大的金元宝摇摇晃晃一阵,落将下来,随着阶梯一路滚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姑娘,此间必有诈!快快住手!”眼看夏元熙要去拾取,孙展书惊慌失措,连忙劝阻。

    可是这少女不知财迷心窍还是怎么的,竟不管不顾就拿起来。他不由得发出一阵无声的悲鸣,作为一个家境优渥的年轻公子,孙展书可是读过不少鬼狐话本,其中描述了不少鬼物,惯以金珠财货引诱生人。若是遇上贪财的人昧下了,到手的财宝便现出本来面目,乃是厉鬼的枯骨,立刻索去那人性命。

    “如果作为一个陷阱来说,这有点藐视人的智商。”夏元熙盯着前方,冷笑道。她把手上那枚元宝轻飘飘抛来抛去,随即失去兴趣似的捏成一团。骇得孙展书脸色青白一片!刚才还在石阶上“铛铛”滚动的沉重金元宝,这时在夏元熙手中露出了竹编骨架,竟是祭奠死者用的纸糊钱纸!而这个熊孩子眼睛里还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明知山有虎,她偏向虎山行!

    “等、等等一下!姑娘!据说山间多有精怪,此事万万要从长计议啊!”孙展书语无伦次,嗓子都有点破音了。

    “我只是想见一下能想出这样诱敌方法的精怪而已……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才智受到轻视,自尊驱使你勇敢前进,去创造奇迹吗?”夏元熙继续抬脚。

    “且听小生一言……”孙展书好说歹说把夏元熙留下来,他当然不敢说自己觉得此路凶险,于是推说定是昆仑仙人设下的考验,如果来人舍不下钱财这身外之物,则会失去仙缘,不予入门。

    “倒也不无道理……”夏元熙沉吟片刻,想起名字毫无诚意的“张五毛”先生和“王二毛”道长,觉得如果是他们这样任性又酷炫的家伙想出的陷阱,倒也不是不可能,于是从善如流:“那你带路吧。”

    孙展书长吁一口气,要是这个看起来练过的女童拼命去作死,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不受鱼池之殃,就算侥幸逃得性命,这茫茫密林也让从小没拿过比笔杆重东西的他无所适从。下船的时候张五毛先生说过,如果有缘遇到他人,也可以结伴而行。显然就是给他们这样的凡人留下一丝希望,这个女童看起来深不可测,如此机缘他不能放过!想到这里,他也顾不上休息,在两旁殷勤地探起路来。

    几番寻找,还真被他在草丛中找到一处似人踏出的小径,顺着这条羊肠小道一眼望去,苔痕斑驳,芳草萋萋,看起来很普通,不过当下就是这样普通的场景最让人安心了。孙展书生怕这女童觉得无聊反悔,连忙一马当先踏足上去,一边走一边插科打趣地聊天,活跃气氛。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走了几十丈,突然在后面的夏元熙稳住了身形。

    “等一下。”夏元熙拉住了他。

    “我的祖宗……您又怎么了……”孙展书暗暗叫苦。

    “突然觉得就这么走了有点可惜,说不定那堆财宝里有真货,随我去挑拣清楚再回这里。”夏元熙看他的眼神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就当孙展书在思考怎么劝她时,夏元熙抓着他的手向后一抛,一个过肩摔就把他摔得七晕八素,当时孙展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上赶着作死的行为,哪是一线希望,分明是他命中的魔星啊!

    就在他自怨自艾的时候,只听见“铛”一声金属碰撞的响声,前方的夏元熙保持着横刀身前的姿势,被不知名的力量撞得退了半寸。她瞥了眼刀上深深的刮痕,随即左手持刀鞘护住身前,右手向前方一斩,一团磨盘大小的黑色物体应声而落,掉在地上滚了两圈,支出8条细长的腿,悉悉索索迅速向后退去,这时孙展书才看清这东西的真面目,竟是一只全身长满绒毛的巨大蜘蛛,它伸展开八足时候足有少年人张开双臂大小,它隐没于黑暗时,顶部的八只眼珠有光芒一闪而过,而一对儿臂粗蠕动着的口器,和匕首一样在石洞中留下深深刻痕的利足,都让孙展书觉得自己仿佛在被它刮骨吸髓。

    “救……救命!”

    踢开孙展书抱向自己小腿的手,夏元熙手握七、八张符,一把射往四面八方,郁郁葱葱的草木发出了山石迸裂的声音,透过树叶的阳光也消失不见,在四散的沙土中露出真容。

    二人正处在一个昏暗的山洞内,之前烟雾般优美的藤萝变成了层层叠叠的蛛网,而枝繁叶茂的树木则是一团一团的蜘蛛,大的约有刚才击退那只的身量,小的也有拳头大。最让夏元熙忌惮的是前方五、六丈的洞顶,一只光身体就有桌面大小的巨型蜘蛛盘踞其上,她感应到这只蜘蛛身上有不同寻常的妖气,刚才的障眼法八成就是它所为。如果自己停下脚步的时机慢了几个呼吸,就刚好走到它正下方,那时候会发生什么简直想都不用想。

    而身后的入口处,一群蜘蛛正拥在窄小的洞口结网,刚才斩断蜘蛛丝时候,夏元熙就觉得异常晦涩,而这张已经厚得快不透光的网估计一时半会砍不开。她也不敢托大,保持面对着巨型蜘蛛的姿势对后面的网丢了张符,结果让她大失所望,蛛网的延展性十分优秀,符箓“压缩坍塌”的力量把上面的蜘蛛挤得脓汁四溅,网在剧烈抖动中缩成一团,很快恢复原状,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夏元熙暗运玄功,左眼七星浮现,几度闪烁,一颗星子暗淡下来,而刀刃则镀上了一层银白华光。此时,又是几团黑影向夏元熙和孙展书扑来。

    “书写时心忘情于手,手忘情于书,并非是我强行欲将文字如此书写,实则本该如此。天地之意寄托于我,入玄之又玄化境,不由心手来操控。物我两忘,妙法自来,书以载道。”眼看二人就要丧命于蛛吻,夏元熙却平静地闭上眼睛。

    “你们是一笔。”灌注了北斗洞明玄光的刀刃摧枯拉朽般划过三只蜘蛛肥胖狰狞的身体。

    “这又是一横。”四片对半分开的残躯如同打破的水袋,溅起一地汁液,抽搐的节肢徒劳挣扎。

    “刀锋行走的路线,这也是一种书道吗?”越来越多的蜘蛛扑过来,夏元熙睁开眼睛,柔韧的身躯灵巧地进退回旋,腕如戏凤,刀如游龙,雪亮的锋芒星坠奔雷一般,地上很快以她为圆心,积累了一大圈虫尸。

    情况很顺利,可是她仍然如锋芒在背,洞顶的庞然大物仍然静静地审视这场一面倒的杀戮。好奇、忌惮和战斗的快感混合成一种略带兴奋战栗,把夏元熙每一根神经都刺激起来。时间在她脑海中被割裂,分界点就在对方出手的一瞬间!理智抽离,地上的她只是用本能在战斗,而她的意志,时时刻刻都在警戒着高悬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又是一只蜘蛛被开膛破肚,而夏元熙刀势已老,新力未生。这时,一道白练如水银泻地般顷刻便至,早有防备的夏元熙就着横劈的势头一个飞转,把招式圆满的衔接上。

    “铮!”一段粗如拇指的蛛丝落到地上,刀身依旧颤鸣不止。夏元熙抬起发麻的右手,看了看刀上小指盖大小的缺口,虽然仅仅是凡间精铁,可是在北斗洞明玄光的加持下,等闲石柱也是一刀两断,可是竟然被区区一道蛛丝打出了缺口,更让她震惊的是刀上附着的,本来可以支撑半柱香的洞明玄光也被消耗殆尽。夏元熙手指一抹,刀身又泛出光华,眼中的星子也随之暗了一颗。

    又是无休止的虫海战术,而洞顶的巨型蜘蛛如同猫戏鼠一般,悠闲地在一旁守候,只是时不时发射一道蛛丝,只是每一击都能让夏元熙眼中的星暗下一颗。一盏茶后,她的洞明玄光便只有两次机会了。

    夏元熙握紧刀柄,感觉到了湿润的汗液。她抬头看了看端居于网中的巨蜘蛛,那妖物暗沉的八只眼珠如同深渊一般,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破绽百出的珠宝堆应该是故意叫人不去走的陷阱,以便把猎物逼近自己的巢穴。”夏元熙一边挥舞着刀刃,一边飞速思考着,“可是它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余的事?这些和它同一品种的小蜘蛛动作很快,而且它又有远程的蛛丝,在野外截杀人不是比较便利?又何必多此一举引入洞中?而且看它游刃有余的样子,为什么每次攻击间隔这么长?如果说动物没有装x的精神需求的话……”

    夏元熙直勾勾盯着它,对方只是静静地用八只爪子抓住蛛网,足尖随着丝线的震动轻颤。而蛛网上千丝万缕的蛛丝交错延伸,把前方的石洞缠绕的跟蚕茧内部一样。

    “……那就只能说明,这家伙视力不好?所以一开始想等我过去自投罗网?”

    夏元熙知道,蜘蛛可以把足变成触角,以此感应蛛网的震动捕捉猎物,不过这并不代表它们是瞎子。为了试验,她随手削了两块拳头大的钟乳石,一块是石尖,一块是石柱。抖手分左右射出,石柱那块发出的破空声更大,在离它三丈的地方被蛛丝击落;而石尖那块因为流线型的外形,则前进到两丈以内。夏元熙又试验了两次,皆是如此,证明这只巨蛛当真目盲不能视物。而这时,她眼中的银星也只剩下一颗。

    “真是遗憾,你所认为的猎物,其实是名叫寄生蜂的天敌啊。”最后一颗星黯淡,刀刃银光大盛,在黑暗的洞穴里把一张微笑的脸映衬得更加神秘,夏元熙的攻势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