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 > 第27章 终试·太虚镜(二)

第27章 终试·太虚镜(二)

作者:中二隐修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最新章节!

    “我成婴了。”面具道人平淡地开口。

    淡淡一句话有石破天惊的效果!

    三代弟子中,资历最老的玄寰、玄化二位分神真君不问世事,本来最有希望的玄微受伤折损道行,于是三代弟子首座之位至今空悬。谁能最早成婴,几乎就能内定为首座。

    这次王诩成婴,再加上他把散佚已久的《元始变化轮转妙法》补全,此功法也是上古门派的镇派*,远远比魏新河的《玉阳炼神录》精妙。日后王诩修为定然一日千里,难道今后便要仰此人之鼻息?

    “可是就这么等着也无趣,玄亦师弟可愿下点彩头?”王诩传音入密道。

    “赌什么?”魏新河魂不守舍道。

    “我们各挑点弟子,看哪些人能自行出镜好了。”不等魏新河回答,王诩自顾自说道:“如果双方赌的弟子都出镜,就以先后论输赢。我要是输了,以后掌教便是叫我做首座,我也严词拒绝,并且向掌教极力举荐玄亦师弟。”

    魏新河还没被从天而降的惊喜砸昏头,他试探道:“不知我有何物能合师兄眼缘?”

    “传经院院监之位。要是玄亦师弟输了,还望自行请离。”

    传经院是为下院弟子传道授法的地方。在成为玉虚宫真传,有了自己的师父之前,一般由传经院的修士统一为新进的下院弟子讲课。虽然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终生都只能作为下院弟子。

    授课的讲师大多数也是资历较老,修为有成的下院弟子,不过院监倒是雷打不动的真传担任,不过院监有个好处是能和下院弟子保持半师之谊。修士的世界历来尊师重道,凡人界是“天地君亲师”;而在修士界的名门正派,讲究的是“天地师亲君”,师父的地位甚至高于生父母,哪怕魔道中人,也极少有欺师灭祖的。如果将来这些人当中出了真传弟子,在玄天玉虚宫内也会帮着自己昔日的老师,所以院监这个位置历来便是个美差,向来被盘踞下院的世家所把持,若不是魏新河资质过人,修为精进快,又与世家的独女结为双修伴侣,也轮不到他坐这个位置。

    当然,比起首座可以用门派名义发布任务,不需要付出自己积攒的善功;可以任意出入存放经卷的琅函馆;使用三大鼎器之一的“太乙神炉”等特权比起来又算不了什么了。只要不因为斗法纷争之类的陨落,历来昆仑玄天玉虚宫还未出现过首座弟子在寿终正寝前,没成为分神真君的先例。

    “可是玄幽师兄主持收徒事宜,对他们资质心性犹如掌上观纹,这种赌约恐怕不太公平。”魏新河依旧满腹狐疑。

    “啊~这个简单,那就请玄亦师弟先行挑选一半吧。”

    面对王诩不断地扔出的诱饵,魏新河知道其中必有乾坤,但是也不得不咬钩!毕竟首座的诱惑力太大了。

    不一会,王诩跟在魏新河身边的分(和谐)身就端着插上香的香炉走上前来。

    “玄亦师弟,选好了吗?”

    “便是这些吧。”要说这些人魏新河不知晓也是假的,他们中大半是世家的族裔,别说修为秉性了,连生辰八字家住何方他都一清二楚,于是魏新河就把资质,心性,修为最顶尖的那些指了出来。

    “不知道玄幽师兄看中何人?”我看你还能挑出谁来。

    “就一个,她吧。”王诩手一指夏元熙,淡定道。

    此人?这下连魏新河都质疑了:“修为不见有多高,惹祸的本事倒是一流……”

    这死大叔在说啥?!夏元熙炸毛,一对吊梢眼几乎竖起来了。

    “……喜怒形于色,心性不佳。”魏新河评价道,然后试探问到:“玄幽师兄不考虑换一个?”

    “就她了。”王诩转过镜光,对着站在一旁的修士们一晃,大家就原地失去了踪影。

    与此同时,香炉中的线香顶端也升起了青烟。

    “铃铃铃……”

    下课铃声想起,夏元熙睡眼惺忪地抬起头,前方黑板上的字模模糊糊地无法聚焦,头好疼,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拖着脚无精打采走向楼道拐角处的厕所,男厕所在偏外面的位置,所以必经之路上总有一群男生围在那里抽烟,谈论女人。

    “嘿嘿,那个死鱼眼过来了。”一个男生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同伴。

    “知道了。”那人转过头,露出一脸温和的笑容走来,高中少年修长的四肢在运动中更显得潇洒帅气。微长柔顺的黑发,和白衬衫一样充满阳光的干净面孔,每次他在附近,同桌的女生就不会来烦她,因为这一点,夏元熙之前对这人还是有好感的。

    “夏同学,你好。”

    名字呢?不记得了。

    于是夏元熙决定放弃打招呼,低头继续走。

    前方被伸出的一只手臂挡住,她抬头,发觉自己保持着被对方用双手圈在墙边的暧昧姿势。

    “下个周的情人节……我想吃你的巧克力。”淡色的嘴唇吐出了温柔的话语。

    夏元熙那无焦距的双眼对向俊秀少年,缓缓道:“如果我说自己能感知到恶意,你信不信?”

    说完,她膝盖一曲,整个人就滑下去,矮了对方臂弯一截,脱离了那名男生的掌控。然后弯腰,走两步,起身,继续向厕所走去,动作毫不拖泥带水,从容不迫,游刃有余。

    身后哄笑声传来。

    “哈哈,竟然连你也搞不定啊!”

    “不要消遣我了,小心下次你输的时候我会复仇的。”

    “你们说,要不要进去把她抓出来?”

    “里面还有其他女生呢,下次没人的时候试试吧~”

    声音好吵……聒噪的起哄混杂着人心的恶意,如同穿脑魔音一样敲刮着耳膜,她在洗手台前,抱着脑袋痛苦地蹲下去。

    “哼,玻璃心,我们都差点被你连累,摆这公主样子给谁看?”里面刚上完厕所的几个女生走出来,看到角落的她,撇嘴讽刺。

    在这么近的距离接触到了,头好像要裂开一样!

    都走开……离我远点……!

    “说你呢,嘀嘀咕咕做什么?敢不敢当面说?”一名女生走过去准备摇晃她的肩膀。

    转过头的是一张苍白的脸,大大的眼眶内是涣散的目光,抽搐着收缩的瞳孔散发着神经质的气息,虽然处于下方,可是给人的感觉如同深渊中的猛兽一般。

    “滚!”

    沙哑的嗓音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暗示,几名女生连忙跌跌撞撞跑出来。

    “搞什么嘛!反正只有看着凶而已,真修理她的时候又怂了。”

    “算了,不要和她一般见识,神憎鬼厌的。”

    她们理了理头发,手挽着手向教室走去。

    要不是每次你们来找麻烦的时候我就会头疼,分分钟教你们做人!夏元熙按压着太阳穴,摇摇晃晃站起来,还有两节课,坚持过去回家睡一会吧……虽然在旁人眼中,那算不得家。

    她无父无母,从小作为孤儿被抱养到福利院中。一般这些地方的孩子都有各种各样的缺陷,可是她却幸运的是一个健康的孩子,所以也曾被一对夫妇领养过。虽然后来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可仍然继续让她在家中住了下来,对此,她一直很感激。

    可是后来比她小两岁的弟弟长大了,却十分顽劣,养父母的脾气也越发暴躁,从7岁开始,她就努力地包揽家务,希望能让他们开心,遗憾的是收效甚微。终于有一天,她拿回一张市级比赛的奖状,却发现这份“惊喜”让养母冷淡的脸因愤怒变得扭曲起来。

    “你这个没人要的野种,是在嘲笑我吗?!”

    后来,她成绩越是拔尖,在家中受到的眼神就越是嫌恶。那时她还不通晓人情世故,不知道自己做得越好,就越是在养父母心上扎刀子。

    再后来,忍无可忍的养母再也不想看到自己亲生骨肉被捡来的孩子比得一无是处,索性把她扔到了寄宿制学校。直到有一天,她放假回家时,发现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和门外的“拆”字。

    再次回到福利院,她年龄也大了,收养的人家怕养不熟,于是便再也无人过问。

    自那时起,她就有了特殊的能力——感知人类情绪。

    回到教室,夏元熙就感觉脑仁又是一阵钝痛,抬眼看见那位和蔼可亲的同桌正站在自己的位置旁向她怒目相视。

    一个个的全都烦死了……她无力地按住额头。

    可惜看在对方眼里,是她因为心虚苍白了面孔,羞耻地掩住眼睛。

    “我平时哪里对不住你?你说啊?我就怎么就看出你是这种人?!”歇斯底里尖叫的少女手机上展示了刚才男厕所外的一幕,画面里面二人四目交接,又是最能满足少女浪漫妄想的“壁咚”姿势。

    夏元熙想,为什么人和人之间差别这么大?

    有人从来就没试图去了解别人内心,仅靠拙劣手段扮演的假象就可以获得许多人的爱慕。

    而真正洞彻一切的人却被视为叛逆,受到群体的排斥。

    少女心目中的王子是没有错的,自然一切都是另一方的问题。

    所以说人接受的永远是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吗?

    看着对方喋喋不休地继续下去,夏元熙脑子都要炸了。

    什么都好,快来结束这一切吧。她这样想着,就用了平时最常用的方式。

    “是啊,竟然被平时靠自己施舍同情的陪衬横刀夺爱,这不是最近流行的桥段吗?现在是不是很有一种悲情女主的代入感?”

    直指本心的效果是最好的,对方愣了一下,立刻疯了一样把所有东西砸过来,字典、铅笔刀、墨水瓶……

    当上课时,走进门的老师一眼就看见半身校服被弄脏,一个人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夏元熙,还有原本应该和她坐一起,但却同另外两人挤在一起的同桌女生。

    “怎么回事?”他早已习惯这种事,于是随口问道。

    “老师,我书忘记带了嘛~坐这里和她们一起看。”发泄完怒气,她又恢复了往常开朗外向的模样。

    “那么,上课之前,我讲一下关于暑期夏令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