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 > 第98章 秘传·闻香教(八)

第98章 秘传·闻香教(八)

作者:中二隐修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最新章节!

    “谁要取悦你啊?死变态。”夏元熙再度御使双剑,分别刺向竭夷迦叶的眉心和心脏,疾驰的剑光掀起了两道白色的气流,仿佛撕裂空间的闪电一般。

    “还不死心?”竭夷迦叶侧身轻松一让,利用空间乱流瞬间移动到了百丈远的地方,无惊无险避过飞剑的攻击,“来而不往非礼也,试试这个吧。”

    “唔……”尖细的铃音震荡起一圈圈声波,即使威力不强,但是连番攻击之下也让夏元熙身形晃了晃。

    “你在这里拼命,你的伙伴说不定正悠哉地一路救人,享受大家的感激和恭维呢,如果能顺利出去的话,日后必然功成名就吧?可是你却很可能死在这里,什么也得不到。虽说你我是敌人,但也不得不为你感到惋惜啊……”天魔和善地劝诱:“在这里你是赢不了我的,还不如先考虑考虑如何全身而退。我这具肉身修为太差,如果不占据地利,根本奈何不得你,不仔细想想怎么逃吗?成功的希望应该不小。”话音刚落,它双掌一拍,铭刻禁制的大门应声而开,似乎逃离的希望就在眼前。

    这是类似凡人两军交战,围三缺一的心理战术。因为若陷入必死之局,不少原本怯懦的人都会选择破釜沉舟一战,发挥自己极限的能力,以求让敌人付出最为惨重的代价。但是一旦有一线生机,求生畏死的本能会驱使他们,不顾一切赌在哪怕万分之一的希望上。

    也该是时候击溃她的防线了吧?首先要让她觉得自己能活下去,是可以有别的选择的!然后将这个小小的希望击碎、碾为尘土!到时她会有怎样有趣的表情呢?一想起来就兴奋地难以自持啊……

    可是无论它怎么舌灿莲花,夏元熙只是不答,沉默地再度整装准备进攻,它也有些不耐烦。

    “你这样不行啊……本来以为会有趣的,没想到这么无聊。再是如此,我要找你的朋友去玩了~”天魔笑吟吟地揶揄。

    “慢着!”夏元熙终于开口了,她语气果然带着一些犹豫:“如果我用这个交换,能否放过我们?”

    那是一个白玉雕成的三寸小瓶,夏元熙拔出瓶塞,里面血液的香味让它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天魔精血?!”

    虽然被困于人体,但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能恢复全盛时期的自己,这精纯的化生天魔之血无疑给它带来了一丝希望。

    “有何不可?你我本就不是生死之仇,这等小事无足挂齿,快快将它给我。”当然是骗人的……精血它要了,当然这些蝼蚁人类的性命也不能放过,不过首先要把东西拿到手。

    “如果我将它交给你,而你又食言呢?先让我出去,这东西与普通人无用,我一旦到达安全的地方,就将它给你。”

    “不成。到时你要是一走了之,我岂不是被你愚弄了?或者这样,为了表现我的诚意,我们先同时往门的方向移动,直到到达门口时汇合,这样你给了我精血,转身就能跨出这座大殿。殿外可是没有乱流的,你御剑飞行我也跟不上你,到时你就安全了。”

    “好!”

    二人很快达成协议,三百丈……两百丈……五十丈,夏元熙慢慢感应着风的方向,一边辨识着隐藏的空间碎片,一边用谨慎的步子缓缓挪动,天魔也从容不迫地跟随着她的脚步,保持一个不紧不慢的距离。

    “等一下!”天魔发话的同时,夏元熙离开启的大门还有十丈,而他们二人之间也不过五十步距离。

    “怎么?”夏元熙带着颤抖开口问道。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你将它就放在地上,就可以自行离去了。这样我也追击不及,毕竟离外面已经很近了。”天魔狡黠的笑容将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果然她慌忙拒绝了。

    “可是我害怕——如果靠近你,会被一剑斩杀吧?毕竟我现在这么弱。”天魔最擅长洞察人心,所以它没有漏过对方眼中那一丝杀意,所以它一直坚信,玩心机?自己必将是胜利者。

    “快点!还是说,我害怕的事正是你心中一直在计划的?那么我不得不考虑取消交易了。被欺瞒的我很是不快呢……好想看那么一两个人被虐杀,说不定能让我心情好起来?”虽然脚步不动,它仍旧以言辞逼迫,语气中的阴森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给你便是了!”那名少女咬了咬嘴唇,握紧双拳,最终还是无力松开。

    天魔不得不努力按下自己心中翻腾不已的喜悦。

    一个年轻、心性坚定又前途远大的剑修少女是最好的祭坛,它会耐心等待,那清丽凛然的脸将最后的绝望呈上,供它享用。

    啊啊……就是这样!真是久违了……这种孤注一掷、赌上一切的情感!就差最后一击了!让我将你碾碎吧!

    于是它目不转睛地欣赏她慢慢将玉瓶摆在脚下——突然!剑光暴起一闪,旁边的一排梁柱和帐幔应声倒下,横在二人中间!同时,一股巨力将它们狠狠地推向天魔,在密布的空间碎片下被割的支离破碎!而紧随其后的剑气轻易避开了这些被探查出的陷阱,以正确的方向,带着前所未有的磅礴之力,直接就要将它就地斩杀!

    虽然心中吃了一惊,但是它一路走来也是步步为营,选择的路线一直就有可以供它紧急逃离的通道,所以虽然被杀了个措不及手,但它也在千钧一发之际有惊无险地安然躲开。

    竟敢逼得它如此狼狈?!

    从远处的帐幔后转出的天魔脸山也失去了一贯的从容,带着一丝狠绝,那是想要将对手折磨致死的表情。

    可是大殿中空荡荡的,哪有可供它泄愤的对象?

    “跑了吗?你以为……就跑得掉?可笑!”这整座船都以它的意志运行,本来就决定拿到精血就封印出口,然后闭关几日慢慢消化,再顺手将他们三人杀掉取乐。这样一来只有先关闭出口,等会来个瓮中捉鳖了。

    这时,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吸引了它的注意。天魔寻味而去,赫然发现出口的方向掉落了一只手臂!断臂飞洒的鲜血足足溅了数步之远。

    而那手中紧紧地握着一只白玉小瓶!正是它方才所见到的化生天魔精血!

    “呵呵……果然我之一族才是受上天眷顾的,哈哈哈!”

    被封印于此进过漫长的岁月,它早就对空间乱流出现的规律了如指掌,断定门前必然会有一些难以察觉的空间碎片。所以,无论夏元熙选择奋力一搏,还是将瓶子交给它,前后都会遇到这些陷阱。只是没想到运气这么好,门前的空间碎片刚好割下她带着瓶子的手臂,这样就算被她逃得一时,也不会对它最终胜利的结果产生什么影响,本来还会顾忌她走投无路毁掉精血,现在完全不会投鼠忌器。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下精血,然后开始驱策奴仆们,去捕杀三只逃窜的猎物了……

    天魔志得意满地微笑,然后从断臂手中拿起瓶子,迫不及待地打开它。

    可是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瓶中一道玄黑的烟气喷涌而出,迅速化为一个半身染血的人影!

    “抓到你了!”

    一直以来掌控他人生死的天魔终于感觉到人为刀俎的恐惧感!在它措不及防,紧缩成针尖的瞳孔中,最后映照的影子唯有单手执剑的夏元熙凌空落下!这里是她在缓慢撤退中探查好的点,附近再也没有可供它逃脱的通道。

    在剑所能及的地方——那是她主宰的领域!

    所以,仅仅只简单一挥,天魔的头颅就随之滚落在地。

    “哈……哈……”

    忍耐着及肩断臂之痛,再强杀敌人的夏元熙此时也是强弩之末。早在一开始,蓝针和铃音就给了她很大创伤,加上刚才自断一臂,几乎疼得她快要虚脱了,但是胜利的战栗和杀戮的愉悦感充斥全身,让她精神将冷静和亢奋完美的融为一体。

    即使一开始被压着打,完全没有反击的机会,她也忍耐着没有用玄冥阴鱼斗篷护体,更没有暴露它可以让自己化身烟雾的力量!

    自始至终,她的目的就是杀死对方罢了。

    所以无论是先示敌以弱,忍受挨打,再到后来的精血引诱,步步为营,都是一条计划好的路线,为的是将猎物引向她的巢穴——那是用杀机织就的巨网,一旦踏入,必将被她所捕食!

    果然,天魔被一再自以为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失去一开始的警觉,当它看见夏元熙遗留的断臂时,并没有任何怀疑,而是急不可耐地打开瓶子,放出隐藏其中的夏元熙,然后被欺进三尺之内的她轻易斩杀。

    但是一切必须有着绝对严丝合缝的执行力,和冷静沉着的应对,因为猎物和猎手的身份随时可能对调。这场游戏中,她近乎冷酷的将自己也当做一枚棋子,以自损八百的觉悟布下重重巨网,直到天魔察觉端倪之时,已经是身死之期了。

    尘埃落定后,对她来说比刚才更巨大的阴影将她笼罩。

    “该怎么蒙混过去呢?”单手扶额,她想起自己还有两个队友等待她去解释,而且门派里还有个阴沉的魔王呢……

    想起来就觉得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