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 > 第134章 乔装·魔门会(三)

第134章 乔装·魔门会(三)

作者:中二隐修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最新章节!

    不一会,吴应就“处理”完裘飞宇,然后驾驭着飞行法宝赶过来,为夏元熙他们带路。

    金霞殿就在岛屿的正中央,雾阁云窗,雕栏玉砌,倒也典雅秀丽。殿外和殿内明显是两种身份的区别对待,在玄黑马车长驱直入的时候,夏元熙通过妆台上的观测铜镜显像,看到了外面的庭院中投来的艳羡目光。

    “虞公子,请移步殿内,鄙教早已设宴款待,恭候多时了。”

    铜镜内,吴应侍立一旁,做出了请的手势。

    夏元熙轻盈地步出马车,压住裙角的玲珑玉佩并未发出一点声响。以她的身法,就算腰上挂一圈铃铛,想不发出声音也很容易,无非平时没有这种习惯而已。然后她掀起帐幔,等里面那位“虞公子”慢悠悠出来,才跟随在他身后一同进殿。

    突然,她好像瞥到了个熟人,顿时心中一惊。

    完蛋了!

    麻烦自己找上门来!怎么办?

    寻常的事端自然不至于让夏元熙如此惊慌,但这次很可能让行动半途而废。

    她刚看到的人正走向殿外,有着一头微卷的淡金色头发,高挺的鼻梁和鹰隼似的面容。没错!绝壁和无常谷那位卫昉的冒充者被破除易容幻术后的长相一模一样,连修为都一般无二。

    【也不知你究竟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下次魔道圣会,将你调-教成美人犬,带过去展示一番也不错,你出身越高,也越是稀罕物件。】

    想起来了!他好像是说过这话……

    这逗比,夺舍后竟然把原主的身形面容用秘法改成他以前的样子,是强迫症吗?不过幸好如此,也让她及早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夏元熙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我画风跟之前完全不同啊!这扮相他估计也认不出我吧?不必过分慌张,保持平常心。”心里暗暗盘算着,她也略略安心,这模样当初自己照镜子时都差点认不出,怎么会被只见过几面的人拆穿?但为了安全起见,姑且躲一躲。毕竟如果是她前来倒无所谓,要是连累薛景纯也被暴露出真实身份,那就成了坑队友了。她虽然胆大妄为,但也不是脑子愚钝之人,知道在精锐云集的敌方大本营露出马脚,是不可能逃得出去的。

    于是薛景纯只听得玉环声突然一响,身后夏元熙的气息换了个位置,似乎在躲避谁。他不动声色,修长的手指悠闲转动着折扇,向对角延伸出的地方看去。

    金发碧眼的异域长相,应该是百眼魔君左丘琰的后人。

    前方正是夏元熙在无常谷遇到的熟人——左丘伯玉。他刚刚熟悉新身体,也是此次殿内招待的贵客之一,不过由于前不久失去了所有邪眼,目前战斗力大打折扣。虽然平时也没人敢找他麻烦,不至于暴露,但心中气闷,也懒得同殿内春风得意的修士们虚与委蛇,一个人出来散散心。

    为了在这次万魔会出面,也表示左丘家依然有青年一代的高手,同时震慑那些居心叵测的同道们。他用秘法注入之前留下的精血,把新夺舍的躯体变得和自己以前的肉身一模一样,表示无常谷宣扬的“击毙百眼魔君后人”纯属造谣,反正无常谷是南海炎洲的,参加不了西海的魔道聚会。

    如果不这样,只怕那些暗算自己人毫不留情的“盟友们”会立即闻风而动,企图趁他虚弱讨到什么好处。

    “那个可恶的小丫头,竟让我沦落到如此地步!”左丘伯玉正咬牙切齿,突然感觉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一闪。

    他家传道法本就是瞳术,自是目力过人,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凝目细看,却不想对上了那个总是一脸神秘笑容的黑衣男子。

    对方正把玩着从不离手的折扇,不加掩饰对他报以探寻的目光。

    “哼,那条狡诈的毒蛇!他又知道了什么?”左丘伯玉心中一凛,平常时候他倒是不惧虞巽,可是现在他隐瞒自己的伤势,心中有鬼,也忌惮对方看出了什么。尤其面对的还是恶名在外的虞家典型人物,当下故作镇定地高傲一点头,转身向庭院方向走去。

    可是那白衣的身影依旧让他很在意……而且是一想起来就感觉肝火异常旺盛的程度。

    “姓虞的毒蛇不光自己就让人不快,连带来的侍妾都一身讨人厌的感觉,果然蛇鼠一窝,物以类聚!”左丘伯玉心中愤恨。

    “与我对视时心虚移开目光,说明左丘伯玉有些事情不想让我知道。”薛景纯得出结论。但他没漏过对方刚刚凝视的动作,目标显然是他身后的夏元熙,还有那同时响起的突兀环佩鸣响。

    “而她也多半……不,绝对同样如此。”

    他放缓脚步,让自己和夏元熙并行,伸出手指挑起她一缕头发,略微弯腰轻轻一嗅,恰到好处地将自己审问的眼神掩饰成逗弄宠姬的模样。

    这人一定知道了!夏元熙心虚低下头,口中说的却是:“主人,周围还有许多前辈在……”

    (译:现在是在敌人老巢做任务,师兄您悠着点。)

    “呵呵,赤练面皮薄,过会在没有人的地方可不要再推脱。”薛景纯弯腰附耳,几乎贴着她脸颊说道。

    (译:我会听你老实交代。)

    于是,两人刚进殿就让众人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两位主角之一的虞巽是西海邪魔们又爱又恨的危险密友,自然不陌生。但这个以前都是独来独往、全身毫无破绽的虞公子竟破天荒带了位侍妾,看样子十分宠爱,连大庭广众之下都在骚扰她,怎不叫人大跌眼镜?

    只见那位名动一方的阴谋家正拈起一缕青丝,用他以往只会吐出毒液的薄唇和声细语说着什么,然后少女无限娇羞的低下头,一身白衣纤罗飘带,似蛱蝶纷飞,更衬得她冰肌玉骨,雪肤花容。

    极情宫宫主的独子、无暇郎君玉重楼当即从娇妾环绕的温柔乡中站起身,俊脸含笑,打趣道:“当初虞兄来敝处做客,在下遣了几名漂亮孩子暖席,结果被毫不留情退回,还道是虞兄不好这口。现在看来倒是小弟不自量力了,虞兄藏着这等美妾,又怎会看得上敝处的庸脂俗粉?”

    “无暇郎君过奖了,若说极情宫的佳丽是庸脂俗粉,只怕天下也没几个女子能入眼。只是在下惯用自家之物。”薛景纯也同样回以玩世不恭的笑容,他曾生活在宫闱之中,装作这类穷奢极欲之人的神态自是不陌生。这几句话言外之意就是只习惯自家从小调-教的姬妾,让玉重楼心领神会。

    然而夏元熙想的却是:这童贞死宅伪装现充渣男还挺像样的嘛……

    极情宫也是西海排的上号的魔道势力,同其它男女之道的低端采补魔功不同,极情宫的《红尘诀》就像真魔一样玩弄人心。他们在每一次恋情中都是将自己真意投入的,到对方付出本心时就斩断情丝,只回报以虚情假意,在一次次的极情和斩情中领悟大道,没有万中无一的心性决难办到。

    玉重楼就是极情宫这一代的第一高手,也是下任宫主接班人,他府中姬妾成百上千,其中不乏正道女仙出身,但都被他全心投入的那段时光迷惑,爱他爱得刻骨铭心,认为自己是最特别的存在,别的女人则是供心上人练功的炉鼎。这等手段的人,糊弄起来极为不易,好在薛景纯神情无懈可击,也没让他产生怀疑。

    “哼,我还以为虞兄是清心寡欲之人,没想到和玉淫-魔成了一丘之貉。”皇极殿溟泉狱主刑无道冷冷地说。

    这位的门派皇极殿仿照凡间皇朝而设,只不过九卿变成了寒泉、阴泉、幽泉、溟泉等九位狱主,势力和极情宫相差仿佛,近来多有摩擦,所以刑无道看玉重楼十分不快。当然,这硬邦邦的话也没有指责薛景纯的意思,因为“毒士”和所有门派都是这样面上交好,实则若即若离。只不过狱主们都是这样黑脸罢了,就算没得罪他,说话口气也很差,从“虞兄”和“玉*”的称呼差别则表现出他真实的好恶。

    “阿弥陀佛,食色性也,刑施主为何口出恶言。”说话这人口喧佛号,却不作和尚打扮,一身破旧宽大的灰衣,面容清癯,神情悲苦,头发凌乱,倒更像地球上的魏晋名士。可是要是以为他如表面上无害就大错特错了,这人法号空闻,乃是令人闻之色变的魔佛教派——无生净土的白莲尊者。

    此派很久以前曾是佛门,因佛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所以信愿念佛为正行,认为哪怕曾作五逆十恶之人,只要虔诚忏悔亦可仰承佛力往生净土。只是后来被魔道渗透,曲解经典,以致门人坚信,无论作任何恶,只要信佛,佛定为我承受、洗涤罪业,毫不影响修行。于是逐渐沦为魔道,其实现在和佛门关系不大,只是他们坚称自己是佛门弟子罢了。这些假和尚平时不疯还挺正常,如果发作起来,西海下限最低的十件事情估计有四件是他们做的。

    “这次我同意花和尚。”恪命馆的曹崇也点头符合,这个门派功法乃是气运一道,十分神秘,传说能夺人运道加诸己身。作为新一代的领军人物,曹崇被人敬畏的称为“定命书”。他一副酸儒长相,揽过身旁一位美貌女修,套头晃脑道:“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这才是人生乐事啊……贺虞兄得美人,当浮一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