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末当军阀 > 第二十五节 佳人相请

第二十五节 佳人相请

作者:狂人阿Q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回到明末当军阀最新章节!

    阮大铖未必真的相信杨潮有办法,也许就跟当时王潇请教自己一样,不过是随口一说,自己有了办法最好,没有办法对方也不吃亏。

    这点杨潮非常清楚,所以尽快想出一个办法,其实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如果当时自己不是帮王潇想到了办法,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虽然杨潮好似从王潇送礼一事上没有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可实际上,杨潮清楚,自己跟王家建立了某种联系,只是目前还不够牢固,但随着日后的交往,利益会一点一点出来,而且跟王家建立关系,也就牵上了王家背后的关系,一旦时机来临,才会显现出来。

    杨潮得到的,其实是一个无限可能的机会而已。

    而一旦有机会,杨潮是不会错过的。

    心事重重往家走去,一路上杨潮都在琢磨,怎么样造势。

    造势的好办法很多,后世直接在媒体上打广告就是效果最好的。

    可是在明朝怎么办,沿街张贴小广告吗,不但收不到效果,还掉身份。

    估计阮大铖知道了,得掐死自己,省的丢人。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家,家门虚掩,杨潮就要推门进去。

    “杨公子!”

    突然一声呼唤,惊扰了杨潮。

    一个小厮正等在门边的阴影里。

    “狎司?”

    杨潮一看,来人正巧自己认得,正是那日在媚香楼碰到的龟公。

    “杨公子还认得小人啊,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龟公打躬作揖,一脸谄媚。

    “狎司可有事?”

    杨潮稍微疑惑。

    龟公道:“我家姑娘有请。想请杨公子去做会。”

    做会就是办集会,这年月这种‘会’很多,主人邀请许多有头有脸的同道中人聚会,在上面吟诗作对,探讨人生等等。

    做会的历史很悠久,东晋时期王羲之跟人在兰亭集会,最后收集期间才子名士写下的诗句,王羲之代笔、同时作序,那篇虚言就是千古流传的《兰亭集序》。

    小厮是媚香楼的龟公,他口里的姑娘,自然是李香君了。

    李香君做会,怎么会请自己,一般请的不都是有名的名士才子吗。

    李香君做的会,往往在南京城极为有名,不到第二天几乎整个文人圈子里就传开了:谁参加了这个会,会上都写了什么诗词等等。

    可以说,李香君做会,是极有品牌影响力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公子才子都愿意跟李香君交往。

    那些才子希望靠着李香君的影响力来给自己扬名,李香君也通过跟这些名士才子结交,进一步提高了自己的名声。

    她只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中间人,一个顶级的交际花。

    不可否认,在媒体不发达的时代,李香君这样的交际花所起到的作用,简直无法估量。

    所以杨潮自然不会拒绝,而且提到李香君,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主意。

    当即道:“好,你先回去吧。我回家告知父母后就去。”

    龟公又打躬作揖然后离去。

    杨潮这才推门回家。

    此时明堂半扇门也闭着,杨潮还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这时候家人应该都在吃饭。

    杨潮径直往明堂走去。

    刚到门前,突然听到里面说话。

    “他爹,儿子今天跟一个老大人走了。”

    母亲说道。

    “嗯!”

    “他爹,听说那老大人当过四品官,叫什么来着。”

    母亲又说道。

    “什么少卿的。”

    妹妹补充道。

    “嗯。”

    无论说什么,父亲就是一个‘嗯’字。

    家人正在吃饭,大概是以为杨潮跟一个老大人出去,肯定会有宴席,所以他们没等杨潮。

    杨潮正要进去,突然听到母亲抱怨:“他爹,你少喝点,看看你都喝成什么样子了。”

    父亲道:“我喝酒怎么了。喝酒怎么了。我还不能喝酒了。”

    父亲以前是滴酒不沾的,不是洁身自好,而是舍不得。

    自从铁匠铺被许仲孝抢走后,父亲就开始喝酒,天天喝,天天醉。

    而且整天没有精神,好像没了魂儿一样,失去了铁匠铺,他这个铁匠,也没了灵魂。

    母亲哭道:“喝酒,就知道喝酒。你知道家里都吃不起饭了吗。整天就知道喝酒。儿子也不去读书,你成天喝酒,这日子啊,没发过了。”

    父亲喝道:“早没法过了。今天结交个富家公子,明天结交个老大人,有什么用。铺子没了!不读书也好,不读书了,将来跟我做匠户,亏先人啊!”

    父亲竟然也哽咽起来。

    杨潮这时候没力气推门了,父亲这些天来,说话很少,喝酒很多,脸色天天阴沉。

    杨潮心里不是滋味,也知道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可是父母从来没说过自己的不是,今天借酒父亲到底还是在怪自己。

    杨潮此时也没办法进去面对父母了,心中暗叹一声,悄悄转身,再次出门。

    去媚香楼,媚香楼的会,乃是南京城有名的,平时多少才子想去都去不了。

    这里的会,第一天办,第二天全城的才子都知道了,然后就打听会上才子们做的诗词,因此媚香楼诗会上的诗词很容易传唱,这样更让才子们想把自己的诗词拿到媚香楼去。

    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媚香楼邀请名士才子,让媚香楼名气变大,媚香楼名气变大反过来可以帮助名士才子扬名,名士才子更愿意去媚香楼,媚香楼名气更大。

    刚才小厮来请,杨潮就已经想明白了,自己要扩大阮大铖的影响力,也只能办一个会。

    做会这种事,可不仅仅是青楼的专利,文人墨客之间也会做会,探讨政治理念,交流读书心得等等。

    自己这次的目的是为了给东林党筹集政治资金,索性也办一会,如果能达到媚香楼做会的效果,肯定能够流传开来,这样不就达到造势的目的了吗。

    就以阮大铖的名义,举办一个政治会,然后大家筹集到足够的政治献金,这样还有人能够否认阮大铖的作用吗。

    但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在于,媚香楼做会,因为参加的都是名气大的名士才子,李香君也是名动南京的名妓,所以才有那么高的关注度。

    说白了,这是明星的人气作用,是明星效应。

    阮大铖可没有那么多粉丝,起码没到让人追逐的程度。而且才子佳人自然更让人喜欢,一个政治会,会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呢。

    如果能将两个结合起来,那就完美了……

    杨潮一路想着,人已经到了媚香楼前。

    敲门进去,小厮一直带到楼上一间客堂。

    此时却没有李香君,等待杨潮的是另一个人。

    “杨兄你可来了啊!”

    这人已经等的很着急了。

    “王兄!”

    杨潮也是一愣,等自己的人,正是王潇。

    王潇今天早都到媚香楼了,没想到现在还在,看来他等了一天了。

    “哎,有才就是有才,小弟甘拜下风,装都装不来啊!”

    王潇叹着气,然后让杨潮坐下,慢慢说起来。

    事情确实让王潇很郁闷。

    上次他在南市楼得到了杨潮的两首诗,都是仓央嘉措的情诗。

    王潇不傻,他没用这两首诗直接给柳如是,也没给李香君。

    而是自己重新抄了两份,一首给了柳如是,一首给了李香君。

    本想着随便哪一个被自己打动,跟自己把酒言欢一番,也算是佳话了,以后自己也有出去吹嘘的资本了。

    所以,他来到媚香楼后,不找其他姑娘,装出一副很高的姿态,告诉伺候的小厮,说自己做了两首诗,献给李香君、柳如是两位姑娘,然后自己就在一个屋子里等着。

    本想着,两个姑娘一看那诗,应该是当即大呼‘大才’,然后迫不及待的请他进去相会,谁料两位姑娘,真的请他进去了,但是李香君拿着他的诗,第一句话就让他郁闷了。

    李香君当时道:“从实招来,这是你在杨公子哪里抄来的吧!”

    柳如是只是在一旁笑着。

    原形毕露,王潇倒也光棍,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这下柳如是和李香君才让小厮去请杨潮,让他出去等着,王潇一等就是一天。

    那个小厮也耐心的请了一天,一直在杨家门口等着杨潮,倒不是小厮认真,而是王潇暗中给了他十两银子,要他一定将杨潮请来,请不来人,小厮可不敢回去。

    听完王潇说的,杨潮也是忍俊不禁,不过同时也佩服起柳如是和李香君二人来,他们能根据诗词的风格,立刻联想到作诗的作者来,这点上就远胜一般的评论家了,显然她们的文学修养已经到了极高的水准。

    所以杨潮一到,王潇才郁闷的叹息,这才学就是才学,是装不来的,自己拿着杨潮的诗词,一眼就被人给认了出来,看来拿别人的本事装模作样这条路不通了。

    王潇一边叹息着,一边跟杨潮说着话。

    很快,一个丫头下楼来请,要杨潮上去一会,王潇死皮赖脸的跟着,丫头也没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