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末当军阀 > 第一百四十七节 我的人在里面

第一百四十七节 我的人在里面

作者:狂人阿Q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回到明末当军阀最新章节!

    崔嵬这完全是临死挣扎了。

    顾肇迹都放弃了,都不争辩了。

    因为顾肇迹已经听明白了,而且他也跟崔嵬打听过详细的情况,当日确实有十艘商船在场,每个商船上都有十多人,加起来百十号人都亲眼目睹,经过这么多人的嘴,更是传的沸沸扬扬,根本不可能压的住。

    但是崔嵬说处理的很干净,虽然失手没有将杨潮的船打沉,没有杀掉杨潮(当时崔嵬不知道杨潮不在船上,他以为杨潮每次都在船上的,可巧那天杨潮有事不在),但是崔嵬表示没有留下活口。

    谁知道不但有活口留下,而且还是三个,而且一个是崔家的家丁头子,这根本就不容抵赖了。

    可以说证据确凿,自己这个小舅子死定了,现在唯一要考虑的是不把自己牵连进去。

    杨潮也知道崔嵬这完全是秋后的蚂蚱,在怎么挣扎都难逃一死了。

    因此也不跟他争辩,打了个手势,让张大桅将人带了出去。

    杨潮自己对着熊明遇躬身:“熊大人,下官说完了。”

    熊明遇笑道:“好了,你下去吧。”

    杨潮也走了出去,在隔壁继续偷听,他还是不敢完全放心熊明遇。

    “哈哈哈哈……”

    杨潮才刚刚拿出碗,就听到熊明遇的笑声。

    “侯爷是被奸人蒙蔽了。”

    “是是是。”

    “侯爷当然是不知情的。”

    “是是是。”

    “侯爷一定会秉公持重。”

    “对对对。”

    杨潮听着熊明遇一个劲说,顾肇迹一个劲的附和,两人反倒一副言谈甚欢的样子。

    杨潮知道大局已定:“老张,先把人带回去,千万别出事了。”

    崔四还有用,功劳没到手之前。还得好好的养着。

    老张答应一声,拉着崔四就往外走。

    崔四此时比他的主子还要慌乱,他主子崔嵬事发。而揭发的正是他崔四,可当时他不知道啊。他当时被蒙着头呢,可是头套一揭,他先听到了崔嵬的声音,才看清楚崔嵬的人,当时就懵了,因为他把崔嵬给供出去了,而在场的竟然还有两个大人,其中一个他认识。是顾肇迹,还有一个开始不认识,后来听说是熊大人,兵部尚书熊明遇!

    崔四这才知道大难临头了,熊明遇追查过来了,查到了顾肇迹的头上,而他崔四则是证人,还把主子供出来了,他死定了。

    崔四走路的时候有些失魂落魄,被张大桅推搡着往前走。走到隔壁房间,张大桅突然拍拍们,里面走出了三个壮汉。出来后对张大桅点点头,一块押着崔四走出去。

    到了楼下,竟然还有十几个壮汉躲在街角,看到人出来,立刻就围拢过来。

    然后崔四就被推上了酒楼门口的马车上,四个壮汉押着他在马车里,十几个人在外面跟着保护。

    杨潮待在青云楼,心中暗想一个队的士兵押送,应该不会出问题。崔四应该会被安全送回军营。

    因为顾肇迹根本想不到杨潮还有暗手,因为他连杨潮会出现都不知道。他只以为熊明遇请他还是为了求情,却不想熊明遇却是来问罪的。而且准备充分,连证人都带来了。

    杨潮一直偷听,一直听完熊明遇和顾肇迹的交易。

    熊明遇没想把顾肇迹怎么样,这点杨潮并不奇怪,扳倒一个勋臣并不容易,即便扳倒了,也得不偿失,勋贵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互相联姻,是大明朝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除非不得已,文臣也不愿意跟勋臣交恶,更何况是顾家这样的侯爵之家了。

    但是熊明遇连崔嵬都不想追究,这就让杨潮感到太没有底线了,熊明遇只是让顾肇迹自己处理,完全将崔嵬当做顾肇迹的家事处理,这等于是罔顾国法。

    拥有一个现代社会形成的观念,大明朝很多东西杨潮都看不惯,可是也只能接受。

    这件事同样如此,熊明遇不想追究下去,杨潮一个小小的把总,根本就没有办法。

    谈了许久之后,杨潮才听见熊明遇送客,顾肇迹告辞。

    接着就听到熊明遇喊着杨潮。

    杨潮大步走到隔壁去。

    “下官见过熊大人。”

    杨潮拱手。

    熊明遇点点头指着座位:“坐吧。”

    杨潮突然发现,这竟是熊明遇第一次请自己坐着说话,上次吃饭还是黄锦请杨潮坐下的。

    不过杨潮也不客气,大咧咧的坐下了。

    熊明遇清了清口道:“杨把总,这下放心了吧。”

    杨潮讪笑道:“卑职谢大人照拂。”

    熊明遇叹道:“罢了。你毕竟是有功的。下面书生一事就托付给你了。当真延宕不起了,若在延宕下去,别说你了,本官都担待不起了。”

    杨潮道:“卑职醒得。”

    这还是上次一别之后,杨潮第一次明确的接受继续处理书生一事。

    熊明遇点点头:“你当真有把握否?”

    熊明遇对书生一直头痛,对上书生让他有一种有劲使不出来的憋闷,可是杨潮却从始至终信心十足,反倒让熊明遇很不放心。

    杨潮笑道:“大人放心,不过区区几个书生而已,卑职还是能应付得了的。”

    熊明遇盯着道:“还是不要大意的好,你该知道书生是最麻烦的。”

    杨潮自信道:“大人放心,卑职定不辱命。”

    别人都说‘幸不辱命’,杨潮说‘定不辱命’,一个是期盼语气,一个则是肯定语气,一个或许是客气,另一个则让人觉得太过嚣张。

    熊明遇不由笑道:“你就这么有自信?”

    杨潮也笑道:“大人,二立社里,有卑职的人。”

    熊明遇愣了愣,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心想看来这段时间杨潮并没有闲着,竟然在这个新社团中,安插进去了自己的人。

    熊明遇不由苦笑,原来杨潮一直都控制着局面拖到现在,完全是为了逼自己帮他出头争取军功。

    熊明遇也无奈的挥了挥手手:“你去吧,好好做,你的军功交给我了。”

    杨潮拜谢后,就转身离开。

    路过另一边的房间,杨潮也拍了拍房门。

    又是十来个大汉走了出来。

    “见过大人!”

    杨潮点头:“走。”

    杨潮一共准备了两队兵,都是跟江匪实打实的打过仗的,见过血的老兵,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虽然没出事,但是小心无大错,有备无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