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美食之末世求生 > 152|车站

152|车站

作者:张叔叔i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美食之末世求生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虽是暂时的居住地,但家具应有尽有。 每个房间除了基本的大床和床柜之外,书桌沙发电脑都很齐全,甚至于大夏天里,田橙还在房间铺上一层毛茸茸的地毯。

    周子康光脚在上边踩了踩,浑身冒起鸡皮疙瘩,飞快的跳开,“你有病!你有病!”正常人怎么会铺地毯?

    田橙完全不理他,哼着歌搭蚊帐。其实房间里清扫的很干净,而且有蚊香盘,插电的不插电的都有,完全没有搭蚊帐的必要。她只不过是为了好看罢了。

    短短的半个多小时,客厅、厨房、卫生间都更新一遍,处处崭新敞亮,让人赏心悦目。

    一切搞定之后,几人楼上楼下的跑,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家具不多,还有点简陋,可莫名带来一股亲切安心的感觉。

    这是他们亲手打扫的房间,加上未来的几个月都要落脚在这里,心里升出温暖的归属感。

    “太好了,我很喜欢。”周子康有点兴奋的说:“不过感觉还是有点空,啊?”

    霍贤耐心有限,在卧室里放上床和桌子之后,就功成身退的回卧室了。以至于客厅里空空荡荡的,只摆着两张单人沙发。沙发左边一张,右边一张,相差三四米,可见当事人的耐心已经告罄。

    “等郑砚醒过来再说吧。”田橙说:“郑砚比较好说话。”

    郑砚和霍贤都去休息了,现在也几近凌晨,不可能再出去打丧尸,几人打了个招呼。“早安。”田橙摆摆手说。“嗯。”周子康答完一句,回去睡觉了。

    郑砚睡得早,醒得也最早。

    才刚到下午就睡饱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一睁眼便看见霍贤搂着他,闭着眼睛的睡容。一整天被霍贤固定在床上,保持一个姿势,郑砚全身手疼脚酸的,活动了一下手臂,麻痒顺着骨缝往心尖里钻,闹得他忍不住的打哆嗦。

    “怎么?”他手脚不老实,很快把霍贤吵醒了。

    “手啊手,压麻了!”

    他是侧着身睡的,和霍贤面对面,脸就埋在他胸膛里,足足八|九个小时没动过地方,感觉半边身体都快报废了。

    霍贤眉头一皱,赶快把他放出来,轻轻地揉捏手臂,缓解不适。“好些了吗?”霍贤问。

    郑砚转着眼珠想了想,翻了个身,屁股对着他,痒酥酥的半边身体朝上,指挥道:“这里这里。”

    他的手顺着肩头往下,慢慢的来到臀部上。郑砚还没来得急歪想,舒服的哼哼两声。

    等他来得急歪想的时候,已经哼哼完了。霍贤的手顿了顿,郑砚则是不止被压到麻木的半边身体,另半边也失去了知觉,整个人都僵住了。他该不会误会吧?郑砚不敢回头看。

    在他看不见的背后,霍贤的眼神越来越深邃不明,心里一笔一划的勾勒出两个加粗黑体字,勾引?他一定是顾意的。也不怪他,这几天确实冷落他了。年轻男人年轻气盛,龙精虎猛,他能体谅。

    郑砚浑然不知自己头顶上被扣了一顶大帽子,眼见他手越摸越不是地方,郑砚全身难受。“冤枉啊!”郑砚举起双手,以证清白。

    “口是心非。”四个字重重的把郑砚砸得眼冒金星,随后一团黑影将他笼罩其中。霍贤人高体重,小山一样覆盖上来。

    ***

    结束后,郑砚脸都绿了,霍贤眉宇间却带着浓浓的欲|求|不|满。“要死了……”郑砚竭力推拒。看怀里的人进气出气都困难,只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人大量的放他一马。

    这时候外面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田橙穿着拖鞋piapia的下楼去了。

    郑砚这才打起精神来环顾房间,气若游丝道:“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二楼,”霍贤抱着他说:“都收拾好了。”郑砚被他搂着就觉得心惊胆战,唯恐兴之所至,再来一次,那他重则没命,轻则要闪腰了。

    郑砚挣扎的坐起来,要先去洗澡,“我去看看。”

    霍贤蹙眉,郑砚眼见不好,本来还想穿衣服的手往后一扬,把短裤糊到霍贤脸上,一跃身跳到床下,用力的往下拉扯床单。霍贤坐在床上被他连人带床单拉了几厘米。霍贤揭下短裤,放在鼻子下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郑砚脸唰的红了,无语的看着他。

    霍贤餍足道:“很好闻。”

    郑砚:“……”变态啊!他想从空间取出衣服穿上,却发现铜板不在身上,床单扯不下来,没有东西蔽体。随眼看到床上霍贤的衣服,抱起来就跑了。

    看他身影飞快的消失在拐角,霍贤才无奈的坐起来,随手套上一件衣服。郑砚闯进浴室,打开花洒才想起来这里早就停了水电,为难的站在地板上,外边的浴室门就被敲响了。紧接着一个身影闪进来,郑砚防备的盯着他。

    霍贤一进门就看见他一副黄花大闺女的表情,环胸看他,啼笑皆非。

    洗完澡出来,神清气爽的出门下楼。

    田橙和一楼的人也醒了过来,田橙和胡非坐在两张沙发上面,其余三人直接盘腿坐在地上。

    田橙看见他,激动的站起来,说:“你可算醒啦!”发生什么事了吗?郑砚被她的热情吓了一跳,歪着头狐疑的看她,问:“怎么了你?”

    田橙更加激动的说:“我们来布置房间吧!”客厅也空荡荡了,根本不像是家嘛!

    在客厅里重新摆了几张柔弱的沙发,摆上茶几,上面放着茶杯茶水。旁边放着几张桌子,放着棋盘和扑克牌。厨房里原来的煤气灶都拆除了,里面基本没什么东西,只有墙壁上一大团烟熏的黑。

    招来霍贤撞煤气灶,又装上抽油烟机。

    一楼有卧室和厨房,没有餐厅,只能在客厅里放上餐桌,上面放着水盘冷盘,田橙还有模有样的插上一束花。

    经过这番规整,不单单是有了人味,该有的家具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有了,乍然一看,赫然是住了许久的人家。

    拍拍手打量客厅,郑砚碰了碰霍贤的手臂,“怎么样啊?我厉害吧?”“厉害。”霍贤说。

    田橙搓手兴奋道:“客厅弄好了,还有卧室啊!卧室还没有弄,我们这就去吧!”

    周子康惨叫道:“大姐,你房间里地毯都铺了,你还要干嘛啊?不要去我们房间!”

    最后在卧室里装上饮水机,换上新鲜的矿泉水,这样一来,喝水就方便多了。

    装完饮水机,郑砚负责把二楼坏掉的那块玻璃补上,另外几个男人则把坦克的空调停下。搬空调的搬空调,装外机的装外机,连上发电机,将通往整栋楼的电路串联起来。

    鼓捣了一个多小时,周子康在楼下喊道:“看看灯亮不亮!”

    田橙打开开关,啪嗒一声,客厅的白炽灯闪了闪,灯光明亮。

    “亮了!”田橙朝楼下喊。郑砚随手打开空调,不太明显的震动声响起来,呼呼冷风吹进,田橙一望,堵住周子康的下一个问题。“空调可以用。”

    大功告成。

    生活问题圆满解决,等到天沉下来,在餐厅里,在餐桌前,坐着吃完了一顿饭。心情格外的好,所有人精神奋发,连碗都没有洗,浑身充满了力量去打丧尸。

    工厂离城口不远,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没有开车,徒步前往,权当是消食,周子康边走边打嗝,明显是撑着了。

    胡非和帅助手在他们身后,小尾巴似的蹦蹦跳跳,无聊的踢着路边的石子。

    走到城口,一眼就看到马路边的车悉数被清理的干干净净,马路畅通无阻。而前方不远的家具店,店门都大咧咧的开着,里面东西很显然被搬空了。

    这里家具多,大部分是样品,实际的货物在厂房里放着,或者是定制,要什么样子、多大的床都要现打的。霍贤图方便,搬运的也都是样品床样品桌。

    他们脚步有意放轻,也吸引过来不少的丧尸。“吃饱了吗?”郑砚笑嘿嘿道。

    没人理他,就连帅助手也翻了翻白眼。胡非眼珠一转,大声道:“吃饱啦!”非常的配合捧场。

    更加捧场的还有脚步加快的丧尸们。

    “吃饱了干活。”郑砚把手指捏得啪啪响,首当其冲的跑了过去。霍贤只是一会没看住,他就跑出几米多远,登时觉得头疼,大步捉了上去。

    “我觉得啊,”田橙在背后悠然道:“他是关心则乱,郑砚又不是小孩。”

    在陌生的地方打丧尸,又是头一回,自然格外慎重,首先探探地形,等到初步熟悉之后才亮开了手脚打。

    旗开得胜,外边的丧尸虽多,但大部分都是普通丧尸,不足为惧。走过家具城,再往前走就是车站,因是车站,来往的人多,旁边的小吃馆和旅馆相应的也很多。

    饭馆多是平房矮楼,只有少量的饭馆房门紧闭,剩下的饭馆里面桌凳被推得七倒八歪,碗碟菜盘满地都是碎片。

    就近的一家馄炖馆里踉踉跄跄跑出来两只丧尸,都往一边歪着脖子,凶猛的冲过来。李光明透过奔来的丧尸看向馄饨馆,换了个位置,看到里面的厨房。“你们说……这里会不会有人?”他若有所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