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最新章节!

    孙红从小出生工人家庭,过的日子也不差,原本想着女孩子读了书出来,肯定不会差,结果遇上了下乡知青的政策,就糊里糊涂的去了乡下。

    她身子骨不好,在乡下老是生病。那个时候,乡下也有一些人愿意和她处对象,只要结婚了,就能够不干活了。她当时不是没有心动过的,当时看着那些人长的五大三粗的,她整天吓都吓的不得了,哪里还真的敢嫁过去给人家过日子啊。

    就在她被生活磨得受不了的时候,是苏平生的到来解救了她。她印象中,苏平生是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长的俊,又有知识,而且家里的家世也好。

    所以两人几乎没有经过多长时间,就走到了一起,然后举办了简陋的婚礼就结了婚了。

    那时候,她是全然的相信着这个男人的,所以当初苏平生让她把孩子放在乡下的时候,她虽然舍不得,但是也还是听了他的话。因为她爱这个男人,不想冒着一点失去她的危险。所以在那个时候,她只能这么干。

    即便是现在女儿不认她,她都没有后悔过当初的事情,因为她如愿以偿的嫁进了苏家,成为了这个男人的妻子,他们还生了这么多可爱的孩子。

    但是现在,她心里这苦却是积压了一辈子一样,太苦了。

    “你爸当初肯定是做了的,要不然,他不会是这个反应的。”

    孙红大哭着,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了。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的了解自己的男人的,他若是真的被冤枉的,就不会这么安安静静的,他早就出去找人家拼命理论了。这个男人太爱名声,太爱面子了,又怎么会容忍别人往他身上泼污水呢?

    “妈,我爸这是特殊时期,要不然他该怎么反应?现在奶奶猜测是陆家人干的,我也觉得肯定是陆家人干的,爸爸遇上他们,还能怎么办?”

    苏宓虽然心疼自己的母亲,但是心里又何尝不觉得自己的母亲太过软弱了,似乎除了哭之外,就没有别的想法了。

    她叹了口气,轻轻的拍着孙红的背部,“妈,你放心,我们苏家会好起来的。”

    “好不了了,好不了了。”孙红还在痛哭着。

    苏宓叹着气默默的不再说话,在家里过了这么多年的安生日子,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生活还会出现这种变故。

    第二天她在学校和周玲一起吃饭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忧郁。

    周玲见她闷闷不乐,好奇道:“你还在为你爸爸的事情担心?”苏家的这件事情闹腾的挺大的,他们家也都知道这件事情了。而且她妈还特意的和她说过,别和苏宓来往的。但是她偏就要反着来。

    “我爸爸肯定没做过这些事情的,我相信他,但是现在陆家这么大的势力,我们根本就没有法子。”

    周玲一听,顿时觉得是同命相连,“你说得对,我爸妈当初不是也被陆家人给坑了吗,那次我爸妈就算再气也得忍着,还担心人家报复呢。你看这些人这个样子,竟然还能坐到高位上,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苏宓听着这些,心里越发的也难受起来,又觉得十分的不甘心。凭什么那个身后条件那么差的安容,能够过上现在这样风光无限的生活,而她和整个苏家,都要这样的苟延残喘。

    她这边正想着,周玲倒是看着她打转起来。

    “说起来,你这样子也不比安容差啊,这b市又不止陆家一个有权有势的,你到时候找个比她们家更厉害的,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再说了,真正算起了,你这出身可比她好多了。我就不信你能比她差。”

    “别瞎说了,我怎么可能。”苏宓羞红了脸地下了头,心里却也忍不住的渴望起来。不得不说,周玲的这句话倒是给她提了个醒儿,同样是苏家的女儿,她处处也比安容好,怎么就一定会比安容差呢。而且现在安容已经结婚了,而她还没有定下来,她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找到这样一个人。

    周玲见她低头,以为她是真的害羞了,还接着打趣道:“害羞什么,现在学校里谁不恋爱啊。我是看不上这些毛头小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去找个优秀的男人,一定不能比我那两个堂姐妹差。”

    苏宓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在说话,只是眯着眼睛温柔的笑了笑。

    安容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拿来作比较的对象了,自从她和老太太两个合作拍电视剧之后,老太太就处于满血状态,整天和她讨论剧情。

    许绍文的剧本稿子初稿大纲已经出来了。

    按着安容当初的提示,他也尽可能的狗血了。

    男主角是个大公司的老板,而女主角则是公司女职员。男主角各种霸道狂拽酷拽,然后失忆之后,变成纯良的小白兔一枚,然后被女主角捡到,作为监护人养在了家里。接着就发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又浪漫温情的故事。

    整个故事看下来,安容手里的鸡皮疙瘩就在不停的起来,就连老太太看的都面红耳赤的。

    安容觉得这故事很小言,但是有一点,她倒是很吃惊的,许绍文竟然连男主角失忆变小白兔这事情都能扯出来,不得不说他这人有才啊。

    要知道,这失忆可是各类狗血言情剧里面必不可少的最大狗血之处。

    “这个故事好。”陆老太捧着剧本两颊发红,“容容啊,你不知道,我这些年啊,就整天想着这种美好的故事,我们年轻那会子,管的太严,连画本都不能看。这有什么也只能在心里想着了,现在政策好了,就该这么来。哪个小姑娘不怀春?哪个过了年纪的女人没有遗憾?”

    安容本来还想把《流星花园》翻拍一下的,现在许绍文写出的倒是像《王子变青蛙》的剧情,她想了想,《流星》里面的一些做法似乎确实不大符合这个时候的人们的思想,那些年轻人们都有些过了,如果拍出来,到时候把校园风气影响了。很有可能会遭到禁播。为了不走老路,她决定还是决定认清现实,先来一场狗血的《落难王子》。

    电视剧的男主角,安容已经想好了,就是夏楠了,至于女主角,安容早就定了,就用之前演过小燕子的女主角李梦。

    这姑娘浑身灵气,最适合拍这样的角色了。

    一下子将公司的两个新艺人都往上推一把,真是一举数得了。

    现在公司大了,许多事情安容也不用亲力亲为,把剧本和男女主角定好了之后,安容就把事情都交给了拍摄组那边。

    晚上吃完饭之后,夫妻两坐在沙发上看着书,陆珩突然搂着自己的媳妇道。“容容,明天有一场宴会,你有空吗?”

    安容眉角挑了一下,“我明天倒是没有事情。”她好奇的是,以前陆珩可是没有这么扭扭捏捏的问她有没有时间的。

    “明天宋久也会代表宋家过去。”他笑着看向了安容,脸上是好看不出有什么怀疑的地方。

    安容倒是愣了一下,“宋久不是在上海吗,怎么到b市这边了。”

    “宋家似乎不满在上海的吞食了,现在准备扩张,这次宴会上,许多行业的人都会过来,他们估计会想法子多结识一些人。”

    “那咱们的目的是什么,你给我说说,我到时候好有个准备?”

    陆珩眉眼微微眯着,笑道:“这是白家为长孙白荀正式回归举办的宴会,我有一个项目,想和他们合作。”

    “白荀?”安容觉得这个名字突然耳熟起来,非常的耳熟。

    她拍了拍脑袋,硬是没有想起来,一时间有些懊恼。

    陆珩见她这拍脑袋,以为她紧张,笑道:“别担心,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到时候能不能合作,还得在谈判桌上呢。”

    虽然陆珩说是去走个过场,安容而已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从选衣服到化妆,都无一不精致。

    这走出去了,陆珩就是她的脸面,她何尝不是陆珩的脸面。两人要互相维护脸面,所以这场面功夫还是得做好的。

    陆珩说的会所是在b市郊区的一个大别墅里面举行的。安容从外面看进去,发现这个别墅十分的大,院子竟然看不到尽头。

    “这里是谁家举办的宴会,这么气派?”

    陆珩闻言,不答反问道:“你喜欢这种?我之前也想过买这个,不过感觉一家人住在里面太过空旷了,所以没有想过住。但是我在其他地方有几个庄园,规模不比这个小,你要是喜欢,下次我们找时间去住一段时间。”

    安容赶紧摇头,“我也不喜欢住这种地方,我更喜欢住咱们家那种房子,多温馨啊,说句话,楼上楼下都能听到。”要让她住这种房子里,还不得吓得晚上睡不着觉啊。

    不过到了在别墅里面去了之后,安容就知道为什么人家不觉得寂寞了。原来人家家里都请了好几个佣人呢。

    两人一身正式的礼服进了会场后,立马就有人过来了。

    有些人安容并不是认识,不过陆珩也没有都介绍,只是迷迷糊糊的寒暄而已。遇上了比较重要的人的时候,陆珩才会介绍一下对方的身份,然后和对方说,“这是我的夫人。”

    只走了半圈之后,陆珩就不继续走了,而是拉着安容在一边靠窗户的小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他面容冷静的看着旁边,似乎在找人。

    安容好奇道:“是不是要找白家人,他们怎么现在还不出来啊?”这主人家请客,客人都在大厅里了,总得有个人来招呼一下吧。

    陆珩端着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压低了声音道:“白家人向来就是喜欢最后出场。”

    听他这么说,安容就知道了,“这是耍大牌。”

    陆珩挑眉,似乎对这个词语很认可,眼中带着认可的笑意。

    两人正聊天,就听着大厅里面的音乐停了下来,突然又换成了比较高昂的声音,一下子让人心情跟着澎湃起来。

    安容好奇的看过去,发现大伙都朝着楼梯那里看。只见一群人正从楼梯哪里缓缓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老爷子,觉着拐杖,看着非常的和蔼可亲。走在他身侧扶着他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男人,一身银灰色的西装,看着温文尔雅。

    后面跟着的中年男女,似乎是白家的其他人。

    她正好奇的看着,旁边的陆珩已经拦着她站了起来。

    陆珩笑道:“我们也过去。”

    安容忍不住摸了摸耳边的碎发,心里暗自吐槽,也不知道这白家是个什么背景,搞这么一出,真是比她的落难王子都要yy的。

    虽然她心里有些吐槽,面上还是要装着十分高兴的去捧场,等着主角们到台上演讲。

    过了一会儿,这群人终于到了楼梯正中间的台子上,哪里有个话筒已经放好了,老爷子先是温和的表达了对到场的亲朋好友的感谢,然后又说了如今白家的状况。说完之后,才终于说到了正点上。他孙子白荀从国外回来,如今要正式的接管白家的生意了,希望以后大家都能够多多关照这个才踏入商场上的白家长孙。

    安容小声问道:“怎么直接越过了这白家长孙的爹妈啊,这不是先爹妈接管吗?”

    陆珩笑着贴在她的耳边,小声道:“他父母都是在军政界有自己的职位的,不能接这个。”

    原来这不止是个富三代,还是军官二代呢。

    她挽着陆珩的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儿这个白家长孙,觉得这个人十分的面熟。不过实在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面了。

    过了一会儿,白家人倒是直接找到她和陆珩面前了。

    那位白家长孙看到安容的那一刻,瞳孔缩了一下,显然神色有些不对。安容看到他这样,就更加确定是见过面的了。

    这边老爷子已经在和陆珩寒暄起来了。

    “陆珩,咱们陆白两家可是老交情,以后白荀可要托你多照顾了。”

    “白老客气了。”陆珩面上带着三分客气的笑意,看向了一边正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的白荀,“白荀在m国念书回来,见识自然比别人要高,哪里还需要我们来带。”

    “陆六叔过奖了。”白荀对着他笑了起来,“早就听爷爷说,陆六叔是国内商界的领航人,让我以后一定要跟着六叔学习呢。”

    陆珩倒是笑着摇了摇头,“是白老过奖了。”他只简简单单的回了一句,倒是并没有表现出多热情的样子。

    安容不知道陆珩打的什么主意,这要和人家合作,但是又表现出这个客客气气的样子,这是啥子意思?

    这是第一次,她发现自己的脑回路果然和陆珩差的太远了,在商场上,还是陆珩这样心黑的好混。

    白老爷子看了眼陆珩身边的安容,笑着道:“这位应该就是陆家的六儿媳妇了,陆珩的眼光果然不错。是个非常好的姑娘。”

    他转身又对着自己孙子道:“白荀,快叫一声六婶。”

    白荀看了眼安容,眼中带着几分笑意,“六婶我们又见面了。”

    “你……”安容诧异,还真是见过面?

    白荀似乎知道她没有想起来,笑道:“上次在机场,撞到过一次。”

    “原来是你啊。”安容这下子终于想了起来了,笑道:“上次真是对不起,我当时赶时间。”

    白荀笑道:“没关系,只是没想到这么巧,你竟然是六叔的夫人。”

    “是啊,果然白家和陆家的老交情,是不会断的。”白老爷子和蔼的笑了笑。

    安容看着他满脸的和气,还真是不敢把这位慈祥的老爷子和陆珩口中那个精明厉害的商场一霸看成同一人。

    寒暄了几句之后,白老爷子又带着白荀去找别人了。

    陆珩搂着她的肩膀又坐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就回去?”

    “倒是不饿。”安容摇了摇头,心里倒是好奇这白家到底是在做什么的了,凑过去低声道:“这白家是做什么的,看着好像许多人都给他们面子呢。”

    陆珩看了眼正在场中到处打招呼的白老爷子,笑道:“你来b市,就没有听过天堑集团?”

    “天堑?”安容只觉得这个名字也越发的熟悉。还有刚刚的白荀。她细细的想了想……

    白家……天堑……白荀……

    苏宓!

    男主角!

    “咳咳咳咳。“安容突然一口酒呛了起来。

    陆珩见她满脸难受,赶紧一手搂着她的肩膀,一手给她拍着背部,“怎么样,舒服一点没有?”

    安容还没有缓过来,自己拍了拍心口。见陆珩这么担心的模样,赶紧道:“我没事,刚就是不小心呛到了。”

    “你啊,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陆珩语气里满是无可奈何。

    要是平时,安容肯定还要得意的欺负他几下,现在却没了这个心思了。

    乖乖,她真是日子过的太舒坦了,愣是把这么一号人物给忘了啊。

    原著里,这个白荀可是苏宓的忠实爱慕者,简直就是深情男主啊。苏家靠着这个女婿,不知道得了多少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