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神棍痞少 > 第40章 叶家

第40章 叶家

作者:青衣画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神棍痞少最新章节!

    为了避免再次起火,两人是分开睡的,主卧室的大床封尘彦很有绅士风度的让给了楚阳。

    虽然在陌生的环境里,但楚阳却睡得很舒适,一觉醒来天都已经亮了。他坐起身揉了揉眼睛,自重生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起过这么晚。

    洗漱一番后,楚阳在书房找到了封尘彦。

    太阳刚升起不久,一束阳光透过窗帘柔柔的洒落而入,封尘彦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赤着双脚在一方书台上专注的执笔泼墨,画面温馨静谧,像是位出尘脱俗的世家公子,芝兰玉树。如果封尘彦此时不是短发,而换成披至腰际随风飘舞的墨发,那楚阳一定会以为自己穿越了。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封尘彦背后伸头驻足观看,画纸上一笔笔的勾勒出了海天相连的自然景观,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封尘彦将最后的青礁石画完,将笔一丢完成了这幅画的创作。

    “我心情好的时候早晨就喜欢作画。”封尘彦侧头笑看着楚彦解释。

    楚阳眼中的惊艳之色并未收起,他赞美的说:“没想到你的画技如此高超,你以后就算不开公司,不看风水,光是卖画都能做个富人。”

    “真要靠卖画为生又不会有这般的心境了。”封尘彦含笑着回道。

    封尘彦的书房装修和布置都展露出一种古香古色的味道,现代化的家电一件都找不到,落地窗边还摆放着一把古琴。

    “你还会弹古筝?”楚阳走近那把焦尾琴,伸手轻抚了几下,琴声清脆婉转,“好琴,还是件上品法器,封尘彦你的好东西还真多。”

    “闲来无事时会弹两曲解闷,这把古琴在一个阴阳两地交合的地方蕴养了千年,所以不但是件上品法器还颇有灵性。”封尘彦见楚阳的手还抚在琴弦之上,他温和的笑着说:“你喜欢就送你。”

    楚阳收回抚摸琴弦的手,他并不是喜欢这把琴而且刚才手指一接触到这把琴,脑中就自动出现了几幅画面。封尘彦肯定是误会了,不过能将爱琴毫不犹豫的送他,这样的举动也让楚阳在心里感动了一把。

    “我对古琴没有研究,好琴自然应该跟着爱琴之人。”楚阳眉眼弯弯,眸若星辰,他虽然懂琴但却不爱,又笑着要求:“但我想听琴的时候,你可不能推脱。”

    “好。”

    两人安逸的在家呆了一天,品茶品画,坐在别墅幽静的花园里享受着夫夫难得的二人世界。

    楚阳本来是准备回楚家过周末的,但想起晚上还要和袁时吃饭就熄了去楚家的决定,再过一个多月就要放寒假了,他决定那时回去多陪陪两位老人。

    晚饭时三人相谈甚欢,袁时邀请封尘彦和楚阳寒假有时间就去港岛玩,楚阳欣然的接受了。

    周日,楚阳和封尘彦刚到机场准备回z市就接到了叶澜的电话。

    挂了电话,楚阳一脸无奈的对封尘彦说:“叶家的事我要处理下,怕是要过两天才能回去了。”

    “好,你注意安全。”封尘彦想了想笑着说:“我明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脱不开身,就不陪你留在b市了。”他们是男人都有自己的事业,楚阳想做的事情他都不会干涉,只要不危机自身安全他都能放纵他随意而为。

    “恩,电话联系。”楚阳很喜欢封尘彦的这种贴心。

    封尘彦登机离开后楚阳并没有直接去叶家,而是坐在机场的咖啡厅等叶家派车来接,楚大师当然是有架子的。

    叶家在b市虽然没有楚家势大,但底蕴却很深厚,和楚贺两家中的关系都很平淡,算是处于中立。前世因为贺家找人帮叶老爷子最喜欢的孙子叶染治好了寒疾,并将贺烨的亲妹妹嫁给已经双腿残疾的叶染,最后得到了叶家在国内外的多项新项目的合作开发权,将势力范围又扩大了很多,对楚家造成了很大的威胁,这一世楚阳当然不会在让贺家得逞。

    叶家并没有分家,所以三代人还居住在叶家老宅,车驶入老宅后叶澜就领着楚阳见了叶家的掌权人叶鸿振。

    叶老爷子正坐在后花园晒太阳,将近七十的老人看上去却只像是五十出头,保养的很好,面色红润,气势不怒自威,又带着一种邻家爷爷的慈爱之色。两种气质结合在一起丝毫没有矛盾反而让人感觉很协调,楚阳知道这就是笑面虎中的典型代表。

    “坐。”看着进门的少年叶老爷子淡淡的笑笑,眼中没有惊讶和质疑,很正常接待友人的态度。

    楚阳的身份因为贺烨被打事件在b市已经传开了,叶家当然也知道他的背景,而叶老爷子对他感兴趣的是他在风水上的造诣。楚阳在b市处理的几个风水案的资料在叶澜回来说他能治好叶染的病时,就第一时间摆在了老爷子的书桌上。

    “我和你爷爷也算是朋友,不介意的话我叫你小楚?”叶老爷子笑着说。

    “老爷子随意。”楚阳的姿态不高不低,对叶老爷子没有刻意的迎合也没有不尊敬。

    叶老爷子并不反感楚阳的作态,他笑着指了指面前的棋盘问:“小楚会下棋吗?”

    “会。”楚阳点点头,前世老道除了爱茶就是爱琴棋书画,他被荼毒了十年,自然而然的都有涉猎,而且水平还不低。

    “哈哈,现在会下棋的年轻人可不多,我们对弈一局?”老爷子相邀道。

    叶家的人都不急,楚阳更不会在意,“好。”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个小时后两人下了三盘棋,一胜一负一平,花园里只听到叶老爷子洪亮的大笑声:“畅快。”棋逢对手,让老爷子下的很尽兴。

    楚阳笑笑:“确实畅快。”心里却暗想着换成封尘彦的话老爷子估计早三局全输了,虽然没有见过封大少下棋,但楚阳却在他书房看到了棋盘,他心中就有这样一种声音,男友无敌。

    “小楚,你对我孙子叶染的病如何看待?”叶老爷子尽兴完就进入了正题。

    楚阳的手在茶杯上摩挲了几下,并未直接回答,而是笑着问:“不知道叶少的伤势如何?”

    叶老爷子心一跳,目光扫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孙女,见她眼中的惊诧之色,心里有了判断。

    叶澜前两日回家就说有人能治好叶染的病,并将一个玉葫芦挂件交给叶染让他佩戴,让他试试看能不能减轻晚上的寒痛,还让叶染别坐车出门小心血光之灾。叶家对风水之事信却不看重,因此都没将叶澜的话放在心上,国际专家团都对叶染的病都束手无策,一个没有多大名气的年轻风水师又怎么可能治好,怕是骗子居多。

    叶染早就对他的身体不抱希望了,他淡然处世,只是不忍抚了妹妹的好意所以还是将玉葫芦挂在了身上。夜晚睡觉确实感觉来自身上的寒疼减少了些,他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心里作用还是玉葫芦真起了作用。

    叶染每周日都会坐车去疗养院看他外婆,这周本来想听叶澜的话改期再去,可疗养院的人却打电话来说老太太的心情不好想见外孙,他只能按照往常的习惯出门,谁知还没到疗养院就遇到了意外的车祸,司机和照顾他的保姆当场死亡,只有他受了点轻伤,而身上佩戴的玉葫芦却碎成了两瓣。

    经历了这件事后,叶家人才正视起叶澜之前的话,并急忙让叶澜请楚阳来家中做客,而车祸的事情刚发生不久,那时楚阳正在去机场的路上自然不会知道,他问出这句话也是自身本事的一种表现。

    “小染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这还要多亏小楚赠送的那块玉饰,这份情我们叶家记下了。”叶老爷子现在仍然有些心有余悸,叶染是他最喜爱的孙子,如果真因为车祸死去,他真难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哀痛。

    叶老爷子也听说过有的玉饰品能为主人挡灾,按照事故现场的信息反馈,叶染坐的位置冲击最大,就算没有死亡起码也会重伤,但他却只是手臂擦破了皮。那块玉在车祸一发生完就当场碎了,加之叶澜回来就说过楚阳让叶染最近几天别乘车出行小心有血光之灾,又说了赠送的玉饰能趋吉避凶,叶家的人现在都深信是那玉葫芦救了叶染的命。

    楚阳淡笑着点点头默认了老爷子的话,他之前用六爻卜卦确实算出了叶染有血光之灾才赠送的玉葫芦,叶家欠他这份情是理所应当的。

    “老爷子还有事吗?无事的话我还要回z市上学。”过了一会楚阳脸色不是很好的问,他不知道叶家到底有什么想法,看着也不像是要试探他,但从他来这里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叶染出现,心中顿时有些不爽,爱治不治,他也不是一定要从叶家下手。

    老爷子也看出了楚阳不高兴,他有些尴尬的咳了咳,苦笑一声说:“哎,不瞒你说,小染在车祸中虽然没有受重伤但却引发了他的病情,他病痛的时候不愿见人,就是我们也被拒之门外,所以麻烦你担待一二了。”他之前确实是在拖延时间,只希望等孙子从疼痛中挺过来再请楚阳去看病。

    楚阳眼中露出一抹了然之色,极阴的煞气入体那种病痛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前世见过一人也有类似的情况,病发之时状若疯癫想撞墙自杀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叶染作为叶家曾经最闪耀的星星自然有其内在的傲骨,他不想家人和其他人看到他的脆弱,一方面应该也是不想让亲人为他的病情更加的担心和忧痛。

    “既然如此那我们在下一局棋吧。”楚阳面露理解之色对老爷子笑道。

    叶老爷子对楚阳的好印象又上升了一大截,刚要说话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爷爷,楚大师,抱歉,我来晚了。”

    楚阳背对而坐,还未见其人,就听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温润如玉,如泉水般清澈透亮,只听其声,就能感受得出这人淡然若风的心态和处世之道,他心中对叶染倒是多了几分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