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作者属于高危职业 > 第72章

第72章

作者:夜晚的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作者属于高危职业最新章节!

    被系统鄙视的次数太多了,裴不凡基本上也就习惯了,他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脸皮,是会越磨越厚的。

    子车断缘见裴不凡呆呆的没有什么反应,便先带着裴不凡出门了。

    楼下吴子墨和仲严青正坐在一个角落里,桌子上只有一壶酒,两人面前都放着一个月白色的酒杯,只是酒杯中空空如也,看来并没有被动过。

    裴不凡只看见两人嘴巴在动,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看来是下了隔音的禁制。子车断缘扫了那边一眼,露出淡淡的微笑来,带着裴不凡走向离他们不远的一个空桌子坐下。店内的小二立刻迎了过来,小二也是个炼气期的修士,只是在面对二人的时候却没有像是其他小二那样,虽然带着恭谨却不卑微,让裴不凡和子车断缘稍微落了一点眼光在他身上。

    那小二抬手将椅子拉开,方便裴不凡顺着椅子落在了桌子上,黑色的尾巴一甩一甩。裴不凡一会看着子车断缘,一会扫了一眼仲严青那边的方向,时不时的还瞄着小二,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真以为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小猫。

    “今日店内有新款酒水推出,搭配着清蒸鱼味道鲜美,不知道二位觉得如何?”小二轻声道。

    “一壶酒,一尾鱼。”子车断缘开口道。鱼是给裴不凡的,酒是给自己的。

    小二点头,快步离去。

    那边的仲严青已经看见了子车断缘,他停止了说话反而抬起手握住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抿嘴小口喝着。心里慢慢思量。

    吴子墨见他突然如此行动,皱了皱眉,转过身就看见了……一个黑乎乎圆滚滚的喵屁股。

    裴不凡做的位置刚好背对着吴子墨,同时也是子车断缘的正对面。

    正低头数自己爪子上毛毛的裴不凡脑袋被子车断缘敲了敲,抬头就看见男主恶劣的对他伸出手,拽着对面的黑喵就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摸着喵头眼睛扫向对面的吴子墨,对他微笑了一下。

    不明所以被硬拖过一个桌子的裴不凡恨不得一爪子挠上男主的帅脸!

    出门忘吃药是不是!

    突然间发什么神经!

    小二回来的时候看见梨木桌子上几条长长的刮痕,瞄了一下子车断缘怀里炸毛的黑喵,什么也没说,将鱼和酒水放下就走了。

    穿着这么好,肯定不会介意赔张桌子钱的。

    吴子墨见了子车断缘后,微微一笑,抬手解除了禁制,走到子车断缘前面径直坐在了裴不凡刚才的位置,子车断缘的对面,带着一分亲近的说道:“在这种偏僻的小镇遇见子车道友真是惊喜,不知子车道友来这里是为何而来?”

    子车断缘放下酒杯并不介意他不请自来的行为,抬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道:“只是路过,吴道友如今为何会在这里,而且还是和这样的……”

    仲严青脸色顿时不大好了,不论是他对吴子墨和自己截然不同的态度,还是目前对方有着他遥望不可及的修为水平。

    “好久不见。”仲严青也会把住机会,没有给子车断缘时间多说什么,马上也跟着凑了上来摆出一副我们很熟且关系不错的姿态,对子车断缘道:“自我入悠然门后,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你,你……修为猛增。”

    子车断缘一改之前面对吴子墨的笑脸,而是低头将裴不凡面前的鱼盘子拉开,握住裴不凡两只黑色的小肉爪,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仔细的剃去刺,沾点汤汁喂喵。

    裴不凡:爷没残!把爷的爪子放开……唔,好次……

    见子车断缘完全无视了仲严青,吴子墨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仲严青脸色有些青,只能讪笑了几声不言语,场面顿时有些尴尬。安静的只能听到外面裴不凡吧唧嘴巴吃鱼的声音。

    “不知在大比中见到的那位……”吴子墨开口提到裴不凡:“为何没有跟在子车道友身边?”

    子车断缘微微一笑:“我只是觉得,他还是少(用人形)出来见人的好。”那天和黑硕离开的时候看见安和对裴不凡欲语还休(雾)的表情和那蠢狗恋恋不舍(大雾)的眼神,突然发现自己家的小蠢喵其实还是蛮有魅力的。

    蠢萌,也是有人爱的!

    身为蠢萌的爱人,心塞!

    准确grt到子车断缘括号里的含义的裴不凡,呲着牙在男主手上挠了一爪子,没有带上灵力只凭借爪子的坚硬,很自然的给男主手上……只留下了三个白道子,揉一下连痕迹都没有!

    皮厚!裴不凡腹诽道。然后仰起小脑袋继续接受男主的投喂。

    就算再不开森,也绝壁不跟自己过不去!

    在某些事上,裴不凡真心看的开。

    子车断缘也不生气裴不凡的那一爪子,脸上仍然挂着笑眯眯的表情。让吴子墨和仲严青知道了这蠢喵究竟是有多受宠。

    被男主喂食,还可以闹脾气,被挠后男主不仅不生气还哄着他。

    觉得即使是那日的妖修都比不上这蠢喵在子车断缘心中的地位,吴子墨想道。

    这年头人讨好人要比喵讨好人还艰难!仲严青想道。

    从男主刚才那句话中误以为子车断缘对裴不凡厌倦了的吴子墨笑了笑,不再提起这件事,而是聊起其他的事情来,其中多次赞誉子车断缘,引得仲严青在一边频频侧目。

    连裴不凡都抬起小脑袋看着吴子墨,搞不清楚这个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这人设……是不是不太对?

    原著里,裴不凡给吴子墨设定的是一个有着医者仁心的慈悲胸怀但是却总带着些许疏离感的修者。从来不会特别的接近讨好任何一个人,对每个人的态度都很温和,是个很有礼貌的孩纸。

    但是现在……他是不是在勾引男主啊!

    还是说这人根本就不是他文里的那个?他认错了?

    裴不凡仔细打量着吴子墨,不论是外表上的描述,还是名字,亦或者对方混元宗内门弟子的身份,都和他原著的设定一致无二!

    只是这蠢喵忘记了,在原著里男主和小受在一起后就跟着去了小受的家族开家族副本,那时因为小受家族中出了事。而如今子车断缘与吴子墨不过是一面之缘,并无其他的进展,整颗心都扑在了蠢喵身上。没有男主帮助的小受还会和原著中一样的挺过难关咩?

    当然不是。

    那么他还会和原著中一样保持着一副看淡红尘的样子咩?

    自然很难。

    吴子墨现在就是求救无门中,遇到谁都想开口求救。按理说吴子墨人缘不错,但是能帮上他的还真不好找,因为他的事情不是一般的麻烦。哪怕是大世家,也不想插手。

    这涉嫌到了最神秘的家族,神农家。

    即使不造神农家这个时候跑出来找个小家族的麻烦事作甚,但是没有神马背景的都不会愿意去惹。而大世家的人,为了个吴子墨跑去和神农家族作对,真心觉得不值,除非有活命之恩。原著里男主遇见吴子墨后,刚好遇到这种情况,顺手帮一帮是看上了吴子墨家里的好东西,再者是看上了人……后面的花。也因此吴子墨即使遇到了家族变故,但是事情来的快解决的也快,吴子墨的心境就没有多大的变化。而现在时间不对,距离两人相遇后事情的发生已经过了这么久,吴子墨完全是心力交瘁。

    因为裴不凡强势插入,男主跑去对黑喵一心一意了,吴子墨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找到了仲严青。和仲严青走这么近也是考虑到他能帮自己的忙。而仲严青,则是为了吴子墨能帮他解决灵脉堵塞的问题。两人都是互惠互利,却偏偏扯上了感情的外衣,互相欺骗。

    我似乎从未正确理解笔下的人物!

    不,错的不是我!错的是这个世界!

    爷特么的是作者!

    爷设定的人设尼玛根本就没有人肯遵守!

    裴不凡垂着脑袋,恨恨的咬着鱼骨。一条鱼全被他次掉了,但是感觉不是次到了胃里面而是次到了心里,好塞!

    子车断缘伸手掰开喵嘴,白皙的手指将沾着鱼屑的骨头从喵嘴里强行掏了出来,随手一甩扔到了仲严青面前的桌子上,飞溅的汤汁险些溅在仲严青脸上。仲严青脸黑了。

    “不够吃就再要一条,不要啃鱼刺,会卡住喉咙的。”子车断缘擦了擦手指说道。

    男主你还真是时刻都在挑衅仲严青,裴不凡舔了舔嘴巴。

    吴子墨偷偷的看了一眼被下面子的仲严青,然后决定装作没有看见子车断缘刚才的举动,开口道:“我们之后要去后山找一味草药,若是不介意,子车道友可否和我们一起?”

    仲严青感觉更不好了,他左右想想,终究是没有开口阻拦。若是修为高的男主参与能为吴子墨找到草药添加一份助力,让他早日解决灵脉堵塞的问题,他什么都可以忍!

    子车断缘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手指摸了摸裴不凡的脑袋,点头应了。

    “那我们稍后出发。”吴子墨说道。

    留下几枚灵石结了账,三人一喵整装待发打算出门,小二突然又凑了上来,很恭敬的问道:“不知几位,是不是打算去后山?”

    三人诧异的看向他。

    “有事?”子车断缘开口问道。

    “这后山艰险,虽三位修为高,去了也恐怕……回不来。”小二顿了顿说道:“我家店主是这么让我说的。”

    “店主?”吴子墨微微皱眉。

    “不管你家店主是谁,我的事还不需要他管。”仲严青在子车断缘那里受了不少气,正好在这小二身上发了出来,因此说话的语气相当冷硬,一副若是这小二还要再说话就干掉他的样子。

    小二低下头,轻声道:“既然如此,诸位就当没听到吧。”

    子车断缘突然抬起头,眼神直直的落在了楼上角落里,吴子墨和裴不凡顺着他眼神看过去,只见到一个紧闭着的门。

    “走吧。”子车断缘扭头说道。

    待几人身影消失后,那扇门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缝隙。

    “他们还是去了。”小二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人离去的方向:“哥哥。”

    门缝里,一只美丽的丹凤眼盯着门外,眼睛的主人低低的应了一声:“随他们去吧。”到时候还能不能‘完整’的回来,就看他们的运气如何了。

    仲严青并没有将小二和那所谓的‘店主’的警告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对于那练气修为的小二来说是天大的麻烦,可是他们三人最低的自己都有筑基巅峰的修为,最高的子车断缘则是元婴,怕什么呢。

    而吴子墨则不同,他并不觉得那警告是出于店主的口中。进店的时候接待他们的就是店主,那是一个修为低微的男人。因为一生无法在修为上寸进所以只能开店度日顺便买些材料炼丹,一看就知道是个武力值地下的男人,虽和善好说话,却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子车断缘也想到了这点,但是让他介意的不是那奇怪的‘店主’,而是小二口中能够让他们有来无回的东西,不管是妖兽或者其他。

    他不认为什么东西能让他和裴不凡有去无回,打不过,他难道不会跑?

    后山树林茂密,杂草丛生。除了这里能感受到最原始的大自然以外,没有任何美感而言。但是在这没有现代钢筋大楼盛行的古代,享受大自然什么的,还真是随处走走就有的事情,因此即使在裴不凡眼里,也没有什么新鲜感了。

    反而觉得太过和平,而浑身不舒服。

    住在钢筋楼里幻想着丛林生活,来到丛林却念着家里的笔记本电视冰箱。

    生活在和平世界惦记着穿越冒险,结果真穿越了又各种难受闹着回家。

    在秘境里遇到很多危险就盼望和平,真的和平了却觉得缺少一份刺激感。

    人类,果然是欠虐的生物。

    ……壳子为喵内心为人的货也是!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小妖兽,都不需要子车断缘动手,吴子墨一个金丹期的对付就绰绰有余。这种地方……哪里像是据说凶恶妖兽有很多的后山?

    连裴不凡都觉得哪里不对。

    直到他们爬上山的三分之二的时候,裴不凡突然感觉到寒冷的恶意直奔着他们而来,紧张的他抓住了子车断缘的手,身子在不住的颤抖。

    对方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子车断缘一顿,他察觉到了裴不凡的恐惧,低头直视着裴不凡的双眼。

    当初和青石对战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敌人会是个什么来头?

    子车断缘想了想,干脆的道:“走!”

    只是人还未转身,就听到山林中传来一阵大笑:“哈哈……走?都来了怎么可能让你们走?”

    只听的到满天的笑声,却察觉不到人的气息,对方至少是个仙人……

    不如说是闲人吧!

    他就算没有登仙也大概知道普通的仙人没有领职到下界,平时是不能随随便便出仙界的!哪怕能下来时间也有限定,超过这个限定就必须向上申请,最近是怎么了,运气这么糟糕!

    眼前这仙人明显是带着恶意来的。

    子车断缘也顾不上身后两人,准确的说是他根本就懒的理会,只能紧紧抱好怀里的喵,撒腿就往山下跑,还没出百米,就被一个身影拦住了。

    “这样可不行啊,不行啊~~”来的是一个脸上留着一大把乱糟糟的胡子,头上也都乱七八糟穿着破旧衣服的男人,手中还握着菜刀。只是那男人穿着衣服明显大一号,而且颜色也很俗不像是他会穿的衣服,看起来很奇怪。

    裴不凡:卧槽!这特么的该不会是个疯子吧!

    裴不凡想的没错,眼前这人,还真就是货真价实的……失心疯!

    “嘿嘿……”那男人像是狗一样蹲坐的坐姿坐在地上,抬手指着子车断缘然后一个个数了过去:“一……二……三……四……嘿嘿!四只羊。”

    裴不凡:他也算上了?Σ(°△°|||)︴

    “首先……剃羊毛!”男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光亮的大刀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活命的,留下羊毛来~~”

    ……打劫吗?

    子车断缘想了想,掏出储物袋扔给了男人。比起这一堆的好东西,还是命重要些。

    男人伸出手接了,看了看然后收了起来:“别拿这破玩意儿糊弄人!我眼皮子可没这么浅,一个破袋子就想打发我?我要的是羊毛!你身上的这层羊毛!”

    子车断缘抬眼疑惑的看着他。

    “脱!”男人大声说道:“我要的是你们身上的全部!”

    众人:……

    裴不凡:……彻底懂了为什么有去无回了。特么的被扒光光谁还能回来啊!就算能回来谁还会愿意在众人面前出现啊!全都恨不得地盾滚回家里好么!修士比普通人更要脸面!

    这话下来,不管是子车断缘还是吴子墨和仲严青,全都脸色很不好。

    无论是谁都不想这样丢人,尤其是旁边还有别人在围观。

    “要么留下羊毛,要么留下羊肉。”男人拿袖子擦了擦刀说道。

    子车断缘很犹豫,但是裴不凡醒过味来了,眼前这个男人绝逼不是脑子正常的男人,所以他很机智的跳上男主的肩膀,爪子一划,给男主扒衣服。

    喂!在这么多人面前把你男人扒光这合适吗!子车断缘斜眼看着他,裴不凡从男主那眼神里看出了这样的意思。

    “回头我有衣服给你穿,先忍忍。”裴不凡趴在男主耳边低声道。总比被当肥羊切吧了强!

    子车断缘想到了在火山弄丢裴不凡裤子的时候,裴不凡变戏法一样拿出来的奇怪长裤,他挑了挑眉,抬手按住了裴不凡的爪子,走到一颗粗壮的树后下了一个隔绝视线的禁制,大声道:“前辈等等,我马上将衣服交给你。”

    本来看到子车断缘走到树后的男人还有些生气,听到子车断缘的话后立即阴转晴,笑眯眯道:“这就对了。”说完又指着已经吓傻了的吴子墨和仲严青,抬手指着他们道:“傻看着什么!你们也脱!”

    吴子墨:=a=

    仲严青:……

    今儿出门,没看黄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