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65章 伯克利的警告

第65章 伯克利的警告

作者:焦糖冬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星际之崩裂王座最新章节!

    “找谁?”

    “现在还不能告诉您。如果您知道,也将处于危险之中。”

    宋枭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毫无疑问,他是认识伯克利的,宋枭侧过脸,仔细地观察着对方。

    “这并不是我真正的脸,阁下。”

    伯克利这么一说,宋枭立刻想起日影是如何假扮邵沉的了。

    “这么说,你也并不是真的为西蒙家族效力了?”

    “我为宋家效力。”

    这个答案,完全让宋枭愣住了。

    “我不会轻易相信你说的话。”

    伯克利单膝在宋枭面前跪了下来,仰着脸看着宋枭:“阁下,我不需要您百分之百的信任。我只想提醒您,沃姆温德确实是一个美好的地方,但高缇耶并不是。”

    宋枭向后靠着椅背,冷冷地看着伯克利:“你在胡说什么?高缇耶对宋燃一直很尊重,如果你是说他也想得到‘崩裂’的话,整个星际又有谁不想得到?”

    宋枭至今还记得高缇耶保留着宋燃亲自送给他的书。

    如果高缇耶不值得信任,宋燃不会送这样富有感情色彩的礼物给对方。

    “也许他一直就知道‘崩裂’在哪里。”

    伯克利的话再度挑乱了宋枭的心绪。

    “我感觉你现在像是在我的心底埋下怀疑的种子,等待这枚种子生根发芽,到了时候你只需要收获果实就好了。”

    “我知道您不会轻易相信我所说的话。但只要您的心中有怀疑的种子,至少在您踏入陷阱之前,不会毫无警觉。”

    伯克利站起身来。

    “如果高缇耶是值得怀疑的,那么法恩家族呢?我是不是也需要对他们提高警觉?”

    宋枭用玩味的表情看着伯克利,他很想知道对方会怎样评价法恩家族。

    “到目前为止,法恩家族仍旧是宋家最可靠的盟友。”

    这句话,让宋枭对伯克利再度费解起来。如果他是想要瓦解自己对身边人的信任而意图不轨的话,法恩家族将会是最大的阻碍,可是伯克利却并没有这么做,他的重点是高缇耶。

    伯克利来到了露台的边缘,风拽起他的发丝。

    “阁下,请您尽快掌握自己的能力,您是宋家唯一的火种。”

    这句话狠狠撞进了宋枭的心底。

    伯克利知道他是亚瑟!还有“您是宋家唯一的火种”这句话,他是从哪里听来的?

    “喂!你给我说清楚!”

    宋枭快步上前试图拽住对方,伯克利却一跃而下。

    他张开四肢,随风滑入夜色之中。

    “混蛋!”宋枭用力捶了一下地面。

    “谁是混蛋?”

    微凉的声音带着压迫感从他的身后传来,宋枭回过头,看见奥兹从破碎的墙体间走了过来。

    他一定是听说了冬宫闯入者在被追击的过程中撞入他们的公寓的消息,所以即刻赶回来了。

    “撞烂墙的家伙啊!”宋枭爬起身来。

    奥兹没有说话,缓缓地侧过脸,光影在他的脸庞上流转,富有美感,也富有压迫感。

    他向宋枭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得怀疑。

    宋枭并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说:“你能把我的墙修好吗?”

    “你自己修。”

    奥兹就要转身,宋枭赶紧上前拽住对方的手腕:“那你好歹教一下我啊!”

    这家伙一定又不高兴了。

    “你教会我了,我就告诉你撞烂墙的家伙对我说了什么?”

    宋枭故意绕到奥兹的面前,想要看清楚对方的表情。

    奥兹用另一只手狠狠揉了揉宋枭的脑袋。

    宋枭抿着嘴唇低头笑了。

    别看奥兹·法恩冷冰冰的,其实很好哄!

    奥兹抬着宋枭的手,让他覆在了墙面上。

    “这不是异铯金属构筑的,你可以很轻易地将自己的力量渗入进去。”

    宋枭平静下来,感受自己的力量正与这面墙合二为一,宛如在缝隙间穿梭游弋。

    奥兹低下头来,侧脸轻轻贴在宋枭的脸颊上,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宋枭的渗入墙面的力量也跟着柔和了起来。

    “所谓‘重塑’就是要改变构成物质的分子或者原子之间力量连接的方式。它们已经是一个彼此连接的整体了,如果你强硬地非要截断这种联系然后建立新的联系,难度将会非常大,而且它们也会反抗你。”

    “是的……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分解’而不是‘重塑’了。”

    “既然它们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当你推动其中一个原子或者分子,其他的就必然会受到影响。你要在脑海中想清楚,怎样的力量会造成怎样的改变。一个能力高超的机械师对于这种力量的预测是十分精准的,但是你却没有足够的经验,所以想象是第一步。”

    宋枭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试着用你的力量来推动构成墙面的分子。”

    “嗯。”

    只听见墙壁传来轻微的声响,原本破裂的墙洞左侧就像是墙面在生长一样向右侧移动起来,裂缝之间对接起来,相互融合,成为了一个整体。

    宋枭看着墙面,呼出一口气。

    “我怎么觉得……它有点丑?”

    虽然墙面上再看不到一丝裂缝了,所有的衔接都很自然,但是整个墙面都向原先的裂洞凹陷进去,看起来无比怪异。宋枭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力量施展的不够均匀。他只是推动了墙体的一部分,而不是整个墙体。

    “作为第一次,你已经超过我的预料。”

    “哦,那你对我的预料是怎样的?”宋枭好奇地问。

    “比这更丑。”

    宋枭决定以后都不再问奥兹这样的问题了。

    墙面如同幻觉一般再度移动起来,如同漩涡,从墙的四面八方涌入中央,当一切静止的下来,整面墙完整而光滑,脸被修复的痕迹都没有了。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说一下那位‘撞烂墙’的家伙了?”

    “这个……在我说之前,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特别信任还有尊重高缇耶?”

    “任何一位君王,无论他多么贤明,他对自己的臣子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坦诚。为了巩固地位和权力,也很有可能做出一些并不光彩的事情。如果你要说的事情与高缇耶有关,大可以直说。”

    宋枭抿了抿嘴唇,除了宋沛流,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就是奥兹了。

    “那个驾驶穿梭舰的人就是赫温的随行官伯克利。他见到我总是显得很尊重,那种尊重不只是礼仪,也不像是表演出来的。他告诉我,他对高缇耶有所怀疑,他潜入冬宫就是为了找到答案。他要我提防高缇耶,另外,他知道我是亚瑟……他还说我是宋家唯一的火种!他说他所效忠的并不是西蒙家族,而是我们宋家……他还嘱咐我一定要尽快掌握自己的能力!这一切都太让我疑惑了。又或者他是西蒙家族派来瓦解我对高缇耶的信任的?”

    奥兹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这让宋枭忐忑了起来。

    “你不会打算抓捕伯克利吧?”

    “当然不会,但我会派人注意他。”

    “他说高缇耶不值得信任,你不生气吗?”宋枭试探性地问。

    奥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宋枭读不到他的情绪。

    “他是第十象限的君王。作为他的臣子,我们对他必须抱有忠诚,但这并不代表他值得信任,当他下某个决定的时候,也随时会毫不犹豫牺牲掉我们。这就是君王。去信任一个君王,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宋枭没有想到奥兹竟然会这么说。

    “高缇耶毫无疑问对宋燃抱有特别的感情,也许别人以为那只是欣赏,但是我知道……那是一种执着。如果伯克利真的是宋家的旧部,他既然会潜入冬宫,那么很有可能宋燃失踪的事情与高缇耶有关。”

    宋枭的心中一震。

    “当然,这一切的猜想都建立在伯克利真的是效忠于宋家的基础上。所以……下一次如果能取得他的血样,也许我们能与宋燃的星舰人员进行对比,验证他的身份。”

    “嗯……”宋枭点了点头。

    只是取得伯克利的血样谈何容易。

    “除此之外,我还有另一件事要对你说。”奥兹开口了。

    “什么?”

    “我收到宋先生发送来的消息,根据‘崩裂’的星核容量,它最远足以从第六象限的外沿穿越至第二象限。”

    “第二象限?”

    那是人类最早期开发的象限之一。但是由于开发过度,几乎毁掉了所有适宜人类居住的星球。这个象限还留有少数的星际遗民,过着十分艰难的生活。正是因为第二象限十分古老,所以前来考古的舰队特别多,而这些遗民就以向导为生。

    “是的。你知道宋燃一直对考古很感兴趣。”

    “嗯。你快点说!”宋枭现在只想知道关于宋燃的消息,不想奥兹这样卖关子。

    “所以,宋先生一直在资助宋燃留下的考古队。而这支考古队在第二象限找到了一小部分属于‘崩裂’的舰体。”

    宋枭的心提了起来。“一小部分”意味着‘崩裂’可能穿越到第二象限的时候就分解了,也可能只是小部分因为损毁严重而脱落。

    “所以你们要去第二象限?”

    “是的,第二象限的洪荒星系。”

    宋枭愣了愣。那是被人类急速消耗了资源的星系,荒凉毫无生机,就连那些星际遗民都很少深入那个星系。因为深入那个星系,需要足够的给养,以及应付各种特殊情况的能力。

    “宋燃是我的老师,所以我会去找他。”

    “我也要去!”宋枭很坚定地说,“我是他的弟弟!”

    “但我想宋先生不会希望我带着你去冒险。”

    “你把我留在沃姆温德就安全了吗?就算白颖能力高超,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护我!如果你离开了沃姆温德,那些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家伙们一定会动手!白颖防不胜防!所以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开玩笑!好不容易得到关于宋燃的消息,他怎么可能不亲自前往?

    “好吧。”奥兹点了点头。

    宋枭呼出一口气来,沉入心底许久的期待再一次涌动起来。

    “等等……”宋枭忽然想到了什么,“我二哥得到了这么重要的消息竟然不告诉我这个弟弟,却告诉你了?这是为什么啊!”

    “因为我比你更值得信任。”

    宋枭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这天晚上,宋枭抱着枕头跑进奥兹的房间里,躺在他的身边。

    奥兹没有说话,只是侧过脸来凉凉地看着宋枭,意思是:你怎么睡到这里来了。

    “万一又有亚瑟像是影子军团一样隐藏在墙里呢?”宋枭假装没有收到奥兹的视线,一如既往厚脸皮地伸手去卷被子。

    当宋枭蜷起身体的时候,小半截腰就露在衣服的外面。

    从前纤细的腰如今也有了暗含力度的线条。

    奥兹的手指触上了宋枭的脊椎,宋枭顿时紧张了起来。

    “看来每天除了吃吃喝喝,你也有锻炼身体。”

    “那……那当然啊!我有和年瑾还有里昂一起去打球的!”

    宋枭背部的肌肉也紧绷了起来。

    “你这么紧张,就表示你知道如果睡在我的身边会有怎样的后果。”

    宋枭能感觉到奥兹笼罩在自己的上方,他的呼吸从高处垂落,仿佛在他的耳边绕了一个圈又消失不见了。

    “你不会真的做任何让我难过的事情。”

    因为你真心想要保护我远离所有的伤害。

    无论是来自其他人的,还是来自你自己的。

    “你真是个坏东西。”

    奥兹低下头来,在宋枭的耳廓上抿了一下。

    宋枭的肩膀耸了起来,奥兹的舌尖顶着宋枭耳部的软骨,缓缓滑至他的耳垂。

    “你现在还觉得我什么都不会对你做吗?”

    奥兹的声音是冰冷的,可却带着撩拨人心的热度。

    “嗯。”

    “好吧。”

    被压迫的感觉远离,奥兹躺了回去。

    卧室的灯光暗了下来,没过多久宋枭就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的中午,悬浮岛的全息影像屏正播放着今日要闻。

    头条便是高缇耶与赫温所代表的西蒙家族签订了什么技术交换条约。

    宋枭对新闻的内容没有丝毫兴趣,死死盯着站在赫温身旁的伯克利。

    这家伙一脸平静,宋枭真的很好奇他到底在冬宫里经历了什么又看到了什么,在那样一个被奥兹都形容为凶险的地方,他到底是怎样全身而退的?

    “唉,这个条约签了就和没签一样。西蒙家族是绝对不会拿最优秀的技术与我们做交换的。还说什么相互交换学者?谁不知道他们是想要拍间谍过来,然后有想要扣留我们派过去的专家。”年瑾对西蒙家族嗤之以鼻。

    “放心好啦,新王陛下也没有那么蠢!”里昂对这一切都无所谓。

    宋枭的视线回到高缇耶的身上。

    他的表情始终淡然,完全看不到对权力的执着。

    这位一直承诺会保护自己的新王陛下,到底隐藏了怎样的动机呢?

    头条过去了,紧接着是议会的其他新闻。

    奥兹俊美却毫无表情的脸庞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正在草地上休息聊天的学生们都望了过去。

    而奥兹在议会中的提议则是加强对学生安全的保障,第一点就是要用安全的材料来构筑所有学校及与学校相关的设施。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云河”。

    昨夜有穿梭舰撞入“云河”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学院,只是大家并不确切知道是谁的公寓。而冬宫对外也是宣称会出现这样的事故是因为禁军的夜间演练模拟,号称撞击“云河”本来就是演练的一部分,想要测试一下“云河”中所有学生的反应能力如何。

    当然,这个测试的结果令冬宫十分“惋惜”,因为竟然学院竟然没有在地时间对学生进行疏散,这让瑞文蒂诺的院长感到压力山大。

    奥兹的提议基本上全票通过。宋枭知道用异铯金属来加固学院设施,真正的目的是奥兹想要保护宋枭。

    “怎么,奥兹·法恩让你晕头转向了?”

    宋枭一愣,侧过身来:“西维尔!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你一门心思盯着奥兹·法恩的脸,怎么会注意到我呢?”

    西维尔扯起唇角,笑容里带着一丝嘲讽。他生气了,但却忍住了。

    宋枭立马摆出狗腿的笑脸:“你来找我,我可高兴啦!”

    “今晚在圣诺伊斯山脉可以看见一种名为‘小心眼’的植物散播种子。”

    “这种植物有什么特别吗?”

    “它的种子是金色的,随风扬起,在月光下就像金色的海洋。”

    “真的?我要去看!”

    “那就下课后见。”西维尔起身离开了。

    当他走远,年瑾靠向宋枭,不解地问:“西维尔为什么要带你去圣诺伊斯山脉啊?”

    “有什么问题吗?”宋枭不解地问。

    “去圣诺伊斯山脉看‘小心眼’……那是在沃姆温德的情侣必做的事情。西维尔约你去那里,简直就是想追你!”

    “哈?不会吧?”

    “是真的!”就连里昂都跟着点头,“我的父母就是在那里约会之后有了我的哥哥范斯!”

    “哈哈……哈哈哈哈……”

    宋枭干笑了起来。难道西维尔真的喜欢他?

    虽然这个问题在宋枭看来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概率是自作多情,但他仍旧十分仔细认真地思考了一整个下午。

    放学的时候,宋枭看见西维尔的飞行器真的来接自己了,赶紧给奥兹发送了一条简讯:晚上我和朋友去玩啦,不用白颖来接我了!

    当宋枭跨入了西维尔的飞行器时,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小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各样让人垂涎欲滴的点心。

    宋枭还没等靠坐在床边的西维尔开口,径自拿了一个塞进嘴里。

    松脆可口的外皮加上柔软甜而不腻的馅料,宋枭闭上眼睛发出一声叹息。

    西维尔缓缓侧过脸来,看着宋枭的表情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也只有你会喜欢吃这些小孩子的东西。”

    “这么好吃的点心,就算是大人也会喜欢吃啊!”

    “你的爱好这么容易让人摸清楚,真是分分钟就被坏人拐跑了。”西维尔摇了摇头。

    “我的爱好?你知道我有什么爱好?”宋枭将脑袋凑了过去。

    西维尔也将身体前倾,与宋枭对视:“好吃的东西,以及长得漂亮的人。”

    宋枭无语了。

    当飞行器驶离悬浮岛的时候,另一架飞行器刚好停了上来。

    奥兹抬起手腕上的联络器,面无表情地看着那条信息。

    “阁下,我们还要等下去吗?夫人和小姐都在等您回去。”

    “不用了,回去吧。”奥兹对联络器在线的白颖说,“宋枭要去圣诺伊斯,你帮我看住他。不用跟的太近了。”

    “啊?他不跟你回法恩家吗?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嗯。”奥兹将通讯中断了。

    此时的宋枭和西维尔已经到达了圣诺伊斯山脉的上方。

    不仅仅是他们,已经有了好几艘飞行器停在半空中,等待着一年一次的季候风来临。

    宋枭已经将一整桌的点心吃得差不多了,他吮掉指尖沾上的馅料,一抬眼就看见西维尔撑着下巴靠着窗看着自己。

    “啊……不好意思啊,我真的饿了,你都什么没吃吧?”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吗?”

    “那这个给你好了!”

    宋枭拿起桌上剩下的最后一个点心,伸到了西维尔的面前。

    那是一个比拇指大一点的用糖豆做成的点心——宋枭一直迟迟没有吃掉它,就是因为它的外表太幼稚了。

    他等待着西维尔别过头去露出嫌恶的表情说“不吃”,谁知道对方竟然低下头来,张开口将点心含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