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51章 新王高缇耶

第51章 新王高缇耶

作者:焦糖冬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星际之崩裂王座最新章节!

    法恩首相开口说。他的语气是平静的,但并不像奥兹那么冰冷,听起来第十象限的新王是法恩家的某个亲戚。

    “我明白。”

    “别紧张,孩子。新王高缇耶只比奥兹年长两岁,虽然年轻却很有作为,思维活跃,不拘一格。你会很喜欢他的。”法恩夫人看出了宋枭的紧张。

    宋枭怎么可能没有听过第十象限的新王高缇耶呢?他从八岁开始,就被自己的兄长软禁,在他十四岁那年,出手杀死了兄长,戴上了王冠。当然,他最有力的支持者就是法恩家族。

    无论新王高缇耶看起来有多么的平易近人,君王始终是君王,骨子里的骄傲,越是亲近的人反而越容易受到伤害。

    “奥兹,你和宋枭对以后的生活有没有什么规划?”法恩首相再度开口问。

    “他想要去瑞文蒂诺学习。”

    “嗯,这是很好的想法。瑞文蒂诺是寄宿式的学校,能让宋枭交到很多朋友。你在学院里要好好照顾他。”

    “是的,父亲。”

    宋枭却抓住了某个重点:“等等,奥兹……你也在瑞文蒂诺?”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瑞文蒂诺是整个星球最好的学府,奥兹当然在那里学习。”乔安娜好笑地揉了揉宋枭的脑袋。

    “奥兹都能驾驶星舰了,还需要到学校里学习?”

    “学校里有不同的年轻人,大家相互交流,能够激发新的灵感,也能够发现自己的不足。而且在怎样的年纪就应该做怎样的事情,跳得太高并不代表能够比其他人走得更远。甚至还有可能错过重要的东西。”法恩首相看向宋枭,“所以我希望你在这里能够愉快地成长,而不是因为背负了某些东西失去耐心。人一旦失去耐心,去追逐目前不可能掌控的东西,失控的反而是自己。”

    “是的,阁下。我明白了。”

    宋枭很认真地回答。

    这就是温德·法恩,他有着属于自己的哲学,以及让人相信的力量。

    用完了午餐,乔安娜带着宋枭来到他的房间:“你看!这是我为你布置的房间,可爱吗!”

    宋枭傻了。

    中间那张软蓬蓬的床……简直就像个加大版的婴儿摇篮。

    乔安娜在床沿边坐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把你当成小孩子了。奥兹成熟的很早,我连做姐姐宠着他的机会都还没有,他就忽然长大了。”

    宋枭走了过去,和乔安娜并肩坐下,“没关系,这张床看起来……很舒服……”

    而且他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着。

    “曼宁星系的暴乱让还是孩子的奥兹看到了很多不是他这个年纪可以承受的东西。在那场暴乱中,我们失去了一个弟弟卡特。他只有五岁大……奥兹亲眼看见他被叛军的首领……”

    宋枭扣住乔安娜的手,对方笑了笑。

    “然后你的大哥宋燃赶来了,就走了母亲和奥兹。我每一次和他通信,都会很担心他的情绪。他显得比以前更沉闷。我知道卡特的死让他很难过。卡特很黏着奥兹,无论他去哪里,卡特都会跟着去。不要看奥兹总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他比我和妈妈都要宠爱卡特。”

    “嗯。”

    宋枭的眉心颤了颤。他从来不知道奥兹的过去,也从来没有听奥兹提起。

    “但是你出现了。奥兹对我说,他在‘双子星’上遇到了一个小孩,像卡特一样。”

    宋枭张大了眼睛,看向乔安娜。

    “那是我第一次在卡特死后听他说起卡特的名字,因为你。虽然他的声音里没有情绪,但是身为姐姐的我能感觉到他很快乐。他陪着你玩了什么幼稚的游戏,你又被哪些孩子给欺负了,又或者你又有了什么好笑的想法,我引导他说出来,让他不要想起卡特,想着让他快乐的你就好。所以谢谢你,让奥兹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也谢谢你在我妈妈痛苦的时候,像卡特一样在她的身边。”

    “但是现在,是我谢谢你们了。”

    乔安娜揉了揉宋枭的脑袋,“来吧!你需要换一身衣服,毕竟要去觐见新王。”

    乔安娜为宋枭选了一套正统但并不古板的衣服,然后为他整理好衣领说:“宋枭,你可不能再长帅了。”

    “怎么了?”

    “我怕新王见到你,就不让你回来了。”

    宋枭笑了起来。

    那一刻,他想起奥兹在星舰上对他说过的话。

    邵沉并不是他的“唯一”,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还会有其他真心对他好的人。

    宋枭跟着奥兹乘坐飞行器来到了沃姆温德的核心,冬宫。

    这里被称为冬宫,是因为整座宫殿是纯白色的,在日光的映照下,如同白雪。

    但它的纯白并不仅仅是为了美观或者彰显纯粹的权力掌控,而是使用了特殊的金属加固,能够耐受粒子炮十分钟的轰炸。

    十分钟,足够王族从冬宫中撤离了。

    宋枭跟随奥兹走入了冬宫。

    他可以看见神色冷峻严肃,身着禁卫军制服,身形挺拔的冬宫守备军。他们站立在各自的岗位上,几分钟过去了,连眼睛都未曾眨过。

    即便没有出现任何剑拔弩张的状况,宋枭也能看出来这些守备军有着对局势进行判断的果断力以及随时应对各种状况的行动力。他们与首都星风堡的守备军是完全两种精神风貌。

    宋枭与奥兹首先进入的是冬宫的前庭。

    光洁明亮到宛如镜子一般的地面,让宋枭怀疑自己一脚踩上去是不是会滑倒。

    当他看见地面上自己的倒影时,不由得愣住了。

    清俊的五官,虽然仍旧稚气,天真中却有几分优雅的意韵,就连他故意扯一扯嘴角做出孩子气的动作,也让自己心跳了起来。他的身姿仿佛被拉伸了一般,显得更加修长。

    宋枭觉得自己怎么忽然自恋了起来!

    前庭的两侧是被立柱所支撑。

    立柱之外,是碧蓝的天空,以及不断从高处倾泻而下的流水,在阳光之下甚至能看到两道彩虹。

    耳边能听见鸟鸣,空气中是淡淡的花香。

    这里就像是神话中的圣殿。

    当他们走过前庭,宋枭看见了一个身着深色长袍气质优雅的中年男子。

    “您好,法恩阁下,以及宋枭阁下。”男子非常谦逊的向他们颔首行礼。

    这对于宋枭而言是从未有过的体会。宋家毫无疑问是第六象限的贵族,只是宋燃消失之后,宋枭继承爵位,他这个普通人是不可能指望得到亚瑟们的尊重的。每次进入第六象限的议会,他们对他“阁下”的称呼总显得轻慢甚至略带调侃。

    但眼前男子的那一声“阁下”让宋枭有一种自己生来就值得被尊重的感觉,与他是亚瑟还是普通人无关。

    奥兹回头对宋枭说:“这位是冬宫的事务官康斯坦丁。”

    “您好,康斯坦丁阁下。”

    康斯坦丁笑了:“我只是事务官而已,还没有被称为‘阁下’的资格。您称呼我为先生就可以了。”

    “您好,康斯坦丁先生。”宋枭很认真地又说了一遍。

    “谢谢。两位请随我来。”

    他们坐进了一节银白色的车厢,车厢迅速向前滑行,驰向高处,宋枭低头看着那一个个被连结起来的空中岛屿,宛如白日星辰点点。

    车厢停在了一扇门前,康斯坦丁将门打开,对他们说:“陛下正在整理他的藏书。”

    藏书?

    宋枭觉得很惊讶。

    现在的书籍已经完全电子化了,如果要整理归类的话,只需要轻轻一点,云端会自动排序。

    当他迈入这间房间的时候,鼻腔里满溢着陈旧的淡淡的香味。当他看清楚房间里的是什么时,不由得愣住了。

    无数本纸质图书漂浮在空中,它们仿佛无限的迷宫,缓慢移动着。偶尔有某一本从队列中脱离,飞往坐在中心的那个人手中。

    那是一个年纪与奥兹差不多的少年。

    深棕色的长发随意地束于脑后,眉眼间显得宁静淡泊,日光从窗棂投射,轻轻地落在他的脸上,仿佛淡金色的薄纱。当他听见奥兹和宋枭的脚步声时,唇线弯起,唇角的凹陷有一种深邃的魅力。

    这就是十八岁的新王高缇耶。

    宋枭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杀兄夺权的血腥。

    “奥兹,我听见你在第六象限发生的事情,真的很担心。差一点就要派沃姆温德的守备军过去救你了。”

    他的声音宛若石缝中的细流,不紧不慢,却有着渗透人心的力量。

    “陛下,如果您真的那样做了,会被误认为是第十象限要向第六象限发动战争。”

    奥兹的声音仍旧冰凉平缓,但是宋枭能够感觉到他对高缇耶的尊重。

    高缇耶抬起脸来,他的眼睛如同灰蓝色的琉璃,剔透而纯粹。

    当他的视线对上宋枭的时候,明显地一怔。

    “你就是宋枭?”

    “是的,陛下。”

    原本对于高缇耶的各种猜测在见到他本人之后,都烟消云散了。

    “过来,离我近一点。”高缇耶放下了手中的书,向宋枭伸出了手。

    高缇耶很明显是高阶的亚瑟,但是他却并没有在宋枭的身上施加亚瑟的能力,而是耐着性子,等待着他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当宋枭来到高缇耶一臂之遥的地方时,高缇耶扣住了宋枭的手腕,将他拉向自己。

    那一刻,宋枭有些失神。

    因为越是接近,越能感受到高缇耶五官的精致,那并不仅仅只是美而已,宋枭能从他的眉眼间感受到他的行事风格。利落、果决但是绝不生硬。他清楚自己的目标,并且会为此步步为营。

    这是他能够成为新王而他的兄长却落败的原因。

    “你真的很像他。”

    高缇耶侧过脸,他的目光在宋枭的脸上流转。

    “我知道。不过我远没有大哥那么英俊……能力上也是。”

    高缇耶笑了:“宋燃总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让人想要生气却无法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你不一样。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你远比宋燃要执着。”

    听到高缇耶的评价,宋枭不由得愣住了:“您与我的大哥很熟吗?”

    “只是见过几次而已。但是……很难有人在见过宋燃之后忘掉他,对吗?”

    “是的。”

    高缇耶的五官太过吸引人,宋枭的视线根本无法挪开,但是他能感觉到另一道冰凉的视线投注在自己的背脊上,如果他再继续盯着高缇耶看,他的背脊就要断了。

    宋枭不得不强行将自己的视线挪开,看着那些纸质书。

    “啊……这些书来五六千年前,是古董中的古董了。每一本书都被特别的磁场保护起来,不受空气、重力、湿度的影响。离开了磁场保护,它们会像砂砾一样散开。”

    “我知道……宋燃最喜欢这一类的东西了!”

    “嗯,是的。他很喜欢。我们看惯了云端呈现的电子书,再翻一翻这些纸质书,感觉很特别。”

    宋枭仰着头,一部一部分辨那些书的名字。有些字宋枭能根据现代的字辨认出来,有些则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

    “宋枭,我和奥兹想要说两句话,你就在这里看看这些书吧。”

    “好!”宋枭点了点头。

    高缇耶起身,与奥兹走出了这间书房。

    书房外是一道天梯,每一个阶梯都互不相连,却整齐悬浮在空中,通向原处的一座花园岛屿。

    高缇耶与奥兹信步走在这些台阶上。

    “奥兹,虽然外面的人都说宋枭是个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但是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那是一个荒谬的谎言。”高缇耶轻笑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奥兹,“他也许还没有蜕变得让人第一眼就被吸引,但是这种蜕变是你无法阻止的。他作为亚瑟的特征也将越来越明显。”

    “陛下,您看出来了。”

    “你用星纹指环来吸收他释放出来的能量,这可以隐瞒第六象限那些迂腐的亚瑟贵族,但是在这里不一样。沃姆温德的亚瑟,有几个是庸才?你必须保证他在被其他亚瑟当做威胁之前,他拥有化解这些威胁的能力。”

    “陛下,您刚才说其他的亚瑟会将宋枭视作威胁。”

    高缇耶扬起眉梢,倾向奥兹的方向:“所以你担心我也会将宋枭视作威胁吗?别傻了,如果宋枭可以是威胁,已经振翅欲飞的你,对我而言是更大的威胁。在我毁掉宋枭之前,我是不是应该先毁掉你呢?我的兄长没有容纳这些的气度,所以他死了。与其试图将洪水拦在堤坝之外,不如给洪水一道广阔的江域,让它朝着我想要的方向流淌。”

    这时候的宋枭,踮起脚,取下了一本书。

    打开那本书的第一页,宋枭的心脏颤动了。

    那是用黑色的墨水写下的字,落款是宋枭无比熟悉的名字。

    致亲爱的高缇耶:

    相信你一定会把握好自己的命运。

    期待与你在冬宫重逢。

    ——宋燃。

    也就是说……高缇耶是真的早就认识宋燃了!

    而且看宋燃写给高缇耶的话,他们应该很熟悉了。

    “期待与你在冬宫重逢”,这句话听起来就好像宋燃也希望高缇耶能够坐上第十象限的王座?

    这时候,高缇耶与奥兹回来了,宋枭赶紧松开那本书,它自动回到了原处。

    “宋枭,听说你选择了瑞文蒂诺学院。”高缇耶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走过宋枭身边的时候,他顺手揉了揉宋枭的脑袋,那动作让宋枭想起了宋燃。

    “是的。”

    “希望你能学到你想要的知识。”

    几句闲聊之后,宋枭跟着奥兹离开了冬宫。

    坐在飞行器里,宋枭意犹未尽地看着越来越远的冬宫。

    “如果能到冬宫里四处看一看就好了。”宋枭发出一声感叹。

    “它并不是什么美丽的地方。”奥兹回答。

    “什么?”

    “任何刺客以及不请自来的人,一旦进入冬宫,就像是进入了修罗地狱。”

    宋枭的心在奥兹的声音里凉了下来。

    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是暗藏杀机。

    “奥兹,高缇耶是不是和我大哥很熟悉?”

    “你应该称呼他为‘陛下’。”

    “好吧……他们熟悉吗?”

    “陛下在登基之前,曾经多次遭遇兄长派来的刺客暗杀。宋燃曾经救过他。”

    “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宋枭始终觉得宋燃那几句话里措辞,并不仅仅像是对朋友说的。可如果说超出朋友的情谊……别看宋燃总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机械师卡特琳娜毫无疑问是宋燃的挚爱。

    就在宋枭低头沉思的时候,奥兹的身体缓缓前倾,靠向他的方向。

    当宋燃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抬起眼睛来的时候,心脏不由得停跳了一拍。

    奥兹的眼睛一直很美,越靠近看越是觉得自己要被吸入那一片冰蓝色的海洋里。

    “喂!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呀!”

    对方优雅的睫毛仿佛要掀起某种浪潮。

    “你见到陛下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从西维尔到陛下,我总算可以确定你的审美了。”

    “那……那又怎么样?你就没有那种觉得某个人好看,所以抱着纯粹欣赏的心情一直看吗?”

    高缇耶就算了……怎么自己这么一说听起来就像西维尔也不是他喜欢的人了?

    “我不会抱着欣赏的心情去看任何人。我只会看我喜欢的那个人。”

    喜欢?

    奥兹·法恩跟他谈喜欢?

    这个家伙哪里有可能喜欢上任何人啊!

    宋枭撑着下巴,抿着嘴唇笑了,连肩膀都耸了起来。

    奥兹的手指忽然勾过他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等以后去了瑞文蒂诺,你再摆出刚才的姿势,用那种表情去笑,你一定会后悔。”

    明明奥兹的手指根本没有用力地捏下去,但是宋枭却有一种下巴要被对方捏碎的错觉。

    宋枭别过下巴,皱起了眉头:“知道了!知道了!”

    我怎么笑,你管得着吗!

    为了让宋枭熟悉沃姆温德,飞行器开始环绕这颗星球。

    宋枭看见了不远处的一颗星星,像是沃姆温德的卫星。

    “那颗星星叫做什么名字?”

    “那是‘爱让’。”

    “‘爱让’?”宋枭想起范斯曾经说过,那颗星球属于奥兹,并且种植着最为优质口感最好的库鲁,“我们什么时候能去看看!”

    “今天太晚了,下次吧。”

    宋枭虽然略感遗憾,但是他在沃姆温德还要待很久,有的是机会。

    当夜幕逐渐降临,宋枭看着遍布沃姆温德的点点灯光以及在夜风下如同海浪一般的森林,有一种回归首都星的错觉。但是那颗星球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二哥什么时候能来到这里?”宋枭开口问。

    “暂时不可能了。楚风要求宋先生保护他的安全,影子军团还有图利奥还没有从第六象限离开。”

    是啊,宋家原本是效忠第六象限的楚家。楚风虽然猜疑心重,对宋家也不怎么厚道,但是并没有做出让宋家背离的事情来。宋沛流没有来投靠第十象限的理由。

    “那么我呢?楚风会不会强行命令我回去?”

    “你放心,你是来我们第十象限‘学习交流’的。现在第十象限并没有同第六象限交战,他没有命令你回去的理由。”

    “嗯。”

    宋枭略微宽心。

    但想起西维尔,他还是忍不住担忧。他来到这里已经一整天了,没有听任何人谈起汉弗莱斯家的消息。

    直到回到了法恩家,与法恩夫人还有乔安娜一起吃晚餐的时候,乔安娜叹了口气说:“啊,父亲去和陛下商议要将我们派驻到第六象限的所有外交人员全部召回的事情了。”

    宋枭不禁竖起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