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盛世荣宠 > 第84章

第84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世荣宠最新章节!

    “皇嫂有孕在身,只需心情愉快,旁的以后再说。”五公主也是个心软的人,此时将造孽的凤桐骂得狗血淋头,面上只露出了恳切的表情来。

    “这个我明白。”见五公主以为她是在担忧府上的侧妃庶妃,顺王妃笑了笑,也不辩解,只是有些疲惫地歪在一旁,含笑看着活泼的阿元与五公主。

    府上的姬妾,她早就折腾得见她如同见了鬼,她也不图什么姐妹情深,也不稀罕什么恩宠,如今她只想着将正妃坐稳当,好好儿地保养身子,活得比顺王久,生两个儿子,眼不见心不烦也就是了。余下的,随便顺王如何折腾,只要不来碍她的眼,那都是无所谓的。可就是这么朴实的愿望,顺王竟然还这么吝啬,不仅自己叫她憋气,还领着一个讨厌的八公主日日地在她跟前蹦跳,不是八公主是皇女,她大耳瓜子抽她的心都有了。

    心里咬咬牙,顺王妃也知五公主劝得有理,也不再想八公主这死孩子怎么就能这么讨厌,连兄长房里的事儿都敢插手,她便顿了顿,敛目道,“不管如何,我总会为了这个孩子保重的。”

    “若是皇嫂在府里烦了,便出来往宫里去,皇祖母也喜欢小孙孙呢。”阿元便笑道。

    “皇祖母与母后,对我没有不好的。”饶是顺王妃,也得叹一声皇后的心胸,这么一个拼命要拉她儿子下马的庶出皇子,娶了她这么一个媳妇,皇后竟然对她与对旁人无有不同,只要赏赐,那就是一模一样,平日里也慈爱,叫顺王妃的心里亲近,也曾想过劝顺王别干不要命的事儿,老老实实地当个郡王,到底见着顺王那混账模样,叫她给吞下了。

    顺王妃正心里盘算着,等以后生出孩子来,便常去皇后处走动,至少也别叫顺王牵连了自己儿子,这一路缓缓地,就到了顺王府的大门口,车刚进去,正有数不清的丫头过来给挑帘子扶人下车,顺王妃就见远远地跑过来一个婆子,认出这是自己的心腹陪房,再看这婆子脸上紧张的模样,顺王妃就知道只怕自己不大开心的事儿发生了,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下来,只忍着心里的气冷冷地说道,“又怎么了?”

    “八公主又来了。”这婆子微微犹豫,便小声说道。

    “这些日子,她还真当这是自己家了。”眼见这婆子一脸的愤怒,顺王妃便冷笑了一声,露出了一贯的泼辣来,冷冷地说道,“瞧着徐嫔的面上,我给了她两天好脸色,还真以为是我祖宗呢!”又骂徐嫔道,“什么东西,难怪降了位份!一个嫔罢了,又不是我正经的婆婆,竟然还有脸赐身边的人给王爷当通房!还要不要脸?这名声传出去,不叫人讲究死?!”

    就算是姨母,可是也是庶母。庶母身边的大宫女拿来做妾,还想巴望那个位置,所以顺王妃才说顺王是个蠢货!

    “娘娘噤声。”顺王妃泼辣,婆子可不泼辣,只急忙顿足道,“若是叫人听见,可怎么好。”

    “听见就听见,难道她还能出宫杀了我?!”慧嫔倒是个好人,知道她有孕,只恨不能拿最软乎的东西把她抱起来,爱护之心,亲娘也就那样了,因此顺王妃也是真心孝顺慧嫔,婆媳相得的,因她有孕,慧嫔还从宫里传话出来,府上的姬妾,谁敢叫王妃生气,都拖出去打死!这样的心意,只叫顺王妃感激的不行,却没有想到这才多长时间,亲婆婆一点儿话都没有,另一个没那么名正言顺的,倒上蹿下跳。

    阿元与五公主无奈地对视,只觉得今日可真是够要命的,前脚才有定国公府的狗血大戏,后头这又对上了八公主。只是两个坏蛋素来不耐烦八公主,也知道她人小心黑,恐顺王妃在她的手上吃亏,便也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低声道,“八皇妹手底下没轻没重,皇嫂离得她远些,别冲撞了。”八公主最喜欢推人了,这推顺王妃一把,不是害人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才是正经的小姑子,谁会知道这其实是最与夫君不对付的呢?

    “我理会的,只是一会儿,妹妹们不可为我参合这里头的事儿。”顺王妃便叮嘱道,“妹妹们还小呢,只看着就是,若是叫人拿住了把柄,日后恐也不利。”见阿元与五公主点头,她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安心,只挺直了脊背,仰头进了正院的花厅,就见雕栏画栋的宽阔的大花厅里头,八公主正端坐主位,小脸儿上板的死死的,也不用人服侍,只露出了明显的恶意。

    她的下头,却又是一个眉眼娇媚可爱的女孩儿,这女孩儿此时有些忐忑,却又有些得意地看着四周的摆设,只觉得满眼的富贵,之后,便赔笑与八公主说话,模样儿殷勤极了。

    见着那女孩儿,顺王妃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厌恶的模样来,却只缓缓入了花厅,见八公主也不起来,便慢慢地说道,“八妹妹今儿倒有空。”

    八公主见着后头的阿元与五公主,气得眼珠子都红了,只狠狠地看着这个从来不知好歹的皇嫂,腾地蹦下来,指着顺王妃冷笑道,“我说我来了府里,你不在,我还当你是有要事,原来是陪着你的好妹妹们出去!”她喝道,“难道你不知我来?为何今日还要出去?!”

    这话说的没有道理极了,顺王妃身经百战的,也不动怒,只淡淡地说道,“谁又不是八妹妹肚子里的蛔虫,能知道什么呢?倒是八妹妹,不请自来,这,算是恶客吧。”

    “殿下好心来看望娘娘,娘娘怎能这样说话。”那女孩儿便忍不住在一旁挑拨道。

    “我与妹妹说话,有你什么事儿!”阿元是见识到顺王妃的混不吝了,此时这位王妃只挑眉笑道,“是瞧着我死了没有,还是想气气我,叫我一尸两命呢?”

    “你!”

    “还有,”顺王妃伸出了自己修剪得很好的手指,一边翻看一边慢悠悠地说道,“姑娘得父皇指婚,有天大的造化,能嫁进来做侧妃,我也不是个不能容人的。只是父皇说是半年后接人,过段时候,我自然会一顶小轿到你的府上亲自接人。瞧在你是王爷的表妹的份儿上,也给你摆酒乐呵几天,总不会亏待了你。不过,”顺王妃曼声笑道,“这还没到时候,姑娘就等不得要与你表哥做好夫妻,日日上门,这叫人怎么说呢?”

    “你有孕,还不许我表姐进门照应表哥么!”八公主见徐家姑娘不是顺王妃的对手,便冷笑了一声,骂道,“毒妇!我要去禀告父皇,叫他治你!”

    “这年头儿,哪里有还没出嫁的小姑子管着兄长屋里事儿的,传出去得多龌蹉。”顺王妃不动声色地说道,“八妹妹,你是王爷的妹妹,嫂子今儿劝你一句,少干这么没脸的事儿,不然说出去,叫京里笑话你,以后,哪家里敢娶你做儿媳妇儿呢?没准儿你这做媒做上了瘾,下一回,该往公公房里放小丫头了。”这话说的恶毒极了,连阿元都没有想到,方才还一脸笑容的顺王妃,翻过脸来就能笑眯眯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八公主也叫这话说得呆住了,见她傻眼了,顺王妃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贱人赶着上门找骂,又很悠闲地说道,“我若是殿下,就别往父皇的钉子上碰!我想着,八妹妹还没有这么一份儿宠爱,叫父皇把你装心上呢!”

    五公主默默地给自己擦汗,沧桑望天,这才知道,原来泼妇就这么一个模样。

    “你敢这么与我说话!”八公主嘴上斗不过顺王妃,果然又叫又骂地要扑上来厮打顺王妃,叫四周的丫头给拉住了,又挣动起来,指着顺王妃骂道,“你这个贱人!”

    “赶巧儿,你皇兄也是贱人,咱们这才叫天生一对呢!”顺王妃抬起了眼皮子,冷冷地笑了,之后,又厉声道,“没见公主身上不好,还不拖下去好好儿地看着!若是传到宫里去,有一个算一个,我叫你们好看!”说完了这个,她的目光便死死地看住了跟着八公主一起出来的宫女,冷笑道,“姑娘们听得热闹,只怕要回宫里添油加醋呢!”见这群宫女当场就跪下了,顺王妃只笑笑,也不避人,笑眯眯地说道,“若是你们老实,待日后,都有个好前程,不比守着八妹妹强些?若是真不识好歹,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八公主与徐嫔早就失宠了,这些宫女有点子门路的早就去了别的宫里,这些剩下的本就无望,听了顺王妃这话,知道这位在宫里还算得太后喜欢,都生出了希望来,跪在地上皆说道,“愿听娘娘吩咐。”

    “你这个毒妇!”八公主本就见识不多,翻过来倒过去的也就是这么两句话了,再也说不出别的,平日里还能仗着骄横恶心人,如今顺王妃不吃她的这一套,竟是彻底地傻眼了,只浑身剧烈地挣扎,到底叫人拉了出去,听着八公主的哭嚎,顺王妃只觉得最近的恶气出了不少,便往一旁一坐,见那徐家的女孩儿一脸惊慌地看着自己,只淡淡一笑,有些冷漠地说道,“姑娘还在。”

    “我,我……”柔弱的小白花儿们,最怕遇上不按常理出牌的母老虎了,这徐家的姑娘哪里见识过这个呢?只双腿发软,摊在椅子里头起不来,哭着说道,“你这样对公主与我,表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如何,就不是姑娘该管的了。”

    顺王妃冷笑一声,慢慢地一挥手,就见外头围观的姬妾都匆匆地进来,她也不说话,只往主位一坐,一旁的一名侧妃便一脸谄媚地上来,一边亲手给她端茶,一边殷勤地问道,“娘娘这回出去松快松快,果然精神好了许多,贱妾瞧着,也为娘娘高兴呢。”她奉承完了,后头早就叫顺王妃抽得服服帖帖的姬妾们皆赔笑,应声而起,围在顺王妃的身边特别的温顺。

    顺王妃冷冷地冷了一声,姬妾们训练有素地不出声了。

    徐家的那女孩儿,见那侧妃正是因诞下了顺王长子而得意非常的那个,从来眼睛长在头顶上,如今竟是一副服帖畏惧的表情,哪怕是知道顺王妃在给自己看这个,到底心里发凉,生出了恐惧来。

    顺王妃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儿,只默默地用嘴唇碰了碰那茶杯,之后往下一坐,问那侧妃道,“大哥儿,可还好?”

    “有娘娘在,哪里不好呢?”敢生下顺王的庶长子,这侧妃也算是有点儿能耐的,只是遇上了顺王妃,那时真心不够看,况顺王妃对这个长子并没有什么苛待之处,平日里也不亲近,倒叫这侧妃放下了心,又因宫中的宠爱,圣人又最重嫡庶,这侧妃的争宠的心也淡了,知道顺王是个喜新厌旧的人,不如靠着王妃,如今也仗着自己在姬妾之中很有地位,领着姬妾在顺王妃的面前小心服侍,也有为自己儿子以后讨个前程的意思。

    众姬妾早就知道圣人赐了一个徐家的表姑娘过来做侧妃,心里恨得什么似的,谁愿意头顶上除了正妃,再来这么一个祖宗呢?越发地排挤她,又恭敬王妃,叫这姑娘心中害怕。

    另有姬妾,还在掩嘴笑道,“姑娘好生看着如何服侍王妃,日后才好做姐妹呢。”

    “罢了,若你你规矩,我面前,也有你一口饭吃。”顺王妃眼皮子都不抬,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来。

    阿元只默默地看着,就见顺王妃颔首后,便探身与她笑道,“府里有一金糕做得极好,酸酸甜甜,我用着不错,两位妹妹尝尝,与宫里的滋味儿不同呢。”

    “皇嫂只叫人送上来就是。”五公主觉得顺王妃真是自己的偶像来着,这么干,人生才痛快不是,见那徐家的姑娘哭哭啼啼,她便有些担心道,“三皇兄处……”

    “无事的。”顺王妃笑笑,正安慰了两个妹妹,就见外头,凤桐气急败坏地进来,指着她厉声道,“你又闹什么!”从娶了这么个王妃,他的日子过得就不顺,这眼下前朝他已经露出了败势,后院里这群女人折腾个没完,简直叫他连个清净都没有。见着一边儿还有人哭丧,凤桐是彻底不耐烦了,指着自家的便宜表妹喝道,“你哭什么哭!”到底徐家还有用,虽然对这表妹没有什么感情,他还是强忍着温言道,“别哭了,一会儿表哥使人送你回去。”

    “哟,王爷怜香惜玉呢。”顺王妃稳稳端坐,含笑说道,“怎么着,若是心里想要接人进来,王爷也知道,我不是不能容人的人。”

    凤桐愤怒地看了这个王妃一眼,只呵斥道,“你闭嘴!”见顺王妃目光冰冷地看过来,他心中竟一个哆嗦,想到太常寺少卿如今换了个人一样,理都不理自己,也不顾自家闺女的意思,凤桐就气儿不打一处来。

    她的岳父,与郑王走得近,简直是最无耻的背叛!

    “见过三皇兄。”凤桐这一次大概是真气得要命,进了花厅这么久,竟然都没见着阿元与五公主,头一次当了布景板的阿元便拱拱手,见凤桐愕然看来,不由露出了一个自己觉得很和气的笑容,只叫凤桐恶心的够呛,懒得理睬这个妹妹,只问道,“八妹妹呢?”听说八公主来王府闹场,凤桐厌恶的不行,只觉得八公主真够讨人嫌的,不过到底她还有用,只好忍了。

    “后头歇着呢,八妹妹这一回过来,可是为王爷张目,说我是个贱人。”顺王妃含笑说道。

    凤桐眼角一跳,觉得妻子叫妹妹骂了也无所谓,本就是他讨厌的女人,因此只嗯了一声。

    “我与王爷夫妻情深,哪里敢只独得这称号呢?”顺王妃便继续笑道,“于是,我告诉她,她三哥也是个贱人来着,咱们这啊,才叫天作之合呢。”见凤桐陡然抬头,她只含笑问道,“王爷,你说,对不对?”

    “你!你!”本应该在后院看自己脸色的女人,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自己是贱人,天潢贵胄的凤桐目眦欲裂,只觉得自己要爆血管,浑身气得乱颤,只话都说不清了,恨顺王妃欲死,然而此时,竟是不能动作,也知道这王妃,不管怎么冷待她,人家都无所谓,只是叫阿元与五公主瞧着,他是脸上实在挂不住的,立时便拔剑,指住了自己的妻子,骂道,“今日,我定要杀你!”他这话一出,已经直奔纹丝不动的顺王妃而去,一众姬妾都尖叫着四散,有几个丫头奔上来,却叫凤桐踹到一旁。

    “你这个……”将剑架在顺王妃的脖子上,凤桐一脸狰狞地说道。

    “我劝王爷别说难听的,不然夫妻一体,我是什么,王爷就是什么。”顺王妃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要叫夫君给杀了,此时悠闲地扒了一个果子咬着,给起身的阿元摇了摇头,叫她不必过来,这才叹息道,“我这个肚子啊,金贵!每日里都要吃些果子,这到了时辰,也顾不得王爷要杀我了,只能先吃些,以后啊,他也未必能受用得着了不是?”

    “你威胁我!”凤桐的脸色变了,然而却真是不敢给妻子一剑。

    这腹中的,是他的嫡子!圣人最重嫡子,若是这个没了,他岂不是更要落后?况,自己杀了这个王妃,圣人更要大怒,他就是眼瞅着要失宠了。

    这贱人竟然将自己拿捏得这样准,知道自己不敢动她!

    凤桐是真恨了,他很圣人为什么这么偏心,给他指婚了这么一个东西!

    蒋御史家的大姑娘,明明是他先看上的,圣人给了凤卿了!英国公府的二姑娘,他要请旨,后脚就赐给了凤鸣,行,这两个他巴望不上,可是怎么也该给他一个温柔婉约的王妃吧,总得叫他这日子过得快活些。圣人偏不!赐了这么一个要家世没家世,要教养没教养的破落户,日日受她的挤兑,只叫凤桐恨不能哭出来,到底咬了咬牙,收了剑,凤桐只冷冷地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便只对着阿元冷笑道,“怎么着,三皇兄府里的这出戏,如何?”

    “还行吧。”若是凤桐真敢给顺王妃一剑,阿元心里还能佩服他一些,如今见他色厉内荏,便托着下巴说道,“比戏班子还差些。”

    顺王妃噗嗤一声偏头笑了。

    凤桐一口气没上来,险些厥过去,只觉得这王府是真不能留了,又有些不忿,只坚强地厉声说道,“这是我的府上!”

    “多新鲜呀,谁也没说这是别人的来着,这不是您的王妃您的表妹么。”阿元拍了拍自己吃得鼓鼓的小肚皮,就见凤桐用恶毒的目光看过来,心里知道这货恨不能毒死自己,也不当一回事儿,只笑嘻嘻地说道,“三皇兄,我瞧了这么久,愣是没看明白,你在气什么。”见凤桐咬牙切齿,她便笑道,“气大伤身,您是国家栋梁,开心点儿,还能多活几年不是?”

    臭丫头这是骂自己是短命鬼?!

    凤桐已经忍无可忍,霍然起身,就要过来,见他暴怒,阿元便淡淡地说道,“不巧皇妹身边都是皇祖母的人,三皇兄敢碰我与皇姐一下,你是知道的。”

    太后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了自己的眼前,凤桐举目四望,顿时悲凉,心中气得要死,指了指阿元,又看了看一脸不以为意的顺王妃,冷笑道,“你们都是好样的!”说完,便袖拂袖而去,竟是看都没看连连呼喊他的徐家表妹,径直出了王府。眼见他走了,阿元这才起身,慢慢地说道,“今日实在是叫咱们惊着了,皇嫂日后,莫要这样冲动。”

    狗急跳墙呢。

    “不如此,下一次我还不死在他手里?”顺王妃靠着硬气方才能立足,此时也觉得一股火儿出来,心中畅快,只笑道,“如今,我请妹妹们吃酒!”又使人拖着徐家的这姑娘走了,这才笑道,“八妹妹还要再歇歇,身子骨儿弱,就是这点不好。”说完了,便悠闲地说道,“徐嫔娘娘如今没事儿干,竟担心我,我心里不忍极了。只想着叫徐嫔娘娘,再有些事儿干才好,对不对?”

    眼见顺王妃带着几分毒火的眼睛,阿元为这个皇子媳妇之中头一份儿地泼辣的皇嫂觉得有些佩服了。

    佩服之后,熊孩子顺手又给徐嫔娘娘点了一根蜡。

    作者有话要说:顺王殿下表示,一想到要和这么个王妃过一辈子,好想死……

    打滚儿感谢亲们的霸王票呀哇咔咔

    piesharo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0 21:39:08

    gsy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0 07:27:29

    yans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0 06:06:07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0 00:2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