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原始战记 > 第八三三章 再遇稷居

第八三三章 再遇稷居

作者:陈词懒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原始战记最新章节!

    邵玄立契完毕,从园子里出来的时候,其他几人非常沉默,尤其是几位大贵族的家主,看邵玄的眼神相当怪异,里面带着些复杂的情绪。

    不过,稷放倒还是之前的样子,与邵玄笑谈一些王城的旧事,至少表面上没有太多的异常。

    邵玄是出来之后,才听说王城最繁华的大街上爆发大规模群架的事情,但毕竟不是己方先出手,讲道理的话,错也是赌坊那边的多,还有长乐那边的。

    为此,稷放倒没有过多犹豫,怎么处理这事也与邵玄商议,看起来并非蛮横无理。

    不过,归壑他们知道,若是炎角这边的实力太差,没有邵玄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物存在,王城可不会对他们这么客气。刚才在天地契书上立契时出现的异象,也足够让王城的这些人忌惮。

    就算不知道邵玄留下的那个大大的几乎与山同高的图纹代表什么,也能根据稷放和在场的五个家主的反应做出推测。邵玄,才是令他们改变态度的关键!

    他们炎角这个大长老,的确与众不同。他们庆幸邵玄是炎角人,倘若邵玄不是炎角的,而是出生在其他部落,恐怕如今炎角又是另一番惨淡的情形。

    大街上的闹剧,以炎角众人带着自己的东西回到安置的地方、赌坊赔偿一切损失为结局。

    王城许多人诧异于稷家竟然就这么轻易放过这群部落人,很多时候不是你有理就能避免事情的,但这一次,稷家,以及王城的另外五大贵族,全部都是一个态度,这就让人不得不深思了,尤其是那些本来就擅长阴谋论的,脑子转得快想得多的,已经脑补了无数可能。

    其中,最活跃的便是商队。

    王城与炎角之间的契约属于平等和平契约,到时候两边的远行队伍都能过去。想到部落盛产宝石,而金矿却极少,这其中的商机有多大,商队的人只要稍稍想一想就会激动得浑身颤抖。

    这一次,不等黑熊商队有所表示,就有很多恰好赶上这个时机来王城贸易的商队,抢着去炎角的安置地拜访了。

    王宫内,邵玄在立契结束之后,与稷放单独谈了会儿话,稷放这次主动提起了巳的事情。

    “巳想要见你一面,就在王宫内。”稷放说的时候观察着邵玄的反应,原以为邵玄听到巳的时候会动怒,可事实并非如此。

    “可以。”邵玄语气未变,面色平静,似乎并不惊讶稷放会提巳。

    这就让稷放疑惑了,不过,目的达成就行。他安排了一个地方,让邵玄与巳单独见面,毕竟,巳作为最大的奴隶贸易组织的头领,并不方便在王宫内出现,甚至,知道稷放与巳有合作的人都很少,在稷放夺位前,除了有限的几个亲信之外,就连稷收都不知道两人的合作。巳多次出入王宫是在稷放夺位成功之后才开始的,而且是因为炎角那边的事情,知道他们合作的人,才多了起来。

    巳这次来,姿态放得比较低,并对之前朝炎角出手的事情表示歉意。这点,邵玄直接当他在放屁,巳能有歉意才怪,悔意还差不多。

    不过,巳摆出低姿态也不容易。

    “直接说你来的目的。”邵玄道。

    巳准备的一肚子话全部报废,不过,直接说目的也好,省事。

    巳的目的很简单,他想要邵玄帮忙找回首领骨错。他从一个“盗”的人那里用一些好处换取了点关于盗七的消息,没有一个是与盗七的行踪有关的,因为盗的人,很少会将自己的行踪告知他人,就算是在相互合作的时候也会有所保留,这是盗的行事习惯。

    巳也没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些消息上,不过,盗七的行踪不知,却知道了一些盗七的黑历史,比如,盗七被炎角人抓过不止一次,确切地说,盗七在炎角的邵玄手里吃过不止一次亏。

    这也是为何巳在稷放从中调解之下,再来找邵玄的原因。因为找别人都不靠谱,盗七逃脱的本事实在是太大,就算盗内部排行前三的人,也未必能百分百确定能抓到盗七,如今的盗七,排名虽然不高,却越发难对付了,找到也抓不到。

    “奴隶贸易组织不止我们‘畀’一个,我们不对炎河那边出手,但不代表其他人不会动手。不过,若是你能帮我找回首领骨错,我可以牺牲一些利益,让他们避开炎河联盟的地盘。”巳说道。

    “这一点,我们炎角自己也可以做到。”邵玄回道。

    “但那样惹上的麻烦也不小,我想,炎角那边,并不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里,遇到各种人员失踪的事件。”巳继续劝说。

    若是有巳帮忙解决,的确会省去不少人力和时间,而炎角现在缺的就是人力和时间,谁都知道与王城的契约不过是暂时的讲和而已,一旦这个契约过期,可能迎来的,便是躲不开的冲突。易家卜筮尚且有变数,将来的事情又有谁能精确预料?任何细微的变数便可能引来截然不同的结果。

    最保险的,就是发展自身,只有足够强,才有足够的资本去谈判,去解决一切麻烦。若是分出人力和时间去对付那些麻烦的话,炎河一带的发展,绝对会减缓。有巳的许诺,不说能完全解决所有问题,但能解决一部分也是值得的。

    不过,邵玄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成交。”

    邵玄答应帮忙,巳也松了口气,至少,那个首领骨错还是有很大机会找回来的。

    出去时,巳在门口突然停住脚,转头问:“听闻你懂得易家的卜筮之术,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到我会因为首领骨错的事再来找你?”

    “你觉得?”

    “我觉得是。”玛的炎角人!巳心中暗骂一声,不再去看邵玄,抬脚走出。真憋屈啊!被人削了觿刀,抢了骨错,追杀得到处跑,还得低头过来求人。

    这次栽在邵玄手里他认了,但以后,凡是涉及到炎角的事情,他得更加谨慎。

    王宫的晚宴很丰盛,只是,稷放也不谈切磋的话了,邵玄也没兴趣切磋,他有些走神。

    邵玄的心不在焉,似乎神游天外的样子,其他人都注意到了,只是没谁提醒,因为立契时的异象,现在王城众人恨不得炎角快点离开。他们是对那些很好奇,但是,他们也知道,问是问不出来什么的,晚宴刚开始时有人旁敲侧击问过,但邵玄不答,炎角的其他人也不多话。归壑几人对始祖巫印了解得不多,但这种事情,就算是一丁点,他们也不会透露出来。

    晚宴上,邵玄还见到了稷居。相比起上一次见稷居,如今的稷居,更显老了。按照正常的情况,不应该这样的,稷家人算是比较长寿的了,更何况稷居还有田庄的那些药用作物和千粒金等优质谷物的辅助,不应当如此沧桑。

    但想到这几年里发生的事情,稷居变成这样也能理解。这几年的确不安稳,天地灾变中大片作物的死亡,易祥的报复,王位易主,易家大震,等等那些都是非常磨人的。尤其是第一个,稷居一直非常在意的田地,在天地灾变中损失惨重,甚至有许多精心照料的被抱有很大希望的作物,最后全部死亡。灾变之后的重整,也是非常消耗精力的,许多事情都得稷居亲自监督,劳心劳力。

    要说稷家还有什么人能让炎角有好感,那就只有稷居了。炎角如今种的那些非常受欢迎的谷物,除了千粒金之外,大部分都是稷居赠送的。

    稷居再次见到邵玄也感慨。

    当年先王决定对炎角下杀手的时候,稷居还跑去王宫发过脾气,只可惜,他那些年一向不问政务,在这个上面插不上手,王城六大贵族共同的决定,他稷居一个人还真改变不了。

    只是,后来掀翻了王位的不是外人,而是稷家自己人。稷放夺位也好,至少稷放与炎角和平立契的决定稷居还挺赞成,不管别人怎么说炎角,稷居有自己的判断。

    稷居是这么想的:能种出好谷子的部落,肯定是值得结交的。

    再次见到邵玄,稷居还是非常高兴的,在晚宴结束之后,还邀请邵玄去田庄那边好好聊聊。

    邵玄也没拒绝,他觉得,这么晚了,稷居将他拉过去田庄那边,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让归壑他们先回去看看众人的情况,邵玄则随稷居出城去田庄。归壑几人则直接前往炎角被安置的地方,虽然收到汇报说无大事,但作为首领,归壑心中还是担忧的,毕竟是王城的地盘,总得亲眼看看才放心,另外,邵玄在离开时悄声告诉他的决定,也让归壑很在意。事情似乎不太妙。

    邵玄跟着稷居来到田庄后,稷居先迫不及待问了问他给的那些种子种出来了没有,生长如何。知道那些种子如今的长势都很好,而且田地也扩大,千粒金的情况也在控制之中,稷居露出了真心的笑意。

    又塞了些种子给邵玄,说了下这些种子是何种作物,耕种的时候需要注意些什么,都跟邵玄提了提,等邵玄记下之后,稷居顿了顿,道,“其实今晚将你来过来,还有一件事请,有个老友想见见你,只是他行动不便,没能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