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原始战记 > 第六二二章 夕阳下的号角

第六二二章 夕阳下的号角

作者:陈词懒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原始战记最新章节!

    众所周知,祭祀这种意义重大的活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火塘边上举行的,起决定作用的并非火塘,而是火塘里的火种,火种在哪里,部落的人就聚集在哪里,无关何处的火塘,多大的火塘。小说し部落人只认火种。

    但是,偏偏这个时候,刚举办了一场成功夸富宴的炎角部落,却对他们说,要在这里,这个非炎角本部的地方,竟然要举办一场祭祀?

    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至于刚才归壑的那看似劝告的话……在他们看来,炎角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摆着有什么秘密在这里,还不想他们看?

    心思急转之下,一些人觉得探查到了这里面的隐秘,眼睛噌地亮了。

    原本在这场吃货宴结束之后,琢磨着接下来再怎么打探炎角的一些秘密,尤其是火种方面的一些秘密。莽部落等中部几个有名的大部落,他们在来的途中,就通过各种手段得知了一些关于炎角的消息,尤其是冬季里咢部落那边的火种动静,以及冬季结束之后,新迁移过来炎河这边的雨部落的火种动静,都让他们非常疑惑,迫切想要挖掘这里面的秘密。

    正好,雨部落和咢部落,这两个部落的首领和巫都会参加这次的炎河盛宴,众人心中也就打算着事后去找这俩部落的领头人聊一聊,这种小部落,应该不会拒绝他们这些大部落的谈话。只是。想要得知最正确的核心的秘密,找炎角询问还是最好的。但炎角这个部落的脾气一向不怎么样,大家的关系也不怎么好,或许秘密谈听不到,反而还惹来一阵嘲讽。

    没料,这时候竟然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祭祀这种事情,肯定是与火种相关的。这种好时机。让他们如何忍心错过?

    眼见为实,在炎角身上找到的答案,肯定是最正确的!

    走?当然不!炎角的人想让他们离开,他们偏偏就留在这里盯着,看炎角的人到底会弄出个什么动静!

    于是,原本抬脚朝炎河堡的兽牙门那边走的人,脚步一转,又停下了。只是没有再走回之前他们所坐的地方。

    靠近门,有什么变故的话。离开也方便。

    朝周围看一眼,显然,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在靠近兽牙门的地方停留。

    而疐部落等座次靠后的小部落。却走出兽牙门,他们在会场内找不到好的地方落脚,胆小又好奇,只能在门外朝里探头,远远地观望。

    咢部落和雨部落的人相视一眼,毫不犹豫地抬脚走人,他们是绝对不想留在这里的。不过。心里也有那么点好奇,于是,他们走出门之后,又走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找地方坐着,吃太多,站着累。

    炎河堡会场之内,归壑见到场中众部落的反应,也没惊讶,似是早就料到会这样。粗略看了一眼之后,归壑看向几位长老,首先问的就是邵玄。

    “咱们这就开始?”归壑问。

    “可以开始了。”邵玄道。

    其他几位长老也接连点头。

    炎角众人站起身,将他们之前坐的地方摆放的桌椅凳子、餐饮器具等等东西搬开,留出炎河楼前面的这一片空地,然后在炎河楼左右各站成一列。

    几位长老的位置靠前,大头目次之,小头目再次之,之后便是部落里一些优秀的对部落贡献大的战士,或者一些有威望的长者等。

    而不同于这两列人的,还有三位。

    现任首领和巫,并不同其他人一样站于两侧,而是立于沿河楼前,正对着沿河楼下方那面灰白色的没有任何雕纹的石壁。

    而与现任首领、巫同站于沿河楼前的,还有炎角的大长老邵玄。

    会场上,其他二十四个部落之前坐过的地方,还有留着残羹的器具,地面有汤水和啃过的骨头,没有烧完的柴火还发出着噼啪的声音,剩余汤水的石锅和石鼎中,烧得滚烫沸腾的汤水咕噜噜冒着泡,水汽不断从里面飘出。

    这所有的一切,炎角的人并未收拾。其实,这也是部落公认的一种习惯——在举办炎河盛宴的当天,不会收拾这些东西,先留着,让大家看个够,这是夸富宴成功之后的“勋章”,供人瞻仰。等到第二天所有的都冷了,热腾的气息全都散去了,再去收拾这些东西。

    所以,现在也就只有炎角的人所站的那片地方收拾过。

    等所有人都站好,归壑抬头看向沿河头最上方。

    楼顶上,插着炎角图腾旗帜的旁边,站着一个人,正探出身朝下望,显然是一直等着了。那是之前配合敖炫技过的矛。

    此时,矛已经站到沿河楼最上方,他身边还有陀和陶争两人。

    朝下探身的矛接到归壑抬手的信号之后,搬出一个几乎与他一样高的巨大号角,号角上还有清晰的一圈一圈的纹路。这是一只山林中凶兽的大兽角做成的号角。不站在下方而是在这里吹号,这也是一大殊荣,这还是他跟雷竞争后抢过来的吹号资格。

    矛活动了一下手臂,做做扩胸运动,然后深呼吸,再缓缓吐出,最后才搬起号角,猛地吸气,吹!

    呜——

    低沉的号角声,如自天边响起的闷雷,带着苍劲的力量,似乎就要穿过时间与空间,传至更远的地方。

    地面都在颤动,像是有一只远古巨兽往地面踏了一脚。

    而随着这声号角声,炎河交易区内,正忙活着的炎角人,都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想要尽快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完,若是在短时间完成不了的,就直接先搁置在一旁,然后整理着装,打水将面上的污迹洗去,再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而正在运送路途中的队伍,在听到这声低沉的号角声之后,领队的人赶紧找了个休息的地方,整顿队伍。拉货的几只凶兽也都听话地随着领队的安排行事。

    至于喳喳,号声一响,它就扔下东西扭头就使劲扇动翅膀,飞跑了。炎角的祭祀不关它什么事。

    号角声一直穿过炎河一带的山林,咢部落的鳄鱼们都疑惑地抬头看向炎河交易区的方向,冰冷的瞳孔之中带着疑惑。

    炎河另一边,号角声清晰传到了这里,虽然声音已经降低了很多,但听得仍旧清楚。

    正在拿鸭食逗鸭子的人扔下手里的鸭食就朝自家跑回去,刚在农田里忙活的满身泥土的人,也赶紧跑到田地边的木屋,洗一洗然后换一身干净的衣物。

    守卫们早有准备,他们并不用去换衣服,只是,神色之间严肃了不少,若是见到还茫然不知该如何做的人,会督促他们做好该做的事情。

    第一声号角吹过之后,炎河堡内留在会场观望的人,原以为炎角刚才那一声号角是在召集人手,可左等右等,没见一个人进来!

    怎么回事?

    众人心中疑惑。

    沿河楼上,矛在吹响第一声号角之后,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陶争看了看旁边放着的邵玄用水晶做出来的沙漏,待上方的沙漏快漏完之后,他做了做热身,然后过去将沙漏倒过来,又搬出另一个兽角号。

    这个兽角号相比起刚才矛吹的那个,要细一点,也要长一点,号角颜色略浅,上面也不是环状的纹路。这是两个出自不同凶兽的兽角做成的号。

    搬出这个号之后,陶争同矛一样,深呼吸,吹响这第二个号角。

    呜——

    不同于第一声号角的低沉和苍劲,这第二声号,要平缓一些,与平日里的号角声相似,但声音大,传递范围也广。

    蔓延的声波,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所有的一切纷杂抚平。

    而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炎角人,早已经收拾好,等着了。

    炎河交易区内,其他部落的人原本还在疑惑炎河堡内的号角声是怎么回事,就见到屋内的炎角人,收拾整齐走了出来,然后朝着炎河堡的方向站定。

    各处巡逻的战士们,也都在这第二声号角之后,原地排队,朝着沿河楼的方向站好。

    从炎角本部到炎河交易区的中途这段路上,整顿休息的队伍,全都站起身,面容肃穆,朝着炎河交易区的方向站立。连趴地上休息的几只凶兽,也都起身站好。

    炎角本部,所有的人,山上的,山下的,都已经从屋内出来,面朝号声传来的方向站定。

    在陶争吹响第二声号角之后,相隔的时间比前两声号角要短,在沙漏只走了一半的时候,一直候在一旁做准备的陀,搬出第三个号角。

    这个号角也是三个号角之中最细也是最长的一个。

    深呼吸,陀吹响了这第三个号角。

    呜——

    没有第一声号角那般低沉,也不如第二声号角那般平缓,这一声号角,显得高亢,似乎将人的情绪都激起,带到极致的高度。

    会场内,搁置在石桌上的餐食器具,随着声波颤动着,发出咂咂的声音,装过八宝粥的陶罐,盛过酒水的陶瓶子,等等那些陶器,在快速的晃动过程中,瓶身裂出一道缝隙,然后啪地破开。

    这声号角没有持续太长,就像是一个宣布决定的哨音,意味着这场祭祀,正式开始!

    看着炎角的那个新任的女巫往前一步,像是要开始祭祀,一直观望的众人,面上都露出惊愕之色。

    这是终于要开始祭祀了?

    等等,他们不召集人过来?

    人都没齐,祭个兽毛的祀?!(未完待续。)

    ps:  帮一朋友打个广告,《巅峰小农民》,都市小说,风格与本文也有很大的不同,想要换口味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ps:下一更会稍晚点,大家可以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