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原始战记 > 第七七零章 死的?活的!

第七七零章 死的?活的!

作者:陈词懒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原始战记最新章节!

    卢部落的迁移队伍走出中部之后,再往后,渐渐地遇到的人就少了。

    原本卢部落的人以为在中部范围内的时候,遇到的阻碍可能会大些,可谁想,他们经过的地方,很少遇到麻烦,大队伍浩浩荡荡地一路走了过来,虽说也遇到了不少小麻烦,遇到过一些非中部地区的人袭击,都还算顺利地过来了,然而,离开中部之后,当部落分布不再那么密集的时候,反而可能遇到的麻烦还多些。

    在中部,人多,眼睛也多,或许有的人想要隐藏身份对卢部落的人下手,但中部地区的人太多,一不小心被其他人发现,将暗中出手的人认出来了,那出手的人就倒霉了。可当人不再那么密集的时候,想做什么也没有其他人看到,就算卢部落想要找人帮忙,一时也没法找到帮手。

    所以,离开中部之后,越往后,越得警惕。

    夜晚,队伍集中休息。

    邵玄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想了想,他拿出一根草绳开始卜筮。

    炎角的人见到邵玄这样,颇为诧异,平日里一些小事邵玄根本就不会用这法子,依赖性太强不好,若是以后什么时候卜筮不起效果了,那还活不活?所以,只要是能轻易解决的,妨碍不大的事情,邵玄都不会用卜筮的办法。这`点炎角的众人也知道,正因如此,他们才好奇为什么邵玄现在又开始卜筮了,是有什么预感?

    绳结成功打完之后,邵玄去皱眉在那里思索。

    其他人也没有去问,等邵玄想明白了自然会告诉他们。只不过,大家还是好奇邵玄到底卜出了什么事情,看上去似乎不是什么好事。莫非,有人想要打劫?

    卜出来的也的确不是好事。邵玄看向一个方位,那边,是沙漠所在的方向,而他之前一直存在的不好的预感,就与沙漠那边有关。

    结绳卜筮并不能准确算出具体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些东西存在的变数太大,邵玄无法卜出来,但却能确定就是那边过来的危险,而且,目标明确。

    想着,邵玄看向甘切所在的位置。这次的目标,不是卢部落,不是炎角人,而是甘切。

    因为此时已经看不到太阳,只有天边的云层还有一点余光而已,甘切并未再戴着兜帽,而是露出了他的光头。

    甘切也看着那个方位,邵玄可不觉得他只是一时兴起或者无意为之。

    “广义,你和向辰明天带着队伍先走。”邵玄转身对坐在那里休息的广义说道。

    广义的眉头都皱出深深的褶,“要出事?”

    “不是针对卢部落的。”邵玄抬手指了指沙漠的方位,“那边可能会来人,你们先离开。”

    广义是个脸盲,但方向感还是不错的,他也认出来邵玄指的是哪里,本想说他们留下来帮忙,可一想到沙漠上的那些不死的怪人,顿了顿,问道:“就你一个人?不需要再留些人在这里?”

    “他肯定会留下。”邵玄朝甘切那边侧了侧头,“那边的目标可能就是甘切。”

    那些人的目标是甘切,而非邵玄,广义也放心了不少,在他看来,甘切毕竟不是自己部落的人,有什么事他也不在乎。而邵玄,若是打不过能跑,喳喳跟着呢,从空中飞会简单很多,反而留下的人多了会不方便。

    既然邵玄已经决定好,肯定也是经过思量后的决定,广义也不再多说。

    次日,队伍经过一夜的休整再次出发,这次在前面领队的就是广义和向辰了,他们会带着人,同卢部落一起往炎河那边过去,有他们在,邵玄也不用担心。

    见邵玄和甘切留在原地并未出发,卢部落的许多人很是疑惑,但什么原因炎角人也不说,他们询问无果之后,也就不再追问了,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邵玄留下来是为了挡住一些麻烦。

    兽群里各种饲养兽的叫声渐渐远去,队伍也再看不到身影,邵玄就近找了棵树,坐在树上休息,也等着即将到来的人。那些人肯定有追踪的方法,当初盗十一去炎河堡的地下密室时就带着专门用来追踪的虫子,岩陵的人手段不少,想必也有各种办法准确找到目标。

    这片地方周围都是树林,并不密集,树也不算大,或许是偶尔有人活动的原因,并无粗壮古老的树木。附近有山,并不高,在这边算是比较大的山了,但也无法与凶兽生存的山林相比。

    周围都是一片青绿,早晨的草地上还有些露水。

    邵玄就歇在树上慢慢等,只要他们在这里不动,那边的人肯定能找过来,今天到不了,明天也绝对会到。

    炎角和卢部落的队伍已经离远,就算这边有再大的动静,也不至于影响到他们。

    甘切坐在树荫下的一块大石头上,以前有远行的队伍在此休息过,石头上还有一些用坚硬的器具刻下的画,只是已经模糊,看不出到底写了什么。

    大兜帽将甘切的脸遮住不少,看不清眼神,他只是望着一个方向,一看就是大半天,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如石雕一般,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动。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所能做到的。

    太阳挂高又下落,天边一片火烧云,地面都像是被镀上一层红色。

    高空一声鹰鸣,邵玄起身朝一个方位看过去。

    来了!

    没多时,四只飞鸟的身影在远处的天空出现。

    待空中的身影飞近,邵玄也认出了那些鸟,是沙漠上奴隶主们驯养的种类,一种生活在沙漠上的鹰,爪子相比其他地方的鹰而言,所占身体比例要大一些,每一根脚趾更长也更坚硬,它们在沙漠上发现猎物的时候,即便猎物钻进沙子之中,他们也能俯冲下去,将长长的利爪深入沙地,将猎物捞出来。许多沙漠毒蛇蝎子蜥蜴等,都是这类沙漠鹰的猎物。

    过来的人并不多,四只鹰,三只上站了一人,打头的那一只背上有两人,共五个人。

    邵玄心中更加警惕,人越少,反而证明来者更难对付。

    打头的那只沙漠鹰上的两个人邵玄认识,就是曾经在沙漠上碰到过的苏勒,以及苏勒身边的那个控制傀儡的斗篷人。

    而另外三只沙漠鹰上,则都只站了一个人。苏勒和他身边那人趴在鹰背上,而那三个人却是站着的,而且站得很稳。与傀儡怪人相似的装扮,但邵玄却知道,那三个人,与之前在沙漠上遇到的那些傀儡不同。

    三只沙漠鹰还没降落,那三个人就已经跳下鹰背,直接坠下。

    嘭嘭嘭!

    三声落地的声音,地面震动着,像是巨石砸落的闷响。

    草地上有厚厚的草丛,因此并没有发生大量尘土被掀起的情况,那三个人在坠地之后,并未走动,而是就站在砸出的凹坑那里,因为它们面上都蒙着布,邵玄看不出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却能从特殊的视野中看见,这三个人身上的骨头比寻常人要明显亮一些。

    同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甚至挑落之后没有任何喘息,仿佛毫无知觉的木头。

    傀儡。是特殊的傀儡人。

    邵玄看了看甘切,这三个人,与甘切当初很相似,或许,就是甘切那些早就被做成傀儡的族人。

    不同于甘切当初,这三个人身上的骨头中,有丝丝红色的力量在流动,那是控制他们活动的能源,也是被植入的基于火种的力量。

    有人将火种的力量,附着在他们的骨头里,从而控制这三个人,苏勒身边的那个人无法做到这些,否则当时甘切早就被做成傀儡了。

    只是,在这周围,邵玄也没有感知到其他人存在,控制那三个人的人,到底在哪里?还是说,他们根本不需要有人在周围控制他们?

    想到这,邵玄心中一凛。以前在沙漠上见到的那些傀儡人,只能算是高级木偶,但这三个人,或许更为特殊。

    邵玄思索间,岸边苏勒和他身边的人所在的鹰已经降落,他们可不是那三个连痛觉都没有的傀儡人,不会从空中掉落,而是待那只沙漠鹰在地面上站稳之后,才下来。

    苏勒站稳脚之后,朝周围看了一圈,视线在坐大石头上的甘切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才看向已经从树上下来的邵玄。

    “炎角邵玄!”苏勒恨恨喊道。

    一想到那次丢盔弃甲浑身是伤逃回去之后,苏古幸灾乐祸的样子,苏勒就气得肝疼。落叶王对他很失望,他也曾想过将那具古尸找回来,不惜拿出自己的珍藏,托人联系到盗的人,让他去炎角部落将弄丢的古尸找回,可惜,那个盗没了音讯,盗的人说那人已经死了。

    好在他还有一次机会,他只要将丢掉的古尸带回去,还是能有一丝与苏古竞争的希望的。

    一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苏勒眼中的杀气就直往外射,可想到邵玄的实力,却又心生忌惮,好在这次不用他出手,否则,十个自己也未必是邵玄的对手。

    “刍盱!”苏勒看向身边站着的人。

    穿着麻黄的斗篷的人,并未理会苏勒,他的视线一直放在甘切身上,还没降落的时候,他就知道坐在那里的人,就是他要找的目标,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再看看对方露出来的半张脸,以及那双泛青的手,心中顿时一咯噔,猛地看向邵玄:“你做什么了!?”

    邵玄笑了笑,不语。

    刍盱身上的斗篷还带着风沙,吹来的风中甚至还能感受到沙漠的气息,与周围的气息格格不入。

    刍盱再次看向坐在石头上套着斗篷的人,灰白粗糙的麻布,被风吹得哗啦作响,同样是套着斗篷,坐石头上的人,相比起他们带着的这三个人,更像普通人一些。要不是对方没有呼吸,自己手中用来追踪的物件也指向那里的话,他真的会怀疑自己的判断。

    炎角人到底将古尸搬回去做了什么?!

    “问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苏勒见刍盱迟迟不动,不耐烦了,“邵玄,将那具古尸交给我们,这次就放过你!”

    有三个大帮手在身边,苏勒说起话来也有底气。

    邵玄:“呵呵。”

    这不咸不淡的态度让苏勒很是恼火,邵玄那眼神那语气,明显就是轻蔑,看不起他。想到自己也确实在邵玄手上吃过几次大亏,苏勒深吸一口气,“不废话,直接杀了算了!”

    后面这句是对刍盱说的,只要将邵玄杀了,他们自然能够带走那具古尸。原本他也真的不想在这里跟邵玄对上,若是一不小心丢了小命,那就划不来了,可现在邵玄是这种态度,苏勒又不想就这么轻易收手。他老爹落叶王说过,这三个傀儡与普通的傀儡是不一样的,对上邵玄那诡异的火焰刀,或许,也没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苏勒面色愈发阴冷,“刍盱,还在等什么?动手!”

    站在旁边的斗篷人却依旧没有理苏勒,因为他刚才发现那个斗篷人朝他看了一眼,被兜帽遮住的阴影里,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刍盱压下心中怪异的感觉,再次对邵玄道:“你让他过来,我们要将他带回岩陵。”

    邵玄没动,“这我可管不了,不如你们亲自跟他说,看他是怎么想的,他若是想去,我也不拦着。”

    这话是什么意思?

    正疑惑着,苏勒和刍盱就听那边坐在石头上的人道:“你们是谁?”语气淡漠得不带一丝情感。

    “说……说话了!”苏勒感觉头皮一麻,背后都像是被人塞了冰块一样。

    这不是古尸吗?怎么会说话?!

    刍盱心中惊骇万分,傀儡是不可能自己说话的,因为傀儡是死物,可是,不远处坐在石头上的,到底是什么?明明那具古尸被自己放在兽车底下那么久,自己应当是对他很熟悉的,可为何现在却有种完全陌生的感觉?

    “他一定是被炎角人控制了!刍盱,快动手!”苏勒因为过度震惊,喊出来的声音都尖锐刺耳。

    这次刍盱不再等着了,想要知道那具古尸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探便知!

    “动手!”刍盱大喊道。

    刍盱话音刚落,三个站在凹坑中的斗篷人便如离弦之箭,直冲向坐在石头上的甘切。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敌意,甘切心下有种说不出的茫然,浑身绷紧,本就没有温度的身体,像是嗖嗖冒着寒气,周围的温度都像是要跟着降低。

    那是他的族人,从对方还没出现的时候,甘切就能感知到了,可现在,他能感觉到那三个族人发出的杀气,这三个人的目标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