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星际女武神 > 343|10.9发|表

343|10.9发|表

作者:三千琉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星际女武神最新章节!

    伙伴们都默契地没问其他人那边情况如何,也没问“需不需要帮忙”,这大约是因为对彼此都充满信任。 嗯,陪在某个“麻烦制造者”的身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么可能会在小阴沟里翻船呢?这不科学!

    ……好吧,也有意外。

    “何希,今天那小子居然敢小看你,真是太可恶了!看我明天对战的时候教训他!”梅丽莎拍着胸脯,一副“帅哥你有我罩”的模样,看起来别提有多让人安心了。

    可怜的何希同学那是一点都不安心,因为吧,这群人中虽然最能搞事的是凌晓,但是梅丽莎的破坏能力也是完全不低。嗯,只是某人的“光辉”实在太过耀眼,所以梅丽莎看来才不那么坑而已。

    “……不用了。”他不是怕对方,只是不想在这种事上和他人计较而已。

    “你就放心地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何希一扶额:“真的不用了。”完全不能放心好么?

    “没事的。”梅丽莎笑得一脸灿烂,“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我都说了不需要……”在面前人笑容僵住的那一刻,何希止住了未完全出口的话语,低声而诚恳地说,“抱歉,我语气太重了。”

    梅丽莎却再次灿烂地笑了起来:“不,没关系的,你可以放心地对我发脾气,我保证不会生气!”

    “……”

    其他人对于这两人的对话,也是感想各自不同。比如说——

    “没想到阿姨也有给我带东西。”程睿抓着手中的盒子,脸上的表情称得上惊喜,“替我谢谢她。”

    “你亲自对她说吧。”林麒一边继续把之前没整理好的东西到处摆放,一边说,“她之前还抱怨说很久都没看到过你了。”

    “也是。”程睿笑着回答说,“这次回去如果有空,我就去你家拜访一次吧。”

    “哦。”

    “啧啧,怎么这幅死人脸?”程睿随手将盒子放到桌上,单手托腮,“不欢迎?还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给我听听吧。”

    林麒瞥了他一眼:“让你开心一下是么?”

    “聪明!”程睿朝小伙伴竖起个拇指。

    林麒:“……”还真是一样的恶劣,怪不得他们能“臭味相投”。

    “怎么?你和阿晓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林麒听到这话,身体僵了下,他没有隐藏自己的失态,或者说,在这位竹马的面前,隐藏是毫无必要也不会有任何成果的。他用沉默承认了这件事,同时也用沉默表达了自己并不想说。

    “果然啊。”程睿无声地笑了下,却也没有追问,因为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知道,于是转而说道,“刚才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奇怪?”

    林麒愣了下:“什么?”

    “就是何希和梅丽莎对话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林麒再次沉默了下,不过这次他倒是并没有把沉默进行到底,而是回答说:“你认为梅丽莎的坚持有意义吗?”

    他只是在那一瞬间,从梅丽莎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而已。

    一厢情愿。

    执着跟随。

    所做的事对于对方来说却也许只是个烦得要死却又无法摆脱的麻烦。

    “真是让我意外。”

    “什么?”

    程睿坐直身体,认真地看着对面那熟悉却又突然显得有一点陌生的友人,话语清晰地说道:“你居然会思考这种问题。”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语调也从严肃变得更像是开玩笑,“能告诉我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多愁善感’吗?”

    “……”

    “不过算一算,你也差不多到这个年纪了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

    林麒在对方满脸的感慨中,抽搐了几下嘴角:“我们同龄。”

    “没错,所以我才能看着你长大啊!”

    林麒决定把这个家伙给撵出去——再见!

    “哈哈哈,好吧,玩笑到此为止。不过,”程睿敛起脸上的笑容,探询地看着对面的家伙,说道,“梅丽莎的坚持有意义与否,这个判断大概只有她自己能下吧。唔,何希也许也可以。不过,如果非让我评价的话,我倒是觉得并非没有意义。或者换个说法,你没觉得那两个人其实乐在其中吗?”

    “……乐在其中?”林麒怔住了,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唔,用这个词也许不太准确,或者说应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程睿摊开手,“反正大致就是这种感觉吧。”

    在他看来,梅丽莎十分享受缠着何希的时光,暗恋者大约总是如此,就比如……好吧,撇开这个不提,他觉得何希其实也并不讨厌被“纠缠”,因为若是他真的讨厌,起码有一百种方法再不出现在前者的面前。之所以会表现出抗拒的情绪,大概是有什么其他情绪或缘由在作祟吧。

    “而且你不觉得梅丽莎最后说的那句话很有意思吗?”他接着说道,“‘可以放心地对我发脾气’,人——尤其是何希这种人,大概真的只会对潜意识里极为亲近的人才会发脾气。作为一个单细胞生物,她非常准确地透过行动本身看到了蕴含在其中的理由,某种意义上说还真是了不起。”

    说到这里,程睿总结性地陈词:“也就是说,她的‘纠缠’毫无疑问取得了可惜的成果,所以她坚持下去也就不会是毫无意义的事。”

    那么,阿麒,你呢?

    程睿垂下眼眸,他原本以为这段对话会到此为止,却没有想到,自己那向来腼腆、爱把心事深藏在心中的小伙伴在沉思了片刻后,居然会开口问道:“那么,你觉得,我的坚持是有意义的吗?”

    在这场对话中,程睿第一次失言了。

    他在和林麒的对话中,向来很少失言,可见眼下是真的犯了难。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走一下“犯傻”路线,于是干笑:“什么?”

    可惜他一退,从小认识的小伙伴却罕见地又逼近了一步:“装傻有意思吗?”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装傻这件事了。而他之所以会这样问,其实也是因为他现在十分之迷茫。已经迈出去的脚步,想要重新收回来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但继续前行也未必正确。关于这一点,他一直都刻意逃避,直到看到梅丽莎的表现,如鲠在喉,难以释然。

    程睿:“……”他真的想说自己是真的傻!可惜,就算说了也没人信啊,谁让他一直如此英明睿智。

    他有些困扰地挠了挠头发,认真地问:“如果我说有意义,你会觉得高兴吗?”

    “大概会吧。”

    “如果我有没意义,你会放弃吗?”

    林麒同样认真地想了下,最后苦笑地摇头:“也许不会。”谁让他就是一个死心眼呢?

    程睿翻了个白眼:“所以你问我究竟有什么意义?”

    “……说的也是。”现在的问题压根不是“该不该停下来”,而是“就算想停也停不下来”,既然如此,就一路跟上去吧,如她所愿地保持一定距离地、不会带来任何麻烦地跟着。也许有一天会累了倦了再也走不动了,或者转而走上另外一条道路,但那也是未来的事了,现在压根无需考虑。起码对他来说,这件事绝不是毫无意义的,这就够了。

    不久之后,程睿左手拿着好人卡右手拿着盒子站在门口时,脸上满是苦笑之色,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给予小伙伴的回答到底是对还是错。或者是对是错都无所谓,因为那个死心眼从一开始起就完全不会改变心意。

    只是……

    “你戳蓝毛门口做什么呢?怎么?准备表白么?”

    “……”

    程睿看着不知因为什么而走出门的凌晓,整个人略不好。在别人因为她而烦恼时,她还能这么从容地开起玩笑,真是心宽到了可恶的地步。

    与此同时,凌晓也不知道自己的话戳中了对面那红毛的哪个痛点,以至于他身上居然浮出了“漆黑的气息”,看起来那是相当地不妙啊。这家伙……不会是真的打算去表白吧?哇,她居然不小心就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会被灭口么么么么么?!

    凌晓权衡了下利弊后,觉得这个时候最好别得罪人,于是默默地决定姑且先遁之,却被某个早发现她意图的家伙给堵住了。

    “……喂,打女人是不对的。”

    “放心,现在谁看到你都不会觉得你是女人。”

    “……”凌晓一脸血,她这算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了么?她抽搐了下眼角,略头疼地看着对面那眯着眼、表情明显有点危险的家伙,说道,“我可没得罪你。”

    “我也没打算得罪你,”程睿笑眯眯地说,“只是打算问你一个问题而已。”

    凌晓不仅没有因此而觉得放心,反倒有点紧张了:“我可以不回答吗?”

    “可以呀~”

    “……”凌晓深觉蛋疼,这家伙语气都荡漾起来了,可见不回答后果会很糟糕啊。最后她只能一咬牙,“说吧,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