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茶香满星空[重生] > 第173章 未来可期

第173章 未来可期

作者:呆提欢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茶香满星空[重生]最新章节!

    九级战士杜台杨的死亡,在第一时间传给了皇宫和元老会,这几年负责帝摩斯皇室对外消息的郁浩鹏自然也接到了,看着通讯环,俊朗的五官毫不掩饰的露出嘲讽。

    戎成荫刚好推开寝殿大门进来,看到自己丈夫坐在桌前一副坏坏的表情,下意识的就撇了撇嘴:“你在打什么坏主意,还是谁又得罪你了?”

    在戎成荫看来,郁浩鹏就是个心眼极小的家伙,脾气坏、又记仇,还是个软硬不吃的。所以戎成荫特别佩服路易莎王后。只要路易莎王后眼睛一瞪,再怎么想撒脾气,郁浩鹏还是得乖乖听话。

    当然,戎成荫也很佩服九殿下郁盛泽,无论郁浩鹏想做什么,九殿下总是岿然不动,只要是他打定主意的,任凭郁浩鹏就是说动了路易莎王后,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如果郁浩鹏还坚持,就只能曲线救国,放下身段的求到他的头上,由他去找段楚,才能满足他的心愿。

    这种时候,也是戎成荫最得意洋洋的时候了。

    郁浩鹏看到戎成荫进来,就站起身,听到他的话,眉眼上挑,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

    戎成荫深觉不妙,正准备后退,一股熟悉的精神力袭来,他整个人都腾空而起,直扑进了郁浩鹏的怀里,窘得他满脸通红,却被郁浩鹏抓住用力的亲吻。

    伴侣的气息紧紧拥抱住他,戎成荫的挣扎越来越小,很快就沉浸在了唇舌交缠的甜蜜中,双手更是环住郁浩鹏的脖子,连身上的衣物褪得一干二净都没有注意。

    等戎成荫的大脑恢复正常,两人已经在寝殿的大床上狠狠的翻滚过。无力的趴在郁浩鹏光/裸的胸膛,懊恼的戎成荫狠狠捶了郁浩鹏一拳。

    “不累,嗯?”

    郁浩鹏暗哑的低笑在耳边响起,惹得戎成荫又恼怒的白了眼他,却也没敢继续挑衅,只是调整了个姿势躺好,带着点气虚的问:“你今天好像特别高兴?”

    郁浩鹏扬起眉,心下有点小得意。戎成荫个性爽直,观察力却很弱,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他的异样,让郁浩鹏的心情更好了几分。

    “杜台杨长老死了。”郁浩鹏用一种惋惜的口吻说完,不等戎成荫反应,很快就抬高了语气冷嗤一声:“似乎是被大皇嫂气死的。”

    结婚四年多,戎成荫当然知道郁浩鹏十分不喜大皇子妃,何况之前杜傲晴跪在帝星殿试图逼迫路易莎,简直是戳中了郁浩鹏的逆鳞。而戎成荫也不喜欢杜傲晴,两人的关系十分疏离。因为杜傲晴看起来十分的端庄娴雅,可是这种端庄更倾向于高高在上的姿态,和路易莎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让大咧咧的戎成荫,面对杜傲晴总是束手束脚。所以他虽然和郁青寒十分亲近,却对那位大皇嫂敬而远之。

    想到之前杜傲晴要段楚回来为杜台杨调养精神力紊乱,戎成荫对杜傲晴也没了同情。在同样护短的戎成荫看来,这种本该是专属契者的责任,却全部转嫁给段楚,根本是自私自利、有己无人。

    “你似乎一直不喜欢大皇嫂,可我记得,你和大皇兄差了十三岁,大皇嫂嫁进来的时候,对最年幼的你不好吗?为什么?”戎成荫一直都很奇怪,郁浩鹏虽然在兄弟姐们间的人缘很差,可是在戎成荫嫁入皇室后看到的,其他人起码面子上过得去,对杜傲晴却尤其冷淡。

    可这是很奇怪的,杜傲晴对他高高在上,是因为戎家远在伊维萨,根本入不了勋贵豪门。可是郁浩鹏是皇子,父母以前给戎成荫分析的,早年大皇子有希望继承皇位,对几个年幼的弟妹应该是拉拢才对。为什么郁浩鹏对杜傲晴会这么排斥?

    郁浩鹏看到爱人疑惑的表情,眼里闪过笑意,将他拢在怀里,心思却渐渐飘远。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不过是他记仇、记性又太好罢了。

    郁浩鹏的记忆开得很早,却是在刺目的猩红和浓浓的血腥味中开始。那年他三岁,亲眼目睹生母大出血而亡,整个寝殿都是红的。第二天,他又失去了母亲拼死挣扎生下来的弟弟。那时候的他太小,还不太懂死亡意味着什么,从早到晚都在皇宫里摇摇晃晃的找母亲,觉得母亲是和小弟弟一起躲起来了。

    可是他怎么可能找到已经去世的母妃,最后也不过是让自己变得浑身脏兮兮,宫女、侍从因为他失去生母护持也变得不尽心,又累又饿的他意外闯进了当时皇后的宫殿。

    在那里的小厨房待了整整三天后,被二皇兄郁文斌和六皇姐郁元容意外发现,狠狠的羞辱了一通,也阴差阳错的得知了生母去世的真相。

    那一次的意外,让得知他失踪而参与寻找的父王听到,因此拉下了包括皇后、好几名后妃等在内的一大票人,也算为他母妃和八皇弟报了仇,可他对郁文斌和郁元容的厌恶和恨意也种下了,甚至迁怒当时不作为的父王。哪怕后来知道父王正处于晋九级的危急关头,心中的排斥也一直无法抹消。

    所以等母后路易莎和大皇嫂杜傲晴先后嫁入皇家,他已经和二皇兄、六皇姐水火不容。嫁进来的母后整天忙得不见人影,后来郁浩鹏才知道,她当时正为父王制作大量的a类凝神剂,一直都在实验室待着,所以宫务都是大皇嫂在管。而他和二皇兄、六皇姐的争执,自然捅到了大皇嫂面前,最后被“公平”安抚。

    一个连母族都没有的年幼皇子,几次三番被各打五十大板后,郁浩鹏在皇宫的处境更加不妙了。直到有一天,他脏兮兮的蹲靠在皇宫庭院的一处花丛睡着,被从药剂室走出来采集植株的母后抱回了帝星殿寝殿,一切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路易莎王后是个将护短渗在骨子里的人,更是从不掩饰对他的偏心。哪怕他一直没能成为觉醒者,被所有人嘲笑打错算盘、还不如拉拢一个皇女的路易莎,所做的也不过是在他十八岁成年那天,亲自制作了一瓶进化药剂,并将她名下大半的产业交给了他。

    “你九弟还小,等他成年,你母后指定还能给他攒下更多的产业。还是说,你信不过母后?”路易莎说出的话,从来都是不容拒绝的。

    就这么一路被宠着长大的郁浩鹏,心眼一直都很小,除了把精力放在和弟弟争抢母亲注意上,杜傲晴当年的那些“公平”待遇,和放纵宫人嘲讽他平庸、不堪大用的仇怨,连同对二皇兄、六皇姐的厌恶之情,深深的记在了脑海。

    所以,想到杜傲晴失去了自以为的最大靠山,再也没脸说出“我也是为你好,你生母不过是个平民出身的妃子又去世了”,或者“母后辛苦养大你,现在盛泽的契者未定,还有父王那里要注意,总不能连寻常的凝神剂都由母后提供吧?你又只是个后天战士,这几个契者愿意匹配,对你来说再合适不过”……郁浩鹏就觉得心情好极了。

    戎成荫问完话,就看到郁浩鹏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知为何有点闷闷的心疼,杜傲晴可是比浩鹏大了十几岁啊,又是大皇子妃,不用想肯定是欺负过郁浩鹏的。戎成荫想到这,有点后悔问这个问题了,支起右胳膊肘,身体前倾贴靠在一起,嘴唇轻轻的在郁浩鹏的唇瓣安抚着摩挲。

    察觉到身下男人的胸膛开始急剧起伏,戎成荫红着脸抬头,对上了一双亮的惊人的眼眸。

    “成荫……”郁浩鹏含糊的喊了一声,一个侧身,将戎成荫压在身下。

    戎成荫只觉得心跳得厉害,可是郁浩鹏的手向下探去,他也没有拒绝,反而顺从的舒展开身体……

    天早已黑透,寝殿的灯光也转成了温馨的淡黄色,郁浩鹏好梦正酣,戎成荫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睡脸,男人嘴唇轻抿,眉眼舒展,看起来十分沉静,和以往总是带着点跳脱霸道、又恶劣的性子还真不同。

    十六岁那年认识郁浩鹏,还是在第一次的课外实践。他还以为这个七皇子也是想对付段楚的那波人呢。偏偏这家伙坏得很,滔滔不绝的提起血腥的斗兽炼血,吓得众多契者面如土色;第二次见面,就把他刚刚结识的好友郁天展气得差点吐血,更别说第三次竟然试图闯进他们的宿舍找段楚……

    那时候的戎成荫,恨不得离这个七皇子远远地,从没想过两人最终会相知相惜,最后缔结婚约,成为他誓守终身的爱侣。哪怕两人的开始,只是很可笑的源于郁浩鹏对郁天展的防范,甚至连结契、求婚都闹了很多的笑话,可是婚后的这四年里,戎成荫一天比一天的庆幸,他选择了听从内心的愿望。

    “成荫,你看七哥这么多年都不考虑匹配,现在宁可和别人结契也要找你结婚,可见对你是真心的,对吧?再说,七哥性子独着呢,你看他连你家人都一起拉来帝摩斯了,如果你真不同意,他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呢?

    人不说了嘛,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关键是七哥不仅有文化,他还有权势……”

    段楚促狭的调侃,其实戎成荫有一部分没听懂,可是,他也猜到那个流氓不是好词,心里更是下意识的反驳,郁浩鹏脾气虽然坏,可被他针对的人也都是自找的,就算是他曾引以为好友、一派温柔高雅的郁天展,还不是暗藏着恶毒心思,远远及不上郁浩鹏的光明正大、心胸坦荡;再说,他真一点也不担心郁浩鹏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来。也许……

    “在想什么?”一个温柔带着点诱哄的嗓音响起。

    毫不迟疑的,戎成荫张口就回答:“就想你求婚的时候,大概就是有恃无恐,我才……”

    戎成荫话说到一半,瞠目结舌的看着不知何时睁开眼的郁浩鹏。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戎成荫气恼的问。

    郁浩鹏哈哈笑了起来,把戎成荫拉进怀里,满不在乎的回答:“你这么盯着我,不醒才怪!”

    戎成荫白了他一眼,脸上也露出轻快的笑容。郁浩鹏心情很好,说明没有被过去的阴霾影响。对戎成荫来说,这就足够了。

    “对了,你知道小楚什么时候回来吗?他这次去兽域星球,收获应该不错吧?”戎成荫把头靠在郁浩鹏的肩膀,有一句没一句的问。

    郁浩鹏低头,看到戎成荫开始犯困的脸,凑上前吻了吻:“已经快到兰巴星了,我们睡吧!明天带你和锦延去找大舅子,他才从伊维萨回来,肯定给你带了很多好东西。”

    自从弟弟实力越来越强,弟弟找的伴侣也越来越能干,郁浩鹏发现,他的养殖场对母后提供的帮助都少了,也就商会里淘到的好东西有点用。所以他已经很少亲自管名下那些产业,除了处理被分配的皇族事务,日子过得也越发悠闲。

    戎成荫“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动了下身体躺好,乖乖的闭上眼,唇被温热的物体覆盖,戎成荫没有睁开眼,嘴角却翘了起来。

    两天后,郁盛泽带着段楚回到帝摩斯,接到消息的郁浩鹏,在第一时间到了夫夫俩面前,除了再次告知杜台杨的死讯外,也提到了何采珊的紧急求助。

    “她知道凝神疏导药剂只对精神力紊乱有效,可是现在,a类凝神剂已经彻底压制不住何昂平长老的精神力暴动,她希望再尝试一下。我觉得,最好能有小楚最先研制的凝神疏导药剂。”郁浩鹏一脸严肃。

    帝摩斯帝国现在有十二位九级战士,所以就算杜台杨、何昂平相继出事也不用担心。可是每一位九级战士,都是帝国的支柱,在有希望的情况下,他们都不想就此放弃。何况,郁浩鹏还存了其他心思。

    和郁浩鹏从小打到大,郁盛泽一眼就看出了七皇兄的用意,目光转向段楚,竖起精神力结界的同时点了点头:“七哥说的不错,还没来得及测试的那一批,不如先交给何采珊宗师。”

    段楚皱起眉,团子刚进入九级,能量同样没有稳定,不过何昂平的情况危急,不如交由何采珊决定。

    “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段楚提议。

    他这次制作凝神疏导药剂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疑问。闭门造车肯定是不行的,而且何采珊对九级战士的研究肯定比他深入,请教她,才能更快的解决危机。这不仅是为了何昂平,还有郁凯风他们。要知道,何昂平一旦身死,段楚再想请教,心急的人就换成了他们,段楚一点也不想为此陷入拉锯,白白浪费时间。

    郁浩鹏连连点头,有了何昂平这个实验体,他的父王和皇叔可就安全多了。

    三人直接去了何家,须臾,何跃斌难掩狂喜的迎了出来,恭敬的请入何家,到了一个特制的小楼前。

    何采珊已经等在了那里,听完了段楚的话后,颤抖着手接过两个透色玻璃瓶,最后面色坚定的冲段楚点了点头:“谢谢,快来不及了,我留一瓶等着检测,另外的就直接送进去!”

    何采珊说完,转身回去了小楼。

    半个星时后,何采珊神情激动的走出来,感激的行礼,然后将段楚请进了隔壁的专属实验室。

    一个月以后,何昂平成功度过了精神力暴动的危机,帝摩斯高层陷入了狂欢。而被视为功臣的段楚,则对路易莎坦言:“九级凝神疏导药剂,目前只有我能制作。这个问题比九级契者异兽稀缺还严重。所以九级战士的精神力暴动,最好的办法还是依靠战士的自我调控,和契者不间断的疏导,药剂只能用在最危险的时候。”

    路易莎看着神情严肃的段楚,脸上却满是温柔的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摇头:“小楚放轻松,你才多大啊,未来百年,一定会找到真正其他契者制作九级凝神疏导药剂的配方,还有觉醒药剂,就像当年的进化药剂一样。”

    段楚一听,脸上刚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却听解决了心头大患的路易莎话锋一转,十分严肃的问:“我觉得现在最紧要的是,你和盛泽,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孙子啊?”

    段楚立即闹了个大红脸,郁浩鹏抱着郁锦延过来,听到路易莎的话立即表示支持:“对对对,我就说嘛,小楚你看锦延孤零零的多可怜,不如快点生一个给他玩玩?”

    段楚下意识的扭头看郁盛泽,手被紧紧握住,郁盛泽瞪了眼唯恐天下不乱的郁浩鹏,凑近段楚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因为竖了精神力结界,郁浩鹏什么都没听到,只看到段楚一脸忍笑的点头,不由抓心挠肝的好奇。

    不过他也没等多久,就见郁浩鹏撤了精神力结界,对着路易莎十分肯定的说:“母亲,我和小楚打算一次要两个,这样锦延如果象七哥那样以大欺小,两个对一个绝对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