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综武侠]公主藏剑 > 第44章 四十四暗杀

第44章 四十四暗杀

作者:北有佳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综武侠]公主藏剑最新章节!

    且不说陆小凤因着叶颜无心的一句话陷入了沉思,不由自主地开始思索金九龄这貌似正常,但其实细想起来便有些反常的举动。

    单说林震南夫妇这边儿,看到他这个如痴如醉的模样,却是不由自主地有些为难。

    只因陆小凤也好,叶颜也罢,这两位不但都是江湖中有名的人物,而且现下又都对林家有恩,他们自然是两边儿都不敢怠慢的。

    但既然他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爱管闲事的陆小凤”,这一次管的又是他们福威镖局的事儿,林震南夫妇对着他的时候,当然便也就是更加殷勤一些。

    无奈,陆大侠既然沉浸在了案情的推理之中,对旁的事情便就都没有什么兴趣了,居然直接推辞掉了他们要设宴款待的盛情邀请,直接道了句“告辞”,便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林震南疾步追着出去挽留,哪里还能留住,他只说是要去找金九龄问个清楚,转眼间便就不见了。

    其实以他陆小凤的身手,要是想走,当然没有谁能够拦得住。

    在场众人里,唯有叶颜倒是可以一试,不过她现下压根儿就没有这个闲心管这个事儿。

    看出来这一次是没有“灵犀一指”看,她对那案子到底是什么内情,便也就没有多少兴趣了。

    左右她门路也给他指了,疑点也跟他说了,接下来,就是看他能耐的时候了。

    据说,在破案这一途上,他于江湖之中是十分有名气的。

    想必,这一回,也难不倒他罢。

    若是这案子能又快又好的破了,她倒是可以传话儿给小花,让他考虑考虑,也给他个捕快什么的当当,不也挺好?

    叶颜心中如此想了一回,也没太在意,便将此事丢过了脑后。

    这一边儿,林震南一家子人又来请她入席吃饭了。

    来都来了,饭还是要吃的。

    席间寒暄之中,少不了要被套问下来历底细。

    那林震南眼光犀利,早从叶颜那玄黄双色的衫裙和标志性的轻重双剑上认出了她的身份。但此前陆小凤在,他们之间的互动又十分让人生疑,他本着镖局老大特有的圆滑谨慎的作风,便没有将她的身份道破。

    这一回,陆小凤自己走掉了,他便也就没有什么顾虑,将叶颜让入席中,便举杯道:“叶姑娘不但武功盖世,且有一副侠义心肠,不知可是近日声动江湖的‘九天玄女’叶颜姑娘?”

    叶颜现在已经彻底对这个奇怪的外号没有了什么脾气,故此便只点了点头道:“我是叶颜。”

    林震南同他夫人对视一眼,不由得肃然起敬:“原来叶姑娘果然便是那一位叶姑娘……失敬失敬,咱们能与姑娘相识,真是三生有幸,敬姑娘一杯。”

    果然又是喝酒。

    叶颜对这个场面也很是熟悉了。

    她此前也是喝了几场了,也都是跟些豪爽之人共饮,故此,这一次,也很没有悬念地将林震南一家子喝翻了。

    不过最神奇的是,这一家三口里头,酒量最好的居然也是林夫人。

    想起镇南王妃的海量,叶颜暗暗感叹了句,果然都是些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

    只是,这一位林夫人似乎比镇南王妃刀白凤更加豪爽,等到她老公和儿子都倒下了之后。她仍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举杯看了看叶颜,又看了看自家的宝贝儿子,竟然直接笑眯眯地问道:“叶姑娘可曾说亲了不曾?”

    叶颜一听这话,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哪里不对,正要如实回答“没有”的时候,却忽然听见外头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她的神色便在瞬间冷了下来。

    只因,她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内息在附近流窜,如鬼魅一般地朝着这福威镖局逼近。

    那其中的黑暗和杀气,让她都暗自心惊。

    当下,也顾不得再同林夫人说话,只道了声“失礼”,便直接冲出了门去。

    出门的时候,她正好看见墙角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几乎是与此同时,有个人影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她心中一动,便停下了想要直接追过去的脚步,改成了先去查看那个倒下来的人影的情况了。

    这人居然是白天随着林平之一道儿的史镖头。

    若是她没记错,在入席之前,这一位镖头是告罪没有入座,说是今日该当他巡夜轮值的。

    现下他已经死在了这里,显然便是方才那个人动的手了。

    那人的武功不算太差,但也在她处理能力范围之内,不过,若是他的目的是杀林家的人的话,她这一出去,说不好就要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这一招,她前世的时候,便已经领教过。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故此,这一回,是绝技没有可能再上当的了。

    这么一来,她略一思忖,旋即便转身回了大厅,命人速速煮了几碗醒酒汤来,将林家的几位都弄醒。

    此时也早有其他的镖头得了信儿,将那史镖头遇难的地方围起来,用火把照的通明。

    林家人还在醒酒,那郑镖头见了叶颜,眼圈儿都红了,哽咽道:“这是青城派的‘摧心掌’,他们,果然还是来了。”

    一语未了,外头又有人策马疾奔而来,一面奔跑一面还喊着:“快快报与总镖头知道,祸事了,祝镖头和崔镖头被人暗算了。”

    众人慌忙开门迎了他们进来时,果然见到马上驮着两个死尸,也一样也是同那史镖头同样的死状。

    叶颜便知道,方才那人,果然便就是青城派的人,想来是来给他们那掌门的儿子报仇的了。

    看这人的功夫,比那日她杀的那两个,要深厚的多,说不得是青城派中的高位人物,弄不好,还是那掌门人本人来了。

    只是,他的武功本就比林家众人都高了,居然还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委实让人瞧不起。

    再者说,那两个人明明是她动手杀的,他却不来找她比划,偏偏捡那些功夫不如她的镖头们下手,这是个欺软怕硬的意思?

    出来闯荡江湖这么些日子,很少遇到如此让人不齿的人物,如果一定要说,倒是那华山派的掌门岳不群跟此人有的一拼。

    既然如此,那就不留着过年了。

    叶颜打定了主意,便开口道:“此事因我而起,带累诸位了。”

    这话音方落,便听见身后有人朗声道:“此事并不关姑娘的事,不过是这些人眼热我镖局生意好罢了。”

    叶颜转身看去,却见这说话的果然是林震南,他刚刚灌下去好几大碗醒酒汤,现在脸色还有些不对,但,这气势却已经恢复了一半,说起话来,也是十分义愤填膺。

    林夫人和林平之也站在他的身后,面上也丝毫没有要怪罪叶颜的意思。

    叶颜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这一家人虽然功夫都不甚好,但难得性子对她的脾气。这件事儿不管背后如何,到底是因着她而起,既然如此,便顺手替他们料理了罢。

    想到这个,叶颜便径直道:“既然总镖头这么说,我便也说一句,请你们放心,此事,我必定替你们好好料理了就是。”

    林震南还要再说什么,叶颜已经闪身不见了。

    空荡的院子里,只剩下了风在呼号。

    他们心中忐忑,原来的那点儿酒意也醒了。

    便是在这时候,远处却忽然传来一阵惊呼,跟着,一声惨叫便响了起来。

    于此同时,另外一处也传来一声惨叫。

    等到叶颜再回来的时候,她仍然是连条头发丝儿都没乱的模样。然则,天亮之后,他们才知道,就是这么一位小姑娘,一夜之间,居然连斩了青城派过来伏击的十数人。

    最后,还把那个正准备使用“摧心掌”下手杀人的人给活捉了回来。

    借着微亮的晨光,林震南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模样,不仅大吃了一惊。

    这个又矮小又瘦弱的汉子,不是青城派的掌门余沧海又是谁?

    看着他满脸的恨意,林震南心底不由得有些发憷,但叶颜却轻飘飘地道:“这个就是下手杀人的那位了,林镖头认识他?”

    林震南这才回过神来,如实道:“这一位是青城派的掌门余沧海。”

    叶颜点了点头,缓缓道:“我已经废了他的武功,他当时正在你们家后院子里晃荡,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说到这里,她敏锐地发现林震南的身体几不可见地颤抖了下,知道他想来已经知道这余沧海来找什么,不过,她却也没戳破,只淡淡道:“这是林镖头的家事,在下便不参与了。”

    说完此话,她直接同余沧海道:“你可看清楚了,杀了你的儿子和徒弟的是我,你若是要复仇,随时来找我便是。若是再借着这个事儿四处胡乱杀人,我当去青城山拜访,至于贵派到时候还在不在,便就难说了。不知道这么说,余掌门可明白?”

    那余沧海盯着她的目光好似要把她活吞了下去,但他武功已废,再不敢多说什么,只死死盯着叶颜,心中暗暗发誓,若有人替他料理了这死丫头,要他做什么他都甘愿。

    林震南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平素的冷静,他猜出这多半是为了自家那“辟邪剑谱”而起,但,那东西,委实不是什么可以为外人道的,可是个随随便便就能掀起腥风血雨的东西。

    然则,这位叶姑娘,似乎是不同的,不若……

    他看了看叶颜,又看了看自家的儿子,忽然做了个决定。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他面色一凛,暗道,不知道这又是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