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专职美女保镖 > 第一千两百五十五章 海丹阁大小姐

第一千两百五十五章 海丹阁大小姐

作者:魂断心不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专职美女保镖最新章节!

    女人是感性的,爱情来临了,她会沉迷在那种甜美浪漫的情调中,越陷越深,直到把自己毫无保留,掏心掏肺的交出去,由少女变为少妇,完成女性脱变的过程,这便是爱情。是每一个花季少女渴望,梦幻,憧憬的恋爱。

    当然超乎了这个阶段的女人,再谈爱情,那就有些虚伪做作了,她们更痴迷的是男人身体的强悍,能给她们带来愉悦与满足。

    一个不以耍流氓为目的的男人,在对待一份纯真的爱情面前,也是讲究情趣的,就比如孟大少,他已经完全超乎了用下半身思考问题,将风流多情升华到一定境界,让更热衷于情趣的培养,水到渠成的爱情。

    孟秋雨来到神道空间后,一直都缺少一种归属感,他本就不是这地方的人,心里更多的是想着如何回到地球,与家人老小,一个个美丽娇媚的妻子们团聚,那才是他要的生活。

    难得遇到萧文怡这种看着顺眼,养眼的绝尘仙子,看似清冷聪慧,却温顺单纯的女孩,偏偏两人又一起日久生情,一起洗澡,一起泡澡的近距离交往,孟秋雨的一颗心也再次荡漾了。

    现在的孟秋雨有一种热恋中少男的愉悦感,浑身的浪漫细胞也活跃了,犹如身处地球上约会一般,陪着萧文怡小赌怡情,玩乐一番,再逛逛街,散散步,购购物,顺理成章的牵住了小手。

    下一步,那自然是搂搂小腰,想必掏腰包给萧文怡买几套高档的服装后,女孩心里欢喜下,也就不反对自己更进一步搂抱她的细腰了。

    如此美好的情趣随着孟秋雨的预想发展,可偏偏这时候再次遇到了红衣女修这个倒霉孩子,虽然长得还对得起观众,可那个性张扬跋扈的让孟秋雨实在反感,好好的心情也被破坏了。

    而最让孟秋雨郁闷的是,红衣女修身边的俊朗青年,身为男性同胞的他非常不齿,相貌堂堂,又气度不凡,你就是当小白脸也要有点尊严,任由红衣女修颐指气使对他呼来喝去,他还偏偏唯唯诺诺,没有一点阳刚之气,给男同胞丢脸。

    看到孟秋雨脸色不太好,小巧可爱的导购小妹也是个精明人,急忙招呼着两人向里边走去,并压低声音和萧文怡说道:“前辈,我们商楼内有一套霓裳套装,是一位顶级炼器前辈用万年冰蚕丝炼制而成,不但穿着漂亮,还有防御功能,可以无视炼虚境界以下强者的攻击,并且能挡住三次渡劫期强者的最强攻击,是我们商楼的镇楼之宝。”

    孟秋雨暗自点头,这种法宝类套装虽然在他眼里不算什么,可萧文怡只有化神初期修为,有这么一件衣服倒也安全上多了一份保护。

    当然孟秋雨也知道萧文怡有一件金缕战衣,品阶不低,应该是无限接近于仙器法宝的先天灵宝,但金缕战衣穿在身上金光闪闪,太过耀眼,引人注目,萧文怡穿着这种套装招摇过市,难保不会引起有心人的觊觎,惹来麻烦。

    萧文怡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除了上次在秘境内遇到雪狼群的时候穿过,平时她都不敢示人。

    “好,那就看看这件衣服吧,听起来也算马马虎虎过得去。”孟秋雨不以为然的说道。

    导购小妹的声音虽然极力压低了,但依旧被一直偷偷关注的红衣女修听到了,她立刻像是被强暴了一般怒了,指着面前的筑基初期女修呵斥道:“你是怎么办事的?有没有脑子,为什么有更好的套装不给姑奶奶拿来,难道觉得姑奶奶付不起灵石吗?”

    筑基初期女修脸色涨红,郁闷的心里都在吐血,商楼老板有过交代,镇楼之宝只卖有缘人,红衣女修虽然也长相貌美,可脾气太臭,气质也比较张扬,霓裳套装圣洁高雅,和她的气场完全不搭调。

    何况被她呵斥的头晕脑胀,筑基期女修只想着尽快打发走这位难缠的主顾,早已忘记了商楼还有这么一件衣服。

    “你聋了吗?马上给姑奶奶拿来,我就要哪一件了。”红衣女修看到引导着萧文怡二人的导购小妹已经来到一个透明橱柜前,禁制打开后,一件散发着柔和光华的白色套装出现,那圣洁高贵的气息释放出来,她顿时眼前一亮。

    筑基期女修脸色僵硬,凡事总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孟秋雨她们虽然来得晚,但人家先看到的那件衣服,何况已经有人推荐了,她这时候自然不能强行要过来。

    红衣女修气呼呼的瞪了眼筑基期女修,骂道:“难怪你只有筑基期的修为,蠢货。”

    骂完后,她已经快步走向了孟秋雨几人,不由分说,探手就抓向了导购小妹取下的霓裳套装。

    孟秋雨脸色一沉,这么无聊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也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孟秋雨上前一步挡住了红衣女修,同时一巴掌挥出,拍开了红衣女修探上前的爪子,没好气的喝骂道:“好一个没有修养的女人,我真替你父母感到悲哀,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以孟秋雨的修为,对付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他都觉得有些欺负人,所以他没有释放气势,也没动用一丝灵元之力,仅仅凭借速度和力量,就拍开了红衣女修的手腕。

    红衣女修身子一震,手腕犹如被铁锤砸了一般,一股剧痛传来,疼的她当场脸色就发白了,身子也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可是红衣女修刁蛮任性惯了,一向目中无人,这时候也没去想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她当场就气的火冒三丈,以她元婴中期的修为,岂能让一个金丹期小蝼蚁欺负了。

    “混蛋,你敢打我,你找死。”

    骂声中,红衣女修眼前爆闪出一道蓝色光芒,一柄蓝色短剑涌出狂暴的杀意,直接轰向了孟秋雨的眉心,这女人没有一丝犹豫,当场就要轰杀了孟秋雨。

    孟秋雨眼里杀机一闪,他已经手下留情了,不屑理会这个没脑子的女人,对方既然找死,他也不会怜香惜玉。

    就在孟秋雨要出手杀了红衣女修的时候,一声冷哼传来,随即一道灰影出现在了孟秋雨面前,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掌探出,准确无误的抓住了蓝色短剑。

    孟秋雨身子后退了一步,神色淡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灰衣老妪,他刚才就留意到了对方,一直在角落里静静的清扫着地面,像是一个打杂的老妇。

    可孟秋雨却知道,这个灰衣老妪不一般,是一位大乘后期巅峰的高手,隐匿了修为只有练气后期。

    孟秋雨自然懒得猜测灰衣老妪的身份,不管她是刻意的隐匿修为躲在这里有其他目的,还是商楼安排在这里镇场子的高手,他都不值得去太过关注。

    看到对方出手,显然应该是属于后者了,有人在商楼内要杀人,商楼自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所以老妪出手,孟秋雨也没阻拦,他倒要看看商楼会如何处理这种事情。

    咔嚓一声,老妪抓着蓝色短剑的手握紧,蓝色短剑被她硬生生捏成两截,掉落在了地上。

    随后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红衣女修光洁的脸蛋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而红衣女修也被这一巴掌扇的倒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又滑出五六米,嘴角溢出了血水。

    整件事发生在刹那间,而这时候其余人才反映了过来,俊朗青年脸色惊变,快步来到红衣女修身边,将她搀扶了起来,随后满脸惊恐的抱拳看着灰衣老妪道:“前辈,晚辈师妹不懂规矩,冒犯了这位道友和前辈,还望前辈开恩,海丹阁一定不忘前辈的恩情。”

    “你们是海丹阁的弟子?”灰衣老妪昏暗的眼神中亮起一抹精芒,微微皱着眉问道。

    “回前辈,晚辈林田平,这位是师妹葛玉珠,初到冰河城,不懂规矩,望前辈海涵。”林田平一脸恭敬之色,抱拳说道。

    “她姓葛?和海丹阁宗主葛一丹前辈是何关系?”灰衣老妪沉吟了一下问道。

    林田平微微犹豫了一下,看到灰衣老妪眼神一冷,急忙开口道:“晚辈师妹葛玉珠葛宗主的爱女。”

    “原来是葛宗主的令爱,老身多有得罪。不过这里是冰河城,葛小姐也不能破坏商楼规矩,在这里是不能杀人的。”灰衣老妪神色缓和了下来,看了眼神色狼狈的红衣女修,语气平静的说道。

    红衣女修也知道这灰衣老妪是个可以秒杀自己的强者,虽然心里怨恨,可也不敢对灰衣老妪表露不满,她将这股怨气都归罪于了孟秋雨二人,狠狠的瞪了眼孟秋雨,心里委屈而不甘。

    无奈这里不是天霄大陆,更不在海丹阁的势力范围,这次外出,她感到受到了奇耻大辱。

    孟秋雨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此时嘴角早已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得来全不费工夫,海丹阁的宗门大小姐居然就在眼前,有了这个筹码,让海丹阁炼丹就更有把握了。

    萧文怡也十分惊讶,她也听闻过海丹阁这位跋扈的大小姐,却一直没有见过,没想到对方竟然也在冰河城。

    她感到很疑惑,先前秘境历练的时候,海丹阁并没有这两人,后来海丹阁得罪了孟秋雨,被杀的七零八落,离开秘境后,连带队长老庞海也被孟秋雨斩杀,最后只剩下三个元婴期弟子被遣送离开了冰河城。

    此时的滨河城内,已经没有了海丹阁这一方势力,海丹阁大小姐竟然冒了出来。

    孟秋雨哈哈一笑,摇头看着红衣女修感叹道:“你果然是一个胸大无脑,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蠢货,难道你不知道,海丹阁因为得罪了人,连带队的入道长老庞海也被斩杀,你居然这时候还敢在冰河城嚣张,你就不怕没办法离开滨河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