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都市极品强龙 > 第0145章 不可强求

第0145章 不可强求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都市极品强龙最新章节!

    “不用介绍,你跟着我屁股后偷偷溜进去就行了。”薛菲菲扑哧一笑,又正经道,“算了,我们还是来说说你的事吧。”

    “什么事呀?”柳翔宇猜到了几分,却故意问薛菲菲一句。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糊涂呀。”薛菲菲说道,“你说我还用什么事要关心你呀,不就是你被别人栽脏陷害那件事嘛。”

    “哦,是这件事呀。”柳翔宇故作恍然大悟地答句,接着又很诚心地说句,“薛菲菲,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太让人感动啊!”

    “都老朋友了,跟我客套什么呀。”薛菲菲轻描淡写地说,“感激之类的话就不用说了,你只须告诉我问题解决了没有。”

    “要不你先猜猜,看看你的特异功能还在不在。”柳翔宇说。

    “要是我说出来了,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薛菲菲故意正经八百地说道,“告诉你吧柳翔宇,我刚才灵光一闪,就后知后觉了,知道你已经把问题解决了,现在什么事儿都没有啦。”

    “什么,你哪有这么神呀,你身上真的有特异功能吗?”柳翔宇惊讶地说道,“当然,特异功能我是不相信的,我……”

    “那你相信什么呢?”薛菲菲连忙问句,似乎有些紧张。

    “我相信的,是你在薛氏集团有眼线。”柳翔宇挺随意地答道,“薛菲菲,你不会否认这一点吧,要不你怎么自圆其说呢。”

    “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我连薛氏集团具体在哪儿都不清楚,还有我也没有任何朋友在那儿上班,你说我哪来的眼线呢。”沉默了几秒钟,薛菲菲镇定自若地答道,“跟你说,你是在瞎猜。”

    “行,你要我相信你,那就给我个合理解释吧。”柳翔宇说。

    “很简单呢,那就是我这人天资聪颖,善于揣摸你的心思呀。”薛菲菲轻巧地答道,“比方说,刚才我一听到你的声音轻快,就猜到你的心情不错,心情这么舒畅,就说明没什么事烦你了。换句话说,你的那个大麻烦就解决了。怎么样,解释得挺合理吧。”

    “说的倒也有几分理。”柳翔宇坚持道,“不过,我还是不能全信你的话,还是觉得你在薛氏集团有眼线。高杨这家伙的事就算是你猜心思猜到的,可我进薛氏集团和调动的事,你又是怎么知道呢?你不会说又是听到我声音轻快,心情不错什么的吧。”

    “当然不会,因为那时候你情绪低落,心情糟糕透顶了,又哪来心情舒畅这一说呢。”薛菲菲挖空脑汁辩解道,“我猜你能够进入薛氏集团,是因为你学历高能力强,公司肯定会录用你的。至于你调动的事,那就更简单,像你这么个重点大学出来的研究生哪能长时间充当保洁员呢,必然会很快把你调到别的部门。柳翔宇,我认为我的解释是非常充分的,你可不要强词夺理哟。”

    “薛菲菲,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推理能力,所以认为你没有从事侦探工作,是一件非常非常可惜和遗憾的事。”柳翔宇信服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要是当初我进了警校,现在应该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官了,破案如神,没准比福尔摩斯还福尔摩斯呢。”薛菲菲格格一笑道,“所以,我现在很后悔当初的选择。”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你选择搞服装设计不也挺好的嘛。”柳翔宇鼓励道,“好好努把力,没准很快就成了著名的设计师呢。”

    “天赋有限,我可没这么想过,只要能在公司里混口饭吃,我就心满意足了。”薛菲菲笑着说,“不过,柳翔宇,你可要好好干,争取进入薛氏集团的高管,干出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来。”

    “就一个成天呆在药品室里混日子过的人,敢往那方面想吗?”柳翔宇颓丧地答道,“薛菲菲,别对我期望这么高好不好。”

    “龙潜泥潭那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你会腾空而起,直入九天。”薛菲菲信心满满地说,“柳翔宇,我相信你一定会有这一天。”

    “谢谢你的鼓励,你让我渐渐冷却的血液突然就沸腾起来,让我从消沉中振作起来。”柳翔宇豪迈地说道,“对,你说的没错,不管现在处于何种地步,只要努力不懈地坚持下去,总会得到发挥自己才干的机会,总有实现自己人生理想和抱负的时候。”

    “好,你能这么想,那真是太好了,我为你高兴。”薛菲菲欣喜地说了句,默然片刻又说道,“柳翔宇,我再给你一个预言,那就是在新年的第一个月,你会如愿以偿地进公司业务管理部。”

    “是吗,要真这样,到时我一定请你好好搓一顿。”柳翔宇语气平静地说,“不过,你预言失败了,那就得请我吃一顿,算是对我的安慰和补偿。怎么样,你愿意接受我这个赌局吗?”

    “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薛菲菲爽快地应了声,接着又笑嘻嘻地问道,“柳翔宇,今晚你是不是得兑现之前的承诺呀?”

    “你就这么确定我已经洗刷了冤屈?”柳翔宇故意质问句。

    “当然。”薛菲菲果断地答道,“要是没这么有把握,我好意思要你兑现承诺吗?再怎么说,我薛菲菲的脸皮也没那么厚嘛。”

    “愿赌服输,我柳翔宇也不是个耍无赖的人。”柳翔宇一本正经地说道,“好,既然我输了,那就向你兑现承诺。薛菲菲,今晚你想上哪儿吃饭,说吧,我马上就给宾馆酒店打电话预订。”

    “算了吧,我今晚还得接受闺蜜的邀请,就暂时放你一马,不过哪天我想跟你吃饭了,你可得好好招待我哦。”薛菲菲答道。

    “哎,你不知道有过期作废这一说吗?”柳翔宇逗薛菲菲道,“我可跟你说哦,要是今晚你不接受我的邀请,就算自动弃权。”

    “你敢,看我到时怎么收拾你,哼!”薛菲菲假装厉声嚷句。

    “别,薛菲菲,千万别破坏你在我心中的淑女形象!”柳翔宇笑嘻嘻地说道,“说真的,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淑女你说出的话。”

    “要是我有什么不淑女的举动,那也是你害我的,到时你可得负全部的责任。”薛菲菲高声说句,“你给我记住,柳翔宇。”

    “什么呀,你说你这叫什么歪理,真是耍无赖耍到家了。”柳翔宇假装气忿地说,“算了,算我怕你了,一切都照你说的做。”

    “算你识相,要不到时我绝饶不了你,还得狠狠痛宰你一顿,让你哭都找不到地方。”薛菲菲说罢,又是阵清脆悦耳的笑声。

    “宰我什么呢,到时没钱不还得你付账。”柳翔宇呵呵笑道。

    “想得倒美!”薛菲菲嗔道,“没钱,就拿你抵账得了。”

    “我还巴不得呢,可谁我呀!”柳翔宇痛快地答道。

    “要是武大郎,那肯定没人要,可你是帅得不能再帅的大帅哥呀,谁还会不要呀!”薛菲菲开玩笑道,“要是你往那地方一站,肯定有成堆的人来抢着要你,没准还成就了一段好姻缘呢。”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还淑女呢,你说哪点像呀。”柳翔宇故作生气地斥句,“得了,薛菲菲,玩笑就开到这儿吧。”

    “跟你说吧,就算你想跟我闲聊,我还没时间陪你呢。”薛菲菲哼了声,答道,“我的闺蜜来了,我得好好跟她聊聊。”

    “哎,薛菲菲,你怎么能这样呢,闺蜜来了,就把我晾在一边,有这样做的道理吗?”柳翔宇质问道,“我到底算什么呀?”

    “普通朋友嘛,刚才你也向我表示很乐意接受这个角色,现在怎么了,想反悔吗?”薛菲菲换了口气,肯定地说道,“我告诉你,柳翔宇,就算你想反悔我也不会答应,就这么定了。”

    “嗬,你以为我好稀罕你吗?”柳翔宇赌气似的说,“薛菲菲,以后没什么正事就不要来打扰我,我才不做你的陪聊呢。”

    “要你做,你还能不做嘛。告诉你,我就赖上你了。”薛菲菲耍无赖地说句,紧跟着又告辞道,“就说到这儿,拜拜!”

    把手机搁到桌上,柳翔宇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柔软的椅背上,想着刚才跟薛菲菲那番闲聊,脸上就情不自禁地露出愉悦的笑容。他觉得跟这个女孩聊天真的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不仅可以跟她随意说笑逗乐,而且还没有任何心里负担和精神上的压力,因为彼此都只把对方当作普通朋友,不带一点男女之间的感情色彩。

    这同章秋月在一起有着相当大的区别,甚至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因为这女孩动不动就谈感情上的事,而且还是那么严肃那么认真,有种不接受她的感情就得对她抱歉一辈子的感觉。这无形中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因此他尽量避免跟她单独在一起。

    不知是因为章秋月已经察觉到了柳翔宇对她的改变,还是她已经想明白了什么,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她就明显不像过去那样跟他亲近了,别说有事没事上药品室找他闲聊,就连偶尔碰面了也只是那么淡淡一笑,或是不冷不热说上几句平常话就走开了。

    说实话,柳翔宇当然不希望章秋月天天缠着自己不放,很乐意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过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又觉得有些别扭。

    这丫头到底怎么了,难道要跟我打冷战了吗?这也太极端了吧!他时不时就在心里这样寻思着,想如何才能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回到正常状态。

    不可否认,其实他很喜欢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很愿意跟她保持良好的关系,甚至是一辈子的异性朋友。遗憾的是,章秋月并不这么想,而是执意要把当成自己的那一半。

    正因如此,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相当微妙,在一起时常常会因想法不一致而搞得很尴尬,搞得不欢而散。不知不觉中,他们之间就产生了不和谐,甚至是隔阂和裂痕,当然问题的关键在章秋月这方,是她过分强求得到对方的爱情了。

    其实,她也明白爱情是不可强求的,两个人能不能走到一块,全看有没有这种缘分,正所谓强扭的瓜不会甜。尽管她明白这些道理,可是真正做起来却怎么也做不到,总想把他紧紧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总想得到那份不可企及的爱情。正因如此,在得不到他的爱情的情况之下,她的内心就莫名其妙地对他产生了恨意,而且越来越强烈了。

    当然,章秋月并没有因之而放弃对柳翔宇的追求,她在怨恨他的同时依然深深地爱着他,而且那份爱因怨恨越发浓烈了,连她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简直是不可思议。然而,这又是切切实实的存在,就算她想否定,也无法把它否定掉。也正因为这样,她的内心充满了徬徨、忧虑和痛苦,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至于柳翔宇,他倒不像章秋月这般纠结,内心没有什么痛苦的感觉,只是觉得跟她这样不亲不疏的僵持着有些别扭和难受。是呀,这样维系着关系的确不是件令人痛快的事,他得想办法打破这种尴尬的境况。尽管错在章秋月,但他还是决定主动向她示好,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恢复到正常,像过去一样自自然然地交往。

    想到这儿,柳翔宇便有了给章秋月打电话的冲动,想在电话里跟她好好聊一聊,把彼此间的误会统统化解掉。于是,沉吟了会儿,他便欠起身从桌上抓起了手机,迟疑下就拨通了她的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柳翔宇很热情地向章秋月打招呼,表现出不曾有过的亲热和友善。原以为章秋月会礼尚往来,谁知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是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面对这种未曾有过的情景,柳翔宇感到有些不适应,甚至有些难受,但他还是语调欢快地没话找话跟她说。可是章秋月全然不在乎对方的这份热情,听过几句后就冷冷地说句没空瞎扯,就把电话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