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系统]童话攻略 > 第72章 番外3

第72章 番外3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系统]童话攻略最新章节!

    “殿下,秋夜的宫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还没有准备好吗?”

    往常跟随在北辰蔺身边的侍从神态有些焦急地守在门口,对依旧呆在宫殿里没有传出什么动静的王子殿下尽职地提醒道。

    “……殿下,殿下?”

    然而即便他一再地放大声音唤了许多次,宫殿里面却始终安安静静地没有任何回应,他的声音就好像是随意地将一颗小石子投入水中一般,在平静的水面上缓缓地荡开了一道波纹,接着归于初时的古井无波。

    侍从心里顿时有些紧张起来,王子殿下可是王国下一代的皇储人选,未来王国崛起的希望绝对不容有失!

    他一时在心底狠狠地咬咬牙,瞬间在掌心里凝聚起了一股不小的魔力,暗金色的元素光芒在宫殿的一角隐约地闪现。虽然仅是王子身边的一名随侍,但他同样也是一名实力不弱的魔法师,只是因为家道中落为了生计才不得不放弃基本的修炼而已。

    “殿下恕罪……您现是在里面吗?”

    “吱呀”强力地打开宫殿的大门,侍从脚步有些小心翼翼地踏入里面,口中仍旧不放弃地继续询问着。只是在他谨慎地绕过宫殿最里侧的一幅隔离屏风,瞬间进入他眼帘的却是让他震惊的一幕!

    十一二岁的少年柔若无骨般妖娆地斜倚在床头的位置,周身明紫色的雷电之力微微地闪烁着,原本墨色的眸子此刻却隐隐泛着诡异的血红色,薄唇轻抿魅惑地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殿下……”侍从颤抖的声音一顿,下一秒在安静的宫殿上空骤然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嗓音,那种仿佛是人在遇见心底最惊恐的所在时的尖叫直接划破了王宫的天际。

    “啊!!!”

    暗沉的夜幕中,在王宫里豢养的信鹰自宫殿的琉璃瓦上惊飞而起,瞬间展开一双有力的翅膀直冲上云霄,一瞬间铺天盖地遮挡了半边的天空,连天边原本皎洁的月轮也恍若瞬间蒙上了一层暗色的阴影。

    “父王母后,为什么……”

    看着面前层层叠叠地排列成里外两圈团团围住自己的王宫禁卫军,和站在圈子外的不远处用一种格外陌生的冷眼旁观着的帝后,华服的少年无力地半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如磨砂板微微沙哑的声音有些欲言又止。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不明白明明只是一觉醒来罢了,为何他的世界却是如此的天翻地覆?他此刻正如阶下囚般被王宫的侍卫紧密地包围着,昔日的王子尊崇不再,连亲生的父母也是一副恨不得除他而后快的模样……

    “不!你这个卑劣的妖魔,快点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求求你把我可怜的孩子还给我!”

    原本精神就不佳的王后已经体力不支地哭倒在了身侧的国王怀里,红成一圈的眼眶里不断地有晶莹的泪珠掉落下来,用一种前所未有的仇视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熟悉的少年。

    “母后……”我不就是你的孩子吗?

    然而不等少年做出任何解释,精神已经完全崩溃的王后立刻打断了他的话,紧紧地依在国王的胸前,王后的情绪激烈地起伏着,“不要叫我母后!你这个妖魔,你没有资格这么叫我!”

    毕竟还只是个年幼的孩子,少年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亲身父母,血红色的泪水在血宝石般的眼眶里打转瞬间跌落了下来。

    少年慢慢地低下头,无意识地看着从自己眼角滴落在自己手上的泪珠,本该是透明的泪水此刻却隐隐带着鲜红的血丝。

    他一瞬间睁大了那双水盈盈的泪眼,从四周紧紧围住他的那些兵器耀眼的银光上,他可以依稀地看见自己从眼角至脸上划过的两道血泪。

    那双恍若鬼魅一般墨中带红的眼睛,仿佛一下子烧灼了他的视线,让他登时转开了目光,不敢再看上一眼。

    他难以置信地左右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沙哑的声音不住地喃喃自语着,“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父王,我不是妖魔!我不是!”

    少年终于崩溃一般地从地上艰难地支撑起身体,似乎完全不在意周围正对着自己的那些银光闪耀的利器。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好好地睡了一晚,他的身体会一下子虚弱上这么多。

    国王也同时收回了自己暗含悲痛的眼神,他搂紧怀里早已经哭得晕倒的王后,弯身抱起自己的妻子,就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原地。

    “众侍卫听令!把这个对王子夺舍的妖魔……立即处死!”

    明明正当壮年国王的声音却仿佛在一下子老了几十岁,黯哑的嗓音里满含着一夜未眠的浓重疲惫和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深切的痛楚。

    “父王!!!”

    少年的嗓音已经完全哑了下来,黑眸中的血色在情绪崩溃的一瞬间快速地蔓延了上来,看着身前身后听命地向着自己出手的禁卫军侍卫,他全身明紫色的雷电之力如同爆发的星辰般瞬间闪耀了起来。

    直到明亮灼眼的光芒最终缓缓散去,原地早就没有了少年虚弱的身影,回过神来的禁卫军们一时间执着兵器面面相觑起来。半晌,他们才三三两两地反应过来,在禁卫军首领的指挥下很快便整好队向着王宫的四处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唔!”

    离王宫不远之外的一处荒地上,逃脱的少年紧皱着眉梢,半跪在地上痛苦地捂住自己仿佛完全碎裂开的胸口,难以抑制地从口中大口大口地吐出鲜红色的血液。

    跨阶使用才刚学会一点皮毛的空间转移术,再加上体内莫名其妙的虚弱感,让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反噬。此刻在他的肺腑之间紊乱的魔力崩腾不息,如同燃烧一般焦灼着自己全身上下的经脉。

    映着天上耀眼的阳光,遭魔力反噬的少年黑眸里的血色和亮光慢慢地退去,终于体力不支地倒在了地上,完全地陷入了人事不知的境地之中……

    俊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的模样,北辰蔺的黑眸中却悄然划过一道痛苦的暗影,他右手掌心紫色的光芒闪烁,伸手随意地拂过左手上拿着的镜面,原本光滑的镜面瞬间变回了原本灰扑扑的模样,连此刻正在镜面上快速播放的镜头也完完全全地消失不见踪影。

    他从镜中移开视线使劲地闭了闭酸涩的双眼,重新将头靠回身后的枕头上,将镜子随意地放在身侧的位置。男人高大的身影在异常柔软的大床上轻轻地侧了侧,任眼角的一抹湿意悄然在白色的枕头上晕染开来。

    他自然知道接下来的后续发展……他会被lm幻学院的院长发现并且收留,那个亦师亦父般真心待自己的老者将会在之后收自己为亲徒,并把来历不明的自己护佑在他的学院势力下……

    他一直牢牢地隐藏着自己的秘密,不让任何人知晓,就算是连父亲般的院长他也没有选择告诉。月圆之夜,他牢牢地将自己锁在封闭的地下暗室里,一次又一次地压抑着自己心底和眼中不断上涌的血气,全心地沉浸在书架上堆砌的万卷藏书中。年幼真实的遭际和梦境中不断重复上演的噩梦让他快速地成长,不复曾经的天真懵懂,他不想去试验,他只是害怕再一次被亲人决绝地抛弃。

    一直以来他都是如此平静而压抑的生活着,直到被一尾变作男身的人鱼少女彻底地打破……

    耀眼的紫色光芒缓缓闪烁着,放在床边的镜子在一瞬间又变得光洁如初,尽职地不断浮现出北辰蔺脑海里过去的所有回忆。无论快乐抑或悲伤,都无比真实地在镜面上一点一滴淋漓地上演着。

    “哼!找本少爷什么事情?”

    海岸边的初次见面,长相精致的人鱼少年傲娇地抬高他可爱的小下巴,睁着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一脸嚣张地看着眼前的自己。

    虽然少年雌雄莫辨的容貌确是世间少有,但那时的他却并不觉得他如何特别,只是一只略微高阶的魔兽罢了,他在心底甚至都兴不起契约他的想法。

    “无理的家伙,不准叫本少爷小猫咪!”

    月圆之夜面对着那样的自己突如其来的闯入,化作人形的少年不可置信地瞪大他圆圆的眼睛,像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咪般炸毛地对着自己张牙舞爪。

    在心底对少年莫名升起的亲近之感,或许在另一个人格的时候实际比之清醒时的自己更加地直接和坦白。细想那时的表现,其实心底的有些情愫早就在当初便存在了某些特殊的征兆。

    “唔?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少年眨巴着一双迷迷瞪瞪的睡眼,乖巧地窝在软软的被褥里,甜美的娇颜丝毫不设防地对着他展开,即便无意识撩动长发的小模样,在他眼底也仿佛充斥着别样的魅惑。

    明明他都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秘密,高傲依旧的小脸上却没有丝毫对自己的厌恶;明明自己是想要在睡梦里杀掉他的,最后却只是神情冷淡无关痛痒地警告了几句。

    他在心底坚持地告诫自己,这只是因为他人生的底线,他只是不想杀无辜之人罢了。至于更深处的想法,他却不愿再去细想。

    “嗯?这个破球是怎么回事?”

    地下的暗室中,少年乖巧地把他温软的小手停驻在自己的掌心,紫眸里流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不解地望着自己,那般专注的眼神让他在恍惚间觉得,似乎全世界都倒映在他的眼里却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自己。

    “那么多书,你在开玩笑么?!”

    明明是气愤得咬牙切齿的小模样,偏偏少年做出来为何总是带着一股恍若少女般娇俏可爱的味道?偶尔不经意间的晃神,他的心底甚至会隐约地模糊眼前雌雄莫辨的少年真正的性别。

    耐不住的少年终于选择偷溜出去,却意外地跟南巽国的王子在后山外围出事。

    他低下头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终于暴露出身份的少女,安静的睡颜一如昔日的模样,却是陷入了无边的沉眠。

    心里的钝痛,让他在恍惚间似乎隐隐地触碰到了自己冰封的心底里再隐秘不过的情愫。

    然后少女醒来,接着却又无声无息地离开,等到他再次找到她的时候,却没有想到竟会是永远的诀别!

    镜面上缓缓地出少女娇俏的身影,精致的面容依旧魅惑如初,周身淡紫色的光芒却明明灭灭地闪烁着,最终犹如水纹般带着他跳动的心脏一起,一瞬间碎裂成了无数透明的泡沫……

    如果说被亲人抛弃的遭遇是北辰蔺幼年挥之不去的噩梦,那么心爱少女的故去则是他蔓延一生的心殇。

    看着镜面上熟悉的倩影,北辰蔺侧躺在床上全身克制不住地蜷缩了起来,一时间只觉得连心脏都仿佛瞬间停止了跳动,那种钝痛的感觉就好像在无形中有人直接拿刀刃搅动着自己的心肺一般,说是撕心裂肺也不外如是。

    尖锐的指甲在他无意识的时候深深地刺入了掌心脆弱的皮肤中,渐渐地有鲜红色的血液缓缓地流泻了出来,他却依旧似无所感。在失去了心爱少女的世界里,对他而言就连呼吸都像是一种无形的折磨。

    然而,在北辰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从他的掌心出缓缓流淌出来的血液却诡异地融入了镜面里,镜面依旧光洁如初,干净得仿佛从来都没有在镜面上沾染过血迹一般。

    突然镜面上爆发出了一抹异常耀眼的银白色光芒,北辰蔺蓦然间只觉得有一股强烈到连灵魂都震颤不已的吸力直接锁定了自己的神识,他的心底甚至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瞬间被吸摄了进去。

    灼眼的亮光散去,原本的房间里却是空空如也,那面诡异的镜子连带着大床上的北辰蔺早已经在此处了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