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侦探推理 > 我的修道岁月 > 第二十八章 快去救任雄

第二十八章 快去救任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修道岁月最新章节!

    我听到任雄的话顿时心里一惊,然后突然就又觉得释然了,如果说任雄的表哥也差点出事,那我反而还觉得更加容易理解了,这说明确实他们两个人都冲撞到了,而不是随机的一个人,如此说来,他们碰到的东西也应该成了气候,有些本事了。

    “怎么回事,你表哥的这个事情你全部都清楚吗?详细的和我说下看看。”我想了下,尽管我知道他表哥也应该是被幻象所迷惑而做出了极端的事情来,可是我依然想去听一听具体的事情,至少让我有个判断标准。

    “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就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我表哥自己原本是不怎么相信这个事情的,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也相信了,还非常的害怕,他爸妈现在也知道了这事情,但是他爸妈都是老师,好像都不怎么相信这些事,但是在我表哥接二连三的意外之下,也带他去了老家一个问无常的地方去看了看,但是好像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那人说自己的功夫不到家解决不了这个事情,所以他们又回来了。现在我表哥身边一刻都不能离开别人,不然就很有可能出事。”

    我了任雄的话后,当时心里就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在我们这里问无常的很多,但是真的有本事的人少,我当初和外公一起也去过很多看无常的人那里去看,外公还都一一做过点评的,但是他们那老家的地方我是没有去过的,也不知道那边人的本事如何,这番话说来也是做不得参考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就感觉到空气中一股不正常的气流涌了过来,换句话说就是一阵风吹了过来,只不过是阴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面前的任雄突然就不淡定了,开始不停的走动起来,嘴里一直念着:“它来了,来了,又在看着我了。政哥,我怕,我怕,好可怕啊,它又来了,你感觉到了吗?”

    而此时的我刚将自己的眼打开,我看了看周围,刚刚明明感觉到了有东西过来的,可是此刻却什么都发现不了,周围还是跟前面一样,并且没有任何的阴物出现。只是任雄依然在不停的喊着害怕的话。

    我看到任雄这个样子心中一阵愤怒,倘若不是一直饱受折磨又怎会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走到任雄的身边,从他额头开始向上摸了三下,然后又教了他一段护身咒,让任雄如果害怕就一直不停的重复念,并且大声的念出来。任雄依我的话,很大声的将护身咒念了出来,一直在不停的念,我看到任雄身上的阳火渐渐旺起来才放下心来。

    “多管闲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这样的话语,我一惊,能够收到对方传给我的意念,说明对方一定离我不远,可是我刚刚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现呢?我又仔细的在四周围找了起来,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但是这个时候我脑海里突然间就有了当初那个蔡姓男子事件里面的影像回放出来,就像是我在回忆当初的那件事一样,我立即大惊:“任雄,不要停啊!一直念我教你的护身咒,然后从现在开始,不论你听到有谁喊你的名字都不要回答,包括我。”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任雄的身边,从身上拿出了一张挡煞符贴在了任雄的后背上,我想到了当初那个蔡姓男子被鬼物迷惑然后来对付我的情况,我现在也怕出现这样的情况,我非常害怕被鬼物迷惑的人来和我打,那样的人没有了理智也没有疼痛的感觉,更不懂得留手,而我和他们交手又处处保留,从最一开始我就落了下乘,所以我现在还是先防范的好,以免到时候自己措手不及。

    其实我现在的心里是充满了迷惑的,为什么我看不到对方,这点让我最是奇怪也让我最害怕,因为我如果看不到对方我就不能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是鬼是妖还是什么呢?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对方是鬼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刚刚的分明就是直接传达的它的意念,这是鬼物常用的手段。

    “故弄玄虚么?或者说你都不敢出来!躲在暗处又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出来啊!难不成还怕了你。”我从来都觉得自己是绝对不允许落了气势的,而且不管对方有多强,我是不是对方的对手都一样,所以我当下也不会让自己完全处于被动局面,立即出声去挑戏。

    但是没有我想象中的任何异样的表现出来,就好像对方并没有在这里了一样。我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到对方的表示,我都以为对方就这么走了。可是当我一看到任雄,我立即就清楚对方还在这里,因为我看到任雄又在重复:“它在看着我,在看着我。”

    我突然就想起来了一个可能,然后我就仔细的在任雄的身上看了半天,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丝痕迹,在任雄的灵魂深处有一丝怨念,也就是这丝怨念在主宰着任雄的意识,我找到了任雄害怕的根源,可是要将其彻底解决也只能够是找到这个源头,然后想办法去切断这个源头,才能彻底解决。

    “兄弟,别害怕,对方并没有在这里呢,现在你所说的只是你自己的一个感受,你首先要克服自己心里的恐惧才行,不然你这样是很容易被对方去算计的。”我一边安抚着任雄一边说到,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任雄的额头上居然有一个符印在,而这正是我白天看到的那个任雄给他画上去的。

    我大惊失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又立刻将任雄的右手摊开,在他右手的手掌上果然有一个雷讳,这也正是我白天所画的,如此看来白天的一切应该是真的经历了啊,可是为什么会他们都不知道,而且我自己刚刚也确认过了的确是昨天就放假了,可是我白天的那段经历怎么解释?如果我碰到的都是幻觉,可是任雄现在这里明显的有我画符讳的痕迹!

    我现在对于自己身上的遭遇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了,我发现在我已知的范围之内就没有一个能够解释得通的地方。任雄无论是额头还是右手上的符印都已经很淡了,倘若不是我刚刚接近他无意中看到了,只怕我是根本就发现不了的。

    任雄看到我这样盯着他的额头和手掌看很是奇怪,几次动嘴想要问我,但是都没有问出来,我看了看他,然后还是解释:“兄弟,你应该记得我跟你说过白天碰到你的事情,我白天在学校找到你的时候,给你的额头和手掌都画了符讳出来,现在我竟然在你的额头和手掌上看到了我画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任雄听了我的话后,很奇怪,也完全将他从那股恐惧的感觉中转移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清楚我今天一天都在家里,我妈可以作证的。”

    “我也不知道。”我很老实的回答,然后就在任雄要将手收回去的时候,我又好像看到了点什么,我仅仅的将任雄的手拿住,因为我发现任雄手掌上的雷讳如果我现在的判断不假,应该至少是一个星期以前画上去的,然后我又仔细的盯着任雄额头上的符印看,也确定这至少是一个星期以前的。

    现在的事情越发的离奇了,我现在也恐怕知道为什么任雄的表哥几次差点死掉,而任雄自己却没有,只怕这符讳起的作用不小,可是他掉魂的事情又怎么解释?难道说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掉魂而这个经历只是他自己梦到的或者说是幻想出来的?

    “政哥,怎么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任雄好像也看到了我的疑惑,立即出声问我,此刻的他完全无法去顾忌自己刚刚的那份害怕。

    “不知道,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知道了会更加觉得奇怪的。”我不想告诉任雄太多的东西,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应该要去外公那里好好的和外公交流下了。任雄也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他知道我的性格,如果我不想他知道,我怎么都不会说的。

    “啊!它来了,真的来了,它在看着我,在看着我!”任雄突然间又陷入了那种害怕的情况,我看了看周围,这次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或是反常的情况出现,那么就是说影响任雄的依然是那一丝怨念,如此一来我是不是可以确定任雄他们这次冲撞的就是一个厉鬼呢?

    我没办法,又只能够去好好的安慰任雄,这样的时候我还真有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发现我能用的壮胆的办法,都用上去了,可是任雄还是会害怕。好不容易将任雄的情绪彻底的稳定下来,我想了想,我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等明天了叫任雄带我直接去找到他表哥然后得去他们最开始遇到变故的地方好好的查证一番。

    打定了主意,我当下不会耽误自己的时间,立即叫上任雄我们一起往回走去,我这才发现,原来在我头疼的时候,任雄背着我还跑了蛮远的一段路,心中立刻就有了一阵感动,但是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觉得一定要帮助任雄走过这个难关。

    送任雄回到了家,我自己也回我的家了,我妈他们也没有问我什么话,他们很清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跟外公一样不会多说什么的。深夜我躺在床上还在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然后就突然听到一阵敲门的声音,还有任雄母亲的声音:“龙政,快去救任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