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归田园居 > 第10章 巧喂鸡

第10章 巧喂鸡

作者:报纸糊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归田园居最新章节!

    西平镇虽然不大,但镇上像烧烤摊ktv酒楼菜馆之类的消费场所也是有几个的。

    李保真他们家就有一个邻居的亲戚是做烧烤生意的,夫妻俩在桥头支了个摊,小溪边摆几张桌子,再喊几个亲戚家的小孩帮忙,买点烧烤冰啤酒什么的,一个夏天下来,也很有些赚头。

    小溪边蚊子多,他们原本的做法就是在桌子底下点个蚊香,这大露天的,夜风一吹,那点蚊香烟都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还哪里能熏得着蚊子。

    这回听一个亲戚说,笔架山山脚下那里有户人家卖驱虫剂,那个驱虫剂好用啊,只要随便往院子里一喷,好几天都不来虫子,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让家里的小孩跑去买了一瓶。

    卖东西的是个老太太,看起来七八十岁了,生怕碰到假币,死活不收一百块钱的整钞票,最后没办法,这几个小孩只好把身上的零钱凑了凑,好歹凑出二十块钱,买了一瓶驱虫剂回去。

    这天晚上出摊后,摊主夫妻俩正合计着要把这个驱虫剂喷哪儿呢,刚好就来了一群老客户,七八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儿,都是大学生,眼下正放暑假呢,这两个月没少在他们这里消费。

    “老板你们这是在干嘛呢?”那几个小伙儿大概也是闲得慌,见老板和老板娘拿个小瓶这里喷喷那里喷喷,他们也凑过来瞧热闹。

    “驱虫剂,听说喷上一点蚊子就不会来。”那老板说道。

    “驱蚊水吧?”其中一个小伙儿一听驱虫剂这几个字眼,就觉得有点怪怪的,一般说的驱虫剂,不都是用来给动物驱虫的吗?

    “就是驱虫剂,听说不仅对蚊子管用,对苍蝇之类的也管用。”关于这个驱虫剂,烧烤摊老板他们两口子听自家亲戚说起来那真是特别神,他们家反正这才第一会用,也不知道具体有没有效果。

    “这真的是驱虫剂啊?不会是杀虫剂吧?”这几个大学生不信。

    “到底是驱虫还是杀虫,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另一个学生说道。

    “怎么试啊?”烧烤摊老板其实还是不愿意让他们试的,万一真的试出一点什么事情来,那他还做不做生意了,可这些年轻人已经上来新奇劲儿了,要拦也是拦不住的。

    “你们等着,我抓一只苍蝇去。”其中一个白白净净的学生跑到老板娘他们放串菜的地方,看了看,手臂一挥,手掌一收,就抓了只苍蝇过来。

    “行啊,技术挺娴熟。”其他几个玩笑道。

    “小时候我妈不给看电视,闲着没事尽玩这个了。”

    那小伙儿把手心里那只苍蝇小心翼翼地捏了出来,又找老板要了一只透明塑料袋,然后就把那只苍蝇放里边去了,还让老板娘拿着那瓶驱虫剂,对着塑料袋的一个小口喷了一下。

    “哧。”老板娘都没敢用力喷,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那只苍蝇给喷死了,到时候人家还不得说他们拿着有毒的东西在摊位旁边乱喷,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嗡嗡嗡……”那只苍蝇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在塑料袋里面可劲儿地东飞西窜。

    “哎哎,就是这样,我在家里喷点杀虫剂,那些虫子也是反应特别激烈,然后没挣几下就都死翘翘了。”另一个学生煞有其事地说道。

    “这都好一会儿了,怎么还不死,老板娘,你再往里面多喷点试试呗。”过了一会儿,又有人说道。

    “哧。”老板娘没办法,只好拿起瓶子又往里面喷了一下。

    “嗡嗡嗡……”过了好一会儿,这只苍蝇依然活泛。

    “再喷一下再喷一下。”这些学生还来劲了。

    “嗡嗡嗡……”这只苍蝇快疯了,在袋子里面没命地飞窜。

    “看来真的是没有毒啊。”过了一会儿,就有一个学生这么说道。

    “最起码毒性不强,连只苍蝇都毒不死。”另一人点头。

    “就是不知道使用效果怎么样,别到时候喷了跟没喷一个样。”又有人说道。

    “那试试呗。”

    于是这些人依旧叫了一桌烧烤一箱冰啤酒,让老板娘在他们桌子底下喷了不少驱虫剂,然后一个个的就把裤脚捋得老高,兴致勃勃地等着蚊子来咬。

    整整一个晚上过去,愣是没有一只蚊子往他们那边凑,就他们几个让老板娘在这块地面上喷洒的那个分量,别说是一个晚上了,三五个晚上都不会有蚊子往这边来。

    就这样,这七位壮士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了大家,侯春玲的这个驱虫剂还是靠谱的。

    最近这几天,侯春玲这个卖驱虫剂的生意,虽然称不上十分红火,但也还不错了,每天至少都能赚个一二百块钱,有时候运气好了,还能赚个三五百。

    为了控制影响力,侯春玲现在出售的驱虫剂,浓度都只有最初那一批的百分之五十,相应的,使用效果就没有当初那么明显了,消耗起来也比较快。在她看来,宁愿少赚一点钱,宁愿口碑差点,也绝对要尽可能地保持低调。

    这两天,侯春玲抽空把他家旁边的那块空地整了整,又用一些碎砖和石头垒了一道矮墙,还从顶楼搬了一些边角料下来,挨着她家的外墙修了一个半人高的木棚。

    这木棚长长的,沿着墙壁修建,大约只有一米来宽,底下用木材垫高了一些,免得下雨天淹水,在靠近后院的那头,还单独围出来一个小间,侯春玲打算在那里放几个下蛋窝。

    “你这又要养什么鸡?养了鸡你给它们喂什么?到时候扣去饲料钱,也赚不了多少……哎呀,你这个棚子搭得行不行啊?别到时候叫黄鼠狼给钻了进去。”

    侯外婆见侯春玲开始折腾着准备要养鸡,她就又念叨上了,这些日子她真是越想越不是那么一回事,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到底还是要回城里去上班才是正经。

    “我弄得密实着呢,一只老鼠都别想钻进去。”侯春玲这时候正用电钻给这个棚子上最后几枚螺丝钉。

    “现在的东西就是方便,要是没这几个家伙什,你一个姑娘家也干不了这些事。”

    侯外公关注的地方显然跟侯外婆不一样,他对侯春玲这回拿出来的那几样电钻电锯等工具特别感兴趣,老人家活了一辈子,还没用过这些电动工具,这会儿见了,就有些心痒,只可惜年纪大了,手脚都不利索了,抖抖索索的,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可不是说,要不然光是这些木板就锯不开。”侯春玲也觉得自己这是生在了好时候。

    “老早的时候,咱镇上都不通电,那时候村子里谁要想盖个房子,那真要费老鼻子劲了,那盖房子用的木板,都得靠人力一块一块拉出来……”侯外公这就说起了从前。

    侯春玲一边干活,一边笑呵呵地跟她外公搭话,侯外婆在一旁听着听着,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插上一两句,也说她年轻的时候如何如何。

    听着两个老人说着过去的事,侯春玲忍不住再次感叹自己真是生在了好时候,这年头不愁吃不愁穿,像她这种大龄女青年就算不嫁人也能自己养得活自己,日子过得既滋润又自由。

    “春玲啊,你妈给你打电话没有?”说着说着,侯外婆突然就这么问了一句。

    “没有啊,怎么了?”侯春玲手上的动作一顿。

    “没事,我就是问问。”侯外婆说道。

    “她给你打电话了?”侯春玲从盒子里抓了几枚螺丝钉,打算给这个棚子的边边角角再进行一次加固。

    “昨天下午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我听她那意思,像是要打算回来一趟。”侯外婆说道。

    “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要是知道哪一天,她就能出去避避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个倒是没说。”侯外婆说道。

    “得,看来这一顿排头是躲不过去了。”侯春玲笑道。

    话虽这么说,她到底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就是她老娘要过来一趟而已,又不是天要塌下来。

    第二天,侯春玲一大清早就去了镇上,在菜市场旁边找了一圈,果然找到一个卖鸡仔的,侯春玲跟他谈好价钱,然后就把对方今天挑出来卖的一担子鸡仔都给包圆了。

    回家后,将这些鸡仔撒在她家旁边的空地上,这些鸡仔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不一会儿,就用嫩黄的小爪子在这片空地周围的几个草堆上刨了起来。

    侯春玲蹲在矮墙上,看着这些正在努力刨食的鸡仔,乐得咧开了嘴,外婆还担心她养鸡没得饲料喂,她可从来没为这事犯过愁。

    随便割几捆野草堆起来,再在草堆里撒点诱虫剂,还担心那些虫子不到这里来安营扎寨?鸡食什么的,那简直是要多少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