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侦探推理 > 重生之最强符医 > 第六十章 反悔,火速开张

第六十章 反悔,火速开张

作者:月间的哞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最强符医最新章节!

    时青墨心中讶然,然而元缙黎面上却没有一丝异色,那洪老板看着云缙黎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迷茫与尊敬,说完那话,更是立即从柜子中将厚厚的资料拿了过来。

    这洪老板早就想卖房,就连这些证件也都提前准备好,眼下事情刚一定下,所有东西都列在了眼前。

    时青墨狐疑的看了云缙黎一眼,却见他神色坦然,看着她微微一笑。

    这一笑,看怔了众人。

    时青墨脸色僵硬,抿了抿唇,疑问埋在心中,无从解答。

    房屋转让手续虽然麻烦,只要证件齐全,一切都不是问题,当天,竟是将一切必要手续完成,钱货两清。

    时青墨怎么也没想到,如此简单便将房子搞定,预计的价格竟然连一半都没达到,甚至原本意向中麻烦的购买流程也全部简化一般,各种合约,这洪老板甚至看都没看一眼,毫不犹豫的签了下来,就连过户手续也办得相当顺利,欣喜之余还是有些心惊,越发看不清这元缙黎。

    他住在时家这几天,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更没有任何半点不轨行为,甚至平日里没少帮助爸妈,眼下更是在这件事上为她省去了很多麻烦。

    毕竟以这洪老板的性子,若面对的人是她,少不了会发生抬价的戏码,到时候想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且达到目的,只有威逼利诱,少不了浪费一番口舌……

    在这些事情上,时青墨的确想谢谢他,但也正因为这些事情,她更加的怀疑与不安。

    时青墨暗暗摇了摇头,默默提醒自己以后多加防备,而另一方面,这饭店的经营也到此结束。

    这洪老板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拿到时青墨钱款的那一刻,竟是给厨子和服务人员都发了工资,才正式将他们辞退,而下一瞬间,更是将那些债主们的钱还了,了结这些之后,那一百万已经所剩无几。

    就连那些债主们也都心情惴惴,总觉得不知是不是风向不太对,今儿这艳阳天,却一直有些阴冷。

    不过虽然怪怪的,但这钱总算是要到了手,一时间,乱糟糟的聚景楼总算清净下来。

    而那洪老板,更是没有多说一句,离开了这里。

    “他……为什么这么听你的话?”时青墨还是忍不住嘟囔的问了一声。

    却见云缙黎嘴角一勾,“是吗?或许是爷……长得好。”

    时青墨嘴角微抽,顿时将脸侧向了另一边,与这位自恋的爷,没得聊。

    得了房子,时青墨这才彻底将房子上下全部观摩了一遍。

    虽说一共三层楼,但之前只有这一楼用来做生意,楼上两层完全成了老鼠蟑螂的聚集之地,场面杂乱,各种废旧的东西全部堆放在那里,看上一眼便让人彻底没了食欲。

    几天时间,时青墨请了最强大的人力将整个饭店整修了一遍。

    这三层楼,除了承重梁未动,其他部分几乎全部焕然一新,一楼大厅没了之前的拥挤感觉,整体明亮而静雅,灯饰、摆件之类,时青墨更是选了最好的,桌椅自然更不用说,就连这外层楼,也都被时青墨彻底的粉刷了一遍。

    转眼之间,如同魔术光景,再一看,已经物是人非。

    只是不过十天,洪老板再次到场,然而这一次,却是怒气冲冲风风火火的模样。

    当然,他早就想来了,只不过自从卖了房子之后,他竟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浑浑噩噩的在床上躺到了今天,这几日每天听到别人形容自己这饭店的情况,心里焦急不已,这才忍不住赶了过来。

    这洪老板全名洪来庆,虽说俗气了些,但也是个喜气的好名字,他活的这三十多个年头里多半都是一帆风顺,也就近两年接手了这饭店之后才走了下坡路,可就算是如此,起码这偌大的饭店也是个产业,哪怕他欠债累累,只要有这饭店在,他就还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然而明明预计好能卖将近三百万的三层楼,如今竟然只落到一百万!

    这房子可是有人出两百万的价码,那时候他都没舍得!

    回想十天前的场景,至今依旧觉得像是做梦一样,而且奇怪的是,卖房子的时候的确是他首肯同意的,不仅如此,更是他催促着当天办完了所有手续,更是大方的将还了钱……

    可他怎么也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原本他可是打算好了的,这房子要卖三百万才行,得了钱之后立马动身去外地,那些债主压根不可能找得到他!

    可现在呢?所有的计划都泡了汤!

    眼下,气哼哼的站在这熟悉的饭店门前,然而看到的场景却完全与记忆中不同,原本门前摆放的两只石雕貔貅兽如今已然不见了踪影,陈旧的大门也焕然一新,甚至散发着一股清香的味道。

    侧边的窗户更是干净至极,看不到一丁点脏污,从那里可以看得到一楼的场景,布置与设计更是让他彻底惊呆。

    这……还是他的聚景楼饭店吗?!

    殊不知,这十天时间,时青墨忙碌至极,全部三楼,都是由她亲自动笔设计,结合了前世曾见识过的国际酒店的格局,优雅却不失舒适,更少不了贴切民生,小到每一副餐具,都是她亲自挑选,毫无一丁点瑕疵。

    而且她请的工人更是不少,工钱给的足,那些人也干的起劲儿,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将如此浩大工程完工。

    洪来庆此刻可没有一点喜庆的心情,只觉得一股血气直接冲上了头顶,咬着牙闷着头闯进了店里。

    不过一进店他才发现,明明双方谈了价钱做了交易,可现在他竟然连那小丫头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双方签字的时候,他压根没有去看合约的内容,只是一股脑的将自己的名字写上而已!

    怎么会这样!

    双目爆红,洪来庆也是见识过别人要债场面的,顿时咬着牙,放在门口的高大花瓶狠狠一推!

    “砰!”的一声巨响,短命的花瓶尽碎。

    时青墨此刻正在二楼指挥,却听见一楼如此动静,起身向栏杆边走去一看,却见这楼底下,却是怒气冲冲的洪来庆。

    这房子的问题,时青墨的确不占理,一百万的价格,太过便宜了些,所以眼下,倒也没有太过计较,只是掸了掸衣服便下了楼。

    “混丫头!你将我饭店还给我!”

    一见时青墨,洪来庆顿时便骂了起来,“小小年纪就知道诈骗了!用的什么歪门邪道?就说你一副贼样!妖狐媚子德行!我告诉你,你若不乖乖的赔钱,老子今天废了你!”

    如此,时青墨顿时皱眉,神色不悦。

    她本就不想占别人便宜,但买房那日,后面的所有手续都是洪来庆自己张罗的,她也有提醒过他,这房子的价值不止一百万,但是偏偏他执意只要一百万而已。

    不止如此,她本就又备好了一部分资金,想着若是这洪来庆后悔,到时候补个差价也没什么不妥,但却没想到这人如此不客气!

    原本的善心,此刻收敛了起来,看着这洪来庆,目光冷漠。

    那日他便骂她一副贼形,今日一进门竟然又是这话,真当她好欺负不成?!

    “洪老板反悔了?”时青墨眉角一抬,冷声问道。

    洪来庆心中颤了颤,不过下一刻便直接寻个近处坐了下来,大手一拍,又道:“我就后悔怎么着了?!这饭店是你们骗我卖的!一百万?开什么玩笑!我就是将这房子放在这里烂掉不用也不可能这么贱卖!小丫头,别怪老子吓唬你,当初那么多债主也没将我怎么着,今儿你若是不乖乖的还我饭店,我就让你在呆不下去!还想开张?!门儿都没有!”

    桌上,放着时青墨特地给工人们准备的养生茶,这洪来庆说完,一股脑的灌了一口,时青墨瞧着那新买的紫砂壶,眉头一皱,只觉得有些肮脏。

    在精神方面,她有着严重的洁癖。

    但凡是讨厌的人,哪怕他日日漱口一百次,在时青墨看来,他说的话也同样带着一股臭味,相反,若是看得顺眼,哪怕一身泥污,时青墨也不会觉得对方有什么。

    而此刻,这个洪来庆显然已经成功列入了时青墨最厌恶的那一类人中。

    径直走了过去,看了那紫砂壶一眼,时青墨浮上一丝冷笑,抄手便将东西扔了出去,瞬间变又是一声脆响。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呆不下去!如今房子已经过户,字是你签的,价格也是你首肯的,我本想着若是你事后反悔再补你一百万,但是现在看来,一百万?哼!一毛钱都不可能!”时青墨声声具厉,默然而幽沉。

    对方面色一垮,再给一百万?

    不过瞬间,又暗暗否决,这小丫头算什么东西,说的话能信?!再说了,这若是遇上开眼的人,他这房子甭说是两百万了,就是三百万也能卖!

    “这么说你是不乐意还了?!”洪来庆尖着问道,听起来活像个太监。

    时青墨冷冷一笑,唇色半勾:“对!说的没错!”

    强硬的态度顿时让洪来庆心中如同堵着一块大石,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眼前的臭丫头活活吞了!

    一个小丫头而已!竟然敢这么和他说话!胆子倒是不小,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教的!不过就看她这教养,想必父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好!好!”

    洪来庆一气之下,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才道:“你有种和老子作对,就得有本事等老子弄死你!别怪我没提醒你,往后啊,走夜路悠着点,要是碰上什么流氓,你还能不能这么完整的站在老子面前都说不定!还有你这饭店,装修不错嘛!不过……想骑在老子头上赚钱?做梦吧!”

    说完,洪来庆又踢了一脚桌椅,转身离去。

    然而没走几步,却兀然跌在了地上,不知他这平衡力怎么这么差,诡异的来了个头着地!

    原本这屋里有些好奇的工人偷偷瞧着,眼下看到这场面,顿时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洪来庆是什么人周边没有不知道的,想当初这位小老板说是要来这聚景楼干活时压根没人敢来,就怕是洪来庆想点子支使他们,没准最后连工钱要不到!

    要不是这小丫头提前给了定金,又一阵劝说,这么好的工作都错过了!

    眼下见洪来庆吃瘪,谁不想举起双手狠狠的鼓掌?!

    更重要的是,这洪来庆真不知是不是得罪了哪位大罗神仙,不过摔了一跤而已,竟然跌破了头,那鲜血“哗哗”的流了下来,触目惊心,自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路人倒是不少,但是没有一个对他有半分同情,只是围着他指指点点,最后无奈之下还是他自己晕着脑袋叫了救护车……

    时青墨面色如常,手中却又一块符石化为了粉末,悄无声息。

    因这点小事儿杀人,她目前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只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她开张之前这段时间,还得烦请那洪来庆去医院乖乖的消停了!

    眼下,这酒楼的改装已经进行的差不多,只要再等些日子便能开张,这个节骨眼上,她可不想这洪来庆还能闹事。

    时青墨目露凶色,稳重而镇定,这态度倒是让那些工人心中诧异而敬佩。

    这小老板看上去不过才十四五岁而已,然而相处几日下来,她懂得事情远比想象的要多,原本还有些人觉得她年纪小好欺负,可到最后那些不够本份的人全部被她辞了去,如今再瞧瞧这里的摆设,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是经过她的指点!

    不仅如此,这家的大人倒也来瞧过两次,只是这女孩孝顺的很,压根不用大人操心,让他们心中更是忍不住的羡慕。

    有此女儿,就是再苦再累怕也心甘情愿吧!

    此刻,工人们看着时青墨的眼神都客气了许多,而时青墨自己也丝毫没有半点躲懒的念头,各种活计都是自己身先士卒。

    不过下午,时青墨却接到了宁明月来电。

    明月在县城本就有产业,一个不大的赌场。

    赌场本就不是能见得光的营生,时青墨曾去瞧过,明月的赌场虽然不大,但位置极好,她本人年纪小,好在有认识一帮兄弟,平日里帮着她管理。

    县城这边也有些黑势力,但宁明月却硬生生从这些势力中闯出了自己的小名头,成功以赌场立足。

    赌场这东西,看似简单,可却是一本万利,当然,危险性也不小。

    电话一接,便是宁明月听上去有几分中性的声音,“青墨,我和时航在一起,他说瞧见那天打他的人了。”

    时青墨顿时身子一震,顿时周身浮现浓浓杀气!

    那日的事情她心中恨极,只不过苦于没有线索,所以一直搁置到现在!

    “你们人在哪?”时青墨压抑道。

    电话那头的宁明月笑了一声,安抚道:“你先别急着生气,我和时航查了一下,那些人似乎来自同一个武馆,而且那武馆名头还不小,总馆在元青市,共有十几家分馆,只三清县这边就有两家,人数不少,如果去踢馆,也得先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宁明月考虑周全,踢馆算不得什么,他们三个的身手都不算弱,但问题是,就怕对方着急之下咬了人,毕竟时青墨的父母都在县城。

    时青墨与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想要动她的家人并不违背道上规矩。

    现在去找事儿完全可以,但保不准人家以后继续寻仇,那武馆不止一家,这还有一个月就开学了,他们三个人总不好去浪费时间将那十几家分馆一同全灭了,若是这样,反倒有可能引起反弹。

    想要打击一个武馆,靠这样的蛮干可是不行的。

    时青墨也不傻,宁明月如此一说,她便明白了。

    明月在这方面接触的多,对武馆也比较了解。

    正规的武馆也有些约束,那便是华夏国术总会。

    每几年总会都会举办一些活动,有省制有全国制,若是在这些活动中取得好名头,那这武馆的名声自然就打响了。

    宁明月说的那家武馆有分馆十几处,可见名声不错,她一个外行人贸贸然去挑战,若是成了,到时候也会引起其他武馆的不满,若是不成,丢了面子是小事儿,连累父母县城呆不下去是大事儿!

    如此说,想要伺机报复,唯有同样以武馆的名头正大光明的挑战,到时候就算吞并了它们,也不会有人敢有半点不消停!

    成王败寇,古今如此。

    时青墨手握着电话,指关节露出分明的青白之色,眸色之中杀意浓浓。

    静待片刻,舒了一口气,道:“明月,我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再说,不过……考不考虑一起开个武馆?”

    以后再说并不代表眼下她会什么都不做!

    那些敢对她时航和母亲动手的人必须先收拾了,否则难消她心头之气!至于整个武馆……

    放任他们的人对一个柔弱的女人下手,能是什么好东西!早晚有一天,她会光明正大的让那武馆彻底消失在这世上!

    另一边,宁明月顿时一笑,果然,最了解她的是青墨!

    这话就算青墨不说,她也会提出来!

    开设武馆对于他们两个来说都有好处,培养自己的势力,双方可都能用得着。

    “我完全乐意,不过,你现在不是正忙着折腾饭店吗?能有时间再分身创立武馆吗?”宁明月随口一问。

    时青墨眉头一松,话音才带着几分柔,“我出钱,你出面,至于武馆的老师以及招生问题……你的赌场之所以能混得下去,应该不是只靠你一人吧?”

    重生之前,很多事情明月都瞒着她,直到现在,她依旧对她有所隐瞒。

    当然,这并不代表宁明月与她离了心,反倒是因为明月考虑她的立场。

    她既然开得了赌场,身后就少不了一些黑势力人物,而她时青墨从未踏足过那条路,明月怕是担心她会跟着湿了脚。

    毕竟,宁明月出身尴尬,她的目标是正大光明的回到宁家,既然如此,她那必须做一个对宁家有作用的人,哪怕走的不是常人的路。

    如此一来,往后除了赌场之外,相信有很多东西,她都会踏足。

    不得不说,宁明月与她像极,但不同的是,她死过一次,所以心里对安家没有半点念想,只有仇恨敌意。

    而明月的心中,多的是希望。

    眼下,她不知道宁家是什么样子,但她会强大到无论是安家还是宁家都动不了的地步,那一天,若是宁家敢欺明月分毫,那她便为她毁宁家全族!

    二此刻,宁明月笑着揉了揉眉心,她就知道青墨会这么说。

    不过也罢,反正青墨如今也忙的很,分担一下也没什么,何况,不是还有时航在后头帮着的嘛!

    此刻,二人默契十足。

    两个在将来叱咤风云般的人物,此刻带着几分稚嫩自信,随手创立了未来影响力最大的华夏武馆。

    时青墨的会的功夫最杂,但也最为全面,甚至包含了如今华夏一些门派的独门招数,当然,比起这些,最厉害的还是系统本身的武术典籍,如今她的内气还浅,还未学其真髓,但如今的能力,除了一些武术大师,怕没几个人能有本事与她对抗,更何况,她的手段,每一天都在飞快的进步之中!

    至于宁明月的身手,时青墨也觉得好奇。

    明月下手,招招狠厉,同样是自成一派,总觉得她身后也同样有名师指点。

    只是在这方面,二人出奇的默契,从没多问对方一句。

    ……

    当夜,时青墨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而某个客房之中,睡意中的元缙黎睁开了眼,起身瞧了瞧窗外那个消失的身影,没过片刻,便又仰身而睡,仿若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般。

    那睡姿*,静的空气都柔和几分。

    ……

    宁明月所说的武馆名为聚英武馆,而这一次对时航和母亲动手的,却是三清县最好的分馆,只是除了馆主以外,师兄弟加起来怕是有数百口。

    当初动手的人那么多,时航也只是记得其中两三个人的长相而已。

    不过有这两三个人,足以!

    第一个!调查结果:杨峰!眼角一块胎记,就住在聚英武馆附近。

    暗夜之中,瘦小的身影却投射出斜长的风姿,一路冲着记忆中明月说的住址而去,没过多久到了楼下。

    这楼层不高,时青墨用精神力一探,很快便找到了那人的气息,夜游符一用,安心在楼下的角落等着那位杨峰自己送上门来!

    果然,符石化为粉末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便瞧着那楼里走出一个半。裸。的男人,怔怔的向她的方向而来,看上去好似一个傻子。

    嘴角一勾,时青墨寻了一处幽暗之地。

    而这男人依旧跟着她的气息走着,有符石的作用在,丝毫没有脱离队伍的可能。

    到一处拐角,时青墨冷眼瞧着此人,厌恶至极,又调用了一块珍贵的上品真言符,肉疼的很。

    “谁让你们对白瑾兰和时航动手的?”符石开启后,时青墨才问道。

    只见对方呆滞,竟与之前仲可琪亦或是洪来庆与元缙黎说话时的表情有些相像,茫然道:“宋师哥说的,时青墨不知好歹,非要选那个混混聚集的二中,就让她感受一下家人被混混绑了的滋味,看她以后有什么胆子上学……”

    宋师哥?!宋……

    灵光一闪,时青墨顿时攥紧了拳头!

    姓宋的,这个姓氏与她打的交道可不少!

    当初的班主任宋建行!然后是宋建行的远亲宋丽丽和宋妍,以及之前招生时见过面的宋校长!

    等等!

    时青墨眸色之中拂过一丝幽然,她记得,当初宋建行之所以讨好宋丽丽,就是因为宋丽丽的大伯、也就是宋妍的父亲,是县城某个学校的领导,人脉很广!

    这个所谓的领导,该不会就是宋校长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她如今是全市状元,时青墨这个名字在三清县并不陌生,宋妍自然会记得她,想必心里早想着让她去一中,到时候有她做校长的父亲在,她在一中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但宋妍应该没想到,她最后竟选择了二中!

    那位宋校长对她的怒气可不小,连带他女儿的账,所以才找人吓唬她的母亲,至于时航,怕是恰好捎上的。

    “你的宋师哥和县一中校长宋雷是什么关系?”时青墨又问道,而此刻,这真言符的时限并不少多少。

    接收了时青墨传达的问题,对方几乎没有任何隐瞒,便直接道:“宋师哥是宋雷的亲儿子。”

    真相,往往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做儿子的替父亲和妹妹出气,这才吓唬了她时青墨的亲人!

    时青墨抿了抿嘴,好啊!宋雷!宋妍还有这个所谓的宋师哥,好样的!

    “将那日动手的人名字全部报上来!”时青墨最后又道。

    对方一听,依旧照办。

    顿时二十多个人的名字刻在时青墨的脑中,气息冷冽幽邃,双拳紧攥,恨意浓浓。

    眸光之中更是散发着危险气息,盯着这人。

    该问的已经问了,时青墨自然没兴趣看着他这丑陋而肮脏的半。裸。体,将准备好的绳索往这人身上一套,拽着他便向这阴暗小路的里头走去,更是利落的将这人倒挂一颗槐花树上。

    八月的天气虽然闷热的很,但这夜晚蚊虫却不少,以他身上那一块遮羞布,根本挡不住蚊虫的凶猛攻势!

    更何况,还有特质的药水,专门吸引蚊虫注意,相信过了这个晚上,不死也会掉半条命!

    不过怪就怪他长得丑也就罢了,还干坏事儿!

    就他这副尊荣,不让人记住才奇怪了!

    至于宋家,有的是时间,等她镌刻足够的符石,往后每个夜晚,慢慢的玩!

    殊不知第二天,三清县的县医院接待了有史以来最独特的一位病人。

    据说这位病人有梦游病症,半夜出门,身上只穿了一个遮羞布,初步怀疑此人是梦游时被人误认作流氓对待……

    而且这位病人许是血液有些奇特,招惹蚊虫,一个晚上的时间,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皆被蚊子咬的又红又肿,就连唇部都不例外,而且还有些中毒迹象,应该是一些毒虫导致。

    若不是一些有晨练习惯的老人经过,这病人的情况怕是更为严重。

    当他整个人被送进医院时,已经有些呼吸困难,如今更是身处重症监护室,简直是无妄之灾!

    不过,当宁明月和时航二人听说时,脑中只划过了两个字,那便是活该!

    当然,连续几夜,时青墨就没消停过!

    第一晚,是按个叫杨峰的丑八怪,而后几天,则是将脑中记下来的二十多个人一一整顿了,这么些人若是凑在一起,也是够热闹的!

    尤其是这次主导者,那位宋师哥,时青墨更是送了他一件大礼!

    半夜,时青墨将武馆馆主老婆送上了他的床。

    当然,她从来没有涉及无辜的习惯,之所以如此做,也是在其他人口中用真言符套出了他与馆主太太的关系!

    既然那么喜欢偷人,不如就成全他。

    殊不知,过了那夜,整个聚英武馆里头再也没瞧见宋师哥、宋天阳这人!

    这宋天阳的父亲宋雷是一中校长,聚英武馆的名头也不算小,所以平日里这武馆馆主与宋校长的关系也算不错,但是那馆主怕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好友的儿子、他的徒弟竟然和自己的女人搞在了一起!

    宋天阳的“胆子”可算是不小啊,他和妻子同床共枕着呢,大半夜竟然将人叫了过去,如今整个武馆的徒弟都猜测他能力不足,这才导致妻子出轨!

    如此奇耻大辱怎能简单了结了?

    宋天阳的武术是他一把手教的,欺师灭祖的罪更是不小,逐出师门是自然,但更重要的是,这馆主将这宋天阳打的不能自理,直接进了医院,甚至省了时青墨动手。

    如此相爱相杀的场面时青墨没瞧见,不过远远不够。

    动她?可以!但动她的家人,不行!

    几日一过,聚英武馆人人自危,就连馆主都烦的头疼!

    当即让人将最近得罪的人都统计了出来,而其中更是不乏时青墨这个名字。

    只不过,真言符没留下任何把柄,而且连带着几个平日里欺民霸市的人,时青墨一道收拾了,压根不可能将怀疑目标瞄准她。

    更何况,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女孩子半夜放倒了二十多个练家子男人?怎么可能!若是真的怀疑时青墨,那他们自己都会觉得丢人!

    这要是传出去,往后更是甭想在国术界立足了!

    所以直到最后,这聚英武馆的人也只怀疑是同行的对头使出的阴招,为了安全起见,这武馆的人几人一队住在一起,更是派了个守夜的人看着,这才慢慢恢复平静。

    当然,这时候的时青墨早已不将目光盯准他们了,轮到了宋家。

    这宋家在三清县,是真真切切的“富贵”人家。

    宋雷是校长,而宋雷的妻子却是个商人,比起之前用血符杀人,此刻的时青墨总不好贸然动手,何况这两个人影响力都不小,很容易暴露自己,眼下也只能用些小手段折磨对方。

    梦魇符,虽说力量不算很大,但若是每天如此,这姓宋的父女俩早晚会疯。

    ……

    八月中旬,时青墨的饭店开张。

    原本的聚景楼正式更名为御景阁,开张之前,时青墨的宣传做的十分到位,就连天合堂的老头都偷偷摸摸的帮了不少,导致开张当天,整个御景阁爆满!

    当然,里头更是少不了华君卓的帮助。

    如今她与华君卓是同行,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却没想到对方压根没往多处想,为人处世让她挑不出一丁点毛病。

    不过徐老爷子倒是提醒了她一句,这华君卓经营的酒店宾馆与饭店完全只是兴趣而已,华君卓真正的产业在元青市,也就是他岳父那里,根本不会对御景阁的存在斤斤计较。

    如此,时青墨才彻底放了心。

    毕竟这华君卓算是一个能交心的朋友,对朋友,她珍惜的很。

    御景阁开张前,时青墨已经将菜谱里的药膳悉数教给了母亲,虽说未必娴熟,但提前准备食材之后,并不需要太过费力。

    当然,厨房方面也少不了一些帮手,四个厨子,都是时青墨精挑细选。

    主要的调料由时青墨和白瑾兰亲自掌控,这些人要做的只不过就是最后的“加热、合成”而已。

    至于前台,目前自然是由父亲看着。

    这夫妻俩原本想着,这生意不亏就好,但当这一拨又一拨的客人涌进门,这才彻底佩服女儿的能力。

    这才多长的时间?便将一个毫无客源可言的饭店焕然一新?!

    此刻,时秉良心中最为震撼,如今更是越发认真的收钱,生怕有一点差错!

    而时青墨再后厨忙了一会儿之后,便去了三楼招待贵宾,毕竟这御景阁的主人是她,若是没有徐老爷子和华君卓甚至是宁明月等人,她的药膳未必会如此红火。

    徐老爷子作为一个医师,影响力之大不可小觑,更是让时青墨心中对医术的执着越发的坚定起来。

    “时青墨!”

    才走到二楼,便听侧身一声叫声响起,扭头一看,眸色微变,宋妍。

    果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过也难怪,宋家没少去天合堂买东西,不可能得不到消息,估计在他们眼中,这御景阁没准还是徐老头开的呢!

    “有事?”时青墨声音微沉,道。

    这宋妍此刻脸色并不好,眼圈泛黑,面色有些蜡黄,但这副模样也在时青墨的预计之中。

    那梦魇符虽然杀不了人,但却影响休息,若是日日梦见妖魔鬼怪、死人凶手这些要命的东西,谁能受得了?

    “你为什么不选一中!一中哪里不好?”

    宋妍直接问道,说完又觉得自己有些着急了,便收敛了几分,又道:“时青墨,你和丽丽毕竟是同学,看在丽丽的面子上我才劝诫你一声罢了,也许二中给你足够的奖学金,但你要知道,一时的金钱代表不了什么,如果你在一中上学,以后的前途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将来……你现在如果后悔了,我完全可以和我爸爸说一声,回头照样可以将你转学过来……”

    她从未如此讨厌过一个人,时青墨,虽说她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但第一次瞧见她起,就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反感。

    明明只是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野丫头,更是个养女孤女!但时青墨每次看着她的眼光却充满了轻蔑!

    就像此刻,她说的如此认真,可她的目光却一直若有若无的扫向三楼,压根没有太在乎她的存在。

    这几日她本来就烦心,哥哥住院不说,她每天晚上更是噩梦缠身,不是梦到家破人亡,就是在梦中永无止境的逃亡,醒来之后,往往精神俱疲,甚至如今,都不敢闭上眼休息!

    而且不止是她,就连父亲也是如此!

    他们特地去找徐老医师瞧了,吃了些安神的药,但却效果甚微,这才想起这个新开张的御景阁,前来尝尝这里的药膳。

    不得不说,这御景阁的饭菜着实好吃,唯独一点不是太好,就是鱼龙混杂!

    也许是饭菜价钱不高的关系,这一楼大厅里各色的人都有,尤其是一些老人孩子,身上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让人闻之泛呕。

    好在这二楼的包厢还算清净,否则无论饭菜多么可口,她都是不会再来的了!

    “你说完了?”宋妍话落音不过数秒,时青墨抬眸道。

    “恩?”下意识疑问片刻,才道:“你怎么意思?”

    时青墨冷笑一声,冷厉的眸光扫过那张清秀可人的脸,道:“宋妍宋小姐,你智商这么低吗?之前我在你父亲面前似乎已经将事情表达的很清楚了吧?所以请你不要用一副悲天悯人的胸怀来接纳我这个一心想去二中的人,我没有多余的心力听你诵经,有那个时间关心我,倒不如在自己的脸上多下些功夫,你如今的模样,怕是连鬼都自愧不如了!”

    几句话,顿时让宋妍的脸色由黄转青。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脸色奇差,但她如今还不到十七岁,若是画着一脸浓妆那会影响爸爸名声的!

    而且她一向以白皙干净的乖乖女形象示人,若是突然改变形象,这认识她的人还能不怀疑她是学坏了?!到时候她还有什么脸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