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古穿今]璀璨星光 > 第160章 章 大温160

第160章 章 大温160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古穿今]璀璨星光最新章节!

    这样的一个小动作让赵兴壹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些许。

    沈酿轻轻错开了闫寻的手,笑了笑,说:“没有吧。”

    赵兴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挡在了沈酿的面前,然后眼底带着些许敌视,笑着说道:“应该是你的错觉吧,医生说沈酿的病差不多已经好了。”

    闫寻木着一张脸,英俊的脸蛋上那立体的五官,无论是离近还是离远都精致到挑不出刺来,浅色的瞳孔对上赵兴壹,良久,终于开口,声音低沉说道:“stupide。”

    赵兴壹一愣,他知道闫寻是混血儿,会法语也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不知道对方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但莫名的他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羞辱感,作祟的自尊心又迫使他张不开嘴询问意思,便没有开口继续说什么了。

    德尔碧绿色的眼睛来回的在三个人身上打转,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闫寻带来了慰问品,不用多说就知道是他亲手做的。

    德尔不知何时从别处拿来了一个公文本,一边拿着笔勾画着什么一边对着沈酿说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赌徒》预计应该在近期的四月份上映,正好趁着现在的风头,票房应该不会低。”

    沈酿闻言,抬起头,问道:“现在的风头是什么意思?”

    德尔看了一眼赵兴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原来他没告诉你,前几天yasar来医院看望你的消息被娱乐杂志大肆报道,现在外界对你们俩个人的关系十分关注,既然如此了,那我们也正好利用一下这个风潮来提高你的知名度,虽然这种方式并不光彩,不过也算是为之后的电影做了免费的宣传,挺不错的。”

    沈酿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感到意外,大概在刚刚看见闫寻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

    德尔继续说道:“还有,你之前参加的真人秀节目《荒野生存》,从这个月底就会在xx卫视上播出,我有大概看过效果,对观众的反应很期待,你要做好准备。”

    沈酿对上德尔的眸子,反问道:“什么准备?”

    德尔嘴角的弧度自信而张扬,他说道:“大火的准备。”能够毫无顾忌的就说出这样话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德尔了吧,暂且不说闫寻,但凡是经手过他的艺人,没有哪一个是不会名声大噪的,虽然这还是第一次和亚洲人合作,不过他也不是盲目的自信。

    沈酿看着德尔,缓缓露出笑来,她说道:“承您吉言。”

    闫寻和德尔并没有待很久的时间,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闫寻经过赵兴壹的时候,他并没有说什么,就仿佛是从未把他放在眼底里一样。

    病房里的气氛又降到了极点。

    沈酿又轻轻的咳嗽了起来,仿佛是在映衬着闫寻的话一般——

    “你怎么看起来越来越严重?”

    赵兴壹觉得胸腔很闷,闷到看见闫寻带来的东西,都觉得很烦,他装作不在意的模样,说道:“沈酿,你好像和yasar的关系从以前开始就很好了吧,现在同在一个经纪人手上,肯定交往更加多了吧。”

    沈酿目光落在赵兴壹的脸上,清冷淡漠,但凡对上那双眼,总觉得像是会被看穿一般。

    他不自觉的移开了视线。

    沈酿轻轻的嗯了一声,她说:“我们是朋友。”

    赵兴壹笑了笑,低着头,说道:“朋友啊,不管怎么说能够有这么大牌的明星当朋友真的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好像之前在拍《常卫歌》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你就很亲近了,这几次相处下来,感觉他人也很不错,没有架子,今天还带来自己做的东西,真好……不过,他应该很忙碌的吧,怎么整天都往这么跑,这么受欢迎的话,因为也有挺多的异性朋友吧,对你很关心,再怎么说这样的举动也未免太超过了一些……”

    他这样说着,心间的消极情绪就好像是热气一般源源不断的冲了出来。

    沈酿默默的将视线从窗外转到了赵兴壹的沈酿,她微微张口,打断了赵兴壹的话,她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赵兴壹一愣,清俊的脸上有片刻失神,突然,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般,懊恼的伸出手摸着后颈,对着沈酿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说的,不好意思,可能是最近压力有点大,不知不觉就……”

    沈酿摇了摇头,因为了解所以知道,她说:“你刚刚的话,是认真的对吗?”

    赵兴壹抿着唇,最终轻声回道:“沈酿,我只是有点担心,先是查子穆,又是闫寻,你的身边从来都不缺追求者,他们都很优秀,现在我们有在关口上,我是害怕,真的害怕……”

    沈酿低下头,轻轻笑了笑,眼底有些说不清的悲哀,她说:“你到底是对你没有自信,还是对我没有自信……”她顿了顿,又自顾自的笑了笑,说道:“说什么傻话,是对我没有自信吧。”

    她继续说道:“你和师晓棠传绯闻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一句不是,我理解你,正如我知道做这一行不容易,你和别的女孩去相亲被拍下照片,我告诉自己你只是不知道实情,没关系,可以理解,我不是什么圣人,一边告诉自己要忍耐一边还要笑着说话,不懂怎么样处理,只是想要彼此能够在一起,我以为你也会和我有同样的想法。”

    赵兴壹伸出手揉着自己的头发,他说:“沈酿,如果你一开始就说不愿意的我,我也不会去做那些事情啊,你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我发誓我和师晓棠除了工作以外就没有其他关系,和张子倩也只是小时候的玩伴那么简单,我没有做过一次对不起你的事情。”

    “反倒是之前,我来接你,我亲眼看见你坐上yasar的车离开,前阵子去拍摄《大赌徒》的时候,也是坐着他们的车,我是你男朋友,为什么你不拜托我,反而要去找别人啊?难道你一次都没想过借着yasar的名气出一次镜吗?”

    他还是说出来了。

    这样狭隘嫉妒恶心的心理,就像是毒瘤一般越来越大,然后用力戳开,便是黄色的脓液。

    赵兴壹看着沈酿的脸。

    诧异,失望,悲悯……

    在那双自己曾经最喜欢的眼眸中一一出现,然后那原本亮着的光,慢慢的慢慢的,终于熄灭了。

    他总是觉得在这一场恋爱中,沈酿永远都是一副事外者的模样,高高在上,无论是自己做了什么,她都好像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这样的自己,这样的她,都让人十分火大。

    他想过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让这样冷静镇定的沈酿为自己露出一丝,哪怕是一点的真情来,他都值得。

    然而,当这一天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并没有所谓能够置身事外的恋爱。

    那双总是带着淡然疏离的瞳孔,仿佛对所有事情都不为所动的眼眸,端然沉静,此刻却像是隆重上了一层薄雾,越积越多,直到最后溢出眼眶,坠落在白色的衣服上,慢慢化开,留下一个印记。

    胸腔好疼,疼到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一般。

    沈酿曾笑话过那些古人赋诗作词中对情爱的苦恨恋痴,直到现在她才明白——

    是真的很痛苦。